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我汗,网络出了问题现在才好,今日四更

    没有让人惊喜的‘斗转星移’四个字……

    也没有参合庄绝学参合指……

    更不是什么神秘藏宝图……

    漆黑的天花板上,有的只是密密麻麻数不清的小坑!

    要是换个人,比如大轮明王鸠摩智在这,肯定以为这只是慕容博奇特的装饰爱好,而后不以为然轻笑着离开。

    可天花板上密密麻麻杂乱无章的小坑,在林沙眼中此时却化作夜空闪烁群星,沿着一种莫名轨?;郝?。

    是的,在林沙眼中,天花板上密密麻麻的小坑不是死物,而是缓运转的璀璨星空,带着一种浩瀚广袤气息令他深深着迷。

    斗转星移!

    林沙明白了,头顶天花板上不起眼的小坑,就是姑苏慕容氏最出名的绝学斗转星移,以星图模式将其运转原理以及路径描述出来,而不是寻常的书本笔记描写。

    慕容龙城,果然大才!

    没有斗转星移的核心口诀,林沙虽能从星图中看出一丝端倪,最多不过斗转星移功法的两三层,不过就是如此也足以让他惊叹。

    与《乾坤大挪移》很是相似,从星图所示斗转星移也是以人体潜能发开为主,只不是乾坤大挪移主修的阴阳二气,而是以周身窍穴为主的大周天之法!

    这也是最让林沙着迷之处!

    目光紧紧盯着天花板,浓郁的漆黑根本无法阻挡他的探究,此时在他眼中缓缓转动的星图一变,一张人体经脉穴道图突兀闪现,那遍布全身的三百六十五处窍穴灼灼生辉。

    体内气血猛的一震,位于中丹田精气海的纯粹北冥真气缓缓流出,顺着经脉流转全身,好似潮水汹涌轻而易举便将心窍,肾窍以及肺窍周围窍穴全部打开,如长鲸吸水般将经脉中的北冥真气全部吸收消化。

    身子猛然一震。心窍,肾窍以及肺窍轻轻抖动,好似欢呼雀跃又似振奋异常,三道不同性质真气自发从窍穴流出。不经周天循环便缓缓渗透流入新开辟的窍穴之中。

    静静闭上双目,仔细体悟体内细微变化,就在心窍,肾窍以及肺窍大开方便之门,任由窍穴之中积蓄的火。水,金三种性质真气缓缓流出,周围新开辟出的窍穴微微抖动,气血流经附近之时受到干扰不由自主加快运行速度。

    心脏强有力跳动,在林沙耳中好似战鼓轰鸣震耳欲聋,浑身上下弥漫着发泄不尽的强横力量,好似一拳可轰穿天际,一脚可震裂地心,一股强横霸世的气势自然而然散发出来。

    小小静室的空气似乎突然停滞,好似受到某种神秘伟力的威慑。老老实实凝滞不动不敢有丝毫异动。

    伴随心脏强有力跳动,林沙敏锐感知体内气血好似受到锤炼锻打一般,缓慢而又坚定的自我凝练,变得更为浓绸更为纯粹。

    体表不知何时,已泌出一层淡黑污泥,散发恶臭令人闻之欲呕,也就在他开辟新的十来处窍穴不久,身体已出现极为明显的变化,在气血不断受到锤炼的同时,体内的杂质也跟着缓慢排出。

    呼!

    长长吐出一口胸中浊气。林沙慢慢睁眼两道精光一闪而逝,乌漆麻黑的静室竟然有瞬间闪亮,很快又恢复了漆黑的摸样,好似刚才的异状完全没有发生过一般。

    身上的气味。当真难闻!

    林沙剑眉轻皱,脸上露出淡然微笑,全身上下肌肉皮膜微不可查轻轻蠕动猛然一震,黏附于体表的淡黑污泥瞬间弹飞,不是直接掉落于漆黑的静室之中,便是全部黏附于衣裳之上。

    身上的恶臭气味依旧。摇了摇头却也无可奈何。

    他怎么也没想到,一次心血来潮般的探究,竟然会有真们般巨大的收获,根本就没有预备换洗衣裳好吧?

    抬头久久凝视天花板上的星图,在斗转星移运行之法与身体窍穴图像来回转换数次,发现再无其它异常后轻笑着摇了摇头,感觉自己太过苛求,眼下的收获已经足够他乐得合不拢嘴,又何必奢求更多?

