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快过年了,更新不稳定请大家谅解,有几章万赏补更我都记着呢,会慢慢补上的

    “没兴趣!”

    林沙淡然一笑,摇了摇头没好气道:“要不是总舵那帮家伙派老乞丐出面,我才懒得千里遥遥凑这样的热闹!”

    乔峰闻言松了口气,对于林沙这样的神秘超级高手,就是以他的心性都不愿意轻易招惹,打又打不过除了找虐还能干什么?

    哗啦!

    堂中群雄一片哗然,再也没想到丐帮来人说话竟是如此入骨,直言作壁上观这怎么可以?

    “嘿嘿,我就知道丐帮跟这契丹狗贼藕断丝连……”

    还没等众人回缓过神,便听人群中有道阴阳怪气的声音突兀说道。

    刷!

    林沙眼神一眯,身形下一刻已消失在原地,啊的一声惨叫从人群中传出,堂中群雄急忙打眼望去,林沙那魁伟身形不知何时已出现在此,只见他满脸平静一掌拍在一位瘦削江湖汉子丹田之上!

    那汉子发出的凄厉惨嚎令在场群雄毛枯悚然,周围豪杰竟是不由自主纷纷避让,众人这才看得清楚那位瘦削汉子满脸煞白冷汗滚滚,气息衰落并是比之普通人都不如!

    那厮的武功被废!

    这是堂中群雄心中唯一想法,顿时个个脸色狂变倒吸一口凉气,震惊于林沙实力强横的同时,也惊讶于他的出手狠毒!

    废人武功,比直接杀了他还难受!

    “林沙少侠,这是为何?”

    堂上群雄反应不一,可作为地主的游氏双雄却是不能视之不理,两兄弟互视一眼齐齐踏前瞪眼怒喝。

    “不管你们的事,少多管闲事!”

    林沙冷然开口,回身一掌击出,掌风凌厉劲道强横,哗啦一声震响游氏双雄身前一张硬木桌子,竟瞬间分崩离析四分五裂。一把抓住瘦削汉子冷哼道:

    “这厮竟想挑拨离间,实在可恶得紧我便稍作惩戒,将其一身武功废了诸位没什么意见吧?”

    好雄浑的内力,好嚣张的家伙!

    堂上群雄被林沙的言行举止惊得目瞪口呆。个个脸色难看倒吸凉气,却是连屁都不敢多放一个。

    就是自诩身份的两位少林高僧,扫了眼那张四分五裂的硬木桌子,眼皮都忍不住一阵狂跳沉默不言,其余江湖好汉更是噤若寒蝉额头渗出一层冷汗。光顾着震惊了哪还有心思理会其它?

    游氏双雄的脸色涨得猪肝也似,通红似欲滴血额头青筋根根暴起,满脸狰狞咬牙切齿双目几欲喷火,一口钢牙咬得嘎巴作响喘气声粗重如牛,站立原地动都不动却是不敢轻举妄动!

    “好嚣张好威风,难道丐帮弟子就是如此行事的?”

    别人被林沙一手隔空掌力威力所惊,阎王敌薛神医却是不在此列,只见他一脸愤然咆哮出声。

    “我丐帮弟子如何行事,还轮不到你一外人置喙!”

    林沙手腕一抖,手上提溜那厮好似一瘫软泥跌落在地。仔细感应了一下体内多出来的大股异种真气,心中暗乐脸色却是平静得可怕。

    “哈哈,这下我算是知道了,堂堂天下第一大帮的丐帮,竟是出了乔峰这样的外族贼子,此事并非侥幸??!”

    “闭嘴!”“噤口!”

    两声雷霆般怒喝同时响起,好似两道霹雳在堂上群雄耳中炸响,只震得众人一阵气血翻涌真气乱窜暗自惊骇。

    林沙脚步前移,身形瞬间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之时已至薛神医跟前。大手一探薛神医根本就来不及反应,衣领被抓上百斤的身子轻若无物被提溜起来。

    “施主快快住手!”

    少林两老僧急声出声,齐齐起身跃至林沙身前,双双出掌击向林沙拿人手腕。招式朴拙劲道凝练异常。

    “一边去,你少林也管得太松乏了吧?”

    林沙眼皮子都懒得抬一下,另一只手宽大衣袖随手一挥,一道似柔和又似刚猛的气劲喷薄而出,两老僧只觉手上一股阴阳相济的巨力传回,击出手掌一歪身子不由自主跟着在原地打了个转。

    “回去吧!”

    宽大衣袖再次随意一挥。劲风凛冽刮得两老僧几乎睁不开眼,身子竟不由自主蹬蹬蹬连连倒退,不等身后青年武僧伸手相扶便一屁股坐回椅子上。

    咝!

    见得老名震江湖的少林老僧如此下场,原本正欲出手相帮的一干江湖豪杰,一时脸色大变倒吸凉气,再也不敢胡乱出手充什么英雄好汉,没得像刚才老僧般丢脸事小,要是这位突然发飚的丐帮高手不讲情面的话,被随手废了武功那才叫吃大亏。

    “林沙兄弟还请住手!”

