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

    全冠庆和四大长老,还有他们手下的小弟死活他可以不予理会,但徐舵主和苏州分舵一干弟兄怎么说都是熟人,林沙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他们陷入险境而无动于衷,二话不说纵身飞掠加入战团。

    一掌轰飞数名拦路西夏骑兵,手指一点又是一名满脸狰狞西夏骑兵倒地身亡,面对呼啸而来的数道刀锋不闪不避大掌横扫,数把锋利马刀斜飞马上骑兵跟着惨叫落马。

    闲庭信步悠然而行,一路走过西夏骑兵以及助纣为虐的江湖人士,好似砍瓜切菜般纷纷惨嚎倒下,几乎毫无幸免。

    “啊老大,是万劫谷中那小子,我先走一步!”

    正疯狂肆虐,挥舞沉重鳄嘴剪收割性命的南海鳄神,回头一见林沙顿时吓得魂飞魄散,顾不得身前倒地不起,只需轻轻一剪便能要其性命的数位丐帮弟子,吆喝一声运起轻功转身就跑,速度比之林沙初遇之时可是要缓慢不少。

    “王爷,有高手过来咱们快走!”

    段延庆比南海鳄神还要机警,就在林沙如劈波斩浪般杀过来时便已发现不妙,此时见得形势不妙顾不得其它,铁拐驻地轻轻一点便向后飘飞,离开之前还不望冲着西夏骑兵群中的一位威猛将领大喊。

    见段延庆和南海鳄神这两大新招揽高手都跑了,再扫了一眼威风不可一世迅速向自己靠近的林沙,赫连铁树怒喝出声当机立断在数名亲卫?;は?,掉转马头飞奔而逃。

    兵败如山倒!

    最强的两位高手以及主事者都溜了,剩余西夏骑兵顿时士气全无惊呼狂奔,至于投奔西夏一品堂的江湖败类更是眼见不妙脚底摸油逃之夭夭。

    “杀杀杀,杀光这些西夏贼子!”

    “不要放跑了那帮江湖败类!”

    “伤药伤药快点拿出伤药,吴长老身中数刀血流不止!”

    “……”

    战场局势瞬间翻盘,一干丐帮弟子忙着追杀四下奔逃的西夏贼子,以及助纣为虐的江湖败类,又或者清点伤亡救治伤患。一时忙得不可开交竟没人上前招呼林沙这位轻松扭转战局的英雄。

    所幸,林沙也没指望这些家伙有什么表现,神色淡然一脸悠闲找到满身血污狼狈不堪的徐舵主,没好气道:“舵主。这是怎么回事?”

    徐舵主正忙着打扫战场救治伤患,见到林沙一脸尴尬摇头道:“别提了,我带着弟兄刚刚离开杏子林没多久,便接到消息有西夏贼子潜伏附近,就带着兄弟赶过来加入战团!”

    “全冠清那头怎么回事?”

    林沙没有多说什么。眉头一挑向忙得不可开交的全冠清努嘴示意,没好气道:“怎么说都有五位江湖一流高手坐镇,对方也就是恶贯满盈段延庆以及南海鳄神稍微棘手一点,怎么搞成现在这副摸样?”

    “谁知道呢?”

    徐舵主一摊双手,无奈道:“我来时四大长老全都脚步虚浮婶子不爽利,这才被西夏贼子逮着机会大占便宜!”

    悲酥清风!

    闻言,林沙顿时心头恍然,想起了西夏一品堂拥有的这种神奇药物,二话不说招来几名苏州分舵弟兄,大大咧咧翻拣西夏骑兵尸体。很快找到悲酥清风和恶臭难闻的解药。

    他不是那种小气巴拉的性格,找到悲酥清风的解药后,便拿去给中招程度不一的四大长老以及其他丐帮弟子解毒,没有理会全冠清这厮的尴尬和难堪,做完这些活计后收拾了苏州分舵弟兄的尸首转身便走。

    嘿嘿,徐老头现在应该悔的肠子豆青了吧?

    离开之时,林沙朝着某处茂密山林深深望了一眼,嘴角挂上毫不掩饰的讥讽一脸玩味。

    从此以后,丐帮不说四分五裂,凝聚力却是大不如前。无论实力还是声望都将一落千丈,这就是乔峰的魅力!

    ……

    回到苏州后,有宝芝林医馆帮衬,林沙只需处理几位伤重患者的伤势。以其医术不过花了短短半日时间便轻松解决,而后直接做了甩手掌柜出了城返回破庙。

    这里依旧如寻常般安静详和,除了墙角某位缩着身子晒太阳的老乞丐稍稍俺眼了点,一帮小乞丐却是各司其职忙碌不休,整理新鲜药材的整理新鲜药材,打扫卫生的打扫卫生手脚利落得很。

    “周麻子。没出什么意外吧?”

