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15895152941’打赏打得我心头发颤,吊丝写手表示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十分感谢兄台的支持

    “从一不知名山庄得来!”

    林沙淡然一笑,实话实说道。

    在他心中朱武连环庄自然属于不知名山庄,可真没有说假话。

    “不知名山庄?”

    枯荣大师眉头轻皱,心中犯疑并没有继续追问。

    大理立国上百年,段氏子弟数量众多,学过一阳指的段氏族人着实不在少数。这么些年随着当年的直系变旁系,旁系变分支,很有些段氏后裔流落民间,与大理百姓混杂而居。

    这么些年过去了,大理又经历了几次十分严重的战乱,就是大理段氏皇族,也不可能全部知晓散落民间的段氏后裔消息。

    更别说,因为仰慕中原大宋锦绣江山,上百年时间移居中原各地的段氏族人也不在少数,其中就有不少传承了一阳指绝学。

    与六脉神剑非段氏嫡系不可修炼不同,一阳指作为修炼六脉神剑的基础武功,但凡段氏子弟都有修习资格。

    江湖上也不是没出现过会一阳指的好手,只是一阳指修炼难度不小,对资质要求也是极高,眼下江湖最著名的一阳指高手就是四大恶人之首,前太子恶贯满盈段延庆了,可他的一阳指也只达到了四品境界。

    林沙或许是从哪个不知名段氏后裔手中学得一阳指,因为天赋卓绝的缘故修炼速度惊人,这才在小小年纪便达到惊人的二品境界。

    如果林沙只是普通一流高手,甚至是段延庆那样的江湖一流颠峰高手,以天龙寺的实力自然能够轻易压制,追究其妄炼段氏绝学的责任。

    要门自废武功,要么成为大理段氏或者天龙寺附庸,就像段正淳身边四大护卫一般,为大理皇室效犬马自劳!

    可惜刚才稍一试探,枯荣大师便知林沙实力超强。不在那些成名多年的江湖绝顶高手之下,起码天龙寺绝对拦不住,所以对其学会了段氏绝学一阳指,而且还修炼到二品境界也只能睁只眼闭只眼。

    没法。实力不如人,吃了亏也只得老实憋着!

    ……

    “废话也无需多说,枯荣大师我的交换条件你已知晓,不知咱们如何交易?”林沙摆了摆手打断了枯荣大师的郁闷思绪,直接问道。

    “那不知施主有何计较?”

    枯荣大师脸色古井无波。平静反问。

    “我有几种方案,枯荣大师可任选其一!”

    林沙淡然一笑,伸出手掌沉声道。

    “愿闻其详!”

    枯荣大师眼皮都不抬一下,饶有兴趣问道。

    “第一种方案:大师直接拿出六脉神剑任我观阅,事后我自会尽力指导本因大师几位的一阳指修行,至于万灵丹可以马上交付!”

    林沙伸出一根手指,淡然说道。

    枯荣大师微微点头,眼神示意林沙继续说出下面的方案。

    “第二,就是我先教导本因大师一阳指修行,等约定时日一到贵寺便将六脉神剑拿出任我观阅半日!”

    林沙淡然一笑。提出了一个看似对天龙寺十分有利的条件。

    “选择这一方案的话,施主指点本因他们几位一阳指修行,是否会藏上一手?”枯荣大师脸色平静,开口直接道明关键。

    “这就要看我的心情如何了!”

    林沙淡然一笑,直言不讳道:“同样指点半个月时间,心情好的话自然会尽力传授,心情要是一般最多也就根据本因大师他们四位的具体情况,给出大概的修行建议!”

    枯荣大师苦笑,一双昏黄老眼炯炯有神盯住林沙,淡淡道:“施主还真是实际??!”

    “我一向不屑藏着掩着。把所有事情都摆在台面上,不管大师你喜欢也罢不喜欢也罢,条件摆在这儿怎么选择就不关我事了!”

    林沙一脸平静,没有丝毫尴尬或者不好意思之色。轻笑道:“我只是对六脉神剑心生好奇而已,以我此时武功学没学六脉神剑影响都不大,所谓壁立千仞无欲则刚嘛!”

    “好一个无欲则刚!”枯荣大师长长的白眉一耸,眼神锐利如刀冷笑道:“要是天龙寺全都不答应呢?”

    “我之前跟本因大师说得很清楚了!”

    林沙淡然一笑,丝毫没将枯荣大师隐隐的威胁放在心上,说话直接了断:“刚才枯荣大师也试过我的身手。不知我要是不择手段强索的话,天龙寺能否支应得下?”

    话说到这儿,气氛一下子变得凝固僵硬。

    “好好好……”

    僵持了片刻,枯荣大师连道几个好字,将禅堂里紧张的气氛打破,双目如电直视林沙:“后面的方案不用多说,想必还不如第二套吧?”

