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感谢‘15895152941’兄弟的万赏,十分感谢

    站在山谷悬崖之底,抬头望了望几乎看不到头的山崖,林沙脸色淡然轻轻一笑……

    高大魁伟的身躯突然凌空飞跃,好似大鹏展翅冲天而起,待到身形于半空滞留之际已离地面有数十丈之遥?!?,

    右脚前伸于湿滑山壁轻轻一点,魁伟身形轻若无物再次冲天而起,如此作有脚连环点出,身形如疾飞大鸟顺着高达数百丈的崖壁飞速上升,不过短短半盏茶功夫他那挺拔的魁伟身形已冲上崖顶,双脚稳稳落地。

    脸不红气不喘,神态平静好似他本就站在崖顶观望风景一般。

    回头扫了眼白雾缭绕看不清真实面目的崖底,轻笑着摇了摇头缓步前行,身上长衫在崖顶呼啸劲风中猎猎作响,腰背挺直犹如一杆冲天直立的标枪,偏偏气质飘渺好似神仙中人。

    后山作为无量派禁地,又地处偏僻没有看到一个人影。

    他倒也不在意,之前跟着那位无量剑派年轻弟子过来时,他早就记住了来时的道路,慢悠悠找过去不是问题。

    ……

    “左师兄,这么你们东宗的气氛这般怪异?”

    此时的剑湖宫人气颇足,随着无量剑派东西两宗比剑时间临近,西宗弟子终于在掌门辛双清的率领下赶到无量山剑湖宫。

    只是让辛双清没有料到的是,以前见面一向趾高气昂时时不忘挖苦的左子穆,此次却是难得的沉默寡言。倒让她有些不太适应说话语气很冲。

    “辛师妹休得逞口舌之利!”

    左子穆被林沙打击到了,最近精神状态一直不是太好??刹淮硭嵩凇赫允帧媲叭砣?,脸色一板没好气道:“等手下的弟子们交过手后。你就知晓咱们两宗之间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哼,说大话谁不会?”

    辛双清丝毫不让,一张成熟美妇娇艳脸庞冷若冰霜,怒哼出声:“等弟子们手上见了真章再说!”

    “那就走着瞧吧!”

    左子穆连连冷笑,不过转眼不知想到了什么,脸色一缓冲着辛双清认真告诫道:“辛师妹,咱们两宗比剑之前你还是好好约束下手下弟子,免得出了什么差池我也没法帮忙!”

    “左师兄,你这话什么意思?”

    辛双清闻言俏脸微微一变。凤目含煞狠狠瞪了眼左子穆。

    “言尽于此,师妹听是不听就是你自己的事儿了!”

    左子穆心头一怒,暗道我好心提醒你果真不识好人心。

    可是转念又想到了那道恐怖的魁伟身影,心头怒气瞬间消散得干干净净,只觉索然无味顿时失了争辩的心情,转身头也不回就走。

    辛双清看着左子穆渐渐远去的萧索背影,不知为何竟然生出一丝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莫名感触。

    ……

    无量山后山禁地外某处小树林,一对野鸳鸯正唧唧我我好不亲热。

    “于师兄,你们剑湖宫的气氛好古怪哦!”

    一道娇媚入骨的女子声音传出。顿时引来一道粗豪男声嘿嘿荡笑,调戏道:“师妹哪里古怪了,让师兄我摸摸看!”

    “哎呀师兄真是讨厌死啦,人家说正事呢!”

    女子娇哼出声酥麻入骨。跟着男声轻声调笑几句又转回了正题。

    “什么气氛古怪不古怪的,还不是前些天来了个丐帮的六袋弟子蛮横得紧把师傅给惹恼了,要不是师傅大人有大量只怕那小子早不知死多少回了……”

    那粗豪男声也不知道是傻大胆还是神经粗条。就连他师傅左子穆都头疼不已的角色,在他口中好似一个混混无赖一般随便就能打发了。

    “是么。你叫左子穆过来动手试试,我保证不打死他这个教徒无方的家伙!”

    一道淡然声音突兀响起。将小树林中那粗豪男声的吹嘘打断。

    “谁?”

    林中传出一声暴喝,一阵凌乱脚步声传出,两条衣裳不整的男女身影踉跄冲了出来。

    “是你?”

    冲着前头是位中年汉子,手持长剑一脸狰狞,可抬眼看到不呀处的那道魁伟身形,顿时脸色大变脚下一软扑通跪倒在地。

    “小心祸从口出!”

    淡淡扫了眼跪在身前,头发披散狼狈万分的无量剑弟子,林沙没有动手的兴趣只是淡淡警告了句。

    “是,是,是,是我胡言乱语,是我我胡言乱语!”

    无量剑派中年男弟子哪还有之前的威风,简直比哈巴狗还哈巴狗,连连点头一脸讨好赔笑,就差在脑门上粘贴‘狗才’二字标签。

    旁边那位姿容艳丽的女子惊呆了,不知为何腿脚发软也跟着扑通跪倒在地,脸色木呆呆的一眼茫然看着于光豪表演。

    “懒得跟你这样的家伙计较,下次要是再遇上你口不择言,哼哼后果自负!”

