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说八道!”

    鸠摩智眼中闪过一丝惊骇,急忙低头合什发出一声金刚怒吼,声浪滚滚震得整间禅堂似乎都微微颤抖了下。

    不想招惹林沙这样的强敌,虽然心中恼怒不已他却没有贸然出手,趁天龙寺群僧被林沙的‘猛料’惊住时悍然出手。

    “施主说小僧没有学过少林绝学,可是冤枉小僧了……”

    鸠摩智大喝出声,犹如暮鼓晨钟让人心头发颤,脸露微笑一式威力不俗的‘拈花指’直击本因大师,反手又是一式‘无相劫指’悄无声息弹出,要不是枯荣大师及时发现,估计被偷袭的本参大师要吃个大亏。

    瞬间,禅堂剑气纵横指劲飞舞,鸠摩指主动挑衅与天龙寺群僧斗在一处。

    估计新学六脉神剑一脉剑气不久,号称大理段式前俗家第一高手,原大理国皇帝段正明在拼斗之时露出破绽,竟被鸠摩智欺近身前一举擒拿。

    这一突然变故可是非同小可……

    “放下本尘师弟!”

    天龙寺群僧顿时又惊又怒,本因,本观,本参和本相飞身纵起,风声呼啸瞬间冲至鸠摩智身前,心情激荡之下来不及使出新学六脉神剑剑气,咻咻咻数道凌厉指力激射而出。

    鸠摩智的实力真不是盖的,一边拿着浑身无力的原大理皇帝段正一明,一边哈哈大笑举手投足间便将天龙寺群僧的指力攻击轻松挡下。

    眼见形势不妙,鸠摩智竟有以段正明威胁天龙寺交出六脉神剑之意,这下就连闭关苦修枯荣禅功数十年,一向心如止水的枯荣大师都动了真怒。

    “放下我伯父!”

    可就在这时,半吊子的段誉突然跳了出来,心情激荡二话不说数道凌厉六脉剑气激射而出,鸠摩智措不及防吃了个小亏,仓促间挥出的火焰刀被轻松击溃,不得已手掌一空让段正明脱逃全力应对突如其来的凶猛剑气攻击。

    可惜菜鸟就是菜鸟,段誉一时情急大发神威。右手五指以及左手小指连连挥舞,剑气纵横往来呼啸威势不凡,可一见段正明逃出魔掌,心中一喜手头活计顿时断档。刚才还威猛无双的六脉剑气竟是时断时续!

    “这位公子,小僧请你到吐蕃去做客!”

    鸠摩智战斗经验何其丰富,顿时心中大喜欺身上前,就要将六脉神剑时灵时不灵的段誉一举拿下。

    “吐蕃和尚,你的对手是天龙寺诸位大师。而不是眼前这半吊子书生!”

    就在这时,一道平淡之极的声音在鸠摩智耳边响起,紧接着一股磅礴掌力汹涌而至。

    “不好!”

    鸠摩智脸色大变身形瞬间停止前进,内力鼓荡右手竖掌如刀一式凶猛之极的火焰刀劈出,瞬间便与袭来凶猛掌力相撞。

    轰??!

    两道雄劲掌力凌空相击,发出轰隆一声巨响,一时劲气四溢狂风大作,灰尘弥漫刮得人眼睛都难以睁开。

    “你小子,没有那本事就不要跳出来丢人现眼!”

    林沙淡然一笑,不知何时已插身鸠摩智与段誉之间。轻笑出声宽大衣袖随意向后一甩,满脸痴傻的段誉便惊叫着倒飞了出去,被眼疾手快的本因飞身出手接下。

    “施主,真要与我大雪山为敌不成?”

    眼见煮熟的鸭子飞走,鸠摩智由惊又怒怒啸出声,不等林沙回答双掌如刀连连挥砍,道道凌厉之极的火焰刀气纵横交织。

    “嘿,吐蕃和尚就这么点手段么?”

    林沙淡然一笑,猛然一拳轰出空气震荡,瞬间轰破火焰刀气组成大网。好似流星坠地般直奔鸠摩智面门而去。

    “不好!”

    鸠摩智暗呼出声,林沙这一拳太过凶猛,拳还未至凌厉的拳风已刮得他脸颊生疼连眼睛都几乎睁不开,暗惊于林沙的实力身形向后飞纵。

    “避得了么?”

    林沙淡然轻笑。右脚缓缓前踏身形好似瞬移,一下子出现在鸠摩智身前,挥出的一拳依旧快若流星猛然挥击。

    鸠摩智眼中满是惊骇不可思议,来不及反应急忙伸手交叉胸前格挡。

    轰!

    紧接着,他便觉得交叉双臂一阵剧痛,而后一股磅礴巨力袭来身子不由自主腾空倒飞出去。轰隆一声将身后墙壁撞塌,‘噗’的一下喷出一口鲜血。

    “阁下好手段,小僧领教后会有期!”

    鸠摩智当机立断,知晓这次天龙寺之行讨不了好,强忍身上传来剧痛和体内翻腾气血,顺着余势身子倒纵而起,几个起落间已消失无踪,远远的还传来一声愤怒咆哮。

    “随时奉陪!”

