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全舵主和四位长老??!”

    看清来人面藐,林沙淡然一笑没有起身更没有行礼?!??!?br />
    “大胆,见了几位长老还不起身行礼?”

    随后跟进来的五袋弟子勃然大怒,指着林沙怒吼咆哮。

    “滚一边去,这里哪有你说话的地儿?”

    林沙大眼斜瞟,目光冷厉如电瞬间便将那从总舵跟来的五袋弟子惊住,身子猛一哆嗦额头泌出一层细密冷汗。

    “好威风好霸气,我今日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嚣张霸道!”

    宋长老一脸不爽说话声音阴阳怪气,就差在脑门上高举‘老子看你不顺眼’的牌子了。

    “宋长老客气了,职责所在不得不为!”

    脸上神色不变,林沙淡然一笑轻声说道,根本就不为所动。

    “什么职责?”

    吴长老一脸不爽,指着满身狼狈的谭公谭婆两人,冷笑道:“你的职责就是专门对付丐帮请来的朋友么?”

    “朋友?”

    林沙晒笑,目光就像看傻子一样看向吴长老,没好声气道:“什么朋友?怎么我不知道,也没听苏州分舵有过通传?”

    “全舵主,你可得给我夫妇俩一个解释,不然这次的事恕我夫妇不能奉陪了!”见到全冠清与四大长老及时赶来,身材瘦削的谭公顿时又抖了起来,摆出一派江湖成名高手的架势,冲着全冠清怒目圆瞪一副兴师问罪的摸样。

    “给我老实点,再敢蹦达小心我削你!”

    砰的一声巨响吓了众人一跳,只见林沙横眉立目冲着谭公冷哼警告道。

    “你……”

    谭公还想要从嘴皮子上占点便宜,见林沙真有暴起发难的架势,顿时惊出一身冷汗急忙闭口不言,一副老实巴交的摸样令人侧目。

    “小子,别以为你武功高强便可以横行无忌,要知道江湖上还是将规矩将道理的!”身形高大的谭婆一见老头子缩了顿时不双,怒视林沙冷笑连连:“难道你就不派引来江湖公愤么?”

    “我倒是不觉得你们夫妇有这个号召力!”

    林沙裂嘴露出两排森森白牙。笑吟吟不无恶意道:“再说什么狗屁江湖规矩不都是人制定的么,谁拳头大说话都有道理,是不是啊两位?”

    说着,他眼神微微一眯。身上涌起一股铺天盖地的霸道气势,直接笼罩在谭公和谭婆夫妇俩身上,顿时便让这一对成名江湖多年的老夫妇入坠冰窟,脸色发白打了几个哆嗦全力抵抗林沙的惊人气势没功夫再耍嘴皮子。

    “林沙你放肆!”宋长老再也忍不下去厉声大喝,身形一展便要好好教训林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嘿。宋长老你给我滚一边去,这里是苏州分舵哪有你说话的资格?”

    林沙脸色猛地一冷,右手轻搭身前的小茶几,猛然向前一推小茶几便打着滚飞了出去,带着呼啸风声直扑宋长老而去。

    “好胆!”

    宋长老万万没料到林沙竟然还敢率先动手,额头青筋暴跳猛然怒喝出声,右掌带着凌厉气劲轰然拍出。

    砰!

    碎木飞溅好好一张坚固小茶几四分五裂,宋长老满脸不可思议只觉小茶几上传来一股磅礴巨力,体内气血一阵汹涌激荡身子不受控制向后连连倒退了出去,一直退出了分舵所在庙宇大门才勉强止步!

    “林沙你以下犯上该当何罪?”

    吴长老愤然暴喝。不待其他人有何反应,身子轻轻纵跃而起两只铁拳好似流星坠地,呼呼拳影铺天盖地朝端坐不动的林沙席卷而去。

    “滚出去!”

    林沙神色淡然脸色平静之极,根本没将暴起发难的吴长老放在眼里,右手大张蒲扇般大掌轻轻前探,掌心劲力喷薄一引一转,便将席卷而来的无数拳影带偏,不等吴长老反应过来一记隔空掌力击出。

    吴长老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只觉一双铁拳被一股牵引力道牵着不受控制向两侧偏移,紧接着一道凌厉劲风扑面逼得他呼吸都困难?;姑焕吹眉白龀龇朗胤从?,胸口便如遭锤击身子不受控制倒飞出去,将刚刚稳住身形的宋长老撞作一团嘴角齐齐溢出鲜血。

    咝!

    剩下的奚长老与陈长老,还有全冠清三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之前尽管一再高估林沙的武功,可没想到了真正动手之时才发现远远低估了这小子的实力!

    “一起上!”

    奚长老和陈长老互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震惊和决心,猛一点头齐身前窜,一左一右向林沙发动凶猛攻击。

    “嘿,真是不知死活??!”

