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下一章明天早上七点定时,手残党伤不起啊

    逗逼的谭公谭婆和赵钱孙死了,天台山智光大师死了,泰山‘铁面判官’单正和几个儿子也都挂了……

    就在林沙安心迎娶王语嫣,又一心窝在苏州郊外悠闲度日之时,江湖上却是风起云涌变故连连。

    一位又一位江湖成名高手丧命,在江湖上引发一片轩然大波。

    按老乞丐周麻子的说法,死去那几位德高望重的江湖前辈可了不得,他们的好友以及后辈子侄自是不肯善罢甘休,发动庞大关系网寻找凶手。

    而这时,突然有流言传出,说是丐帮原帮主乔峰离任之时,跟这些死去前辈见过一面,并且还闹腾得很不愉快。

    一下子,江湖上大部分对此事十分关注的个人和势力,都将目光投向丐帮原帮主乔峰身上。

    又在这时,不知哪个家伙传出话来,说乔峰之所以主动脱离丐帮,乃因他不是宋人而是契丹人的缘故。

    一石激起千层浪!

    这个传言一出,顿时整个江湖都轰动了。

    没能耐的只能闲言碎语跟着感叹两声世事奇妙,有本事的都托关系找门路跟丐帮打探详情,想弄清楚这里面的缘由。

    而丐帮一直沉默不言的反应,又间接证明了这则传言的真实性,这一下整个江湖真的轰动了。

    因为林沙的插手,丐帮杏子林大会弄了个虎头蛇尾,乔峰的名声维持的不错,尽管他已不再是丐帮帮主,可他在江湖上的威望依旧卓著。

    如原著一般,谭公谭婆和智光大师等人,为了?;に降摹反蟾纭?,依旧没给乔峰说个清楚明白。

    乔峰也不知道是不是魔怔了,这么明显好猜的答案,生生被他自己给绕到沟里去了。

    为了弄清楚谁是真正的‘带头大哥’,他不远千里一一拜访谭公谭婆以及赵钱孙,还有智光大师和谭家父子,可悲剧的是他每次过去这些江湖成名高手都提前一步挂掉。

    之前流言没有传出之时。凭乔峰在江湖上的名望,谁也不会轻易怀疑到他身上,最多也就是觉得事情太过巧合,又或者乔峰追到凶手线索,不过凶手实在狡猾每每落后一步而已。

    可是乔峰乃契丹人的消息一出。丐帮又是那么一个做派,这些事儿以及巧合前前后后联系起来,乔峰的嫌疑无疑最大!

    这下,乔峰多年经营的名声一朝尽毁!

    “我说周麻子,之前不是跟你提过醒么,要你将我的那番猜测传到乔峰耳中,你是当作了耳旁风是吧?”

    听着老乞丐唾沫横飞讲述江湖最近的风波,林沙白眼一翻没好气道。

    杏子林大会后,他回到苏州曾跟老乞丐讲述了杏子林发生的风波,并将自己对‘带头大哥’的猜测述说一遍。让老乞丐有功夫的话便给乔峰递个信,买难得这厮像无头苍蝇般四处乱撞。

    “你话说得轻巧!”

    老乞丐不乐意了,一双浑浊老眼瞪得溜圆,撇嘴反驳道:“我倒是想给提递个信,可惜前任乔帮主最近一段时间的行踪实在太过飘渺,一会太行山一会泰山的,我区区一个苏州分舵舵主也没那能耐将消息准确及时传递过去??!”

    周麻子确实郁闷,他原先只不过是丐帮苏州分舵一个不起眼的三袋弟子,每日里过着上街讨食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自从‘救’了林沙一命后生活才安稳下来。因着林沙的功劳也跟着升了一袋成了四袋弟子。

    可这根本没卵用啊,苏州城虽然繁华可他早已年老体衰,武力值低得可怜也没那威望带小弟,日子跟之前基本毫无二致。

    丐帮杏子林大会后。天上突然掉馅饼,他一下子得到总舵高层‘赏识’,破格提拔从四袋弟子一下子成了六袋弟子,还接掌了油水丰厚的苏州分舵。

    以他自己的真实能耐,别说掌握苏州分舵了,就是能控制一条街道的丐帮弟子。那也是超常发挥。

    总舵的命令下面的丐帮弟子不敢违抗,可是周麻子想要彻底掌握苏州分舵,却面临着手下小弟不服气的严重问题,特别是手下那几位资格极高,同样也是六袋弟子的香主,虽然自己没有出来折腾却是暗中派了得力干将找茬。

    刚刚接手分舵拿会,周麻子当真过得苦不堪言,都有放手不管的冲动。

    要不是林沙看不过眼,带着破庙那帮练了大半年拳的小乞丐,气势凶凶直接打到三位香主的地盘,将对将兵对兵狠打了一架,直接揍得三位香主差点生活不能自理,出身破庙的那十来个小乞丐个个表现不俗,一下子压服了手下大票五袋四袋以及三袋核心弟子,他就是想过两天清闲日子也不可得。

    同样因为晋升太快,他在其它分舵甚至总舵都没啥熟人,想要及时打听到千里之外乔峰的消息,并能及时给他传递口信可不是简单事情。

    “算了算了,没能及时传递口信也就罢了,只能说乔峰没那福份!”

