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感谢风暴猎刃兄弟的万赏,书评区无法显示十分抱歉,有一章加更感谢

    “林沙兄弟,休得胡言!”

    乔峰眉头轻轻一皱,手上打开纸条的动作一顿,轻声喝止道。

    “乔帮主你顾虑实在太多!”

    林沙淡然轻笑,嘴角挂着意思不屑:“军情要事也能当作儿戏胡闹么?”

    乔峰脸色微微一变,神色阴晴变幻最后还是轻轻叹了口气,目光放在飞驰而来的白发老者身上,心中生起一股难言的不好预感。

    “嘿!”

    林沙摇了摇头没有多说,心道乔峰太过迂腐了,不过这是人家自己的选择他也不好强求,只能静待事态进一步发展。

    来人正是丐帮太上长老徐冲霄,辈分之高就连前任帮主汪剑通都得道一男生‘师伯’,现任六大长老都是他的晚辈。

    这厮一来便先声夺人,乔峰也甚为恭敬将手中密信纸条递上。

    “还是我来吧,边患紧急哪容得这么拖延?”

    林沙轻轻一笑,右手闪电般探出,在徐长老要接纸条之时,半路将纸条夺了过来,匆匆扫了一眼摇了摇头冲着呆若木鸡的乔峰道:“有一只西夏骑队潜入宋境不知所踪,帮主还不快快派人盯梢打探?”

    “此事当真?”

    乔峰吃了一惊,压下心头不快急急吩咐:“来人,速速将消息传至各地分舵,让各地分舵弟兄们着力打探!”

    “谨尊帮主之令!”

    乔峰在丐帮的威望当真不是盖的,命令一下顿时群起响应,立时便有十数位丐帮专职传信弟子飞奔而出,离开杏子林向各地分舵传信去也。

    “慢着!”

    被抢了纸条的徐长老脸色铁青,突然怒声咆哮打断了乔峰的话头,满脸怒容上下打量了林沙一眼,不满道:“你是何人?”

    “丐帮六袋弟子林沙!”

    林沙淡然一笑,瞧也懒得多瞧徐长老一眼,回头冲着苏州分舵徐舵主喊一嗓子:“舵主还不快快派遣兄弟在城外好好打探一番。莫中了西夏人的暗算才好!”

    “不会吧?”

    徐舵主虽然也姓徐,可跟太上长老徐冲霄却是没有丝毫关系,他此时还未从林沙刚才彪悍的表现中完全清醒,眼见林沙又将太上长老得罪。心头瓦凉瓦凉真有找个墙头一脑袋撞死的冲动,闻言下意识反驳道:“苏州可是江南腹地,西夏人胆子再大也不会跑来找虐吧?”

    “不要一万就怕万一啊,没见乔帮主在帮中这么大威望都有叛帮之人出现?”林沙一脸没好气,摆手道:“叫你去就去。罗嗦什么?”

    “放肆!”

    徐长老再也绷不住了,一张好似百年古树班驳树皮般皱纹横生的老脸气得揪成一团,满脸愤怒咆哮道:“哪来的小辈如此不知礼数,竟然抢夺帮主手中要物,还对七袋舵主吆五喝六,来人啊帮规侍侯!”

    可让徐长老更加气愤的事情发生了,他一声断喝竟然无人反应,数百衣裳褴褛的丐帮弟子好似你塑木雕一般动也不动,顿时老脸涨得通红差点没背过气去,身子哆嗦满脸怒容冲乔峰厉喝:“乔帮主。这就是你手下的丐帮弟子?”

    乔峰一脸尴尬,总不能对白发苍苍的徐长老说哥们干不过那小子,就是他亲自出手都没啥用处吧?

    围聚在杏子林中数百丐帮弟子心中齐齐撇嘴,林沙刚才力压乔峰甚至打得乔峰吐血的一幕还回荡在心中,谁都明白林沙这厮不好招惹,人家又没做什么天怒人怨的混帐事儿,他们谁都不想出头自找麻烦。

    “呵呵,徐长老是吧?”

    见周围丐帮弟子迟迟没有动静,林沙双臂环胸轻轻一笑,脸上满是玩味笑容直视徐长老?;荷溃骸安灰欣下衾?,乔峰给你这老家伙面子,不代表所有人都会给你这份脸面!”

    “林沙兄弟!”

    乔峰跨步上前,瞬间跃至林沙身前一脸怒容。皱眉沉声道:“徐长老毕竟是丐帮前辈,还请兄弟看在乔某的份上口下积德!”

    “好好好,乔峰你果然好样的!”

    林沙轻笑点头,一脸钦佩伸出大拇指赞道:“那老家伙明明来者不善,你还对他这般客气,果然心胸宽广吾远远不及。就冲你这份坦荡气度。以后天下绝顶高手之中你肯定名列前茅!”

    说着,转身大步流星返回苏州分舵一行丐帮弟子之中,给徐舵主使了个眼色,徐舵主心领神会立刻分派大部分人手匆匆离开了杏子林。

    “这这这……”

    徐长老好一阵目瞪口呆,心中又气又恼更有几分糊涂,不知道林沙到底是何方神圣,竟敢如此大大咧咧跟乔峰说话,一副高手前辈派头,周围丐帮弟子甚至乔峰本人,都还一副深以为然的架势?