    林沙不耐烦的起身。右脚前踏不退反进瞬间冲至陈长老跟前,单手呈爪轻松突破陈长老布下的掌影防线,一把抓住其左肩陈长老顿时浑身无力,还来不及说出讨饶便被轻轻一甩,身子凌空倒飞出了分舵大门与吴长老还有宋长老撞作一团为伴。

    刚刚甩飞陈长老,林沙动作不停左腿如鞭狠甩而出,砰的一声和奚长老扫来鞭腿硬拼一记,魁伟身躯原地转了一圈又是一记鞭腿横扫。

    奚长老只觉小腿一阵剧痛,根本来不及作出反应,便被林沙连环辫腿直接抽飞出了分舵大门,正好四大长老齐齐聚在一起为伴。

    “全舵主,怎么样咱们要不要搭两手?”

    三下五除二轻轻松松解决了四大长老后,林沙扭身回头笑眯眯看向一脸苍白的全冠清,调侃道。

    “不,不用了!”

    全冠清挤出一张比哭还难看笑脸,强笑道:“林沙兄弟你武功高强全某佩服之至,至于搭手切磋就不用了吧!”

    开玩笑,全冠清的武功虽然也不弱,可比之四大长老还有些差距,对上轻而易举便将四大长老轰出分舵大门的林沙,根本就不用打只有跪的份。

    “那全舵主,你对我羁押眼前这两位来自太行山冲霄洞来的‘前辈高人’,有什么意见没有?”

    林沙淡然轻笑,一脸平静继续问道,还刻意在‘前辈高人’四字上加重了语气,弄得谭公谭婆两位成名江湖已久的高手满脸通红尴尬不已。

    “自然任由……,啊不希望林沙兄弟高抬贵手,谭公谭婆两位前辈确实是我和四大长老邀请而来!”

    全冠清脸色忽青忽白顺口回答,话说到一般突然转口连连拱手求情道。

    “林沙你这是干什么?”

    就在全冠清,谭公谭婆三双眼睛齐齐望了过来,眼中满是求乞希望他高抬贵手之际,徐舵主一声暴喝在门外传来。

    “舵主你回来了!”

    林沙脸色平静无波,悠然起身把本该属于徐舵主的位置让了出来,面对气势汹汹一脸‘怒火’的徐舵主,闲闲一笑一指谭公谭婆缓声道:“这两家伙进了苏州竟敢不来分舵报备,自然被我请来分舵盘问详情!”

    “你小子糊涂??!”

    徐舵主一脸‘痛心疾首’,没好气道:“这两位可是太行山冲霄洞的前辈高人,就连乔帮主见了都得礼让三步,你小子凭什么请他们来分舵,还盘问?”

    一番话说得谭公谭婆夫妇俩尴尬无比难堪之极,这对老夫妻不约而同冲着全冠清怒目而视,心道这都是什么破事,早知如此打死他们都不会跑来苏州找虐,半生英名一朝丧尽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刷脸?

    “徐舵主,这是怎么回事?”

    全冠清被谭公谭婆瞪得莫名其妙,心头‘咯噔’一声暗道不好,转头冲着徐舵主不善发问,他招惹不起林沙这个武功高强的小子,难道还对付不了徐舵主这么个普通七袋弟子不成?

    “怎么,你小子没跟全舵主解释?”

    徐舵主先是一脸诧异,而后满脸诚恳冲着全冠清解释道:“全舵主是这样的,咱们丐帮不是要在杏子林召开帮内大会么?”

    全冠清虽感觉有所不妥,却发现不了问题只得应声道是。

    徐舵主脸色突然变得郑重,语气严肃道:“可是最近一段时间,苏州城突然出现大批陌生江湖中人,为了避免出现意外状况,分舵几位香主商量了一下,定下了陌生江湖来客必须先到咱们分舵报备的章程!”

    “胡闹!”

    全冠清听得目瞪口呆,反应过来当即满脸不悦厉喝出声:“你们好大的胆子,如此胡作非为难道就不要引来江湖公愤?”

    “全舵主哪那么大火气,我们苏州分舵都不怕你担心个屁???”

    不等徐舵主开口,林沙便一脸不爽插话道:“前几日才刚刚教训了云州秦家寨和西川青城派的人手,他们连屁都不敢多放一个,哪有什么胆子跟丐帮作对?”

    这样也行?

    全冠清听得一阵目瞪口呆,不仅是他重新走进分舵正堂的四大长老,还有谭公谭老夫妇一脸呆滞。

    不过眼角余光扫到林沙那魁伟惊人的身躯,顿时恍然:有着们一位金牌打手坐镇,苏州分舵还真有底气干这得罪人的活计!

    “小娟小娟你在这儿吗?”

    就在这时,一道苍老的破锣嗓子突然从门外传了进来,还没等正堂众人反应过来,便见一道瘦削身影疾如灵猿窜了进来,一脸惊喜冲到摊谭婆跟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