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龙寺门口

    “我和伯父这是……”

    段誉不疑有它,张口欲将身上情况道处。

    “誉儿……”

    段正明头疼的摸了摸脑袋,对段誉这个天真纯善的性子也是无可奈何,迎着林沙似笑非笑的面容,微微一笑轻声道:“我们是来找本因大师的!”

    “本因大师估计在大雄宝殿,你们过去就能找到!”

    段誉身上的混乱气息这么明显瞒得了鬼啊,不过林沙也没兴趣多说废话,只是轻一点头提醒道。

    其实不用他提醒,之前接待过林沙的本能大师,已经满脸微笑迎了出来。

    “那我就先走了!”

    冲着本能淡然点头,林沙招呼小沙弥准备继续在天龙寺游逛。

    “林施主!”

    本能没急着招呼段正明跟段誉伯侄俩,而是先冲林沙合什行礼道:“方丈师兄请施主到大雄宝殿一晤!”

    “哦,本因大师有什么事吗?”

    林沙一脸惊诧,不是都说好了等大轮明王鸠摩智到了后,他再出面充当见证人的角色么?

    “小僧也不清楚!”

    本能摇了摇头一脸茫然,林沙也没再多问,回头冲着段正明和段誉道:“要不,咱们一起过去?”

    “也好!”

    段正明很是好奇林沙的身份,竟然能让本能大师如此看重?

    “林大哥,正好咱们结伴说说话,自从你离开无量山后??墒欠⑸瞬簧偈履亍蹦苡型淙讼喟?,段誉略显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高兴笑容。没理会伯父段正明的眼神示意,更没有探问林沙到底爱不爱听。跟本能大师打了声招呼后便滔滔不绝说了起来。

    “怎么,林施主跟段誉认识?”

    本能在前面引路,听得段誉一路滔滔不绝好奇道。

    “有过两面之缘!”

    林沙呵呵一笑倒也没在意段誉的舔燥,顺便从这小子的话中重温一遍那幕幕狗血大剧。

    一行很快到得大雄宝殿,本因见他们一起过来虽然诧异却也没多说什么,跟林沙打了声招呼后便询问段正明的来意。

    “这……”

    有林沙这个外人在侧,段正明有些话不好出口。

    “不用忌讳,林施主值得信任!”

    本因微微一笑,摆了摆手很是不以为然道。

    见本因大师如此表态。段正明也不好多说什么,直接将段誉的情况叙说一遍,最后表示希望天龙寺方面帮忙救治。

    “林施主怎么看?”

    本因大师的反应却是出乎了段正明的意料,沉吟片刻不询问段誉身体状况也就罢了,反而还一脸诚恳向林沙问询。

    “空有强大内力不知控制,连一门基本的导引运气之法都没学会,段誉要是不出事那就怪了!”

    林沙淡然一笑,目光平静看向脸色尴尬的段誉,缓声道:“他眼下的情况。最好的治疗办法就是好好疏导,学上一门高深导引运气之术!”

    闻言,段誉一张标准的奶油小白脸一苦,就欲开口说出那一番不喜学武的歪理。林沙却是轻轻摆了摆手笑道:“要是不知控制引导的话,时间一长轻则经脉迸裂成为废人,重则直接爆体而亡!”

    “不会那么夸张吧?”

    段誉闻言。一张本就白皙的小白脸更白,顾不得宣传他那番‘不欲练武’的歪理邪说。满脸惊惶苦逼之极。

    “这可如何是好?”

    段正明眉头一皱满脸忧色,他虽然知晓侄子段誉的情况不好。却不知道情况竟然糟糕到这等地步。

    “林施主,有没有解救之法?”

    本因一双雪白眉头跟着一跳,神色还算正常继续问道。

    “这小子纯粹自找倒霉!”

    看向一脸苦闷的段誉,林沙轻笑着摇了摇头:“明明大理段氏有一阳指这样的高深武功偏偏不学,体内竟是没有半分自生内力,想要化解的话还得依靠六脉神剑剑!”

    见林沙摇头,段正明开始心头‘咯噔’一下脸色瞬间暗淡下来,不过林沙后面却又让他不惊反喜,颤声道:“只要修炼了六脉神剑,誉儿就能恢复过来?”

    “段誉竟是拥有能够修习六脉神剑的高深内力?”

    本因更为震惊,一双老眼闪烁惊喜光芒,迫不及待惊问。

    前些日子他才好好被林沙震惊了一把,竟是不到半个时辰便学会六脉神剑!

    他万万没想到,大理段氏子孙,还是下一任皇帝的继承人,竟然拥有可以学会六脉神剑的深厚内力,这惊喜也来得太突然了吧?

    “伯父,林大哥我不想习武!”

