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斜阳,红灿灿的晚霞将杏子林耀得一片赤色。

    空荡荡的林子寂静无声,只有林中鸟兽虫鸣,混着微风吹拂树枝的哗哗轻响,说不出的和谐自然。

    “怎么,不愿现身?”

    林沙淡然一笑,好似林中漫步神态悠闲,右手食指轻轻一点,肺窍六脉真气奔腾汹涌,顺着宽敞经脉瞬间完成一个小周天循环,一道无形无相的凌厉指剑激射,发出声声凄厉锐啸直扑林中某处。

    哗啦!

    一道高大黑影从茂密树林中飞跃而起,好似展翅大鸟瞬间跨越数十丈距离,头下脚上一双大掌带着凛然气劲悍然拍下。

    举火撩天!

    林沙嘴角挂笑,面对强敌突袭不焦不躁,待到高大黑影飞临头顶,一双蒲扇大掌猛然对空挥出。

    四掌相击两人一空一地对峙刹那,时间空间好似瞬间停滞,然后掌心相接处发出轰隆一声巨响,劲气四溢狂风呼啸声势骇人

    林沙只觉手上传回一股磅礴巨力,全身瞬间崩紧脚下砰砰两声轻响已深深陷入泥地一尺有余。

    那高大黑影发出一声闷哼,身子以比来时更快速度高高倒飞出去。

    “该我了!”

    冷哼出声,双脚微一用力身形拔地而起,犹如炮弹冲天而飞后发先至冲至高大黑影身下,一双蒲扇大掌带着几可遮天的气势连环拍出。

    高大黑影反应极快,身在半空不好借力,依旧挥舞铁拳如流星坠地般轰出片片拳影,拳拳内力磅礴威力强猛。

    拳掌瞬间交手数招,轰隆隆的气爆好似雷霆滚滚震人心魄,那高大黑影显然没料到林沙的实力如此强横,被掌上一**强绝力道震得体内气血翻涌,蒙在黑巾头套里的脸膛涨紫似欲滴血。

    林沙同样也没想到,随便碰上一个暗中窥视的黑衣蒙面汉子,就是一位实力不弱于乔峰甚至更强数分的高强!

    萧远山!

    看看高大黑影酷似乔峰的雄壮体型。他心中顿时闪过这么一个名字。

    原来如此!

    林沙瞬间恍然大悟,手上动作却是没有丝毫停息,魁伟身形被萧远山拳上强猛力道震得向下飞后,双掌依旧不停凌空挥击。一道道凝练异常的劈空掌力,密密麻麻劈头盖脸朝萧远山上身轰去。

    吼!

    萧远山感受到了危及生命的危险,发出一声怪叫厉吼,借着刚才与林沙对拼掌力的磅礴反震巨力,雄壮身躯在半空反转变成头上脚下正常摸样。左右双腿连环下踢舞出片片凌厉腿影,狂风扫落叶般将密密麻麻连成一片的劈空掌力清扫一空。

    噗!

    萧远山当真拼了老命,总算将林沙落地前挥出的劈空掌力全部扫荡干净,他也被连波巨大反震之力弄得身形不稳斜侧倒飞,体内气血翻涌真气乱窜,胸口像是压着块大石般猛然喷出一口鲜血,将黑色头罩染红一片。

    咚!

    林沙双腿着地稳稳立定,一脸好笑看着十数丈外狼狈落地,一连后退了六七步才勉强稳住身形的萧远山。

    “之前徐老头他们的话你都听到了?”

    眉头轻轻一挑,漫不经心好奇问道。

    “没错!”

    萧远山沙哑着嗓门应道。一双黑亮大眼凌厉异常,好似两柄利剑直刺,沉声道:“阁下果然好武功,难怪刚才能在十招之内击败闻名江湖的‘北乔峰’!”

    “嘿嘿,相比比这个老江湖,‘北乔峰’也还嫩了点!”

    林沙眼皮一挑嘿嘿轻笑,不怀好意道:“不过乔峰天赋异秉,不出五年实力稳稳超过你这不敢露头的宵小之辈!”

    “小子狂妄!”

    萧远山此时也调整过来,怒吼出声脚下纵跃带着呼啸狂风猛扑而至,体内磅礴真气鼓荡一式般若掌拍出。

    林沙神色淡然脸色平静毫无波澜。不闪不避一拳轰出,拳到中途手臂骨节一阵劈啪作响,手臂筋肉跟着微微颤动瞬间拳势大涨,犹如山洪爆发般的汹涌劲力一股脑喷出。只是一拳便将措不及防的萧远山轰得惨叫出声倒飞出去。

    “还有!”

    身形顺势前倾双脚猛一蹬地,真气喷涌泥土碎石飞溅,林沙魁伟身形好似丛林猎豹瞬息前窜,一拳接着一拳连环轰出不给萧远山丝毫喘息之机。

    萧远山被压着打也被激起心中血性,咬牙切齿鼓荡体内澎湃真气,雄壮身躯猛然膨胀一圈。身上黑衣劲装被撑得满满的几欲爆裂,数十门少林绝学信手拈来威力奇强,与林沙瞬间战作一团。

    “拈花指,般若掌,一指禅……”

    林沙脸色淡然好似闲庭信步,掌指脚拳信手拈来无不随心所欲,还有闲情逸致细数萧远山使出的少林绝学。

    轰!