    说到最后一个负字时声音已飘渺难辨,待于光豪和葛光佩抬头之时,身前哪还有那高大魁伟身影存在,顿时吓白了脸色!

    “于,于,于师兄,这,这位是,是,是谁?”

    颇有几分姿色的葛光佩一脸惊吓,满眼惊惶哆哆嗦嗦颤声问道。

    “就,就,就是那位,位丐帮,帮六,六袋弟子!”

    于光豪脸色一片煞白,身子簌簌发抖披头散发狼狈万分,哪还有刚才跟师妹调笑之时的豪气,简直就像头被吓傻的呆鸡,只知木然点头一脸惊惶。

    ……

    剑湖宫,左子穆端坐首位一脸威严。

    “师傅,咱们的准备已经做得十分充足,只等各路英雄豪杰上山!”

    一位年轻弟子正恭敬立于下首,老老实实禀告道。

    “好,让下面的弟子们不要懈怠,此次群雄会聚对我无量剑而言,是次难得的露脸机会,千万不要搞砸了!”

    左子穆脸上露出满意微笑,点了点头轻声吩咐道。

    “哟,老左你这有正事在忙??!”

    就在这时,一道飘渺无定的淡然声音突然响起,惊得左子穆和汇报弟子脸色大变瞬间抽剑在手。

    “是谁?”

    左子穆脸色铁青难看不已,心中更是连连打鼓惊惶不安,竟然被人欺身如此之近都没发觉,要是……

    “才半个月不见,老左你可真是健忘??!”

    林沙淡然一笑,好象瞬移出现一般,稳稳坐在客座首席位置,一脸轻笑调侃道。

    “是,是,是林少侠??!”

    见到那道犹如噩梦般的魁伟身形,左子穆顿时苦笑不已,心头大石落地又是紧张难安,挥了挥手示意座下吓傻弟子赶紧离开,脸上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干笑道:“一时反应过度,林少侠千万不要见怪!”

    “我要是见怪,只怕左掌门你现在已不能站着说话了!”

    林沙哈哈一笑,摆了摆手一脸平静道:“废话我也懒得多说,左掌门我上次占了无量剑不少便宜,这次过来是……”

    ……

    时间匆匆流逝,转眼就过了半月时间。

    这日无量剑派剑湖宫人气鼎盛,五年一度的无量剑东西宗比剑已经开始。

    “无量?!痹侄?、北、西三宗,北宗近数十年来已趋式微,东西二宗却均人才鼎盛?!拔蘖拷!庇谖宕筇颇昙湓谀馅蘖可酱磁?,掌门人居住无量山剑湖宫。

    自于大宋仁过年间分为三宗之后,每隔五年,三宗门下弟子便在剑湖宫中比武斗剑,获胜的一宗得在剑湖宫居住五年,至第六年上重行比试。五场斗剑,赢得三场者为胜。

    这五年之中,败者固然极力钻研,以图在下届?;嶂邢囱┣俺?,胜者也是丝毫不敢松懈。北宗于四十年前获胜而入住剑湖宫,五年后败阵出宫,掌门人一怒而率领门人迁往山西,此后即不再参预比剑,与东西两宗也不通音问。

    三十五年来,东西二宗互有胜负。东宗胜过四次,西宗胜过两次。

    林沙端座于客席首位,悠悠然看着场中无趣之极的比试。

    无量剑东西两宗精英弟子已斗得火热,剑来剑往招式繁复精妙难言,可看在他眼中却一无是处弹指可破。

    跟他有相同看法的,正是端坐首位的东宗掌门左子穆,此时他已无心观看弟子比试,思绪翻飞早已飘向新得的三十六路快剑之上,要不是东西宗比剑已属传统,又是关系到东宗面子问题他都想直接叫停比剑。

    什么都比不得提高实力重要,就是东西宗比剑也是如此!

    不用怀疑,左子穆新得三十六路快剑,正是林沙无偿奉送,以弥补之前的蛮横霸道之过。

    在达成此行目的收获巨大之后,心情大好的他还是很大方的。

    至于这三十六路快剑,正是他于鹿鼎世界所得之点苍快剑剑法,左子穆一见之下如获至宝,心中那些怨恨早抛到九霄云外,满满都被精妙更甚无量剑法的三十六路快剑剑法吸引。

    嗤!

    正当宫中众人目光全被场上比试吸引,为比试中的一年少一中年汉子捏了把冷汗,只见两人兔起鹘落间已分出胜负,不料客席末尾端座的俊秀青年突然嗤笑出声,顿时吸引了在场所有目光。

    这就是段誉,天龙世界中运气爆表的两人组之一?

    林沙笑吟吟看了过去,觉得也不怎么样就是普通权贵公子摸样,当然他身上的佛家意味浓郁了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