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慕容老先生果然还健在!”

    巨大墓碑后异乎寻常的干净,鸠摩智微微一笑更加确定了心中所想。┝╪.《﹝。c[o

    慢悠悠在墓碑与巨石堆彻的坟包之间转悠了几圈,脸上猛然露出欣喜之色,伸手在光滑干净的墓碑后面摸索一会,触到一小块特别光滑的石片毫不迟疑轻轻一按。

    嘎嘎……

    巨大坟包出机括弹动时的清脆响声,设计得十分巧妙只在附近两三丈距离内能够听到,远处却是感受不到丝毫动静。

    而巨大坟包与墓碑之间的光滑地面,已悄无声息出现一道小小门户。

    看着黑乎乎似欲择人而噬的小小洞门,鸠摩智只是犹豫片刻便纵声一跃,与此同时一道魁伟身影悄无声息接近一头跳了进去。

    “咿,这里头果然有古怪!”

    鸠摩智落地后现脚下是一片整齐条石地面,一条高达过丈宽达丈半的通道,笔直伸向坟包所在方向,更让他惊奇的是下面并不是一片漆黑,三丈外的通道墙面上竟镶嵌一颗散荧荧光芒的夜明珠!

    有了这样的展后心中更加有底,他毫不犹豫大踏步前行,一点都不在乎墓道内可能存在的机关陷阱。

    令人惊奇的是,一路走了十来丈直到墓道尽头门户所在,鸠摩智都没有遭遇丝毫意外,心中得意忍不住露出丝丝开怀轻笑。

    “明王是不是高兴得太早了?”

    就在此时,一道淡然声音突兀向起,打破了墓道一直维持的宁静。

    “林施主你终于现身了,小僧可是一阵好等!”

    鸠摩智转身回头微微一笑,脸上露出一副胸有成竹状轻声道。

    “哦,明王早知是我?”

    林沙轻轻一笑,缓步前行与鸠摩智并肩而立,语气平静之极。┞┡┠┟═╡.<。

    “哈哈,小僧之所以夜探还施水阁,还不是施主的指点之故?”

    鸠摩智哈哈一声轻笑。目光突然变得闪烁,犹疑道:“以林施主的武功,想要强闯还施水阁以及参合庄不是轻而易举么,为何还要借小僧之手?”

    林沙轻轻一笑。目光直视挡在身前的石门,不急不缓吐气开声:“这是一个秘密!”

    “小僧多事了!”

    鸠摩智脸上微露不悦之色,摇了摇头一指身前石门,缓声道:“石门之后应该就是施主想到之地,不知施主到底所为何来?”

    “我想看一看慕容家的斗转星移。到底有何奇异之处!”

    林沙淡然一笑,没有隐瞒大大方方说道。

    “以林施主此时的武功修为,难道还看得上慕容家的斗转星移?”

    鸠摩智双手合什微微低头,语气平静话中却是满含嘲讽之意。

    “所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吗,难道明王对慕容家的绝学就一点兴趣都无?”

    淡然轻笑,林沙也不再废话伸手轻轻一推墓道尽头的石门,就像安装了滚珠之类的小巧机关般,石门顺势轻轻向两旁展开露出里头偌大的空间。

    刷!

    就在这一瞬间,鸠摩智身形疾闪飞跃而入,带起一阵疾风声音淡淡传来:“小僧先走一步。事先说明谁找到的秘籍归谁所有!”

    “明王是否太过心急了点,难道就不怕墓室之中隐藏有高手?”

    林沙淡然轻笑,话音刚落便听见墓室之中传出一声惊呼,而后轰隆隆的内力对轰之音不绝。┞┝┠.

    “难道还真被我说中了,是慕容博那老家伙么?”

    轻轻一笑缓步入内,如同之前墓道一般,墓室空间极大不小于现代的标准篮球馆,周围墙壁以及天花板上也镶嵌有散柔和光芒的夜明珠,也不怕搞出高辐射得什么怪???

    抬眼望去,偌大一个墓室空荡荡的除了一座棺淳之外再无它物。显得极为荒凉很不合常理。

    而此时,巨大的棺淳石盖已经翻到一边短成数截,两道矫健如龙的身影正斗得不亦乐乎,劲气四溢狂风大作。伴随轰隆隆的拳脚对撞声势好不骇人。

    鸠摩智就不多言,一头卷深褐眼色形象十分突出,与之对战的老者脸色红润天庭饱满,一双目光深邃难测,颌下三道柳须飘飘,脸膛与慕容复有五六分相似。要说他不是慕容复亲爹傻子都不相信!

    “慕容博老先生,你这一手假死瞒得小僧好苦!”

    鸠摩智身形飘忽好似一缕轻风难以捉摸,竖掌如刀一道接着一道滚烫刀气激射,脸上却又露湖毫不掩饰的欣喜埋怨道:“害得小僧当年可是伤心难过的好一阵子!”

    “是么?”