    就在段正明和本因陷入震惊之时,旁边的段誉突然开口道。

    “什么?”

    本因猛然反应过来,一双老眼瞪得溜圆,眼神似欲喷火怒视段誉。

    “誉儿,休得胡闹!”

    段正明吓了一跳,急忙扭头厉声呵斥道。

    “都不要说废话了,还是带着小子尽快赶去枯荣大师那吧!”

    见段誉被本因和段正明的呵斥惊得不轻,林沙摇了摇头淡然笑道:“这小子体内可是有好几股不同性质内力,要是再不加紧压制理顺的话可能等不到他修炼六脉神剑,就会变成一个彻底的废人!”

    “那还等什么,还不快随我一同去见枯荣师叔?”

    本因闻言顿时急了,顾不得其它瞪了段正明一眼,转身大步流星朝后殿走去。

    段正明二话不说,拉住段誉就跟在后面疾行,林沙看着他们匆匆离去的背影,轻轻摇了摇头悠悠然跟了上去。

    刚才他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那就是段誉体内多股强横内力都是吸至他人,以他那书呆子性格对练武又抗拒得很,能够控制得了才叫见鬼。

    估计又是跟原著一样,这家伙就算学会了六脉神剑,依旧还是时灵时不灵的摸样,除非他狠沉下心花费大把时间和精力老老实实打磨体内真气,不过以这小子沾花惹草的本事估计很难啊。

    “林大哥,这次小弟可被你害苦啦!”

    这不,段誉这小子一边身不由己跟着自己伯父行走,一边还不忘回头冲着林沙埋怨,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只是说出心中想法,至于你愿不愿意不关我事!”

    林沙淡然一笑,没将段誉的埋怨放在心上,当然也不会给这厮好脸色。

    一行由左首瑞鹤门而入,经幌天门、清都瑶台、无无境、三元宫、兜率大士院、雨花院、般若台,来到一条长廊之侧。两名小沙弥躬身分站两旁,停步不行。

    四人沿长廊更向西行,来到几间屋前。

    段誉本就崇信佛教,受到天龙寺浓郁的佛家气愤熏陶,焦躁神色逐渐恢复平静。他曾来天龙寺多次,此处去从所未到,只见那几间屋全以松木拾成,板门木柱,木料均不去皮,天然质朴,和一路行来金碧辉煌的殿堂截然不同。

    “师叔,三位师弟,好消息啊好消息!”

    推开紧闭禅堂大门,本因大步流星而入双手合什行礼,一张老脸上满是喜色。

    “师兄,什么好消息?”本参从静功中清醒,一脸好奇问道。

    这时,段正明带着段誉走进禅堂,见到几位老僧不敢怠慢,急忙双手合什行佛礼问候。

    “三位师弟不知道吧,刚林施主说大理世子竟有修习六脉神剑的深厚内功!”本因一脸喜色说道。

    “什么?这可是真的?世子段誉?”

    本参,本观还有本相齐齐睁开,再也崩不住心如止水的禅境,老脸上满是惊讶振奋之色。

    “怎么,几位大师信不过我的眼光?”

    林沙缓步走进禅堂,脸色一片淡然施施然道。

    “我等自是信得过施主的眼光,只是心中一时震惊难以平复!”

    本观,本相和本参缓缓起身,双手合什齐齐向林沙行礼问好,随后才有些不好意思道。

    这一幕却是把段正明给震撼住了,天龙寺高僧地位何等崇高,四本更是天龙寺太上长老一级人物,就是他这位大理皇帝也不敢托大,林沙又是何许人也,竟能得到四位本字辈大师的尊重?

    “你们还是早些给段誉这小子治疗体内伤势吧,不然出了变故有你们后悔的!”林沙淡然一笑不以为意,在本参身边找了个蒲团一屁股坐下,笑呵呵提醒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摸样。

    见三位本字辈高僧目光齐齐望来,段正明不敢怠慢,急忙将段誉身上情况说明,最后恳求道:“还请诸位高僧出手,救上誉儿一命!”

    本因他们四位自然二话不说,受了段誉的跪拜大礼后,急忙查看他本身情况,又用精纯的一阳指力潜入经脉好好探察一番,结果一阳指力好似泥牛入海再无反应,顿时把四本惊得不轻。

    也就在这时,门外一阵急促脚步声响起,一位小沙弥满头大汗进得禅堂,顾不得施礼拜见急急说道:“方丈,山下来了一帮吐蕃僧人……”

    “什么?”

    本因脸色一变,忍不住与三位师弟眼神交会,都从对方眼中看出了震惊:“怎么来得如此之快?”

    “阿弥陀佛,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这时一直背对众人,沉默不语的枯荣大师开口道:“本因,你去把那吐蕃国师迎到我这禅堂来,林施主等会还请你做个见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