    远远的,林沙便开口打了招呼,大步流星走了过去问道。

    参加杏子林大会之前,他把好奇心特别旺盛想要跟着凑个热闹的周麻子留在家里,为的就是以防玩意一帮小乞丐遭遇突发变故乱了方寸。

    “哟,林大爷您终于回来了,破庙这么个偏僻能有啥事情发生?”

    见到林沙大步流星走来,老乞丐心头不爽也不肯起身,只身随意翻转了下身子气哼哼调侃。

    “你这老家伙,行了行了杏子林大会的详细经过我会跟你说道说道的,你这头没事就好!”

    林沙没好气翻了个白眼,没理会惫懒的老乞丐,转身吆喝一声招呼小乞丐快点收拾手头活计,傍晚的锻炼即将开始。

    ……

    “这么说,乔峰已经主动退出丐帮,再也不是丐帮帮主了?”

    夜晚群星闪耀,一轮皎洁弯月高悬天际,所谓星月争辉不过如此。

    苏州城外某间破庙一片宁静,庙中篝火闪烁将周围映照得红通通一片,老乞丐和林沙坐在火堆边一脸惊讶道。

    “你都说他已主动退出丐帮,怎么可能还是丐帮帮主?”

    轻轻拨弄了一下闪耀不定的火堆,枯干枝叶在橘红火光中烧得劈啪作响,林沙淡然轻笑没好气道。

    “哎,以后没了乔帮主,丐帮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摸样?”

    周麻子难得的伤春悲秋了一回,一脸惋惜摇头感叹道。

    “你个区区四袋弟子唏嘘个什么劲?”

    林沙哭笑不得,没好气翻了白眼道:“天塌下来有高个顶着,就算有事也不会落到你个老家伙头上的!”

    “说得也是!”

    老乞丐闻言老脸一滞,呵呵轻笑倒也没有啥失落沮丧情绪,这种知足常乐的心态当真不错。

    ……

    错了,林沙之前的猜测错了!

    就在杏子林大会召开后第二日,乔峰主动退位甚至脱离丐帮的消息还没散播出去,一干丐帮高层就迅速做出了决断。

    苏州分舵徐舵主上升一级,成为丐帮八袋弟子主掌负责江南一带的大义分舵,而老乞丐周麻子更是被破格提拔,直接从四袋弟子升为六袋弟子,并且接过徐舵主御下的苏州分舵舵主之职,可谓一步登天。

    “林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老乞丐周麻子从城里回头,过了好半天依旧晕晕乎乎不知所以。

    “还能是怎么回事!”

    林沙淡然轻笑,眼中闪过一丝了然之色,没好气道:“你现在可是堂堂苏州分舵舵主了,要有舵主的气派别整天没个正形!”

    “我心里没底啊,好象天上突然掉了个馅饼,怎么就砸我头上了呢?”

    老乞丐咧嘴不停傻笑,一副犹在云端的摸样。

    “你尽管放心就是!”

    轻轻摸了摸鼻子,林沙晒笑道:“有我在,看哪个混球敢跳出来找茬?”

    老乞丐闻言终于反应过来,一脸恍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想想就觉得这事没啥好奇怪的,丐帮刚刚失去了乔峰这么位绝顶高手,又猛然遭遇西夏一品堂偷袭损失惨重,要是还不知道牢牢将林沙这位超级高手抓住,那才叫不正常捏。

    无论徐舵主的升迁还是老乞丐的破格提拔,不过都是间接向林沙示好而已。

    明白了这一点,无论是徐舵主还是老乞丐都放下心来,意气风发接手新的职位准备大干一场。

    ……

    时间缓缓流逝,不管江湖上因为乔峰的事儿闹得有多沸沸扬扬,林沙却是没功夫理会这些,依旧过着悠然自得的小日子。

    转眼间便到了提亲的日子,老乞丐周麻子意气风发接过此事,亲自出马炮了趟曼佗山庄,给足了王夫人面子。

    也不知道王夫人怎么想的,好象生怕自家女儿做出什么出格之举,直接选了个不足半月的好日子将女儿嫁出了门。

    作为母亲的王夫人都不介意,还如此之热心林沙自然也没有矫情的道理。

    半月之后一场简单却又不失隆重的婚礼过后,王语嫣便进了林沙在破庙不远处购置的一处田庄,成了林家妇。

    王夫人是个爽利性子,将女儿嫁出去后立即便将林沙带到曼佗山庄的琅嬛福地,大手一挥表示里头的所有武功秘籍都是王语嫣的嫁妆。

    看着琅嬛福地中密密麻麻的武功秘籍,林沙神色平静不起丝毫波澜,淡笑表示这些秘籍还是继续放在琅嬛福地的好,他如果想看直接过来就好,省得麻烦也安全得多。

    王夫人没多说什么,可从她脸上的笑容便可知晓其心中的高兴。

    而意外,就在返程的路上发生了。

    “神仙姐姐!”

    茂盛的茶树丛中,一个呆头呆脑的俊秀书生突然冲了出来,满脸激动看向王夫人。

    应该叫神仙大妈才对!

    见到来人林沙嘴角抽搐,心头一万头高大羊驼呼啸而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