    “大师猜得没错!”

    林沙淡然点头,郑重说道:“我以诚待人,自然也希望大师以诚待我!”

    “不用多说,天龙寺选择第一项方案!”

    枯荣大师轻轻叹了口气,满眼落寞拍板道。

    说话间,他伸手从身后拿出数封卷绢图卷,视如珍宝小心放在林沙跟前,淡然道:“这就是六脉神剑剑谱,施主看好啦!”

    说着,双手轻轻一抖,数封卷绢图卷铺于地上缓缓打开。

    林沙心平气和扫眼望去,只见卷绢图卷上画出手挥剑指的武者,身上经脉密密麻麻标注清楚,六脉神剑的内功经脉运行图全部收入眼中。

    “果然不愧为当世绝学,号称天下第一剑法!”

    一副一副放眼看去,轻松将一道道复杂经脉运行图记于心中,同时体内的北冥真气顺着六脉神剑的经脉运行之法缓缓运转,不多时间右手五指与左手小指已微微发热大有感应。

    咻咻咻……

    枯荣大师所在禅堂顿时剑气横空往来不绝,瞬间便将两侧青砖墙壁射出数道对穿小洞。

    “这就是六脉神剑,原来如此!”

    林沙像是一个得到了心爱玩具的幼童,右手五指跟拉紧了发条的机器一般,左右左右的连连发射无形无质的凌厉剑气。

    所谓六脉神剑,是指含于指尖的内力隔空激发出去,使其以极高速在空中运动(区别于隔空点穴)的一门技术。

    其做架简单,功效卓著,感应强烈,均为首屈一指。久习可得奇效,达到指剑的境界,即指力所能及的地方,有如有一柄无形的剑。无论是横扫或虚指,均可伤敌。在此载出其功中之初级部分,非内功,但其运用人体自然采收气能力,可迅速开发人体潜能。治病疗疾,增长人体内力及耐力,亦为内功打下深厚基础。

    “怎,怎么可能?”

    枯荣大师一脸惊骇,再也保持不住淡定姿态。

    看着眼前青年就如小儿玩闹一般,右手五指以及左手小指连连点动,一道道无形无声的凌厉剑气激射,轻松将两侧墙壁凿出道道穿孔。

    最让他震惊的是,林沙将两侧墙壁弄出一片密密麻麻的穿孔后,可能感觉这样玩还不太过瘾,右手五指猛然大张,从上至下猛然一挥,只听空中传出嗤嗤刺耳声响,下一刻右手墙壁就想被五柄锋利的绝世宝剑光临一般,从屋顶下沿不远直到靠近地面的墙角,硬生生出现五道对通划痕!

    这是何等惊人功力!

    “怎么回事?”

    守在门外的四本听到动静,想也没想直接飞身跃入禅堂,看到被糟蹋得不成样子的两侧墙壁一阵发呆,满脸疑惑不明所以。

    “六,六脉神剑,你,你竟是修成了六脉神剑!”

    枯荣大师一双老眼瞪得溜圆,满脸不可思议哆哆嗦嗦脸色发白,看林沙的耳目光就好象在看一头怪物般。

    “什么,六脉神剑?”

    本因惊呼出声,扫了眼两侧墙壁上的孔洞划痕,一脸不可思议看向林沙,惊问:“林施主已学会六脉神剑?”

    这怎么可能?

    话音刚落他便不由自主摇了摇头,自动否定了自己的‘胡言乱语’。

    本观,本参和本相也齐齐摇头否认,觉得本因肯定是脑子糊涂说了错话。

    开什么玩笑?

    自从大理国开国太祖段思平练成六脉神剑,之后上百年时间整个段氏皇族没一个练会的,林沙这才观阅了六脉神剑剑谱多长时间?

    “没什么不可能的,只要内力足够深厚,就算不会武功也能使出六脉神剑!”

    林沙闲闲一笑,打破了四本的怀疑让他们更加疑惑不解,他们哪里知道过不了多久,大理皇族便会出现一位会使六脉神剑的怪胎!

    “施主还本事,竟能在短短时间便学会了六脉神剑,还能运使如意让老僧大开一回眼界!”

    枯荣满脸苦涩,心中早已后悔不迭,有心想返回都无力回天。

    他怎么也没想到,林沙的功力竟然如此深厚,不过半个时辰不到功夫,便能将六脉神剑完全学会,还使得有摸有样威力惊人!

    早知如此,就是打死他都不会同意跟林沙做什么交易,这次天龙寺算是亏大大发啦!

    他之前认为交易还算‘公平’,前提条件就是林沙也学不会六脉神剑。

    可是现在情况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林沙不仅在半个时辰之内学会六脉神剑,还不是一两道指剑而是六道剑气齐备,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