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咻咻……

    漫天暗器激射,好似倾盆大雨侵袭。

    “嘿,雕虫小技!”

    林沙不慌不忙,一双蒲扇大手上下挥舞,股股韧性十足劲气喷发,大部分喷洒而至的暗器还未碰到林沙身体便纷纷掉落在地,就是有那顽强突破劲气封锁的暗器不依不饶侥幸打在林沙身上,却发出一阵令人难以置信的金铁交鸣之声,叮叮当当的脆响不绝于耳。

    “怎么可能?”

    看着犹如天神下凡般威风不可一世,满脸‘狞笑’看着他们的林沙,青城派一行顿时吃惊得睁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

    “没什么不可能!”

    林沙淡然轻笑,右脚轻轻前踏,砰的一声掉落在地的众多暗器纷纷弹跳而起,手腕轻翻一双蒲扇大掌猛然前推。

    呼!

    客栈大堂猛然卷起一道呼啸狂风,青城派一众门人刚刚发射的暗器,犹如装了强劲有力的推进装置,掉转头来劈头盖脸朝青城派一行所在漫天激射。

    “啊,不好快闪!”

    司马林双目圆瞪怒吼出声,不管其他人是何反应他身形猛然纵跃而起,手上小儿玩具般的铁锤和锥子上下飞舞,将激射而至的数道暗器轻松拦截。

    与他同样反应及时的,也就是他身边的中年麻脸同伴,还有两位老年高手瞬间飞身后跃双手上下飞舞避过暗器临身之难,可是身后那一票白衣青城弟子就没那么好运了。

    “啊啊啊,我中招了我中招了!”

    “我的手我的手,我的手没知觉了!”

    “快快快,快帮我止血!”

    “……”

    事发突然,那一票堵在客栈门口的青城弟子根本来不及反应,仓促间只来得及避过要好纷纷中招,顿时惨叫哀嚎连绵不绝,大堂门口位置躺下一片白衣身影,殷红鲜血很快就将周围地板染红。

    “龟儿子的。老子跟你拼了!”

    司马林顿时双眼一片通红,只道林沙痛下狠手让身后青城弟子损失惨重,身形刚一落地猛然前窜,手上铁锤和锥子舞出片片残影。带着凄厉呼啸直奔林沙周身要害而去。

    “滚一边去!”

    林沙只是淡然轻笑,不闪不避一拳轰出。

    好似流星坠地一般,沙锅大的铁拳带着凌厉风压,瞬间冲破司马林舞出的片片锤锥之影,凌厉的劲风瞬间刮得司马林脸颊生疼好不难受。

    他大一惊。急忙闪身避让可惜已经晚了,只觉肩头像是被重锤击中,浑身一颤如遭雷击,不甚高大却强健异常的身子好似断线风筝倒飞出去。

    哇!

    身在半空,司马林便脸如金纸,只觉体内翻江倒海猛然喷出一口殷红鲜血。

    “日你先人板板,老子跟你拼啦!”

    眼见掌门司马林一招被秒,那中年麻脸汉子顿时两眼充血一脸凶狠,双脚猛一蹬地揉身而上,手中同样拿着一锤一锥疯狂舞动发出狂风暴雨般凌厉攻击。

    “懒得跟你们纠缠。给我滚一边去!”

    林沙眉头轻皱,二话不说一拳轰出,手臂骨节一阵劈啪作响,筋肉皮膜一阵剧烈颤抖,一团肉眼难辨拳头大小气团脱手而飞。

    “龟儿子给老子去死吧!”

    麻脸中年飞扑至林沙身前,一脸狰狞猛然发动手中铁锤机关,顿时咻咻咻十二道寒芒激射,带着凌厉劲风直扑林沙头脸。

    刚刚发出手中暗器,麻脸中年脸上的得意之色未消,突然只觉胸口一紧如遭重击。咔嚓几声轻响传入耳中一阵剧传来,身子不由自主倒飞出去,满脸不可思议连喷数口鲜血。

    哼!

    十二道寒芒猛然激射而至,林沙眼神微眯一脸平静。鼻中发出一声轻哼右手顺势凌空一抹,宽大衣袖迎风鼓荡猎猎作响,竟是在间不容发之际,将十二道突然激射而至的寒芒全部卷住不带丝毫烟火之气。

    “龟儿子去死!”

    也就在这时,明显身份不同一般的两位老者,手持寒光凛冽的短刃。矮身在地上连连翻滚不过眨眼功夫便滚至林沙脚前,两道锋利寒芒不分先后猛挥而至,攻势狠毒凌厉之极。

    嘿,还有完没完了?

    林沙两道剑眉倒竖而起,他被青城派这帮不知死活的家伙给逗乐了。

    右脚闪电般踢出,砰的一声便将其中一位老者踹飞,脚不落地另一条腿又是一记飞踹,直接将另一位老者像皮球一样踢飞。

    咝!

    说起来话长,林沙连连击飞青城四大高手,不过也只是一两吸功夫而已,刚刚还狠毒凶猛的青城高手已全部仰躺在地哼哼不起,看得周围食客目不转睛连连倒吸凉气。

    “说,你们来苏州到底何事?”

