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着”

    林沙轻笑起身,再也没多看地上铺着的六脉神剑剑谱一眼,伸手从怀里掏出一个精致小瓷瓶,随手扔给一脸痴呆震惊不已的本因?!瘛?,

    “这,这是”

    本因手忙脚乱接过,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万灵丹”

    林沙吐出三个字,没有理会本因脸上吃惊的表情,轻笑着摆了摆手,淡然道:“想必几位肯定有话要说,那我就先告辞一步”

    说着,转身就朝禅堂大门走去。四本和枯荣大师都还处于震惊当中,对他的行动根本没有什么反应。

    “哦对了”

    踏过门槛的时候,林沙身形一顿头也没回道:“我会履行约定的,等你们查看过万灵丹的药效后,从明天开始再论一阳指的修行”

    说着,轻笑着扬长而去,只留下脸色僵硬难看的五位老僧。

    “师叔,您看”

    本因手托瓷瓶,看向枯荣大师一脸犹豫。

    “哎,罢了罢了”

    枯荣长叹口气,摇了摇头脸色一片沉寂,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收起铺在地上的剑谱闭口不言。

    心知此时师叔心情极差,本因没有多言轻轻拔开手中瓷瓶软塞。

    顿时一股浓郁清香弥漫整间禅堂,无论枯荣大师还是四本闻上一口,都有神轻气爽体内真气活泼雀跃,竟是隐隐有提升之势

    “果然是不可多得的好药”

    枯荣大师脸上古井无波,轻轻摇头叹息:“收起来吧,你们师兄弟四个自己商量着来,看看谁需要补充四十年功力就服下此药”

    “师叔,您老人家”

    本因大吃一惊,急忙将小瓷瓶瓶口用软塞塞好。一脸恭敬双手奉上轻声道:“师叔功力通玄,有此神药相助定能更上一层楼”

    “无须如此”

    枯荣淡然一笑,对本因递来的万灵丹没有丝毫兴趣。摆手道:“我的枯荣禅功已到关键时刻,无需此等增长功力之药辅助”

    说着。长长叹了口气,轻轻抚摩六脉神剑剑谱,摇头苦笑道:“只是没想到,林施主功力竟那般深厚,不过短短一时半刻便学会了六脉神剑,当真失策,失策啊”

    四本闻言,脸色齐齐变得难看。一个个低头默然不语。

    “不过如此也好”

    枯荣大师很快便从低落的情绪中回神,一双老眼精光闪烁沉吟道:“我天龙寺即将有强敌来访,到时候请林施主做个见证帮忙压阵,想来他是不会轻易拂了我等之请”

    “谨尊师叔教诲”

    四本闻言,脸色再次变得难看起来,齐齐合什行礼高宣佛号。

    这边,林沙慢步返回临时住处,关好门窗往床上盘膝而坐。

    此时他的心情已经彻底平复,只将全身注意力集中于体内经脉之中。

    刚才在枯荣大师所在禅堂,当他轻而易举学会六脉神剑。由北冥真气转化而成的六脉真气运行于经脉之中,路过脏腑之时突然肺部某处急剧跳动。

    他当时便吃了一惊,所幸只有内力运行路过脏腑之时。才有此等情况出现,没有发生其它意外状况。

    刚才身处枯荣大师禅堂,他自是不会将心中想法轻易表露。

    之后更以六脉神剑剑气激发之法,右手五指以及左手小指齐齐发动,将禅堂两侧墙壁弄得洞孔密集一片狼籍,果然震住枯荣大师和后来的四本,没有露出丝毫破绽施施然返回临时住处。

    没错,刚才他在枯荣大师禅堂一番作为,却都是有意为之

    肺部某处突然跳动让他大感莫名却又心有所悟。知晓六脉神剑独有真气对他而言,算是一次大机缘

    此时他的心神已全部沉入身体内部。指挥凌厉的六脉真气不住游走运行,随着时间流逝天色逐渐变得昏暗。六脉真气已运行了三十六个小周天。

    咚咚咚

    天龙寺做晚课的钟声突然响起,林沙顿时福至心灵。

    经脉之中凌厉甚至有些锐利的六脉真气,浩浩荡荡好似长江大河浪滔翻滚,运转流经肺部之时突然某处跳动异?;钤?,他想都没想运转六脉真气一头扎了过去。

    轰隆

    耳中似响起一声惊雷,盘膝不动的魁伟身子猛然一震。

    而在身体肺部位置,一道新出现的窍穴好似长鲸吸水,将经脉中运转不休的六脉真气,源源不断吸收吞噬,宽阔的窍穴之中迅速积累一道真气湖泊。

    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心肾两处窍穴没有林沙催使,竟主动震动跳跃,就好象欢迎新成员一样欢欣鼓舞。

