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慕容博老先生

    感受到膻中穴里翻滚的北冥真气,林沙在心中默默感谢了一番某人。

    真要说起来的话,他此次大理之行,以及强闯无量剑派禁地得到北冥神功的举动,有慕容博那老家伙的一份功劳。

    几个月前的某天晚上,慕容博趁夜偷袭身在苏州城外破庙的林沙。

    结果自不用多说,林沙三下五除二轻而易举便把这老家伙轰退吓走。

    不过在试探之时,他也没老家伙玩得炉火纯青的斗转星移小坑了一把,轰出去的强猛劲道全部返回不说,慕容博还很阴险的买一送一。

    结果他吃了个小闷亏,体内气血震荡就连脏腑都跟着受到牵连。

    当然,以他的势力不过瞬间便彻底恢复。

    可待他吓走慕容博后,返回破庙仔细检查身体状况,惊喜发现心肾两处窍穴中的雷电封锁大网,竟然都出现小小漏洞。

    他对自身真气的掌控程度虽说不如对身体气血那般细致入微,可放眼江湖也是极为高手的存在。

    当时,他便小心翼翼抽调丝丝缕缕窍穴中的真气,从雷电封锁大网的漏洞中溜达出来。

    可让他郁闷的是,调动的真气倒是顺利逃离封锁,可是它们离开窍穴之时,也不自觉带上了丝丝雷霆之力。

    尽管只是那么一丝丝,却足够真气运行于已修复经脉中时,让他感受到酥麻酸爽的美妙滋味,享受过一次就绝对不会想尝试第二次。

    本来实力到了他这份上,其实有没有磅礴真气傍身,对他的影响都不大。

    可明明身体窍穴之中拥有海量真气,却是无法动用分毫。这样的情况也让他感觉郁闷非常。

    于是,他便琢磨着如何解决这个小麻烦。

    很自然的,他想到了天龙绝学中最为知名的北冥神功

    他琢磨着。这玩意有吸收转化他人内力为己用之效,能不能将体内海量真气混和着雷霆之力。一起转化为最纯粹的北冥真气

    之前他真没抱什么太大希望,毕竟雷霆之力不同于普通内力,其性质和威力高级太多了。

    正好听闻无量剑派东西两宗比剑,广撒英雄贴邀请众多英雄见证旁观,他又没有什么急务缠身,便赶了过来打算顺手取得北冥神功,看看有无可能解决身体麻烦

    结果让他大为惊喜,按照北冥神功的内力运转路线。从窍穴之中抽调丝丝缕缕真气,伴随着闪烁电光一头冲进中丹田膻中穴,轻松开辟中丹田精气之海,同时带着雷霆之力的内力也顺利转化为北冥真气。

    不仅如此,内力在经脉中运转之时,尽管顺带出来的丝丝雷霆之力跟着在经脉中折腾了一路,给他制造了极为难受的酸麻之感,不过等内力迅速通过之后,被雷霆之力折腾过的经脉竟是越发坚韧宽敞。

    这就是所谓的一饮一啄自有天意么

    心情舒畅之极,还有闲情逸致琢磨这些有的没的。

    半个月时间转眼即过

    “呼。终于把两处窍穴中的真气,还有那麻烦的雷霆之力全部转换完全”

    盘坐于石床上的林沙,猛然睁眼射出两道半寸精芒??谥泻舫鲆豢诔こぐ灼?,长达一米有余凝而不散巍为壮观。

    脸上露出掩饰不住的惊喜,身子飘飘然飞身而起,浑身舒畅手脚在半空大张舒展,轻轻落地刷的一下飞身而起,身形灵活如猿在石室往来飞窜,只觉体内真气鼓荡说不出的舒爽惬意。

    而此时,他体内一股浩浩荡荡有如长江大河般的真气洪流,顺着经脉一路咆哮冲刷。不断的做着小周天和大周天往复循环。

    一口气运行了三十六个小周天十八个大周天,只觉好似吃了人参果般浑身无不舒畅。浩荡真气如百川归海般齐齐涌入新开破不久的中丹田精气海,胸口脏腑震动一股热气顺着喉管直冲喉咙不吐不快

    “啊”

    身形犹如疾风呼啸。几个纵跃便已飞出地底山洞,来到山崖底下峡谷之中,胸膛热力鼓荡张嘴仰天长啸。

    长啸声如龙吟大?;⑿ド搅?,惊天动地延绵不绝,声浪滚滚犹如雷霆炸响,在四周高大峭壁来回激荡,远远传开竟连山谷上空的白色雾气,也被震散一空不知所踪。

    声浪如海潮汹涌连绵不绝,冲散了山谷上空白雾,甚至冲出数百米之高的山崖,在整个无量山上空激昂鼓荡震耳欲聋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剑湖宫中,左子穆正在交代身周弟子布置安排,突闻如此惊天长啸顿时脸色大变,身形一纵几个起落间已出了宫门,站在门前广场上满脸惊骇望向后山禁地方向。

