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位否?

    林沙轻飘飘一句问话,好似洪钟大吕在耳便炸响,震得乔峰脸色大变半晌都没能回过神。

    要说他不看重帮主之位那是在骗鬼,好不容易靠着多年打拼才坐上帮主之位,要他白白让出却是心有不甘。

    “为何?”

    乔峰心中很是不解,隐隐猜到了一个原因却不愿深究,只定定看向林沙艰难问道。

    “嘿嘿,乔帮主你还没看出来么?”

    林沙淡然轻笑,撇了撇嘴眼神扫向徐长老等人,缓声道:“这帮家伙明显早有准备嘛,看他们那一副正义凛然的摸样,估计乔帮主这次不想栽也得栽了?!?br />
    “这是为何?”

    同样的一句话,其中蕴含意味又是不同。

    “乔帮主你威望太高权威太重,压得下面的长老舵主们喘不过气!”

    林沙嗤笑出声:“江湖上只知丐帮有乔峰,至于什么六大长老两位掌棒龙头都是陪忖!”

    乔峰睁大了一双虎目满脸不可思议,心中却是如坠冰窟,哑声道:“乔某自问对兄弟们不薄……”

    “乔帮主你确实义薄云天,可惜丐帮机会就是你的一言堂,其它高层几乎没有多少说话余地,眼见丐帮声势越发兴隆,又怎么甘心长久屈居人下?”

    林沙毫不客气打断了乔峰的话头,嘴角挂着淡淡讥讽微笑。

    “合则,是乔某的存在碍了眼!”

    乔峰满脸苦涩心灰意冷,一脸颓然看向徐长老,再没了之前的恭敬只是淡然道:“徐长老,说句良心话我乔某人担任帮主之位可有巧取豪夺之嫌?”

    杏子林数百丐帮弟子噤若寒蝉连大气都不敢多喘一口,帮中高层之间的内斗让他们大开眼界之余心寒不已。对帮主乔峰无限同情的同时也不敢胡乱开口,生怕引火烧身死得不明不白。

    全冠清跟四大长老脸色很不好看,扫向林沙的目光中满是怨恨,就算这次乔峰当不成帮主,他们几个在丐帮的威望也将一落千丈。

    徐长老老脸上满是尴尬,林沙的一番话让他恍然大悟??聪蚩得艉腿谇宓热说哪抗馐植簧?,却又露出一丝迟疑之色。

    至于谭公谭婆和赵钱孙,还有‘铁面判官’单正和他五个儿子‘泰山五雄’也都脸色尴尬,很有些不好意思屁都不敢多放一个,亲眼见证了丐帮的内部争斗让他们心寒不已,同时也对此次行程很是后悔。

    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见了汪剑通那死鬼的一封遗书,便头脑发热跑来当什么见证,现在可好搅合进丐帮的内部纷争之中脱身不得。

    “咳咳。乔帮主虽说我老头子多年不出江湖,也知晓帮主你威望卓著,丐帮也是在帮主你的率领下才有今日之威势!”

    被乔峰喝问,徐长老老脸更是尴尬,心中后悔刚才怎么就没拦住林沙这厮的举动?

    “徐长老说得没错,当年泰山一会咱们丐帮遭人围攻,要不是帮主力敌九大强敌将其惊退,这才保住了我丐帮的威名不失!”

    执法长老白世镜一脸慷慨。冷厉目光扫视全场痛心道:“不然的话,只怕当年丐帮便会元气大伤。想要彻底恢复还不知何年何月!”

    “正是如此!”

    传功长老也不甘寂寞站了出来,满脸激动振奋道:“帮主率领丐帮弟子一直征战于抗辽前线,为我丐帮如今的偌大威名画下浓墨重彩的一笔,不然丐帮虽然依旧是天下第一大帮,想要拥有如今声势却是绝不可能!”

    一番慷慨激昂大义凛然的说辞,引得林中数百丐帮弟子热血沸腾心潮澎湃??聪蚯欠宓哪抗庥只指戳舜忧暗木把鼍捶?!

    “我说徐长老,既然你自己都说数十年未出江湖,老老实实待在丐帮总舵养老不好么?”

    见到徐长老脸色一阵青红交替,林沙轻笑着调侃道:“这么大把年纪了,还有闲心思凑合丐帮内部事务。就不怕出了漏子晚节不保?”

    “你你你%”

    徐长老一张犹如枯萎老树树皮的老脸涨得通红,怒目芽瞪气得胡子乱翘,厉喝道:“黄口小儿休得胡言!”

    “你老糊涂了吧?”

    伸手制止乔峰开口,林沙淡然轻笑不屑撇嘴,没好气道:“不就是想逼乔峰不当帮主么,有啥依凭手段咱们私下里不能好好说道说道?”

    说着,他摇了摇头一脸不屑,语气中满满都是恨铁不成钢,就差没指着徐长老的鼻子破口大骂,冷笑道:“以乔帮主的心胸气度,知道了高层大部分对他不喜,自会退位让贤!”

