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宝芝林医馆,后院

    “乔帮主要来苏州?”

    林沙眼睛微微一眯,摸了摸下巴好奇道。

    “正是如此!”

    徐舵主郑重点头,即而一脸兴奋道:“帮主来苏州,我等可要好好接待才是,林沙你有什么想法没?”

    “我能有什么想法,该怎样还是怎样!”

    微微一笑摇了摇头,林沙心头腹诽,难不成还要搞个界迎,然后组织一批小乞丐拿着鲜花大喊‘欢迎欢迎热烈欢迎’么?

    估计乔峰受不起??!

    这话没说出口,以徐舵主此时堪比追星族的心态,说不定还会真的这么干,他可丢不起这人,话锋一转直接问道:“是为了马大元的事儿?”

    “没错!”

    徐舵主眉头轻皱,有些不满林沙直呼马大元之名的举动,张了张嘴最后也没多说什么,脸色一沉冷声道:“马副帮主死于自己的绝学之手,慕容家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嫌疑最大,乔帮主此次过来想跟慕容复亲自谈谈!”

    “舵主你怎么看?”

    林沙对此不置可否,神色淡然一脸平静,悠然反问道。

    “这个……”

    徐舵主一下子卡了壳,眼角余光轻轻扫了林沙一眼,见他神色平静一脸悠然,吞了吞唾沫刻意压低了声音道:“如果在半年前爆出此事,我定会将最大嫌疑人指向慕容家,可是经过松鹤楼一事后……”

    轻轻摇了摇头,后面的话没有出口但意思已经非常明白。

    “确实!”

    点点头,林沙招呼医馆里帮忙的小乞丐上茶上点心,轻笑着满脸悠然,傲然道:“慕容家没把握干翻我之前,估计都不会轻易跟丐帮闹翻!”

    “我也是这个想法!”

    徐舵主神色一滞,点了点头一脸认同。

    “那舵主你就没跟总舵反应么?”

    端起茶碗轻轻一抿,拈起一枚小点心放入口中,林沙悠然问道。

    “没!”

    徐舵主神色变得凝重。摇了摇头凑到林沙跟前,刻意压低了声音小声道:“总舵最近气氛很不好,我还没写信知会总舵高层,便有长老悄悄写信过来。交我不要轻举妄动!”

    “怎么,又人盯上马大元死后,空出的副帮主之位?”

    摇了摇头一脸不屑,林沙语气淡然直截了当问道。

    “噤言!”

    徐舵主脸上猛然变色,没好气瞪了林沙一眼。郁闷道:“你小子不要胡言乱语,总舵的事情跟咱们没有关系!”

    本来他还想说‘祸从口出’的,不过一想到林沙那恐怖的武功实力,这话说了等于没说,只怕还会起到相反作用,干脆把快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放心吧,我对这样的事情一点兴趣都无!”

    林沙闲闲一笑,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确实没将这事放在心上。

    “我暗中写了封信给乔帮主,告之了心中猜测!”

    见林沙这副摸样。徐舵主哭笑不得,实在没能忍住又多了一嘴。

    “乔帮主什么反应?”

    林沙神色依旧平静,没有丝毫惊奇也没有什么太多好奇,闲闲问道。

    “指示我等不要轻举妄动!”

    不满的横了态度慵懒的林沙一眼,林舵主神色一肃郑重道:“帮主要跟慕容复见个面,想要当面把事情说清楚!”

    “那就没咱这样的小喽罗什么事了!”

    轻轻一拍巴掌,林沙眉开眼笑说道:“舵主你直接发封帖子到燕子坞,让慕容复那厮乖乖在家等着就是!”

    “你这什么话,想置身事外没门!”

    徐舵主不满的瞪圆了大眼,见林沙根本不吃他这套顿时泄气。郁闷道:“这个帖子还是你来写吧,我真没这底气!”

    “哈哈……”

    见徐舵主难得的露出尴尬神态,林沙哈哈一声轻笑,神态悠然放下手中茶盏。点了点头应承下来:“好吧,这事就交给我了!”

    随后,他又跟徐舵主聊了一阵宝芝林医馆的事儿,知道医馆一切运行良好生意兴隆,每日流水虽然不丰却也足够城中老乞丐和小乞丐们填饱肚子,林沙很是欣慰也就没有多做耽搁。在医馆大堂看了一圈后便抬脚就走。

    苏州城还是那么繁华热闹,林沙悠然漫步于街头,全身放松感受着难言的宁静,迈步进入一家文房四宝书斋卖了一套书写用品,又随便在街上逛了逛便出城返回破庙。

    一挥而就写好一张语气不甚客气,甚至可以说得上嚣张霸道的帖子,交由居住在破庙的小乞丐送到城外慕容家据点,他便彻底闲了下来。

    和老乞丐闲聊唠嗑,跟着身手利索的小乞丐一起进林子采药,指点他们炮制成品药材直到夜幕降临,一天时间就这么过去了。

    “林沙,咱们这处破庙必须得翻新翻新了,不然等到天气变凉就难受了!”