    一双精光闪闪的眼睛在小小的静室环视一周,没有丝毫留恋直接朝着对面洞开的小石门走去,顺着狭窄的墓道弯弯扭扭直接从燕子坞所在小岛荒僻岸礁出口走出,回头轻轻一笑身形飞纵瞬间消失于茫茫夜色之中。

    ……

    待他返回家里,时间已到了四更天,夏末初秋时分天色亮得很早,估计过不了多久天色变会大亮。

    回房见王语嫣睡得安详,林沙微微一笑没有上床装摸作样,直接走到前院水井边好好洗了个痛快,将身上恶臭味道清楚干净后,这才缓步来到书房点亮数根蜡烛,摊开雪白宣纸毫不犹豫将牢牢记于脑海的星图复制下来。

    全神贯注之下时间流逝飞快,等他长长吐出胸中浊气,外间天边已隐隐泛起鱼肚白,天色竟是不知不觉亮堂起来。

    原本寂静的院子慢慢有了杂声,早起的仆役丫鬟已经开始一天的忙碌。

    搁下毛笔,待记录好星图的宣纸墨迹干透后,他这才小心翼翼将宣执卷好放在书架不起眼处,根本不担心被外人看到。

    除了对星象极有研究之辈,看到宣纸上那密密麻麻的黑点,只会以为这是林沙玩闹之举,根本就不会想到这些黑点之中隐含绝世神功。

    林沙对斗转星移没什么兴趣,但是那一副人体周天窍穴图,对他而言却堪比至宝,让他以后的前进道路少了许多弯折和麻烦。

    他之前已开辟五处半窍穴,上中下三处丹田全开,只不过上丹田不算完全开辟只能算半个,还有就是心窍,肾窍和肺窍三处窍穴。

    开辟窍穴有什么好处?

    对于林沙而言好象除了多几个储存真气的地方,没了别的用处?

    其实不然!

    这样长时间的研究,让他对开辟窍穴有了自己独特的看法。

    随着心窍与肾窍两处窍穴的开辟,经常很长一段时间的研究对比,他惊喜发现自身身体素质有了不小提高,虽然比不得爆发潜能时的恐怖状态,却也缓慢而又坚定的朝着那种状态靠拢。

    最让他震惊的是,随着窍穴的开辟以及大量真气入驻,不知发生了何等精妙变化,他敏锐察觉附近器官血肉的生机活性都要比其它部位要强上一筹。

    而且无论强度还是机能都让他有大喜的冲动,这无疑表明随着窍穴的开辟,储存在内的真气不仅没有丝毫浪费,还有隐性的滋养强化身体器官机能之效!

    这让他大喜若狂之余,也很有些苦恼……

    苦恼什么呢?

    窍穴位置不好确定!

    这是个很让他头疼的麻烦,虽然他知晓身体大部分窍穴的大体位置,跟穴道其实相距不远又或者干脆与穴道重合,可问题是想要具体确定却需他慢慢琢磨探究,这期间所需花费的时间和精力实在太过庞大,他根本就不知道有生之年能不能完成这一浩大工程。

    现在好了……

    从慕容博的墓室之中得到的星图,却是替他解决了最大的麻烦。

    那张星图之上,基本上将一个人身上最为重要的三百六十五道窍穴全部指出并道明具体位置,当然每个人的身体都不是相同的,林沙身上的周天窍穴位置不可能跟星图完全一致,不然他就不是林沙而是应该叫慕容龙城了。

    不过有了周天窍穴的具体位置图象,就算与自身稍有偏差也不会相差太多,这得给他减少多少麻烦???

    这不,有了星图指示,他还在慕容博的墓室之中,体内真气便不由自主迅速运转,一口气开辟了心窍,肾窍以及肺窍周围十处道窍穴。

    要是换作他慢慢摸索探究的话,想要达到眼下这等程度,没个三五年功夫想都不要多想。

    “果然,武学无崖学无止境??!”

    脸上的惊喜微笑缓缓消失,一双浓密剑眉又缓缓拧成一个川字。

    感受到体内空荡荡的经脉,还有中丹田精气海几乎只剩一摊小水洼的北冥真气,他真有种哭笑不得之感。

    真气量不足!

    一连穿越这么多武侠世界,他还是头一次遇上这种麻烦。

    不过随即他的眉头便缓缓松开,嘴角挂上一丝自信微笑,有北冥神功在手,想要多少内力就有多少内力!

    当然,他也不会胡作非为祸患江湖什么的,要吸外来内力的话专找那些恶名着著的江湖败类就好,一边补益自身庞大的真气需求量,一边还能替江湖扫除祸害一举两得啊。

    果然,当初心血来潮不远千里跑到大理寻找北冥神功,却是没有白白耽误功夫,好处都还在后头呢。

    等他从书房出来时天色已经大亮,回到后院跟起床的王语嫣说了会子话,又到前院监督一帮小乞丐练拳打熬身体,自己也跟着站三体式勤练不缀。

    “林沙林沙,我周麻子来啦!”

    刚刚吃完早饭,正喝着清香缭绕的香铭,跟王语嫣说着一些江湖趣事以及家常琐事,气氛温馨和谐之际,老乞丐周麻子那副破锣嗓子便远远传了过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