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魁伟异常的雄壮身影,缓缓从客栈大门走了进来。

    咝……

    凡是见到这道身影的食客,无不为对方雄伟的身菜以及强烈的压迫感倒吸一口凉气,心中同时闪过一个念头:真猛士也!

    “我道是哪来的家伙这般狂妄,原来不过丐帮的小辈弟子!”

    与普通食客的暗惊不同,刚才被客栈掌柜一个劲询问,搞得颇不耐烦的那对老夫妇却是神态如常,那身形干瘪瘦削的老者甚至还不屑冷笑出声。

    我靠!

    客栈大堂普通食客心中齐齐大靠出声,心道哪来的老疯子这么不怕死?

    “小辈弟子又如何?”

    林沙昂首挺胸大步而入,直接走到老夫妇这一桌,眉头轻挑问道:“两位可是江湖中人?”

    “你这不废话么?”

    不等干瘪老头说话,那身形高大的老妇便眼皮一翻没好气道。

    “既是江湖中人,为何不到丐帮苏州分舵报备?”

    林沙神色淡然一脸平静,说话语气却颇不客气。

    “嘿,小子你这是故意找茬?”

    那干瘪老者脸色一变,猛的一拍桌子怒哼出声,吓了周围食客一挑,下意识都离着着老疯子远了点。

    “什么叫找茬?”

    林沙挑眉轻笑,不怀好意道:“凡是初到苏州的江湖好汉,都得到丐帮苏州分舵报道或打招呼,这是规矩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这什么狗屁规矩?”

    干瘪老者腾身而起,根本没理会两人之间相差数个等量级的体型差距,瞪眼怒视冷笑连连:“我老头子一生走南闯北数十年,还没见过丐帮苏州分舵这么霸道的做法!”

    “没见过不代表没有!”

    林沙淡然一笑,居高临下看着犹如猴子一般上窜下跳手舞足蹈的干瘪老者,脸色一沉怒喝出声:“老人家你到底给不给面子,给面子的话就快点去丐帮分舵报个备,不给面子……”

    “不给面子又如何?”

    那身形高大老妇的脾气比老者更加火暴,猛的一甩筷子起身一掌击出。掌风凛冽威力不俗。

    “不知死活!”

    淡淡吐出一口胸中浊气,林沙手腕一翻反手拍出,一张蒲扇大手瞬间与老妇击来手掌对撞。

    砰的一声闷响传出,林沙身形凝立岿然不动。老妇则是脸色猛地一阵潮红,高大身形如遭重击蹬蹬蹬连退数步,一把带翻了座下的长凳都顾不得了。

    “夫人你怎么样了,小辈你找死!”

    老者身形一闪便跃至老妇身前,一把拉住老妇满脸关怀?;赝泛莸闪肆稚骋谎叟瘸錾餍Φ溃骸氨鹚道戏蛞源蚱坌 ?br />
    “废话真多,你有那本事么?”

    林沙撇嘴轻笑,不等干瘪老者把话说完,右掌前探带着一股凌厉劲风直接冲着老者肩头拍去。

    “老头子小心了,这小子手段不俗!”

    见干瘪老者一脸不以为然,刚才与林沙硬拼一掌吃了暗亏的高大老妇心头发急提醒道。

    可惜已经晚了……

    干瘪老者飞身纵跃而起,一双枯瘦老手作掌连环拍出,瞬间便在身前舞出一片凌厉掌影。

    “嘿,还有那么点意思!”

    林沙淡然轻笑,击出手掌也不收回。斜斜拐了个弯没有理会那一片重重掌影,似缓实疾轻松探过一片凌厉掌影,与干瘪老者的那只枯瘦老手轻轻相击。

    哇!

    干瘪老者凌空身形一震,只觉一股沛莫难挡巨力从手上传回,脏腑震荡体血翻涌真气乱窜,胸口像是被一块巨石压住憋闷得难受,哇的一声惨叫倒飞出去,一连砸翻了周围好几张饭桌才止住翻滚身形。

    “小子你找死,我跟你拼啦!”

    高大老妇双眼瞬间一片血红,凄声怒吼飞身弹起一腿横扫。腿势凌厉劲风呼啸直奔林沙头颅。

    “跟你老头子去做伴吧!”

    林沙淡然轻笑,化掌为爪轻松抓住老妇踢来鞭腿,手腕轻抖高大老妇便觉腿脚酸麻半边身子都失了控制,满脸惊骇正待惊呼便觉眼前一花。倒旋着向刚刚从地上爬起的干瘪老者飞了过去。

    “夫人!”

    干瘪老者顾不得身上不适,满脸惊骇迅速张开双手将倒飞过来的老妇抱住,砰的一声胸口憋闷更甚干瘪瘦削身形蹬蹬蹬连连后退,在大堂坚硬粗糙的糙石地板上留下道道清晰脚印,哇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两个老家伙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这么冲动易怒。今日就算不败在我手里,他日一定会败在其他人手下!”