    抬脚缓缓走到司马林身前,林沙居高临下冷冷逼问。

    “我,我们这是找姑苏慕容寻仇!”

    秉承好汉不吃眼前亏的理念,司马林尽管心头恨得不行,可在林沙面前丝毫不敢造次,低下脑袋掩饰眼中怨毒哼哼道。

    “嘿,又是姑苏慕容家!”

    林沙摇头轻笑,回头冲着乔峰一脸无奈,笑道:“也不知哪个家伙跟慕容复那小子有仇,竟是要将慕容家弄成江湖公敌!”

    “不管如何,最近一段时间众多江湖豪杰都死于自身绝学之手,既然慕容公子嫌疑最大,他就得出来把事情说清楚!”

    乔峰摇了摇头一脸感叹,至于林沙刚才横行霸道的举动他不予置评。

    “司马林是吧?”

    林沙淡然轻笑,蹲下身子轻轻拍了拍司马林的脑袋,笑道:“慕容复那小子最近不在家,你们青城派这次白来了!”

    “哼,他不在家,直接把他家燕子坞拆了就是!”

    司马林一脸愤恨,显然对慕容复恨得不轻。

    “嘿,没听出我的话中之意么?”

    林沙反手就给了司马林一耳光,没好气冷声道:“慕容复没回来之前,你们青城派弟子都给我老实待在客栈,要是被我发现了什么小动作,嘿嘿你知道后果的!”

    “你你你……”

    司马林被林沙毫不客气一记响亮耳光甩蒙了,一时气得七窍生烟愤怒欲狂,一双小眼瞪得溜圆眼中满是怨毒,咬牙切齿半日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怎么,你还有意见不成!”

    林沙轻轻一笑,扬起蒲扇大巴掌吓得司马林急忙伸手抱头不敢哼声。

    “林沙算了,警告了一通让他们不要胡乱行动也就成了!”

    乔峰这时候开口说道,他真心不明白林沙为何突然发这么大火气。

    “好,既然帮主开口了,我就给这两帮家伙一个面子!”

    林沙轻笑着起身,目光冷厉如电轻扫了秦家寨和青城派两拨倒霉蛋,摇了摇头警告道:“记住,最多在城里逛一逛,要是我知道你们不守规矩的话,嘿嘿后果可比刚才要严重得多!”

    不管是秦家寨的强人,还是青城派弟子闻言齐齐打了个冷战,一个个低垂着脑袋屁都不敢多放一个做了缩头乌龟。

    “帮主咱们走吧,去我那看看!”

    扭头冲着乔峰微微一笑,林沙再没兴趣理会躺地上装死的两拨人手,轻笑着踏步直接出了客栈大门,乔峰摇了摇头什么话也没说大步跟上。

    “对了,客栈的损失你们两家平分了吧,不要让我听到什么关于你们不好的传闻!”

    秦家寨和青城派两拨人马刚刚松了口气,林沙轻飘飘话又清晰传入耳中,顿时吓出一声冷汗不敢妄动丝毫。

    “寨主,您没事吧?”

    一直过去了半盏茶功夫,整间客栈大堂依旧安安静静犹如鬼域,直到确定林沙真的离开了这才有秦家寨的强人小心翼翼问道。

    “没事,还死不了!”

    姚伯当没好气翻身坐起,捂着憋闷异常的胸口脸色铁青难看到了极点。

    “掌门掌门你没事吧?”

    见了秦家寨的人没事,青城派这边也跟着热闹起来。

    “龟儿子的,这次真是倒了血霉,慕容家的门槛都没找到,就一脚踢上块大铁板!”

    司马林郁闷得差点吐血,一边在弟子门人的搀扶下哆嗦着起身,一边憋闷骂道。

    “以后寻到机会,一定要找回场子!”

    旁边的麻脸中年捂着断了几根肋骨的胸膛缓缓起身,额头冷汗淋漓疼得脸色发白,恶狠狠说道。

    一帮青城派弟子屁都不敢多放一个,心知麻脸中年也不过发发狠话罢了,真要他来找刚才那魁伟青年的麻烦,估计他还没那胆子。

    “掌,掌门……”

    另外被林沙一脚一个踢飞的老者也缓缓起身,轻轻吐了口气脸色难看开口。

    “什么事?”司马林满脸不爽问道。

    “刚才另一位大汉,可是丐帮帮主乔峰?”

    此言一出,刚刚恢复了点人气的客栈大堂,瞬间变得哑雀无声寂静异常,无论青城派弟子还是秦家寨强人一个个脸色发青吓得不轻。

    “不,不会吧?”

    司马林脸色僵硬假笑,说出自己都不相信的话。

    “刚才那家伙,不是喊另一位大汉帮主么?”

    青城派老者虽然很不轻易,可是为了避免司马林一时头脑发倘若做出什么蠢事,只得硬着头皮说道。

    “……”

    司马林一脸漠然,另一边秦家寨的姚伯当也是一样的表情,像吃了大便一般难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