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点苍山

    此时的点苍山还没有闻名西南的点苍剑派,可大理皇家寺院天龙寺的存在,也让点苍山成为西南武林圣地。

    这日,点苍山天龙寺外,来了一位身材魁伟异常的青年壮汉。

    “牢烦小师傅通禀,丐帮六袋弟子六沙拜访!”

    天龙寺山门外,林沙轻笑着对守在门口的小沙弥说道。

    “施主还请稍等,小僧这就去通禀寺中长者!”

    果然不愧是皇家寺院,守门的区区小沙弥都极具气度,虽然震惊于林沙的魁伟身材,可守门不过十岁左右的小沙弥却只是稍露惊容,而后便双手合十轻声道。

    “小师傅自便!”

    林沙淡然一笑,直接走到山门旁的小凉亭中寻了把石凳一屁股坐下。

    “阿弥陀佛,贫僧本能见过施主!”

    不久后,一位中年僧人便随着小沙弥匆匆走了过来,见到林沙后眼中精光闪烁,单手直立宣了声佛号。

    “本能大师有礼了!”

    林沙起身淡然一笑,随意抱拳客气道。

    “施主请寺内一行!”

    本能微笑点头,再次单手直礼施了一礼。

    “恭敬不如从命!”

    林沙一脸平静,点了点头跟在本能身后直往天龙寺主殿而去。

    天龙寺是大理国的皇家寺院,大理崇尚佛学,许多皇帝退位后都在天龙寺出家为僧。

    天龙寺在大理是一个支柱性的作用,简直就是段氏政权得以稳定的保障者,延庆太子被人追杀,第一个就想到来找天龙寺的枯荣大师主持公道,可见一斑。

    其占地规模宏大,“基方七里,为屋八百九十间,佛一万一千四百尊,用铜四万五千五百五十斛”,更有“三阁、七楼、九殿、百厦”之规模。

    当然。林沙不是来旅游观光,也不是来瞻仰西南佛教圣地,天龙寺规模如何建筑又如何雄伟华丽,于他并不相干。

    丐帮套名头或许在无量山好用。但天龙寺作为西南武林圣地,自然不会像无量剑派那般客气,要不是他六袋弟子的身份,想让寺中本字辈僧人出面接待根本不可能。

    跟着本能进了寺院正殿,随意参观了几眼。他便随本能来到寺中待客所在偏殿,直接步入正题谈起此行目的。

    “不知施主此来蔽寺,有何指教?”

    本能也是个急性子,一点都没出家人的淡定从容,只是稍微寒暄一会便直奔主题。

    “本能大师如此痛快,那林某也就直言不讳了!”

    林沙淡然一笑,也没深究本能为何如此沉不住气,稍一沉吟便笑着道:“林某此行,最终目的便是想借贵寺镇寺之宝六脉神剑一观!”

    “什么?”

    本能一脸震惊,一双眼睛瞪得老大。声音中隐含掩饰不住的愤怒。

    “怎么了大师?”

    林沙淡然一笑,脸上神色平静异常,一点都没受到本能愤怒情绪影响,轻声道:“我既然提出此等要求,自然有足够堪比六脉神剑剑谱的好处奉上!”

    “狂妄!”

    本能一脸铁青,一双牛眼瞪得老大冷笑道:“六脉神剑乃我天龙寺镇寺之宝,林施主以为我寺会答应这等无礼要求?”

    “本能大师能做得了天龙寺的主?”

    林沙淡然一笑也不生气,说出来的话只气得本能脸膛涨红差点吐血。

    “贫僧自是不能做主!”

    本能强压心头怒火,猛喘几口大气怒道:“可贫僧可以告诉施主,请施主息了此等念头。否则休怪天龙寺无礼!”

    “哦,大师就不听听林某的条件?”

    林沙神色一片平静,根本没受到本能激愤情绪影响,端起茶盏轻抿一口淡然开口。

    “不用!”

    本能断然怒喝:“林施主还请自重。天龙寺绝不会答应此等无礼要求!”

    “我要是非得借贵寺六脉神剑一观呢?”

    轻轻放下茶盏,林沙笑吟吟问道。

    “林施主难道想挑起天龙寺与丐帮的争斗?”

    本能怒到极点反而平静下来,一双大眼冷然若冰沉声反问。

    “不,林某只是区区丐帮六袋弟子,还代表不了丐帮!”

    林沙轻笑出声,看向本能的目光中满是玩味。

    “阿弥陀佛。那贫僧就只好领教一番施主的本事了!”

    本能双手合十宣了声佛号,眉头一挑冷声道。

    “哎,真是麻烦,怎么到哪都要动手??!”

    林沙轻笑着摇头,主动起身伸手笑道:“本能大师请!”

    “哼,既然施主如此冥顽不佞,休怪贫僧动手不分轻重!”

