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乞丐到访,王语嫣只是露了个面便退回后院……

    不像原著那般,跟着阿朱和阿碧两个胆大妄为的丫头,没有丝毫防身手段便满江湖乱窜,直到最后都没有出事只能说运气爆棚。

    “嘿嘿,你小子当真艳福不浅!”

    周麻子大大咧咧端坐在椅子上,一边毫无形象吞吃点心,一边为老不尊挤眉弄眼调侃。

    “有话就说有屁就放,没什么事不要跑来打扰我家的清净!”

    林沙淡然轻笑不为所动,没好气笑骂了句。

    “你小子真是无趣得紧!”

    周麻子一翻白眼,不知想到什么转瞬间便换了笑脸,凑到林沙跟前悄声道:“你小子可能还不知道,慕容家的参合庄昨天晚上出事了!”

    “能出什么事?”

    林沙眼皮子都懒得抬一眼,淡然道:“不是有包不同和风波恶那两家伙在吗,寻常的江湖好手遇上他们难以讨到好去吧?”

    “嘿嘿,这你就不知道了吧!”

    周麻子一脸得意,脸上的深刻皱纹都挤到一块,给本就糟心的脸膛带上满满喜感,挤眉弄眼幸灾乐祸道:“不知哪跑来个吐蕃和尚,实力强横得紧,一连打伤了参合庄不少护卫冲出燕子坞扬长而去,包不同和风波恶这两欠揍家伙也伤在那和尚之手!”

    自从周麻子担任丐帮苏州分舵以来,在林沙的帮助下迅速掌控局面,又因着林沙的关系加大了对慕容家参合庄的监视力度,所以才能在第一时间发现慕容家发生的变故。

    “哦,参合庄就这么不经打?”

    林沙眼中疑惑一闪,好奇道:“难道慕容家的参合庄就没啥高手隐藏么,怎么可能让区区一吐蕃和尚这么大摇大摆打脸?”

    心有不解,慕容博那老狐狸呢,他怎么可能让鸠摩智如此轻松离开?

    要是消息传到江湖上,慕容家的声望将受到严重打击,就连慕容复的名望都得跟着受损。这事对于慕容家来说可不是开玩笑的。

    “屁的隐藏高手!”

    周麻子一脸不屑,撇了撇嘴嘿嘿冷笑道:“慕容家就那么小猫三两只,能有什么隐藏高手存在?”

    老乞丐没想那么多,他为能看到慕容家的笑话开怀不已。

    林沙没有出现之前。丐帮苏州分舵日子过得苦逼之极,完全没有江湖第一大帮的风采,原因就在于慕容家明里暗里的不断打压。

    苏州分舵丐帮弟子对慕容家的观感差劲之极,恨不得对方倒霉还要踩上几脚,周麻子此时幸灾乐祸的心态也可想而知。

    “消息传出去没?”

    慕容家倒不倒霉跟他关系不大。林沙眉头轻挑好奇道。

    “自然传出去了,有咱丐帮帮他们宣传,相信过不了半月,整个江湖都将知道此事!”老乞丐咧嘴大笑,恶意满满说道。

    “事情做得隐蔽点,别让人抓到把柄!”

    林沙淡然轻笑,提点道:“我不可能时时都能照顾得到,你个老家伙也别太得意忘形了!”

    “放心吧,我心中有数!”

    周麻子摆了摆手一脸自信,话锋一转突然问道:“林沙。你说咱们要不要派人跟着那吐蕃和尚?”

    “没必要!”

    林沙断然否决,目光直视老乞丐平静道:“那吐蕃和尚就是之前我跟你说过的大轮明王鸠摩智,乔峰那一个级别的绝顶高手,分舵弟子中可没有实力超拔的存在,被他发现了可不是什么好事!”

    “什么,他就是吐蕃国师鸠摩智?”

    周麻子吃了一惊,张大嘴巴一脸惊愕:“你小子之前不是说,鸠摩智跟慕容家上代家主慕容博关系很好么?”

    上次从大理回来,除了没告诉老乞丐他得到了北冥神功和六脉神剑之事,其余事情基本都一闲聊方式说了出来。所以老乞丐对吐蕃国师鸠摩智倒也算熟悉,尽管他根本就没见过对方的面。

    而且林沙不是说了么,就连鸠摩智跑去天龙寺撒野,打着的也是替好友慕容博完了心愿的旗号。怎么转身便跟慕容家杠上了?

    “再好的关系,也比不上神功绝学诱人??!”

    林沙淡然轻笑,不以为然道:“那鸠摩智心机过于深沉,你可千万不要抱什么侥幸心理,免得给分舵招灾惹祸!”

    “咦,不对啊。你小子怎么对这事这么清楚?”

    老乞丐脑子还是相当灵活的,瞬间便反应过来不对劲之处,满脸疑惑一双老眼紧盯着林沙不放。

    “不用吃惊,我昨完也在慕容家的参合庄溜达了一圈!”

