因着乔峰的事,江湖风云激荡难以安宁。

    林沙身处江南繁华之地,每日了有限度日,耳中依旧不时听到有关乔峰的消息。

    乔峰在雁门关出现,并诛杀数十宋军将士。

    乔峰在中州信阳小镜湖出没,不久寡居在家的丐帮已故副帮主马大元遗孀惨死家中,听闻其面容被利刃刻画惨不忍睹。

    这一桩桩一件件,虽然没有再掀起像聚贤庄那样的滔天杀戮,却也让江湖同道将其钉上了‘恶贼’的耻辱柱!

    乔峰的事情一直闹腾了数月之久,最后一次有其的江湖传言是,乔峰携两美北出塞外再无踪迹。

    江山代有人才出,一代新人换旧人!

    这一句描述朝堂风云的话,放在江湖上同样适用。

    乔峰自从隐踪匿迹之后,江湖上关于他的议论逐渐冷清,尽管余波依旧却不复之前火热。

    取而代之的,是泰山单家,太行山冲霄洞等等传闻被乔峰杀死的江湖大豪留下的势力遗产争夺战,江湖上好些个势力都被卷入其中厮杀不断。

    还有一则消息则是有关聚贤庄的,听闻其少庄主游坦之秘密拜访少林,最后却是满脸沮丧而回。不几日聚贤庄更是遭遇强人偷袭被一把大火烧个干净,游坦之消失匿迹再无消息,好好的一家讲话豪族势力就此终结。

    林沙听闻之后轻轻一笑,心知属于游坦之这厮的奇遇即将到来,等他再次出现在江湖上时,便是令人震惊的绝顶高手!

    而助其在短短数月时间成就绝顶高手的《神足经》,却是引起了林沙的兴趣。因着体内十来处窍穴开辟并逐渐充盈,他对于这些闻名江湖已久的绝世神功都很有几分兴趣,说不定其中就有自己的机缘。

    以上江湖传闻也就只是传闻而已,传入耳中只当个八卦听听也就是了,与林沙还有苏州分舵弟兄没啥厉害关系。

    可,马夫人的惨死就不同了。

    这次白世镜有了林沙的警告。不知使了什么手段没有坐镇总舵,反而跑去巡视全国各地的分舵情况,无知无觉中避过了一场杀身之祸。

    当老乞丐惊慌失措跑来将马夫人惨死的消息传来,林沙心念电转便知晓这是阿紫那小魔女的手段。

    他倒也不甚在意。丐帮那将家伙把康敏当作副帮主遗孀看待,可这女人却不甘寂寞,一再搅风搅雨兴风作浪。

    要不是她的告密,乔峰不会陷入众叛亲离人人喊打的境地,又因着这女人不甘寂寞的心思。导致马大元惨死以及丐帮之后的一系列动荡,简直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祸害,死了倒也干脆。

    “慌什么慌,又不是丐帮总舵被人攻破,不过死了一位原副帮主遗纱而已,值得你这般慌张无措?”

    脸色平静之极,林沙没好气白了老乞丐一眼,对他的心性表示捉急。

    “屁,老乞丐我怎么可能因着一位寡妇着急?”

    老乞丐很没形象轻呸出声,左右望了望一脸神秘凑到林沙身前。小声道:“可你一定不知道,马夫人惨死前见过了什么人?”

    “嘿嘿,那女人一看就是不甘寂寞之辈,不用说肯定是相好了!”

    林沙嘿嘿冷笑,满脸不屑瞪了老乞丐一眼,这老家伙八卦心怎么这么重?

    “你小子果然厉害!”

    周麻子伸出大拇哥满脸惊佩,随即老脸一板严肃道:“可你一定猜不到那相好的是谁!”

    林沙淡然轻笑,不以为意平静道:“遍数江湖风流浪子,年纪又与马夫人相差不大的,最有名的莫过大理那位镇南王!”

    “不会吧。这你也猜得到?”

    老乞丐吓了一跳一副见了鬼的摸样,瞪大一声浑浊老眼满脸不可思议。

    “那总舵高层什么想法?”

    林沙无视了老乞丐眼中的熊熊八卦之火,话锋一转直言问道。

    “还能怎么办?”

    说起这个,老乞丐脸色又变得严肃起来。几位长老气得火冒三丈却是不好张扬,只能叮嘱南方各地分舵严密监视镇南王一行,丐帮本就与大理无甚关系,以后肯定也是老死不相往来的结果。

    “所幸,马夫人已经寡居,此时又惨死当场。不然这次事情传扬开去,整个丐帮的脸都丢大发了!”老乞丐摇头感叹一脸不爽。

    “那马大元的死……”林沙轻轻一笑,没有丝毫兴趣谈论马夫人,话锋一转问了个毫不相干的问题。

    “帮中高层心中存疑,估计与慕容复没多大关系,眼下也不愿再增加这么一位强敌,估计最后很可能不了了之!”

