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

    堂堂天龙寺四大本字辈高僧,只与端坐不动的林沙对拼了一记,便被数道凝练异常的一阳指指力击中,身上穴道被封纷纷从半空摔落。

    刷!

    林沙宽袖一甩,卷起一道升腾烈风,将四位本字辈高僧即将落地之时,轻松将他们接住并安然稳住身形。

    “阿弥陀佛,多谢施主留手!”

    本因脸色黯然,双手合什冲着林沙深施一礼。

    “多谢施主手下留情!”

    本观,本参和半相齐齐躬身施礼,老脸上的神色也很不好看。

    “四位大师,我是否有资格借贵寺镇寺之宝一观?”

    林沙淡然一笑不置可否,不慌不忙好奇问道。

    “要让施主失望了,六脉神剑乃我寺镇派绝学,实不敢轻易外传!”

    本因跟三位师弟返回蒲团坐好,低首宣了声佛号断然拒绝道。

    “本因大师不要说得那么绝对!”

    对于本因的拒绝,林沙不以为意,脸上神色平静无波,没有丝毫不悦又或者恼怒之色好象早知如此,神色间却满是自信道:“不知贵寺上下,可有练成六脉神剑者!”

    “阿弥陀佛!”

    本因高宣一声佛号,脸露尴尬之色回答:“说来惭愧,六劢神剑作为我天龙寺镇寺绝学,却是除了创功祖师也是大理开国太祖练成之外,近百年来却是再无一人练成!”

    “那不就得了!”

    林沙轻笑出声,缓缓道:“既然近百年无人修成,也就是说六脉神剑的修炼条件极为苛刻!”

    四本认真点头,一副深以为然状。

    “既然如此,让我观上一眼又有何妨?”

    林沙轻笑反问:“难不成,我只观上一眼就能学会不成?”

    “这……”

    本因很有些尴尬不知该说什么是好,有心拒绝又真怕将林沙这么一位超级高手得罪。

    就算是寺中身份最高,同时也是实力最强,专修枯荣禅功的枯荣大师,都没办法在一招之内连败他们师兄弟四人??闪稚橙辞嵋鬃龅搅?。

    其实力着实可敬可畏!

    而且林沙一直表现了足够的温和态度,无论他们是否拒绝拿出六脉神剑剑谱,都是一副淡然平静神态,并没有持强凌弱威逼恐吓。

    要是换作其它心性稍差的高手。只怕早就直接打上山门将天龙寺给拆了。

    他也知道像林沙这样的超级高手,其耐心也是有限度的,可经不得天龙寺的一再拒绝。

    真要把林沙彻底惹恼,说不得天龙寺今日就有灭顶之灾!

    而且林沙说得也对,自从大理开国太祖段思平之后。大理段氏和天龙寺就没有再练成六脉神剑的人物,好好的一门绝世武功在他们手里竟变成废纸。

    想要修炼六脉神剑,他可是知晓其对内功的要求之高骇人听闻,修成一阳指第四品,也不过才刚刚拥有修习六脉神剑的资格。

    他确实不相信,林沙只凭一观就能学会六脉神剑!

    可,这事关大理皇室尊严,以及天龙寺颜面,总不能因为顾忌林沙实力高强,就偿其所愿让他有观阅六脉神剑剑谱的机会吧?

    要是消息传出。以后天龙寺哪还有安生日子?

    同时,本因心中隐隐有个担忧,以林沙表现出的超强实力,未尝没有达到修炼六脉神剑的入门要求。

    毕竟,自从大理开国至今,除了开国太祖段思平天纵其才,不仅修成了威力奇大的六脉神剑,一阳指也修炼到了惊人的一品境界。

    之后近百年时间,段氏皇族和天龙寺群僧别说一品境界,就连修到二品境界的一个都没有。三品这样绝世天才级别的人手也是寥寥无己。

    如今,眼前的陌生青年林沙,竟然拥有一阳指两品修为,让本因感到惊讶的同时羞愧不已。同时心生警惕谁知道林沙能否看过六脉神剑剑谱后,就一定没办法修炼这门绝世神功?

    “怎么,还心存疑虑?”

    本因脸上神情变幻不定,林沙收入眼底心中有戏,他淡然笑道:“之前就说过,我既然没学那宵小行径。光明正大登门拜访天龙寺,欲借贵寺镇派绝学一观,自然不会再巧取豪夺!”

    “那林施主意欲何为?”

    本因暗松了口气,不由心生好奇问道。

    “我自会付出堪比甚至超过六脉神剑的好处,和天龙寺公平交易谁也不欠谁的!”林沙淡然一笑语出惊人。

    “笑话!”