    林沙没有趁胜追击,双手抱胸凝立原地不动,看着满脸灰白不敢置信的老夫妇,轻笑道:“老实点,跟我到分舵去报个道顺便说清楚来苏州的目的!”

    “哼,小子你别得意!”

    心知林沙已手下留情,老夫妇虽然心中怒火滔天却不敢轻易挑衅,那干瘪老者更是色厉荏苒叫嚣:“我夫妇俩可是你们丐帮高层邀请来的,等回去后有你小子受的!”

    “废话真多!”

    林沙轻轻向前踏出一步,脚下暗运潜劲砰的一声碎石飞溅,那对老夫妇只觉脚下地面一阵轻轻晃动,吓得脸色齐齐发白下意识连退三步,满脸惊骇看着林沙那只陷入糙石地面深达半寸的大脚板,胸口堵得慌久久说不出一句话。

    ……

    “不好了全舵主,不好了全舵主!”

    另一头,北城那个破落小院,正好奇邀请高手怎么还没赶来的全冠清等人,突然听到门外心腹弟兄一阵惊慌大叫。

    “我还活得好好的,哪里不好了?”

    感觉面子上有些过不去,全冠清猛地拍案而起,满脸怒容回首瞪了慌慌张张冲将进来的一位丐帮五袋弟子没好气道。

    “舵主舵主,刚才得到消息,太行山冲霄洞谭公谭婆两位前辈,在高升客栈与苏州分舵六袋弟子林沙发生冲突,被打伤羁押至分舵去了!”

    那五袋弟子心中急切,没理会全冠清的呵斥大喘了几口粗气后便急急说道。

    “什么?”

    四大长老宋奚陈吴以及全冠清齐齐站起,满脸不可思议惊呼出声。

    “这怎么可能?”

    吴长老第一个跳出来表示不信:“谭公和谭婆两位可都是成名已久的高手,怎么可能败在林沙那小子手里,还被押到分舵去了?”

    “把详细经过说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全冠清脑子转得快,虽然心中震惊莫名,但还是强行压制激烈起伏的心绪沉声问道。

    “事情是这样的……”

    高升客栈发生的事情又不是什么秘密,那位丐帮五袋弟子喘了口粗气,便将刚刚打探到的惊人消息原本道出。

    “什么,谭公和谭婆好还手之力?”

    吴长老一脸吃惊,一双老眼瞪得溜圆满脸不可思议。

    “混蛋,是谁给了林沙这么大权力,竟然要求赶来苏州的江湖中人到分舵报碑?”陈长老更关系的是这点,一张老脸顿时黑如锅底。

    “就是,那小子行事实在太过肆无忌惮了,这不是给咱们丐帮招惹强敌么?”宋长老也一脸不爽,当然心中震惊更甚。

    “说这些废话干什么,咱们直接去分舵找那小子问问去!”

    奚长老是个不折不扣的行动派,一拍桌子转身就走一点都不带迟疑的。

    “对对对,快去分舵给谭公谭婆两位赔礼道歉!”

    全冠清也反应过来,一脸急切高呼道:“谭公谭婆是咱们秘密请来的帮手,可不能让他们在丐帮弟子手里吃了亏,传到江湖上可就贻笑大方了!”

    当然他还有话没说出,要是那两老夫妇没有扛住,又或者一时顺嘴说出了什么不该说的话,那他们绸缪已久的倒‘乔’大计可就有提前暴露的风险!

    “对对对,咱们快点过去,要让林沙那胆大妄为的小子给谭公谭婆赔礼道歉!”宋长老一脸阴霾,那边身戾气跟着朝门口走去。

    陈长老张了张嘴,很想说一句老宋你可千万别胡来,要是惹恼了林沙那厮可就得不偿失了,不过最后他什么话都没有出口,只是脚下飞快跟了上去,一定要阻止其他几位的脑热之举。

    “林沙林沙,你可千万不要坏我好事,否则……”

    全冠清一脸阴晴不定,满脸怒色跟着四大长老匆匆出了院子。

    ……

    丐帮苏州分舵大堂

    “说说吧,你们在两位‘成名多年’的江湖名宿,怎么突然跑来苏州的?”

    林沙大马金刀端坐于神像之下,目光炯炯盯着对面那两老夫妇。

    这时,他已经弄清楚了两人的身份,太行山冲霄洞的谭公和谭婆,都是江湖上成名已久的高手,可惜落在林沙手里这些名气屁都不是。

    “哼,小子你别得意,等你们丐帮高层得到消息赶到,有你好受的时候!”

    谭公是混老了江湖的人精,哪听不出林沙话中的讥讽,顿时一张老脸涨得通红怒吼出声。

    “别跟我打岔,把你们此行目的老实说出来,否则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林沙剑眉一挑,眼神平静看向一脸激愤的老夫妇冷声道。

    “你是想对谁不客气???”

    就在这时,从分舵门外传来一声阴阳怪气的怒喝,随即五道身影带着掩饰不住的怒火鱼贯走了进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