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峰真的来了……

    会聚于聚贤庄的数百江湖豪杰,先是齐齐一愣而后砰然骚动。

    “来了来了……”

    老乞丐周麻子一脸兴奋,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大名鼎鼎的乔峰呢。

    “你这老家伙悠着点,待会估计少不得一场大战,别只顾着看热闹受了波及,把一条老命给搭了进去!”

    林沙好笑摇头,缓声提醒道。

    “他们真的要对乔峰动手?”

    周麻子闻言神色一滞,扭头悄悄打量了堂上群豪的神色,见他们一个个满脸兴奋摩拳擦掌,顿时脸色微变叹气道。

    怎么说丐帮也是在乔峰的带领下,达到了如日中天的程度,杏子林内杠因为林沙的关系搞得虎头蛇尾,总舵高层与乔峰并没有公开撕破脸皮,这也是这次聚贤庄之会总舵高层没一个愿意过来的原因。

    乔峰在丐帮底层弟子心中有如天神一般的角色,就是老乞丐周麻子这样历经世事,饱历沧桑的老人都难免有追星之念。

    在座其他丐帮弟子也个个神色黯然,一点都不愿意跟乔峰对上。

    “你个老家伙,聚贤庄都弄出这么大阵仗,要是弄得虎头蛇尾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立足?”

    林沙轻笑出声,摇了摇头一脸冷酷,淡然道:“只不过,就他们聚集的这点力量还是差了点火候??!”

    “你不打算出手?”

    老乞丐周麻子顾不得感叹聚贤庄群雄胆大,闻言好奇问道。

    “我跟乔峰又无仇怨,动手干什么?”

    见其他几位丐帮弟子齐刷刷望了过来,林沙摇头轻笑道。

    “这就好!”

    老乞丐周麻子松了口气,他是十分同情乔峰的遭遇,又对他以往的所作所为敬佩不已,可不愿真的跟乔峰撕破脸皮。

    他也知道林沙的武功出神入化,早在杏子林大会那时便交过手,乔峰那样的高手也不过只在他手上走了近十招而已,他还真担心林沙会受了气氛感染跟着出手。那乔峰真就危险了。

    不仅是老乞丐,其余几位丐帮弟子也齐齐松了口气,他们虽然都没见识过林沙的武功,却也听说了厉害非常。乔峰也不是对手,他们真不希望丐帮自己人对乔峰做出巨大伤害。

    江湖上传得沸沸扬扬的事情他们不是不知道,乔峰有可能是契丹人的事实让他们也很是犹豫,不过乔峰终究跟丐帮是好聚好散,没必要临了还结上死仇。死了几个江湖成名高手又如何,关他们丐帮屁事!

    也就是这些心头热血未抿的五袋弟子会如此作响,要是换作丐帮高层弟子亲至的话,为了丐帮的威名他们也是不得不跟乔峰战上一场,把本就摇摇欲坠的关系彻底搞崩。

    这边丐帮一干弟子心思各异,脸色带着欣喜又忐忑的神情望向大门口。

    另一边群豪心中都怦怦而跳,眼下己方人多势众,众人一拥而上,立时便可将乔峰乱刀分尸,为江湖除去一大隐患。但此人威名实在太大。孤身而来,显是有恃无恐,实猜不透他有什么奸险阴谋。

    一片寂静之中,只听得蹄声答答,车轮在石板上隆隆滚动,一辆骡车缓缓的驶到了大门前,却不停止,从大门中直驶进来。游氏兄弟眉头深皱,只觉此人肆无忌惮,无礼已极。

    “好风采!”

    林沙出声赞叹。根本就没理会周围愤怒诧异的目光。

    “阿弥陀佛,施主还请慎言!”

    丐帮弟子多在贵宾席旁边就坐着少林群僧,林沙的声音虽说不大可玄难和玄寂两位高僧依旧听得清楚,免不得轻皱眉头劝诫一声。

    “无事!”

    林沙轻一摇头懒得多说。两玄字辈高僧见他如此也不好多言,只得低头宣了声佛号心中提高了警惕。

    那头庄园大门,只听得咯咯两声响,骡车轮子辗过了门槛,一条大汉手执鞭子,坐在车夫位上。骡车帷子低垂。不知车中藏的是什么。群豪不约而同的都瞧着那赶车大汉。

    但见他方面长身,宽胸粗膀,眉目间不怒自威,正是丐帮的前任帮主乔峰。

    “是乔帮主!”

    几位总舵出来的五袋弟子一脸激动,压低了声音兴奋道。

    “悠着点!”

    林沙眉头一皱,沉吟着道:“看他来干什么,不是明知聚贤庄这里商量怎么对付他么?”

    “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乔帮主还赶着辆车很不对劲??!”

    老乞丐周麻子眼光老道,一眼就看出了问题。

    “恩,车里还有一人,只是气息相当微弱!”

