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林沙的立场和心态,对神农帮与无量派之间的摩擦没有任何兴趣。

    本来他确实打算转身就走,不过转念间想到了一件差点被忽视的事儿,便又留了下来当个安静的观众,顺便等人。

    等什么人呢?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司空玄身后还跟着天山飘渺宫的使者,他等的就是飘渺宫的使者。

    在无量派后山禁地得到《北冥神功》,让他身体隐患解除的同时,修炼神功也让他对《北冥神功》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

    修习这门神功,让他顺利开辟中丹田精气海,同时将一身磅礴内力转化为包容性极强的北冥真气。

    他惊喜发现,北冥真气竟然是水属性,与肾脉开辟的窍穴十分契合。

    而北冥真气能吸收转化他人真气,自然也能转化成其它种类真气,前提是要有那门真气的内功运行之法。

    这,可能也是无崖子那么热衷收集各门各派武功有关。

    林沙又想到了逍遥派三大神功之一的《小无相功》,论其原理跟《北冥神功》当真绝配,一个吸收消化他人真气为己用,一个又能模仿天下武功运行之法,不得不说无崖子跟李秋水当真猿粪不浅。

    《北冥神功》真气属性为水,就是不知道《小无相功》的真气有无属性,以后找到机会一定要好好探究探究。

    他心中有个极其大胆的想法,需得参考各种神功秘籍,说不定就能从某些特殊神功中找到突破方向,这是个漫长工程急不来。

    既然逍遥派三大绝学中的两门都有神妙之处,那作为最神奇的《八荒**唯我独尊功》,想来也有其独特之处,林沙自是想见识一番。

    当然,他并没有迫切到一定要见识天下神功,为此甚至不惜远赴万里跑去天山的冲动,不过遇上了也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就是。

    ……

    接下来。他自然见识到了神农帮大闹无量山。

    段誉这小子跟一美貌小姑娘下得无量山,本来神农帮那帮家伙受了教训,得知两人不是无量剑派中人没有为难,可惜段誉这家伙实在喜欢多管闲事。把钟灵小姑娘也陷在神农帮帮众之手。

    远远看到那速度快若闪电的闪电貂,林沙突然心头一动,想起了天龙中的两大超级毒物莽牯朱蛤和万年冰蚕,莽牯朱蛤不就是身在附近么?

    与其便宜了段誉这个家伙,白白浪费了莽牯朱蛤的神奇功效?;共蝗缛盟哉獾瘸抖疚镂?,炮制出几种药效惊人,可谓功参造化的神药。

    心中打了这个主意,便不得不随时关注段誉这猪脚光环罩身的幸运家伙。

    根本无需他插手做什么,他的出现并未对剧情产生过大影响,段誉这厮拿着美貌小姑娘给的花鞋信物,一脸迷糊贸然闯进无量剑派后山禁地,如原著一样失足跌落悬崖。

    果真不愧是猪脚光环罩身,林沙临立无量剑派后山禁地对面的悬崖崖顶,眼睁睁看着这厮掉落山崖。却是不偏不倚直接落在那株伸出崖壁的参松之上。

    难道,冥冥中果有气运一说?

    只有亲身经历过,才知道从崖顶跌落,又能恰好砸在半山壁中伸出的苍松之上,这等运气是何等的惊人!

    之后几天,段誉在山谷之中的生活情景,都一一被林沙看在眼中,直到这厮寻到山谷石室入口。

    知晓山谷石室另一头出口在斓沧江隐秘处,他也不耽搁功夫,直接跑了过去就在附近镇子找了家客栈入住。每日在斓沧江边巡视几圈。

    果然不几日,他便在江边发现满声狼狈,一身衣裳破烂犹如乞丐的段大公子,轻笑出声远远坠在身后。

    跟在段誉身过了惊险的铁索桥‘善人渡’。又跑到了万劫谷。

    既然称呼一声‘谷’字,万劫谷自然不可能隐藏于地下。

    他没有跟着段誉一起钻树洞,直接纵身飞跃好似大鸟升腾而起,身形飘渺如仙于万劫谷入口出的森林上空纵横飞掠。

    脚尖轻轻一点柔嫩树枝,身形轻若鸿毛飞身纵起,瞬间跨越数丈距离轻轻落在另一棵大树树枝之上。

    树枝上下轻轻摇曳。他高大魁伟的身躯也跟着上下起伏,只稍一停留便立即如飞鸟展膀疾飞,轻轻松松绕着面积巨大的森林外围转了一圈。

    果然,深入森林十来里后,他便发现一处被密林环绕,几乎密不透风的小小山谷。

    林沙自是无需寻找所谓道路,直接如飞鸟从森林上空纵掠而过,轻轻松松便进了隐秘异常的万劫谷。

    此时段誉正跟着一个丫鬟打扮小姑娘,深入谷中进了一座精致小院。

    “恩,好浓郁的杀气??!”