    乔峰急忙开口求情,心中却早已掀起惊涛骇浪, 他自问这段时日屡经波折,心性历练足够实力增长不小,没想到依旧看不太清林沙的出手动作!

    “你是想求他帮你救治身边小姑娘?”

    林沙一脸似笑非笑,回首望了满脸焦急的乔峰一眼。

    “正是!”

    乔峰拱手诚恳道:“还请林沙兄弟给乔某这个面子!”

    “哈哈,乔峰你的面子我认!”

    林沙哈哈轻笑,提溜薛神医的手腕一抖,只听薛神医身上骨节一阵作响,其脸色顿时一片煞白额头冷汗滚滚,手一松好似一瘫软泥跌落在地,慌得周围江湖好汉七手八脚搀扶。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看也没看所谓的阎王敌一眼,林沙拍了拍手好似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扭头冲着乔峰淡笑道:“区区一个江湖游方郎中,大家给面子唤一声‘神医’,就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了不得的角色,召开英雄大会这样的事儿都敢参合,还不知死活署名招眼,既然他这一大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那我也不介意教他学个乖,有些事情有些话他没有那资格瞎参合么?”

    堂内气氛一滞,群雄都不知该说什么是好,对于林沙如此强横霸道的做法自是不满得紧,可大部分人心中对他的说法却又十分赞同,他们其中很多人都是碍不过薛神医的面子前来,如果放在以往真不愿意轻易涉足这样的江湖大事,没有三分三就不要揽这样的瓷器活!

    乔峰摇头叹气,张了张嘴最后什么都没说,心中对林沙的说法很是赞同,少林这样的苦主都还没怎么样了,哪轮得到你一区区神医指手画脚?

    当然,他此时还指望薛神医帮忙治疗身边小姑娘的重伤,这话无论如何都是不会轻易出口的。

    “薛神医你怎么了?”

    就在堂中气氛古怪之时,搀扶薛神医的江湖汉子突然一声惊呼,吸引了众人的关注目光。

    “怎么了怎么了,薛神医这是怎么了?”

    游氏双雄正尴尬得紧,林沙刚才那番话不仅将薛神医说得脸色涨紫一口逆血喷出,稍带也将他哥俩绕了进去,都是他口中那不自量力之辈。

    此时听得薛神医有事,他俩不约而同暗暗松了口气,一个跨步冲了过去仔细查看薛神医的状况。

    “这这这……”

    看着好似没了骨头,瘫软如泥的薛神医,游氏兄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尼玛这也太夸张了吧,不过只是手腕轻轻一抖薛神医浑身骨节都被抖散了!

    他们都是江湖中人,对这样的情况虽然大感震惊却还没失了方寸,急忙招呼几位擅长接骨的高手,一阵手忙脚乱将薛神医全身骨节恢复原位。

    其间的痛苦只有薛神医自个明白,意识只听咝咝倒吸凉气之音不绝,薛神医脸色越发苍白额头冷汗淋漓,身上衣裳早已被冷汗打湿狼狈到极点。

    “快快快,还愣着干什么,快送薛神医回房休息!”

    眼见薛神医状态如此不好,游氏双雄好一阵狂跳心神不宁,急忙招呼庄丁将被折腾得不轻的薛神医送走。

    “林沙兄弟,你这……”

    乔峰看在眼里只有苦笑的份,可他还真不好说什么。

    “放心就是,你身边小姑娘的伤势我来救治!”

    林沙摆了摆手一脸不以为然:“那么点伤势算不得什么,他阎王敌能救治得我也同样可以!”

    “林沙兄弟还懂医术?”

    乔峰满脸惊讶,顾不得失礼急声开口。

    “不然呢,你以为苏州城里的宝芝林医馆是怎么开起来的?”

    裂嘴轻轻一笑,林沙一脸不以为意,漫不经心扫了阿朱一眼,淡然道:“大金刚掌虽然刚猛,不过伤人那厮也只练到炉火纯青的小成境界,还没到阴阳自然转化的大成之境,小姑娘运气还算不错不然早就挂了!”

    阿朱倒是爽利得紧,她也是知道林沙本事的,急忙拱手施礼道:“那就多谢林少侠了!”

    “放心,我不收你医药费,等回去后我直接找你家公子要去!”

    林沙嘿嘿轻笑出声,开了个不大不笑的玩笑。

    没有理会阿朱丑脸上一闪而逝的惊骇,林沙旁若无人谈笑风声,根本就没把在座群雄放在心上,招了招手示意阿朱过来,回头冲着一干沉默无语的江湖豪杰淡笑:“诸位没意见吧?”

    堂内气氛猛地一滞,而后又迅速恢复正常,无论是以少林为首的一干江湖成名高手,还是凑热闹的打酱油角色,这时哪还有胆子出头反对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