    经老乞丐提醒,林沙微微感应便察觉了不对劲之处,轻笑着点头道:“看来乔峰是为了找阎王敌那厮治病来了!”

    “咱们要不要帮上一把,我看那阎王敌对帮主误会很大!”

    老乞丐眼珠子一转,看向林沙询问道。

    “没必要!”

    嘴角挂上一丝淡然微笑,林沙轻轻摇头一脸自信,道:“别忘了我也是会医术的,不知道阎王敌水平如何,只要不是元气尽丧的绝症,救治下来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林沙不是吧,你的医术有这么高?”

    老乞丐一脸吃惊,睁大了眼睛满是不可思议,没好气道:“既然如此,那为何不多帮衬帮衬分舵医馆?”

    “没那闲功夫!”林沙淡然一笑,也不多话转头看向庄园门口。

    只见乔峰将鞭子往座位上一搁,跃下车来,抱拳说道:“闻道薛神医和游氏兄弟在聚贤庄摆设英雄大宴,乔峰不齿于中原豪杰,岂敢厚颜前来赴宴?只是今日有急事相求薛神医,来得冒昧,还望恕罪?!彼底派钌钜灰?,神态甚是恭谨。

    乔峰越礼貌周到,众人越是料定他必有阴谋诡计。游驹左手一摆,他门下四名弟子悄悄两从旁溜了出去,察看庄子前后有何异状。薛神医拱手还礼,说道:“乔兄有什么事要在下效劳?”

    乔峰退了两步,揭起骡车的帷幕,伸手将阿朱扶了出来,说道:“只因在下行事鲁莽,累得这位小姑娘中了别人的掌力,身受重伤。当今之世,除了薛神医外,无人再能医得,是以不揣冒昧,赶来请薛神医救命?!?br />
    群豪一见骡车,早就在疑神疑鬼,猜想其中藏着什么古怪,有的猜是毒药炸药,有的猜是毒蛇猛兽,更有的猜想是薛神医的父母妻儿,给乔峰捉了来作为人质,却没一个料得到车中出来的,竟然是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而且是来求薛神医治伤,无不大为诧异。

    “英雄难过美人关,乔峰这厮也陷入情网了?”

    见到那小姑娘,林沙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好笑说道。

    只见这少女身穿淡黄衫子,颧骨高耸,着实难看。原来阿朱想起姑苏慕容氏在江湖上怨家太多,那薛神医倘若得知自己的来历,说不定不肯医治,因此在来时所居许家集镇上买了衣衫,在大车之中改了容貌,但医生要搭脉看伤,要装成男子或老年婆婆却是不成。

    薛神医听了这几句话,也是大出意料之外。他一生之中,旁人千里迢迢的赶来求他治病救命,那是寻常之极,几乎天天都有,但眼前大家正在设法擒杀乔峰,这无恶不作、神人共愤的凶徒居然自己送上门来,实在令人难以相信。

    这阎王敌薛慕华也当真有趣,罗里八嗦跟乔峰说了一些有的没的,然后便替易容了的阿朱诊脉,一口道破其乃是受了少林方丈玄慈的大金刚掌力,要不是有灵药和乔峰的雄浑真气压制伤势只怕早就挂了,

    这一下,少林代表玄难和玄寂坐不住了,纷纷表示这不可能,玄慈方丈坐镇少林已有数十年未曾出山,怎可能随随便便打伤一陌生小姑娘?

    之后这两老和尚跟着乔峰还有阿朱一通胡扯,顿时忍来一声毫不掩饰的嗤笑,引得在座群熊无不侧目:谁这么大胆不给少林面子?

    “施主这是何意?”

    玄难和玄寂被阿朱一顿忽悠,此时正心头火气旺盛没处发泄呢,听得有人如此不给面子回头望去,见了林沙顿时大声怒喝。

    “我说两位大师哪那么多废话?”

    林沙晒然一笑,摇了摇头好笑道:“少林藏经阁天下闻名,但凡有些本事的高手只要有想法,哪个没去贵寺藏经阁溜达过?”

    不理会玄难和玄寂难看的脸色,他自顾自笑道:“大金刚掌也只是七十二绝技之一,我之前从大理到苏州,又从苏州到河南,可是见过好几位会使贵寺绝学的高手,他们之中可没一个正经的和尚??!”

    “什么?”

    玄难和玄寂听得目瞪口呆一脸不可思议,林沙却是还嫌这消息还不够劲爆一般,又加了句:“少林藏经阁,早就成了筛子了,有人会使大金刚掌又有什么了不起的?”

    说完了,也不理会一脸痴呆的少林僧人,他扭头冲着乔峰微微一笑,招呼道:“乔峰,数月不见你在江湖上的名头却是比之前更盛了!”

    见到林沙,乔峰却是满脸苦涩无奈道:“林沙兄弟,你也是要对乔某出手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