    “徐长老还是说正事吧,林沙那厮的武功比帮主还要强上不少!”

    此时依旧被绑缚手脚缩在一旁的吴长老急了,心中暗骂一声老糊涂,忙不迭吆喝提醒道。

    “什么,刚才莽撞小子武功比乔峰还要高?”

    徐长老满脸震惊半晌说不出话,只急得叛变失败的四大长老跟全冠清心急如焚,恨不得将徐长老的脑门敲开好好看看是不是满脑袋糨糊?

    “徐长老你老还是省省心吧,处理贵帮正事要紧!”

    这时,从丐帮弟子人群之中走出两男一女三位老者,几个呼吸功夫便跨越数十丈距离显露一身高明轻功,来到徐长老跟前拱手摇头苦笑道。

    “三位也来啦!”

    徐长老老脸一喜一窘,很有些不好意思跟谭公谭婆还有赵钱孙打了声招呼:“让三位看笑话了,真真不好意思!”

    “别不好意思了,我夫妇俩可没少在那家伙手里吃亏!”

    身形高大的谭婆性格直爽,也不避讳这大庭广众的场合,直接将他们夫妇来苏州遭遇的郁闷事儿道出,摇了摇头一脸苦笑道:“徐长老还是尽快说正事的好,这样拖来拖去不知道还得拖到什么时候?”

    徐长老再次张大了嘴巴,脑子真的有些转不过弯,怎么感觉此次丐帮杏子林大会,完全就是为了让林沙这么个莫名其妙的小子扬名立万的?

    就在全冠清和四大长老心浮气燥,谭公谭婆还有赵钱孙满心无奈,数百丐帮弟子莫名其妙之际,又是一阵马蹄声传来,江湖上赫赫有名的名宿高手‘铁面判官’单正与其五个儿子‘泰山五雄’齐齐赶到。

    这一下,杏子林彻底热闹起来。

    然后,由徐长老开头,单正帮腔,谭公谭婆查漏补缺赵钱孙打酱油,开启了针对乔峰模式。

    当徐长老吆喝一声请‘马夫人上前’的话时,林沙跟身边苏州分舵弟兄轻笑道:“乔峰这次败得不冤,有康敏这样的毒蝎妇人出手,又有几个倚老卖老的老糊涂充当帮凶打手,看来他这个丐帮帮主是当不下去了!”

    “什么?”

    徐舵主闻言大惊失色,虽然之前已看出全冠清等人图谋不轨,原本以为只是纯粹的叛帮之变,没想到此事之中还牵扯到了已故的马大元,就连久不出世的徐长老都冒了出来,目的就是为了拿下乔峰的帮主之位?

    “小女子……”

    康敏坐着一顶小轿来到杏子林,嗓音婉转娇媚娓娓道出她在马大元死后遗物中的惊人发现,引来数百丐帮弟子一阵惊呼。

    “要不要我出去拦下这女人的胡言乱语?”

    林沙轻笑出声,突然感觉全冠清这帮家伙当真脑残得紧,都把别人当作和自己一样心怀鬼胎之辈,非得把事情闹得轰轰烈烈沸沸扬扬,把丐帮好不同意建立起的名声扔地上狠踩。

    难道他们就认为,等乔峰离任后他们有把握重树丐帮威名?

    实在太过天真幼稚了,直到洪七公担任丐帮帮主后,丐帮才勉强重现今日之风光,而且威慑力还远不足当下。

    “算了吧,这些人早有预谋,你就是出去了除了当恶人外还能做什么?”

    徐舵主一脸灰心丧气,摇了摇头无奈说道。

    “起码能给乔峰一个体面的下台机会!”

    林沙淡然轻笑,他可是知道这时代宋人对契丹人的痛恨程度,这帮家伙做事也太过粗暴无赖,非得将双方之间的关系搞得水深火热才成么?

    “康敏,闭上你的臭嘴!”

    没有理会徐舵主的眼神示意,林沙淡然轻笑再次大步走出,冲着康敏所在小轿没好气说道:“一个妇道人家,还是刚刚守寡的那种,就这么迫不及待跑出来参合丐帮中事,也不知马大元泉下有知会不会气得从棺材里跳出来!”

    康敏的委婉述说之声顿时噶然而止,整个杏子林空地顿时鸦雀无声,小轿中康敏的低声哭泣清晰传入众人耳中,顿时引来一阵同情目光。

    “别猫哭耗子假腥腥了,有些事情我都懒得多费唇舌,大家心知肚明就成,真要撕破了脸皮估计你也只有死路一条!”

    林沙淡然轻笑不为所动,说话声音轻飘飘的却是格外有效,小轿中康敏的低声哭泣顿时消失不见。

    没理会众人听到他话后若有所思的摸样,林沙回头直视乔峰淡然问道:“乔帮主,是否恋栈丐帮帮主之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