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今天一下子接到六个酒席邀请,刚刚回来码了一章,今后几天都得奔波做客,能更多少是多少,一天三更没完成的话都算欠下的,还有三章补更没有完成我都记得,另外粉丝榜上惊现一位盟主,十分感谢‘15895152941’兄弟的大力支持

    三日后,林沙一行返回丐帮洛阳总舵。,

    此时乔峰在聚贤庄大开杀戒的消息已经轰传江湖,整个江湖都为之骚动,同时整个江湖稍有些名气的势力,都满布招魂白幡哭声震天。

    反应最为激烈的,自然是聚贤庄大战中死伤的江湖豪杰亲人家属,他们一边祭奠自家已故亲友,一边大肆将乔峰妖魔化恨不得挫骨扬灰才肯甘休。

    当然,最令江湖同道震惊的乃是乔峰的惊人实力!

    足足数百江湖豪杰啊,而且还都是江湖上有名有姓的豪杰,联手竟然还拿不下区区一个乔峰,最后还被他杀得血流成河全身而退!

    这得有多恐怖的实力???

    乔峰多年积累的名望一落千丈,由天下知名的大英雄变成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同时其绝顶高手的身份也得到江湖同道认可。

    “北乔峰南慕容”之名不复存在,乔峰的名头要远远盖过与之齐名的慕容复,真不知道慕容复此时是何感想?

    与此同时,江湖上新近崛起了一位比之乔峰更强的绝顶高手,自然是在聚贤庄一战中最后出手,连败乔峰和神秘黑衣高手的丐帮弟子林沙。

    也是因此,丐帮的声望不仅没有丝毫下降,经过聚贤庄一战反而更为兴隆,这或许就是丐帮一干心思不定的高层最乐意见到的结果吧。

    这不,一行返回洛阳总舵,受到了丐帮高层的热情接待。

    “林沙兄弟做得好,不仅保存了丐帮有生力量,同时也让江湖同道对我丐帮重建景仰之情!”

    执法长老白世镜代表丐帮高层迎接。见到林沙时一脸高兴说道。

    “顺水而为罢了,只是希望以后少鞋这样的麻烦事儿!”

    林沙淡然轻笑,不痛不痒提醒道。

    “应该的应该的,我等也嫌麻烦!”

    白世镜老脸一红。神色间很有些尴尬不好意思,这次却是是他们这些总舵高层做得过了。知晓林沙看重老乞丐周麻子,便硬派下了这么一桩麻烦差事,弄得林沙也不得不亲自出手跑上一趟。

    “还有,乔峰毕竟于丐帮有大功!”

    林沙借机干脆把该说的都说上一遍。冷淡道:“不管别人对他是什么看法,咱们丐帮内部却不能做那忘恩负义之事,以后这样针对乔峰的江湖聚会少参与也罢,省得以后真结了死仇你们也承受不起!”

    他没记错的话,天龙原剧剧情中丐帮后来的表现十分拙劣,简直出尽了洋相丢光了脸面,一直等到洪七公接过帮主之位才勉强恢复过来,他可不想无缘无故受了这么大的牵累。

    “这个……”

    白世镜满脸羞愧,却是不好直接应承下来。

    “怎么,白长老还心有疑惑?”

    林沙眼神一冷。不满质问。

    “这倒不是!”

    白世镜慌忙摆手解释:“不瞒你说,我白某人最是敬佩前任乔帮主的英雄豪气,可是全长老和宋奚陈吴几大长老却不这么认为??!”

    虽然在杏子林大会闹了个没脸,不过全冠清此次投机得利,回到总剁不久便升任九袋长老,无论地位还是权势都增长了不少。

    “一帮不省心的家伙!”

    林沙不屑撇嘴,毫不客气道:“烦请白长老转告一声,乔峰已经主动离开了丐帮,他们想得到的权力也全部到手,要是再不知好歹得寸进尺的话。我不介意亲自出手替丐帮清除祸害!”

    说着,连连冷笑满脸杀气,惊得白世镜脸色煞白吓出一头冷汗。

    此时的林沙可不是名震江湖的绝顶高手,参照乔峰的勇悍。丐帮要是不集中精英弟子布下打狗大阵,根本就承受不起林沙的怒火。

    杏子林大会就是最好例证,全冠清和四大长老的绸缪不可谓不严密,又是趁乔峰外出之际发动,更请出了德高望重的太上长老徐冲霄,还有上任汪帮主的遗书为证。搞出这么大阵仗最后依旧闹了个灰头土脸。

    要不是乔峰仗义,对丐帮感情深厚不愿帮中弟子自相残杀,以他在丐帮的威望,就是太上长老徐冲霄亲自出面,想要逼他主动退位让贤却是难上加难,说不定最后丐帮都得因此四分五裂,

    “林沙兄弟放心就是,全长老还有四大长老都不是傻的,自然能分得清楚该如何行事,我白某人也不好捏的泥人!”