    “师,师傅,声音,声音是从,从后山禁地,地传来”

    十来位无量剑派东宗弟子跟着飞身纵跃出宫,一个个跟着脸色大变,其中一位满脸惊容冲着左子穆道。

    “闭嘴,为师难道听不出来么”

    左子穆满脸阴沉,冲着那倒霉弟子咆哮怒吼,一脸阴晴不定。

    好精湛的内功

    好高深的修为

    好惊人的声势

    想都不用多想,弄出如此巨大声势,又是身处后山禁地之中,肯定就是半个月前那位实力强横的丐帮六袋弟子林沙

    原本半个来月都没了林沙的声息,他还以为这厮要么出了意外要么就从其它地方离开了无量山,没想到完全不是如此

    后山禁地到底有何秘密,竟能引得如此高手千里遥遥从中原赶来

    想到半个月前的屈辱一幕,他心中就憋闷得慌,却又发泄不得好不难受。

    此人只能相交不可为敌,不然无量剑派危矣

    林沙胸口一时真气鼓荡没能忍住纵声长啸,惊得无量剑派上下骇然变色,惊飞无量山无数飞鸟,吓得山中群兽奔走呼嚎,弄出的声势好不惊人。

    体内气浪滚滚连绵不绝,林沙这一长啸足足维持了一刻钟之久

    待到声浪渐熄,他一脸红光重新返回山谷地下石洞之中。

    盘腿坐于石室石床之上,伸手将画有北冥神功内力运行图的丝帛打开,里面三十六副经脉运行之法他已全部修习完全,不然也不会这么轻松就将两处窍穴之中的海量真气,以及附带的雷霆之力全部吸收,转化成性质更为纯粹的北冥真气。

    可以说,到了这时北冥神功他已修至大成之境,一点都不比修习了近百载的无崖子逊色,甚至更甚一筹。

    到此,他千里遥遥直奔大理的主要目的已经达成,接下来就是彻底的放松游玩时间了。

    至于与北冥神功同时抄录在丝帛上的凌波微步,他修习北冥神功的空闲之时,又或者取用山谷野果饱腹之际,临睡休息之前好好研究过一番,以他的眼光来看这确实是一门精妙步法。

    说它是纯粹的步法其实有些不太恰当,单就其在运转之时,能够源源不断的自生内力,说它是一门配合北冥神功修炼的基础动功都不为过。

    以林沙的实力境界,掌握这么一门精妙步法轻松之极,只是稍稍利用空闲时间熟练了一下步法,便已轻松掌握了其中奥妙。

    “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

    仔仔细细将丝帛上的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检查一遍,发现没有错漏之处后,他回身凝望足足待了半个月时间的地底石室轻笑着喃喃自语。

    他此时心态平和波澜不惊,没有不舍之态也无欣喜之情。

    扫了眼恍若真人美艳不可方物的玉像,轻笑着摇了摇头取出从石室中找到笔墨丝帛,将北冥神功第一副手太阴肺经的修炼之法,以及凌波微步步法全部记录在丝帛之上,随手塞进了小蒲团之中放归原位。

    虽然从没有验证过,但林沙还是比较相信因果之论的。

    毕竟山谷之中事关天龙位面大猪脚段誉的机缘,他自然不怕毁了段誉的机缘好运,不过能省下可能的麻烦还是省下的好,有些事情不是武功高就可以说得清楚的,不然段誉和虚竹还有游坦之的运气也太过爆棚了吧,好得完全没有道理让人无话可说。

    做完了这些,起身又在石室之中转悠了一圈。

    不知不觉便到了空空荡荡的“琅擐福地”之中。

    这里是个极大的石洞,比之外面的石室大了数倍,洞中一排排的列满木制书架,可是架上却空洞洞地连一本书册也无。

    缓步前行,书架上贴满了签条,尽是“昆仑派”、“少林派”、“青城派”、“山东蓬莱派”等等名称,其中自然也有“大理段氏”的签条。

    但在“少林派”的签条下注“缺易筋经”,在“丐帮”的签条下注“缺降龙十八掌”,在“大理段氏”的签条下注“缺一阳指法、六脉神剑剑法,憾甚”的字样。

    再次看到这些字迹,他依旧忍不住感觉好笑,真是好大的口气,一副天下武功尽收囊中的气派,就是不知无崖子为何将天山飘渺峰不远的青藏密宗,还有西域一众教派的护教神功给忽视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