    吃过一顿酒肉飘香的丰盛晚饭,林沙跟老乞丐很没形象蹲在破庙门口,一边监视小乞丐练拳打熬身体,一边继续下午没完的唠嗑,老乞丐提醒道。

    “怎么还没动工,我离开之前不是跟你说了么,让你全权负责此事??!”

    回头望了眼破败不堪的破庙,心道确实该修缮修缮了,满脸好奇反问道。

    “我的意思的,不仅是翻新干脆推倒重建!”

    见林沙一脸不解,周麻子满脸红光唾沫横飞:“反正咱们手头银钱不缺,这破庙看着就一副要倒的衰样,干脆推翻建一座大院子,不是想等你回来一起合计合计么?”

    “合计什么,直接开始修建就成!”

    轻轻拍了周麻子瘦削的肩头,林沙轻笑着摇了摇头:“你个老乞丐又不是不知道,我对居住环境要求真的不高,只要干警整洁就是露宿野外都无所谓!”

    周麻子脸上乐开了花,闻言嘟囔道:“我这不是心里没底么?”

    “放心!”

    脸上露出轻松惬意笑容,林沙一脸‘傲气’好笑道:“有我呢,尽管放心挺直了腰杆,要是看谁不爽就让这帮小子出手教训一通,有不长眼的硬茬子找徐舵主帮忙,再不行我亲自出手看哪个敢不服?”

    “哈哈……”

    老乞丐周麻子笑得十分开怀,连连点头称是:“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啦!”

    一夜就这么嘻嘻哈哈热热闹闹过去了,第二日一大早林沙早早起身,吆喝呼喊将那帮想要偷懒的小乞丐都揪了起来,在破庙前的空地上摆开架势练拳。

    “请问,林沙林少侠在么?”

    就在林沙跟着老乞丐,以及一票小乞丐吃早饭时,一位衣着精美气质不俗的中年仆妇,站在破庙前小心翼翼问道。

    “我是,你是?”

    林沙慢悠悠镀步而出,一脸闲适淡然开口。

    “我家夫人请少侠至曼佗山庄一会!”

    中年仆妇暗自啧啧称奇,不敢有丝毫怠慢恭敬说道。

    “哦,你是曼佗山庄的人?”

    慢慢走到仆妇,林沙淡然问道。

    “正是!”

    中年仆妇只觉呼吸一滞,一道巨大黑影将她全部笼罩,心中止不住微微发颤,说话语气越发恭谨软弱。

    “恩,让你们山庄的座船等在湖边就是,我上午会过去的!”

    林沙一脸淡然,根本就没花心思猜测王夫人的想法,挥了挥手直接赶人。

    那中年仆妇巴不得早点离开,闻言忙不迭点头告辞远去。

    “林沙,今天有事?”

    等到中年仆妇离开,老乞丐突然从破庙门口窜出,一脸鸡贼笑嘻嘻问道。

    “没你个老乞丐的事,一边去!”

    林沙伸手一拨,直接将老乞丐瘦弱的小身板打着旋退回破庙大堂,而后一屁股蹲坐在地引来小乞丐们哄堂大笑。

    “笑笑笑,笑个毛啊,小心我给你们穿小鞋!”

    周麻子笑骂着起身,又不死心凑到林沙跟前,一双浑浊老眼滴溜溜转个不停,哀求道:“林沙,你就给我说说嘛!”

    “滚一边去,你个人老心不老的老家伙!”林沙哈哈一笑满脸轻松。

    ……

    刚刚到午时,天上的太阳慢慢向正中移动。

    林沙这才悠然漫步,来到曼佗山庄一直等候到湖边的画舫前。

    尽管足足等候了一上午,可画舫上的仆妇和侍女却不敢有丝毫怨言,热情的迎接林沙上船,香风袭袭侍侯得极为周到,而后马不停蹄开船直接赶赴山庄。

    一路湖光山色美不胜收,林沙倚靠在画舫精致的栏杆前,一边享受曼佗山庄清丽侍女们的殷勤侍侯,一边欣赏无边风景好不悠闲。

    那几个撑船仆妇都有武艺在身,又是一把划船好手,画舫前行速度极快,不过短短半个时辰日当正空之际已远远看到花团锦绣的曼佗山庄所在小岛。

    让林沙惊奇的是,一向脾气火暴傲气十足的王夫人,这次竟然带着一票花花绿绿的清丽侍侯在小码头等候。

    “让夫人等候,真真让某羞愧??!”

    画舫刚刚在泊位停稳,林沙哈哈一笑大步踏出,身形瞬间出现在王夫人跟前,话说得漂亮脸上哪有半分羞愧之色?

    “林少侠请!”

    王夫人一身华美装扮,气度雍容高贵不凡,精美绝伦的漂亮脸蛋表情淡淡,微微点头侧身邀请道,也不等林沙反应便在众女簇拥下向山庄走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