    老乞丐神神秘秘挤眉弄眼一脸猥琐,是男人都清楚其中的含义。

    ……

    这么些事情纷纷扰扰,轻易便将乔峰渐衰的传言压了下去,给浮躁的江湖更新最新的八卦素材。

    因为地处江南的缘故,这些中原武林闹腾得沸沸扬扬的事儿,苏州分舵根本插不上手也没必要插手,只作隔岸观火的观众便好。

    倒是林沙这边,刚刚回来没几日就迎来了慕容复跟手下四大家臣联袂拜访。

    对于慕容复这厮,林沙丝毫没有好声气,就差没指着鼻子大骂没事家里蹲着,跑出去搅风搅雨干什么?

    慕容复一张英俊小白脸气得通红,二话不说摆开架势向林沙邀战。

    一招,仅仅只是一招,因着参合庄墓室那处星象图的缘故,对斗转星移有三四分了解的林沙,只用了一记简简单单的炮拳,便打得慕容复吐血倒地。

    四大家臣见势不好抄家伙就上,被林沙一手一个拍飞,要不是王语嫣急急忙忙冲出求情,林沙非得好好教训这五个家伙一顿不可,尽知道给分舵惹事!

    “什么狗屁的‘北乔峰南慕容’,乔峰的实力倒是已达江湖绝顶之列,我跟他交手两次其武功确实非同一般!”

    林沙咧嘴轻笑,冲着脸色阴沉似欲滴水的慕容复不怀好意道:“你慕容家的斗转星移还算不错,可惜慕容复你根本就没练到家??!”

    “相公……”

    王语嫣一脸无奈,娇声哀求:“表哥怎么说都是家里亲戚,好歹给他留点面子吧?”

    “不是我不想跟他留面子!”

    见慕容复脸色更加隐晦难看,林沙毫不犹豫讥讽道:“主要是这家伙太会惹事,这半年时间苏州来了多少找他麻烦的家伙,给分舵弟兄添了多少麻烦你又不是不清楚!”

    “怎么不服气是吧,有本事咱们再来做过一场,我保证尊重你不会留手!”

    见慕容复双眼冒火满脸狰狞,他却是不紧不慢冷笑着嘲讽道:“也不知道这家伙脑子是怎么想的,这时候不老实待在家里还四处溜达,说什么亲自察探冒名顶替之事,怎么样慕容家主查到什么没?”

    慕容复一张俊脸涨的通红,紧握双拳牙齿咬得嘎巴作响,额头青筋暴跳满脸狰狞却死死忍住,默不做声屁都不肯多放一个。

    至于四大家臣,更是个个垂头丧气不敢吭声,就连最惹人厌烦的包不同和风波恶都没了声息,一个个憋屈得难受却又无可奈何。

    “相公……”王语嫣一脸无奈张口欲言。

    “等我把话说完!”

    林沙轻轻摆了摆手一脸淡然,扫向慕容复的眼神满是玩味:“大半年时间过去了吧,不知道慕容家主为何一直消声匿迹,江湖上也从未有慕容家主的传闻,不会是去做什么见不得光的勾当了吧?”

    慕容复跟四大家臣勃然变色,满腔怒火熊熊却是慑于林沙的强横武力不敢发作,只能任由他各种奚落和教训。

    有王语嫣满脸担忧在一旁看着,林沙也没太过为难慕容复,只要他立即采取行动将苏州城里的外来江湖好汉打发了,同时还警告他不要玩什么小动作,不然他直接打到燕子坞参合庄去!

    慕容复跟四大家臣失魂落魄狼狈离开,林沙便轻笑着对王语嫣说道:“慕容复这家伙的心思实在太重,没事不要跟他有什么牵连,免得被他连累倒霉!”

    “表哥那也是……”

    王语嫣俏脸黯然,她那么聪明这么可能听不出林沙话中的语外之意,暗暗心惊为慕容复担忧之余也很是无奈。

    “娘子不必如此!”

    林沙轻轻一笑,神色平静淡然开口:“想要坐那九五之尊的位置也不算什么,这世上哪一个雄心勃勃的野心家都会有如此念头!”

    见王语嫣张大樱桃小嘴,一张倾国倾城的俏脸瞬间煞白一片,他轻轻摇了摇头安抚道:“不必如此,此刻只有你我夫妻二人,说一些私密话也不会轻易传扬出去,出得我口入得你耳便是!”

    王语嫣果然松了口气,一张俏丽小脸绷得紧紧的,手里的绣帕几乎扭成了麻花,可见其心中依旧紧张难安。

    林沙微微一笑也不道破,只淡然说道:“我看他是野心太大,就是他口口声声的大燕国,好象也只是在北地有影响吧,怎么他们家族想要复国却偏偏选中了繁华富饶的大宋,辽国应该才是他们家的主要目标才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