    林沙淡然轻笑,没有隐藏坦然说道。

    “嘿,你小子够可以的??!”

    周麻子一脸兴奋,根本就没问林沙为何去参合庄溜达,而是直接笑呵呵道:“都弄到了些什么好处,可不能少了我那一份??!”

    “少林七十二绝学秘籍,你要是不要?”

    林沙眼睛一瞪,没好气反问。

    “去,我都一大把年纪了,可受不了少林和尚那般的辛苦练功!”

    老乞丐摆了摆手,对林沙口中的少林七十二绝学完全没有想法,只是没忘了叮嘱一句:“那帮小气概中有什么好苗子的话,林沙你就教他们一两门武功,苏州分舵的好手数量还是太少了!”

    “不用急在一时,等多观察几年再说,况且他们此时修习的太祖长拳也不算差,免得费心费力最后养出几头白眼狼来!”

    林沙淡然轻笑,摆了摆手不以为意道。

    “行,这事就按你说的办,横竖事情由你小子操办就成!”

    老乞丐大手一摆,很有舵主派头拍板,喝了口茶吃了几块精致小点心,跟林沙闲聊了几句后脸色突然变得凝重,沉声道:“我这里还有一个消息……”

    “不是什么好消息吧?”林沙摇头轻笑:“跟我沾上不边的话就不要说,免得听用不上力心里添堵!”

    “废话,瞧我这脸色也知道有麻烦事儿!”

    老乞丐翻了个大白眼,没好气道:“事情虽说跟你没啥关系,不过作为丐帮弟子你好歹用些心思,免得让人说你干吃闲饭!”

    “得得得,激将法都用出来了!”

    林沙大手一挥,没好气道:“有什么话直说就是,藏着掩着也没什么意思不是?”

    “林沙,你可知晓,上任乔帮主的事,发啦!”

    见林沙如此,老乞丐一张皱纹横生的老脸露出得意微笑,转而又肃然道。

    “什么意思?”

    林沙神色平静,并没有因为听到乔峰的名字有丝毫动容。

    “前任乔帮主是契丹人的事情,不知怎么在江湖上传开了!”

    老乞丐脸色凝重,很是恼怒说道:“江湖一片哗啦,我丐帮的名头也跟着受到影响,可恶??!”

    “是谁传出去的,全冠清还是那几个请来的老家伙?”

    闻言林沙脸色猛地一沉,眼中杀机凛冽缓声问道。

    大堂的温度在这一瞬间,突然下降了好几度,原本欢乐的气氛突然变得凝重万分,几乎压得老乞丐喘不过气。

    也不怪林沙如此恼怒,丐帮杏子林大会上他好不容易扭转局势,以强横实力威压丐帮群雄,将丐帮内部纷争的影响压缩到最小。

    乔峰最后辞去帮主之位不假,但这次是他主动提出了辞呈,而不是丐帮几大野心分子逼宫而至,虽然也在江湖上引起一番波澜,却对丐帮名声没多大影响,为了做到这一点林沙也花费了不少心思。

    之后一段时间丐帮内部闹得也有些不太象话,不过这都是丐帮的内部事务,没有暴露在外人面前,怎么说也保存了脸面和名声。

    可是现在,突然从老乞丐口中得知,之前的努力化为乌影,不要说林沙此时的心境还没到波澜不惊的程度,就是得道了也还有所谓的无名业火呢,哪能没半点火气?

    而知道乔峰身世的家伙,在他的努力下除了当日那几个倚老卖老的老家伙之外,就只有全冠清那一伙人知晓。

    如今消息泄露,想来眼下江湖上肯定物议汹汹,连老乞丐这么个反应迟钝的家伙都知道面子上难看,也难怪林沙心中不爽了。

    心生恼火,手下力道没控制好,椅子一边的扶手咔嚓一声裂成数块,还不等碎裂木屑落地,林沙掌心暗劲轻吐扶手碎块瞬间变成片片木尘刷刷掉落。

    老乞丐倒吸一口凉气,脸色一阵青白交加,连忙摆手无奈道“林沙你小子注意点,明知道老乞丐武功渣得一塌糊涂,就不要在我面前显示你那绝顶武功了吧,我这老胳膊老腿实在受不住吓??!”

    “说重点!”林沙一翻白眼没好气道,经过这么一打岔,大堂内的凝重气氛松缓了不少。

    “呼,我不知道!”

    老乞丐长长出了口气,摇了摇头一脸轻松道。

    “不知道?”

    林沙一脸不爽,没好气道:“不知道你跟我说什么?”

    见老乞丐一脸委屈,他心头一松缓了缓口气,语气平静说道:“也不需要周麻子你提醒了,不是全冠清就是那谭公谭婆那几个老家伙,找他们一一探问就是!”

    老乞丐脸色严肃沉声道:“谭公谭婆已经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