    本能的脸色难看之极,缓缓起身瞪目怒道。

    “这是自然!”

    林沙淡然轻笑,平静道:“正想见识大理一阳指神功,希望大势不要让林某失望才好!”

    哼!

    本能脸现怒容,没有客气冷哼出声转身出了禅房,大步流星带着林沙来到不远处的小练武场。

    林沙轻笑着缓步而行,心中暗暗摇了摇头,本能的实力在他眼中几乎无所遁形,连江湖一流水准都没达到,就这实力还想维护天龙寺声誉?

    真是笑话!

    也好,天龙寺那帮真正的高手,估计此时都准备应对即将来访的吐蕃国国师大轮明王鸠摩智,没空闲时间理会其它,他正好趁机将惊动这些老家伙们。

    “林施主,请!”

    “本能大师,你先出手吧!”

    “好,既然林施主如此自信,那贫僧也就不客气了!”

    本能脸上神色铁青,见得林沙如此托大怒火熊熊,猛地踏步前行瞬间出现在林沙身前,右手食指闪电般一点,一道凌厉指劲带着破空呼啸激射。

    尽管林沙的态度将他激怒,不过他出手之时依旧留有余地没下杀手。

    “嘿,本能大师留手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林沙轻笑着调侃,身形挺立不闪不避,伸手好似拂去身上灰尘般轻轻一弹,不偏不倚正正将激射而至的一阳指击溃。

    “施主好手段,小心了!”

    本能脸色一变,没想到林沙如此轻易便将他的一阳指化解,心头凛然不敢有丝毫怠慢,运起轻功身如轻言围着林沙团他乱转,双手食指不时点出,道道凌厉指劲纵横交错激射而至。

    林沙神色淡然,脚下轻轻迈动好似闲庭信步,手腕轻翻一双蒲扇大掌上下游动,不带丝毫烟火之气却是将本能所发一阳指尽轻松拦截。

    “施主还请出手,看不起贫僧这点手段么?”

    一连点出十来到一阳指劲,两人连依附都没沾便交手近十招,本能已是额头见汗,见林沙只守不攻好似闲庭信步自然明白自己不是对手,可林沙的态度却彻底将本能和尚激怒,顾不得体内消失大半的真气怒喝出声。

    “结束吧!”

    林沙淡然轻笑,本能话音刚落他便一指点出,正是一阳指的出手套路,一道凌厉指劲瞬间跨越两人间的短暂距离,在本能满脸惊骇不敢置信的目光中,瞬间击溃他布满身体的真气护罩,精准点中其身上要穴顿时僵立当场。

    “一阳指!”

    本能却是顾不了这些,眼神满是不可思议惊呼出声。

    “没错,就是一阳指!”

    林沙淡然一笑,脸色平静反问:“不知大师对我这一指有何感想?”

    “四品还是三品?”

    本能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可惜身子僵硬不能动,没有理会林沙的调侃,脸色变幻好一阵后才颤声反问。

    “本能大师,你这阳光可是不成??!”

    林沙轻笑着摇了摇头,悠悠然道:“大师的一阳指修为才刚刚六品,实在让林某感到失望!”

    “哼,说话别这么阴阳怪气!”

    本能一张老脸涨得通红,林沙这话简直赤落落打脸,可惜技不如人只得强忍着,瞪圆了一双牛眼怒道:“一阳指可是我段氏一族绝学,林沙施主你又是如何学会的?”

    “这个倒是不急!”

    林沙悠然一笑,摆了摆手好笑问道:“林某是否有资格跟贵寺四本,又或者枯荣大师一会?”

    说着,他伸出手指轻轻一点,一道轻柔指劲脱指而出,瞬间便解了本能被封穴道没有伤害他身体分毫。

    “你的一阳指修为,难不成已达到轻重变化如意的二品境界?”

    本能瞪大眼睛,颤抖着声音不可思议惊道。

    “区区一阳指二品境界而已,算不得什么!”

    林沙淡然轻笑,摆了摆手没好气道:“大师别发呆了,还是替林某早点通传贵寺重要人物的好!”

    “哼,别以为如此你就可以嚣张了,天龙寺可不是外人可以撒野的地方!”

    本能脸上满是纠结郁闷之色,满眼复杂瞪了林沙一眼,也没二话转身就走,离开之前还没忘吩咐旁边早看傻了眼的小沙弥招呼林沙。

    “这和尚的脾气当真不错!”

    林沙轻笑着点了点头,对于天龙寺的印象顿时大好,招了招手叫旁边的小沙弥过来,微笑着问道:“小师傅,不知贵寺最近可有要事,怎么一路过来好象没有几人啊,也太过冷清了点!”

    “阿弥陀佛,事关寺中隐秘,小僧小僧不敢泄露!”

    小沙弥一脸忐忑不安,小心翼翼战战兢兢,没说两句光亮的额头已是冷汗淋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