    林沙淡然一笑,挺身直立声音虽轻却清晰传入飞身奔离的鸠摩智耳中,吓得这位吐蕃国师脸色连连变幻不敢再多言废话蒙头就跑。

    “阿弥陀佛,多谢林施主出手相助!”

    待到尘土暂歇再无动静,天龙寺群僧齐齐双手合什行礼道谢。

    “没什么,是那大轮明王率先破坏比斗规矩,我这才出手将其惊退!”

    林沙淡然挥手,眼皮轻抬道:“想必诸位还有事情交代,我就不打扰了告辞!”说着,不等天龙寺群僧开口便大步流星离开。

    “真奇男子也!”

    看到林沙魁伟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之中,原大理皇帝眼下的天空寺本尘大师摇头感叹道。

    “林施主本就是江湖奇人,本尘师弟不必惊讶!”

    本因轻笑出声,最后结果虽然不甚满意,但能轻松惊退鸠摩智,对于天龙寺而言已算胜利。

    ……

    鸠摩智这厮当真拿得起放得下,在天龙寺碰了个灰头土脸之后,带着手下仆役第一时间离开的大理城,这让段氏皇族和天龙寺群僧齐齐松了口气。

    就连枯荣大师都对鸠摩智的武功修为赞不绝口,大方表示自己不如云云。

    林沙却是没兴趣理会这些,自从出手惊退鸠摩智后,他在天龙寺又足足待了半月时间,每日给天龙寺本字辈高僧讲解一阳指的修行一个半时辰。

    半月时间后,履行完了与天龙寺的约定,林沙便直接告辞走人。

    虽然这段时间他一直窝在天龙寺,但对外头的最新消息却一点都不滞后。

    这段时间,江湖上可谓风起云涌动荡不安。

    少林玄悲大师,听闻四大恶人齐聚大理,准备对大理不利,第一时间带着弟子赶赴大理支援,不料却在陆凉州身戒寺死于自己的成名绝技大韦陀杵之下!

    另有丐帮副帮主马大元,在前不久突然死于自身绝学‘锁喉擒拿手’之下,丐帮震动天下哗然。

    另有不少江湖成名高手,在这段时间全都丧身于自身绝学之下。

    作为最大嫌疑人的姑苏慕容氏,瞬间处于风口浪尖备受指责。

    林沙对死了谁并不感兴趣,可是姑苏慕容氏老巢就在苏州,说不得苏州就将迎来一场暴风骤雨,作为苏州地头蛇之一的丐帮分舵,肯定会受到影响和牵连,他不得不早些赶回去坐镇弹压宵小。

    天龙寺群僧显然也知晓这点,所以并未挽留只道有事天龙寺一定全力相助!

    出了天龙寺,林沙没心情在大理继续游玩,直接快马加鞭赶回苏州。

    来的时候花费了近月时间,回到苏州不过用了短短七日。

    “林沙你回来啦!”

    苏州城外的破庙,老乞丐周麻子正无聊将一帮小乞丐支使得团团转,突然见到林沙标志性的魁伟身形,顿时满脸惊喜从躺椅上一蹦而起。

    “回来了!”

    林沙点了点头,跟一干激动得小脸通红的小乞丐打了招呼,左右探视一圈一切都井井有条,他这才满意问道:“我走的这段时间,这里没出什么问题吧?”

    “怎么可能出问题?”

    老乞丐一脸得意,摇头晃脑趾高气昂,故意拔高嗓门昂然道:“咱们丐帮苏州分舵现在可是风光得紧,哪个没长眼睛的敢随意招惹?”

    说着,见周围无人贼眉鼠眼凑到林沙跟前,笑嘻嘻道:“这可全拜林沙你所致,姑苏慕容家那帮混球这些日子可老实得紧!”

    “这些时日江湖上可不怎么太平,周麻子你可小心了,叫小乞丐最近都老实点,没事不要出去胡乱闲逛!”

    林沙淡然一笑,跟着老乞丐在破庙周围巡视一圈,不急不缓轻声提醒道。

    “我知道!”

    老乞丐周麻子脸色一黯,摇头道:“马副帮主死在自己的成名绝技下,江湖上把矛头都对准了姑苏慕容家,估计用不了多久,咱们这儿就得热闹起来!”

    “你心中有数就成!”

    林沙轻轻点头,语气平静淡然没有丝毫起伏波动,叮嘱道:“待会我到城转悠两圈,跟徐舵主打探一下情况,周麻子你可得好好约束那帮野小子!”

    在破庙待了几个时辰,跟着一帮小乞丐热热闹闹吃了一顿丰盛午饭后,林沙悠闲缓步进了苏州城。

    在北成区的丐蹦分舵没有见到徐舵主,他又跑到最近的宝芝灵医馆,找到正坐镇医馆的徐舵主。

    “林沙你可回来啦!”

    见到林沙,徐舵主热情得有些过分,就在林沙摸不着头脑之时,徐舵主悄声说出了一番帮中隐秘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