    那精致小院明显是女眷居住之所,林沙自是没有兴趣跟上听墙角,蓦然心头一动很是不悦的朝着山谷某个方向望了一眼,感受到了数股肆无忌惮的浓烈杀气。

    二话不说,掉头就往杀气传来方向疾掠而去。

    来到一处屋明亮堂的屋子前,明显是主人处理事务以及待客之所,他刚刚靠近便闻到一股浓郁酒香扑鼻,更有粗豪男声吆喝大呼

    “老三老四,都别喝多了,之后还有活计要干!”

    一道沉闷声音从酒香最浓屋子里传出,而后只听咚咚咚的轻微敲击声不断响起,屋子门口走出一位双腿残疾满脸恐怖疤痕,驻着两根拐杖的丑陋男子缓步而出,浑身气度凛然一身杀气惊人之极。

    紧接着,又有一位两颊有两条丑陋疤痕的中年女子跟着出来,腰间插着两把柳叶弯刀,身上煞气一点都不比驻着拐杖的丑陋男子要差。

    之后房里有走出两位相貌奇异男子,一位顶着一头蓬松毛发身形高大魁伟,另一位身材高高瘦瘦像跟竹杆,无一例外他们身上杀气凝重堪比军中宿将。

    四大恶人?

    林沙心头一动便明白眼前四人身份,淡然一笑飘身上前,鼻间闻到房中除了酒肉香味之外,还有淡淡的血腥味。

    “什么人?”

    段延庆反应最快,林沙刚刚现身他便飘身而至,手中拐杖猛然点出。

    “四品一阳指!”

    林沙手腕一翻手掌轻拍,不着痕迹将段延庆杖中附带的一阳指指劲抵消。

    刷!刷!

    段延庆只觉点出杖上传回一股巨力,残疾的身躯不由自主向后飞退,拐杖连点在地上留下道道深坑,却是奇迹般没有翻倒在地。而就在这时,两把柳叶刀如疾风轮番砍削而至,顶替了段延庆的位置。

    林沙神色淡然脸上平静无波,手掌翻飞间轻松接下叶二娘的全部攻势,《北冥神功》内力运转之下,丝丝真气通过手掌与刀面直接接触,顺着手掌穴道流入身体之中。

    叶二娘根本就没发觉林沙的‘偷’内力之举,不过交手片刻便觉压力山大举步维艰,心头发苦手上柳叶刀翻转更为凌厉,嘴里利声尖叫老三老四还不快来帮忙!

    “叫我岳老二!”

    身形雄伟满头蓬松乱发的南海鳄神大叫一声,扬起沉重的鳄嘴剪,大步流星冲到林沙跟前就是一剪。

    林沙右脚脚尖轻轻一点,正中鳄嘴剪两面据齿尖刃相交之处,重达数十斤的鳄嘴剪猛然向上扬起,要不是南海鳄神闪得快只怕脑袋还狠狠挨上一记。

    咻!

    刚刚点飞南海鳄神的沉重兵器,耳中便传来一道凄厉锐啸,一条铁爪钢杖从天而落,直取林沙天灵。

    “轻功不错,可惜手头功夫实在太差!”

    林沙淡然一笑缓声开口,右手朝上食指轻轻一点。

    ‘?!囊坏澜鹛幻炱?,云中鹤只觉手中钢杖传回一股锐利之极的巨力,掌心一麻几乎握不住钢杖,高瘦身形借实倒卷腾空而起,好似一只翩翩飞舞的仙鹤般灵动异常。

    “点子扎手,咱们一起上!”

    段延庆嘴巴不动,肚子里发出一声沉闷吆喝。

    话音刚落,他便已飞身疾身,手中双拐连翻挥击,道道凌厉劲风纵横呼啸,一道接一道一阳指指劲顺着双拐连连点出,凄厉的破空声连绵起伏。

    叶二娘手中柳叶刀迅如疾风,招招凌厉式式狠毒,出招角度刁钻之极处处不离林沙周身要害,一身轻功运转开来好似曼舞轻风捉摸不透。

    南海鳄神哇哇大叫一脸彪悍,挥舞沉重鳄嘴剪往来纵横奋力冲杀,拳掌飞舞轰出声声凌厉气爆。

    云中鹤最为狡猾,仗着一身独步天下的轻功,如灵鹤于天空纵跃飞翔,手中铁爪钢杖在空中猛然挥击凌厉异常。

    林沙神色淡然眼中平静无波,面对四大恶人狂风暴雨一般的凌厉攻势不紧不慢,挥手一掌拍飞段延庆挥来长拐,反手握拳跟南海鳄神硬拼一记将其轰飞,食指轻弹叶二娘如受重击,手心剧震几乎握不住手中刀柄。

    伸手轻探瞬间抓住云中鹤挥下的铁爪钢杖,掌心暗劲吞吐云中鹤措不及防只觉手心剧痛,心下大骇急欲松手放弃钢杖,可林沙已腾身而起一把抓住他的脚腕,《北冥神功》内力迅速运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