    林沙的声音好似扰耳魔音,萧远山本就被林沙以轻描淡写的姿态压着打,心中早就憋着一口怒火,如今又听得林沙将他使出少林绝学一一点明,顿时心下惊骇不敢怠慢猛然一式般若掌拍出,与林沙轻飘飘挥出的烈阳掌互轰,强忍体内沸腾气血借势倒飞十来丈,双脚深入泥地尺余一双大眼精光闪闪,不顾五脏六腑震荡受创嘴角溢血不断,惊声怒问:“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认得如此多的少林绝学?”

    “能轻松打败你的人!”

    林沙裂嘴轻笑,露出两排森森白牙,即而脸色一冷没好气道:“废话真多,咱们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

    话音刚落,身形已如轻烟飘渺急纵前跃,隔着萧远山还有数丈距离一拳轰出,等到脚下踏步前行瞬间便冲至萧远山身前,挥出铁拳正好处于威力最强之际,还似离弦之箭轰然爆响。

    不好!

    萧远山此时脏腑还隐隐作痛,体内真气更是消耗大半有余,手脚在之前的对拼中早已酸麻疼痛不堪,想要做出一点大动作都伴有撕裂般剧痛,额头冷汗密布嘴前的黑巾早已被鲜血染成触目惊心的黑红之色。

    心中哀嚎出声,面对林沙好似无有穷尽的凌厉攻势不敢有丝毫怠慢,手掌大张交相叠加猛然前推,下一刻掌心一阵剧痛传回,身子不受控制倒飞了出去。

    一道如洪流般汹涌真气顺着手心穴道一涌而入,在萧远山的手臂经脉中肆虐破坏,顺着胳膊勇猛前冲大有席卷萧远山全身经脉之势。

    噗!噗!噗!

    心下大骇,萧远山顾不得倒飞出去的身子,急忙调运体内所剩不多真气强行镇压涌入体内经脉之中的磅礴外来真气,身子重重撞在一棵粗壮古木躯干之上,顿时再也压制不住体内伤势喉咙一甜连喷三口鲜血。

    “小子咱们后会有期,今日之耻它日竟当数倍偿还!”

    萧远山当机立断,不顾身上伤势以及不适,胸口憋着一口狠劲转身飞纵而起,嘴角不断溢出殷红鲜血还不忘放下一句狠话。

    “想走,哪那么容易?”

    林沙嘿然冷笑,魁伟身形如大鸟疾飞纵跃,瞬间跨越数十丈距离轻轻立于一棵参天古木树冠之上,目光犀利如鹰瞬间捕捉到萧远山林中中稍纵即逝的雄壮身形,肺窍再次轰然开闸六脉真气如洪流汹涌,一道凝练异常的指剑凌空激射,瞬间飞跃数十丈距离射入茂密树丛之中,只听萧远山哼的一声闷响。

    中剑了么?

    林沙心中闪过一丝疑惑,脚下轻轻一点飞身而起,如大鸟在浓密树林上空飞驰而过,瞬间来到指剑激射所处方位,四下一扫顿时发现一蓬缓缓变黑的热血遍地抛洒。

    顺着血迹和萧远山留下的痕迹,他一路马不停蹄冲出了杏子林,望着不远处虽不算高大却绵密成林的山丘,摇了摇头放弃了继续追赶的念头。

    反正萧远山刚才已被他重创,以其跟慕容博不相伯仲的武功,这次可是吃了大亏,每个十天半月时间修养又或者有灵药滋补根本别想缓过气!

    “天龙四绝,果然个个不凡!”

    摇头轻笑也没太放在心上,弹了弹身上溅上的点点微尘,林沙淡然轻笑转身悠然度步,一摇一晃顺着刚才追寻而来的路径缓慢返回,脚下丝毫不做停留直接朝苏州方向走去。

    出了杏子林,隔得老远他便听到一片人喊马嘶声,同时还有激烈的喊杀以及兵器碰撞时的金铁交鸣之声。

    “哪个家伙那么倒霉,跟西夏那帮骑队撞上了?”

    他心中好奇,悠然慢步的身形猛然加快速度,几个眨眼功夫便一跨越数十丈距离,所幸周围没有普通商旅行人,否则还不惊得目瞪口呆以为遇上神仙了?

    “恩,是全冠清和四大长老,还有他们的心腹弟兄!”

    转过一道小小山梁,顿时一片激烈厮杀场景跃入眼帘,林沙幸灾乐祸看到全冠清和四大长老,以及他们手下近两百小弟,正与做宋人商旅打扮一看就不是中原人士的近百彪悍骑士大打出手。

    “不好,徐舵主怎么也参合进去了,就苏州分舵那三瓜两枣哪够消耗的?”他正看着热闹,不料混战一团的人群中竟看到徐舵主奋勇厮杀,还有好几个熟悉身影满脸血污几乎看不清面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