    旁边的本相忍不住讥笑出声,一双精光湛湛的锐利眼睛直视林沙,冷笑道:“六脉神剑贵为我天龙寺镇派绝学,放眼江湖也是绝顶武学之一,能与之相比的不过寥寥数门神功,莫非施主打算拿贵帮绝学降龙十八掌来换?”

    他话说得激烈想也没想脱口而出,旁边的本因,本观和本参却是神色一动,脸上露出丝丝莫名神色。

    “有这个必要么?”

    林沙晒笑出声,摇了摇头一脸不屑,没好气道:“六脉神剑贵为江湖绝顶武学不假,可不能完全修炼也就是说着好听而已,面子上好看一点罢了!”

    没理会四本难看的脸色,他淡然轻笑说道:“在我看来,再好的神功绝学要是不能练习,跟殿里的如来佛像又有何区别?”

    不等四本出口反驳,他一脸平静继续道:“关键还是在人,只有修习武功的人实力高了,这门武功才能真正发挥威力,不然一切都是虚妄!”

    “那不知林施主所言的好处,又是什么?”

    本因一脸平静,好笑问道。

    “指点你们一阳指修为踏上三品甚至二品的正确路径,以及一枚可以直接增长四十年功力,且毫无后遗症还有莫大好处的‘万灵丹’!”

    林沙一脸淡然神色平静无波,却是不急不缓投下一枚重磅炸弹。

    “什么,林施主此言当真?”

    本因赫然色变,再也维持不住高僧姿态,一张老脸涨得通红急声问道。

    本观,本参和本相三僧也好不到哪去,一个个双眼放光激动万分。

    “骗你们做什么?”

    林沙淡然轻笑,没好气道:“我的一阳指修为诸位大师看得清楚,不折不扣的二品境界,指点几位大师成功前进应该不是妄言吧?”

    本因慢慢恢复激动情绪,缓缓点头称是:“林施主高才,我等远远不及!”

    “不知那‘万灵丹’是何种神药,竟有增长四十年功力的神奇效果?”

    本观突然开口问道:“据老僧所知,江湖上似乎只有少林寺的大还丹有这等功效吧?”

    “哼,天下之大何其不有!”

    林沙神色淡然轻哼出声,没好气道:“‘万灵丹’是以万毒之王莽牯朱蛤为主药,另配有其它多种珍贵药材,使其暴烈毒性转化为对身体有益的大补之物,效果比之大还丹只强不弱!”

    说起万毒丹,还是林沙辛苦跟着段誉多日,这才费力抓住万毒之王莽牯朱蛤,之后立刻找上神农帮,在许以定会替司空玄解除生死符的条件后,大肆搜刮了一番神农教积累多年的珍贵库藏。

    之后又足足花费了半个月时间,才辛苦练成的灵药。

    一共也只练出了八颗而已,本来想就此离开大理返回苏州的,可是后来一想来一趟大理不容易,下次还不知道有没有心情再过来,不好好转上一转岂不太亏?

    另有,他突然想起天龙开头剧情,吐蕃国国师大轮明王鸠摩智不就在最近一段时间大闹天龙寺,同时天龙寺的镇寺绝学六脉神剑也引起他的极端好奇。

    于是,林沙便有了此次天龙寺之行。

    正如他之前跟本能和本因说的那般,实力到了他这等境界,根本就不屑于玩偷鸡摸狗的宵小伎俩。

    虽然他有把握在不惊动天龙寺任何高手的情况下,将六脉神剑剑谱弄到手,但他终究没有如此行事,而是堂堂正正找上门来,拿出足够好处与天龙寺交换,只有天龙寺实在没有‘诚意’,他才会考虑巧取豪夺。

    “怎么样,我给出的条件足够了吧?”

    林沙淡然一笑,一脸平静轻笑道:“比起天龙寺多出几位一阳指达到三品甚至二品的高手,又或者在万灵丹的帮助支持下培养出一位绝顶高手,换取观阅一次六脉神剑的机会孰轻孰重几位大师心中应该自有分寸!”

    “林施主,可否容我等思考几日?”

    本因苦笑,老脸微红尴尬道:“毕竟你的提议实在太过突然,借阅六脉神剑剑谱这等事情实在事关重大,我等不仅要跟枯荣大师商量,还要征求保定帝的看法!”

    本观,本参与本相闻言,纷纷从狂热情绪中清醒,连连点头表示师兄考虑得极是。

    “如此,我便等方丈十日,十日之后不管答应与否方丈都得给我一个明确答复!”林沙点头应是,并没有察觉到四本脸上的不自然之色。

    “那接下来几日,我想在天龙寺叨扰几日,几位大师不会嫌麻烦吧?”

    他轻笑着开口调侃。

    “不会不会,欢迎还来不及,林施主说笑了!”

    四本光洁额头留下数条黑线,心道眼前青年说话还真不客气……(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