    白世镜连连摆手劝解,心中着实捏了把冷汗。

    聚贤庄一战,让整个江湖都明白了绝顶高手的厉害,不是依靠数量便能抵消得了的。

    丐帮刚刚逼走了乔峰这么一位猛人,要是再激怒了林沙这位更狠的,搞得离心离德没个下场,是要遭江湖同道笑话的。

    “白长老有这份心就可!”

    林沙微微一笑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给了白世镜一个强有力的保证:“只要白长老能后说到做到,整个苏州分舵都是白长老的坚强后盾!”

    “另外,再提醒一句!”

    见白世镜一脸欣喜,其在丐帮内部的名声以及风评都十分不错,林沙也不希望这么一条汉子毁康敏那么的蛇蝎妇人之手,漫不经心提点道:“美人虽好小心有毒!”

    说着,也没理会脸色刹时变得苍白若纸的白世镜,招呼身边苏州分舵弟兄,大摸大样到繁华之极的西京洛阳城中好好松爽松爽。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虚,又或者其它原因不愿跟林沙会面,苏州分舵一行丐帮弟子在洛阳足足待了近十日,期间除了执法长老和传功长老,还有掌棒和掌钵两位龙头,其余新近九袋长老全冠清和宋奚陈吴四大长老全都避而不见。

    林沙倒也乐得清闲,他还真不怎么待见那五个家伙,都是心性难测的野心之辈。倒是太上长老徐冲霄这老家伙,厚着脸皮跟老乞丐周麻子相交,既而跟林沙之间的紧张关系缓和不少。

    时间匆匆,转眼间到了苏州分舵弟子返回之时。

    码头上丐帮两位龙头,以及传功和执法两位长老,还有徐冲霄这位太上长老赶来送行,可以说给足了苏州分舵上下面子。

    “林,林沙,你,你看那位暗地里的神秘高手,会不会找我老头子的麻烦?”

    憋了好几日,太上长老徐冲霄终究没能忍住心头担忧,一脸陪笑凑到林沙跟前忧心道。

    杏子林大会有林沙的搅合,已经与原著没了丝毫关系,丐帮和乔峰没有彻底撕破脸皮,至少表面上没有什么矛盾冲突。

    对于最近一段时间内江湖上有关乔峰的风波,丐帮内部也不是没有讨论,就是当初反对乔峰最为激烈的全冠清,也不得不承认这些事情以乔峰的性子做不来。

    当然,他们这么认为没错,不过却不会将心中想法通传江湖。

    而且乔峰乃契丹人的消息传开,跟全冠清这厮也脱不了干系,自然不会好心替乔峰解释什么。

    不过丐帮内部却是统一了意见,针对乔峰的事情丐帮秉承不主动参合也不拒绝的态度,不然此次聚贤庄大会也轮不到周麻子这么一个六袋弟子领头。

    正因为知晓乔峰不可能是那杀父轼师的狠人,而江湖上一个接着一个挂掉的成名高手又都有一个特征,全都是当初杏子林大会所邀之辈,也就是知晓乔峰真实身世的家伙,眼下就剩下他一个孤老头子独活于世,要说不担心那是在骗鬼。

    “这个真心说不准!”

    见徐长老这么怕死,林沙好笑摇头,没好气道:“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呢,你老还是老老实实窝在总舵哪也不去的好!”

    说着,也没有理会徐长老青红交加,却又敢怒不敢言的憋闷老脸,招呼苏州分舵弟兄上船,跟随货船顺流直奔江南而去。

    “林沙,刚才传功长老跟我提了个事!”

    待船行得远了,看不到雄伟的洛阳城,也见不到登船时的码头后,挥手让一帮苏州分舵弟子各行其事,老乞丐周麻子却是凑到林沙跟前悄声说道。

    “他跟你说了什么?”

    林沙一点探究的心情都没有,只是顺着周麻子的话随口道。

    “他说因为前任乔帮主突然离帮,无论降龙十八掌还是打狗棒法都没留下!”老乞丐一脸感慨,摇头轻笑道:“几位帮中高层这段时间都为这事犯愁,花了不少精力将他们所学零散降龙掌法和打狗棒法拼凑起来!”

    林沙只是静静聆听也不说话,心知重点还在后头。

    果然,只听老乞丐继续说道:“打狗棒法倒还好说,丐帮传承有打狗大阵,又有口诀心法留下,想要将其还原不是很难,可降龙掌法就麻烦了!”

    “他们还原了多少掌?”

    林沙淡然轻笑,心中顿时明了丐帮高层的想法,直接打断了老乞丐的话头问道。

    “十,十五掌!”

    老乞丐老脸微红,见林沙脸色平静波澜不惊,一脸不好意思道:“他们的意思是,希望你以后遇上乔峰的时候,能够帮着将降龙十八掌的新法秘籍弄到手,以免断了丐帮延绵数百年的传承!”

    “嘿,他们倒是打的好算盘!”

    林沙嘿嘿冷笑出声不置可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