    拿眼看向乔峰,这条昂藏大汉满脸悲戚,嘶声道:“我乔峰绝不是贪恋权势之辈,只要你们能拿出有说服力的话语出来,我自会退未让贤!”

    哗!

    乔峰这话一出,顿时引来林中数百丐帮弟子一片喧哗。

    ‘北乔峰’的偌大名头,可是乔峰依靠扎实的信誉以及强悍的武功一点一滴打拼出来的,他的话几乎就是江湖信誉的代名词。

    如今乔峰既然如此说了,那就证明他一定会做到,这就是乔峰的信誉!

    就是谭公谭婆与赵钱孙,‘铁面判官’单正和他五个儿子‘泰山五雄’都不仅耸然动容,心中对乔峰的心胸气度钦佩不已,同时也更加后悔参合了这样的糊糊事儿,搞到最后反倒显得他们内外不是人了,实在得不偿失。

    徐长老的一张老脸更是五颜六色十分精彩,虽说他此时因为手中那封遗书的缘故,心中对乔峰有了别样看法,可不得不承认乔峰的信誉当真杠杠的,此时他也很是后悔贸然行事有些冲动了。

    “听见没?”

    林沙冲着徐长老嗤笑出声,没好气道:“本来可以高层秘密碰头解决的事儿,你这老糊涂偏偏要弄得人尽皆知,还请来数位江湖名宿做见证,你个老糊涂是觉得丐帮的名胜太好想要狠狠自污一把??!”

    “你你你,别说了……”

    徐长老胸口一阵气闷眼前发黑,体内气血翻涌真气乱窜,满脸羞愧青红交加几乎喘不过气,捂着胸口大口大口用力呼吸脚下踉跄一副随时可能倒下的衰样,引来周围丐帮高层一阵手忙脚乱。

    “林沙兄弟你就少说两句吧,徐长老毕竟年纪大了!”

    乔峰虽然心灰意冷,却看不得徐长老一介老朽如此遭罪,长叹口气苦笑着冲林沙拱手道。

    “知道年纪大了还跑出来揽事?”

    林沙一点都没有口中积德的想法,撇了撇嘴一脸不屑,道:“我最讨厌这种仗着身份倚老卖老的老糊涂,做事没个章法让人看了笑话广大丐帮弟子都跟着受累!”

    他说话声音虽轻,却清晰传入林中数百丐帮弟子耳中,结合之前的言论立刻便将徐长老钉死在丐帮的耻辱柱上想要翻身极难。

    好精湛的内功!

    ‘铁面判官’单正和儿子‘泰山五雄’却是心惊不已,他们没跟林沙打过交道,也没见到之前他跟乔峰的短暂交手,不知道林沙武功到底有多强悍,不过眼下却是有了一个大概认识。

    “徐长老,我看这事我们夫妇俩就不参合了,毕竟是你们丐帮的家务事嘛!”

    好不容易等徐长老缓过口气,身体恢复正常谭公和谭婆很有默契对视一眼,由谭公出面客气说道。

    “对对对,这是你们丐帮的内部事务,我们这些外人参合进去实在不像话,我也跟着告辞!”赵钱孙一切行动跟着师妹走,见谭公开口告辞忙不迭跟上。

    本来以他混不吝的性子,知晓青梅竹马的小师妹也就是谭婆,在他来之前便受了林沙的欺负,就想着找个机会找林沙的晦气。

    可惜还没等他行动,林沙便展露出了绝对碾压他的实力,顿时便熄了这么个不切实际的念头。他就是再混不吝,怎么说都是成名江湖多年的名宿高手,也还是做不出在大庭广众之下自取其辱的事儿。

    徐长老大吃一惊,急忙道:“你们这是……”

    也就在这时,‘铁面判官’单正与他的五个儿子‘泰山五雄’同时提出告辞:“徐长老实在对不住,这次贵帮内部事务我们父子实在不好插手,就此别过以后有机会再聚如何?”

    “既然来了,那么急着走干嘛?”

    不等徐长老开口,林沙便闲闲一笑淡然道:“热闹也看够了,想一走了之哪那么简单?”

    “怎么小子,你还强留我等不成?”

    赵钱孙心头一直憋着一口邪火,此时再也绷不住跳着脚大叫出声。

    “小兄弟,我父子六人只是不愿参合丐帮的内部事务,并不代表我父子怕了谁!”‘铁面判官’单正老脸一沉,长得几乎一摸一样的‘泰山五雄’立刻纵身一跃,站成一排将老父?;ぴ谏砗?,五双铜铃大眼怒瞪林沙。

    “这就是江湖啊,一切还得用拳头说话!”

    林沙悠然长笑,魁伟身形猛然前倾好似瞬移一般,瞬间出现在身躯高大的赵钱孙身前,脸上平静无波不露丝毫气息,右手握拳肌肉崩紧猛然轰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