    慕容博两眼精光闪烁,浑身气度凛然,手上招式如穿花蝴蝶变幻莫测,一会是慕容家绝学参合指,一会又变成了少林绝学龙爪手,一会又是少林绝学般若掌,招式转换间没有丝毫迟滞之感十分顺畅,显然在这些武功上侵淫已久。

    此时他脸上满是怒容,一连数掌拍出与鸠摩智战了个不分胜负,冷笑道:“明王,你是眼馋我当年约定交由你观阅的少林七十二绝学秘籍吧?”

    “慕容老先生果然爽快,小僧也不妄言今日前来,正是希望老先生兑现当日承诺!”

    被揭破心中想法,鸠摩智脸上没有丝毫异色,双掌猛然交叉斜劈,一道滚烫交叉火焰双刀脱手而飞,带着势不可挡的威势直扑慕容博而去。

    “明王脸皮之厚当真举世无双,老夫今日算是开了眼界!”

    慕容博眼中怒色一闪,双手大张摆出一个奇怪姿势,下一刻交叉激射而至的两道火焰刀劲,竟是原封不动反射而回,甚至威力比之刚才更甚一筹!

    “斗转星移!”

    鸠摩智脸上赫然变色,双手并拢合什做拜佛状,一道比之以往刀气更为凝练的火焰刀猛劈而出,与反射而回的交叉刀气瞬间相撞出轰隆一声巨响。

    劲气四溢狂风呼啸,一时间偌大一个干净墓室好似受到龙卷风肆虐,气流激荡几乎刮得人睁不开眼。

    “林施主,热闹看够了没?”

    鸠摩智跟慕容博一触即分,身形好似一缕轻风飘忽不定,倒转方向直扑林沙身前,离得老远双手作刀猛然下劈,两道滚烫火焰刀劲脱口而飞,张口出一声金刚怒吼:“慕容老先生,咱们联手先干掉眼前强敌!”

    “好!”

    慕容博言简意赅,身形如大鹏展翅高高跃起,瞬间跨越近十丈距离,飞临林沙上空浑身真气鼓荡猛然一指点出。

    变起突然,换作一般江湖绝顶高手,可能真被两人之前的表演蒙蔽吃个大亏,可是林沙却不会轻易上当受骗。

    实力到了他这等地步,对于气机感应何等敏锐,鸠摩智与慕容博刚刚贫拼命相搏根本就没太多杀气溢出,只要不是脑子有问题便可明白其中意味。

    “明王你的火焰刀还差了点火候!”

    面对天龙四绝中的两位联手偷袭,林沙不慌不忙晒笑出声,右手一翻竖指成刀,心窍一道火热真气喷薄而出,眨眼间便在体内运行了一个小周天,而后小半真气凝聚于手臂经脉,手掌瞬间变得通红一片带着虚幻的火焰狠狠劈下。

    “燃木刀法,怎么可能?”

    鸠摩智满脸吃惊张大了嘴巴,眼睁睁看着林沙带着虚幻火光的掌刀,轻松将他劈出的火焰刀气轰散,顺着余势不衰继续奔袭而至。

    与此同时,林沙另一只手也没闲着,伸出食指向上轻轻一点,一道凝练之极几可看出形态的火热指力脱手而飞,瞬间将慕容博出的参合指击灭,处于指力还不依不饶直击身处半空的慕容博。

    ‘轰’的一声巨响传出,鸠摩智?;赝飞硇稳缪堂腿缓笤?,左右掌刀交叉斜劈而出,两道凝练异常的火焰刀气伴手,瞬间便将呼啸而至的残余燃木刀气轰散。

    而身处半空的慕容博伸手一牵一引,激射而出的烈阳指残缺指力瞬间倒转方向,以比来时更快度和威力直击林沙头颅。

    “慕容家的斗转星移果然名不虚传,再接我一指!”

    林沙淡然轻笑,伸手一指直接将激射而回的残余烈阳指力吸收入体,手掌骨节劈啪作响筋肉一阵轻轻蠕动,好似有一股看不见摸不着的力量,从手腕到手掌再到食指指尖,一道肉眼不可见的指尖大小指劲激射而出。

    “怎么回事?”

    慕容博满脸嘲讽自是故计重施,想要林沙好好见识慕容家的斗转星移之妙,可下一刻脸色顿变惊呼出声,还来不及反应刚刚伸出的手掌便被指劲击中,顿时鲜血飞溅皮肉翻卷一股剧痛传回。

    “啊啊啊……”

    以慕容博的强悍忍性,突遭变故手掌遭遇重创,一时也没能忍住惨嚎出声,身形借力倒翻而回额头早已冷汗淋漓。

    “慕容老先生不必慌乱,小僧助你一臂之力!”

    震惊于林沙恐怖的实力,鸠摩智不敢有丝毫怠慢,身形猛然疾突上前,左右掌刀化作道道滚烫刀气,纵横交织化作一片刀气大网飞临而至。

    “没心思继续跟你们玩了,不觉得烦吗?”

    林沙轻轻摇头,不闪不避反而踏步前行,身上骨节劈啪座响手臂肌肉做着有规律跳动,冲着火焰刀气布成的大网毫不犹豫一拳轰出……(未完待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