    一道肺气从新开肺窍升腾而起,顺着血液流经身体各处,真气没有丝毫涨幅,身体细胞像是吃了十全大补丸般,通身舒畅身体素质不知不觉更进一步

    原来如此

    缓缓睁眼收功吐气,刚毅的脸上露出淡淡微笑,脑子一转便明白前因后果。

    肺属金,六脉神剑修炼出来的六脉真气,相应的也带着一种金性锐利。

    难怪六脉真气每每流经肺部之时,那处隐藏肺窍便迫不及待频繁跳动。

    无意中竟然就这么淅沥糊涂打开了肺窍,真真让他意想不到。

    难怪心中对六脉神剑念念不忘,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同时他又想到,六脉神剑所修六脉真气有金性之属,如此轻易便能开辟肺窍,难不成木性肝窍以及土性脾窍的开辟,都地借助相同属性真气不成

    心情一时振奋不已,最后两处脏腑窍穴的开辟再无阻碍。

    倒不是说没了相同属性真气,便不能开辟脏腑窍穴。

    几世加起来上百年时间不断琢磨研究,他对五脏六腑的认识已达到一个极其高深的境界,早早就摸清了脏腑窍穴所在。

    但是开辟脏腑窍穴有不小风险,稍一不慎便可能对脏腑造成不可逆转的沉重伤害,不得不慎之又慎。

    之前他开辟心窍和肾窍废了多大的劲,眼下开辟肺窍又是如此的轻松自然,便可见其中的奥妙之处。

    长长吐出胸中一口浊气,轻轻从床上一跃而起,站在地上仔细感受身体的变化,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盛。

    “林施主,用膳了”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小沙弥的提醒。

    “好的,我这就过来”

    扫了眼外头昏黄的天色,他忍不住晒然一笑,果真修炼不知时日,转眼一下午时间就过去了。

    摇了摇头,穿好鞋子整理了一下仪容,悄无声息开门走了出去。

    “阿弥陀佛,林施主老僧有一事相求”

    饭堂之上,四本与天龙寺普通弟子一般待遇,只有林沙这位贵客的素膳稍稍丰富一些。

    待用过晚膳,本因没有带领一个大小和尚做晚课,走到林沙跟前双手合什行礼道。

    “麻烦不麻烦,太麻烦的话那就算了”

    林沙端坐不动,拿起桌上茶盏轻轻抿了一口唇齿留香好不惬意。

    “不麻烦”

    本因一愣后笑,轻轻摇头说道:“只是想请施主做个见证”

    “见证什么”

    林沙手上动作一顿,而后又若无其事边品铭边问,心中却早已有了成算。

    果然,只听本因轻笑道:“近日有吐蕃国师大轮明王拜访本寺,说不得要出手见一番真章,因此想请施主做个见证”

    “没问题”

    林沙淡然轻笑,一口应承下来。

    他刚刚才在六脉神剑上得了好处,此时对收集天下绝学更是热衷。

    大轮明王鸠摩智的绝学火焰刀就不说了,他身上的另一门绝学小无相功却是很吸引他,就算没有本因的邀请他都会凑个热闹。

    “多谢施主”

    本因脸上露出喜色,双手合十再行一礼。

    “不必如此”

    林沙淡然一笑,不知想到什么眉头轻挑好奇道:“本因大师,既然贵寺近日有贵客到访,那一阳指的修行”

    本因苦笑,双手合什宣了一声佛号,无奈道:“不知施主可否将指点时间稍稍延迟几日”

    “这个倒是没有问题”

    林沙淡然轻笑,点了点头起身告辞缓步返回临时居处。

    第二日一大早,林沙起床跟着天龙寺中的小和尚一起做了早课。

    跟本因大师打了声招呼,便由专门服侍的小沙弥带领,在占地广阔建筑精美的天龙寺转悠游玩。

    不料却在天龙寺门口遇上一个熟人,身上气息紊乱的段誉段大猪脚,以及一位气度沉凝内功修为不弱的中年男子。

    “林大哥,你怎么在这里”

    段誉眼尖,一眼看到林沙顿时惊喜不已,急忙开口问道。

    “原来是段公子啊”

    林沙微笑点头,淡然说道:“我在天龙寺待了有几日了”

    “誉儿,这位是”

    保定帝段正明被林沙魁伟的身形惊了一下,满脸好奇看向侄子。

    “伯父,这是林沙林大哥,是我在无量剑时遇到的朋友,武功很是厉害”段誉很有些自来熟介绍,也没经过林沙同意便直接将他划归朋友一列。

    “林少侠好”

    看向林沙,段正明满脸和善轻笑着主动开口招呼道。

    “好”

    林沙淡然一笑,轻轻拱手施了一礼,好奇道:“不知两位来天龙寺,所为何事”未完待续?!啊?,看最新最全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