    见老乞丐一脸苦大仇深,林沙也懒得多说摆了摆手就此揭过。

    至于将口信传扬开来,以流言方式给乔峰传信的手段他是不会用的,费力不讨好还不一定能够起作用,再说了乔峰跟他也只是点头之交,他能够想着帮上一把已经很给面子了,至于大费周章的事儿他是不会轻动的。

    “哎呀,被你小子一打岔,差点连正事都给忘了!”

    周麻子猛一拍头发灰白相间的脑袋,没好气白了林沙一眼继续刚才被打断的讲述……

    经过流言诋毁,乔峰的名声瞬间从高峰跌落谷底,虽说还没成江湖上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可多桩江湖成名高手死亡事件的嫌疑人却是跑不掉了。

    一时间,江湖上到处都是寻找乔峰的身影。

    而乔峰这时却是悄无声息返回了少室山,结果他的养父养母又一次死在他赶来之前,上得少林见授业恩师玄苦,结果武功又达到江湖一流颠峰水准的玄苦又受袭淬死,这下黄泥巴掉进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基本跟天龙原本剧情没啥两样嘛!

    林沙听得好一阵目瞪口呆,为乔峰如此悲剧遭遇默哀一秒种:可怜的娃,被亲身父亲坑得够戗!

    “少林损失了一位玄字辈高僧,可是大动肝火发了江湖通缉令,拿出丰厚悬赏捉拿乔帮主呢!”

    周麻子说到这儿,摇头一叹觉得乔峰也太倒霉了点。

    “老乞丐,你认为乔峰有没有嫌疑?”

    林沙淡然轻笑,突然开口问道。

    周麻子想也没想回答:“嫌疑确实很大,不过这些事情肯定都不是乔帮主所为,一定是受了他人暗算又或者事情实在巧合!”

    “哦,你怎么会这么认为?”

    林沙先是一愣,有些诧异的打量了老乞丐一眼,好奇问道。

    “嘿嘿,别小瞧我周麻子!”

    老乞丐一扬脑袋满脸得意,自信道:“我虽然没有绝顶武功,夜算不得江湖成名高手,可是多年混迹市井却也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乔帮主那么一位光明磊落的好汉子又怎么会做出这些龌龊之事?”

    见林沙脸色淡然不言不语,他便翻着白眼没好气道:“乔帮主要真是暗中偷袭,又弑父杀母的阴险小人,就不会轻易绕过全冠清和四大长老他们几个,还想着替他们挨下帮规惩罚!”

    “最主要的是……”

    周麻子冷笑连连,一脸钦佩道:“他要是真是伪君子的话,也不会轻易放弃丐帮帮主之位!”

    转脸看向林沙,一双浑浊老眼炯炯有神,自豪道:“以咱们丐帮的能耐,别说打探数十年前的‘带头大哥’,就是皇帝今天的什么都能打探得一清二楚,又何必费那功夫呢?”

    “老乞丐你说的不错!”

    林沙轻轻一拍巴掌,既而摇头道:“可惜太多江湖人士最喜以讹传讹,分不清什么是传言什么又是事实??!”

    “不说这些有的没的,我这次可是遇到麻烦了,林沙你可一定要出手帮忙??!”周麻子摆了摆手没兴趣继续这个话题,转而一脸郁闷说道。

    “没听说分舵那边有什么事情???”

    林沙一脸疑惑,虽然他不在苏州分舵挂职,可是消息还是十分灵通的。

    “不是分舵的事情,这次总舵突然传令,要我带队前往聚贤庄,代表丐帮参加游氏二雄举办的英雄大会!”

    周麻子一脸苦恼,郁闷道:“也不知道总惰那帮家伙是怎么想的,难道不知道我周麻子武力低微么,连普通的三袋弟子都打不过,去参加个屁的英雄大会啊,不是让老乞丐在江湖上丢人现眼么?”

    “他们不是想让你丢人现眼,而是想让我出手吧?”

    林沙淡然一笑,心思电转直接道明了丐帮总舵那帮高层的想法。

    “哈哈,既然你仔细清楚我也懒得提醒,你去是不去?”

    周麻子哈哈一笑,也不再憋着,脸上神色轻松不在意道。

    “看来老乞丐你心中有数??!”

    林沙微笑点头:“去,怎么不去,正好出去见识见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