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沙兄弟,听闻你武艺超群连败慕容氏四大家臣,不知跟几位长老相比孰优孰劣?”

    本来在马大元家吃的饯行宴气氛还算不错,虽不热烈却也让人感觉十分舒服,十天时间相处足够让乔峰和几位九袋长老熟悉林沙的淡然性格,自然不会在替他举办的饯行宴上闹腾得太厉害。

    可是也不知康敏吃错了什么药,临了饯行宴都快结束之时,她竟然冷不丁来这么一句。

    饭桌上的轻言谈笑瞬间消失,气氛一下子便得尴尬起来。

    这不是废话么?

    慕容氏四大家臣联手都干不过林沙,丐帮几位九袋长老武功都相差不多,最多也只能跟慕容氏四大家臣之一拼上一把,跟林沙打根本就没赢得可能性。

    林沙暂留洛阳的十天时间,主动上门讨教的丐帮精英弟子不在少数,但绝不包括八位九袋长老!

    不是他们输不起,而是他们不能输!

    要是消息传出,堂堂的丐帮九袋长老,竟然干不过区区六袋精英弟子。不管其中有何缘故,丐帮将成为江湖上的笑柄,八位九袋长老在丐帮内部的威望将一落千丈。

    这是八位九袋长老不愿见到的,也是他们极力避免出现的麻烦。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也是因为如此原因,乔峰极力克制自己欲与林沙切磋的念头,一直憋着不吭声,更别提武功与八位九袋长老也就是伯仲之间的副帮主马大元了。

    “夫人不要胡言乱语!”

    马大元一脸尴尬,呵斥了自家美艳夫人一句急忙端起酒杯,冲着林沙尴尬笑道:“妇人不懂武功胡言乱语,林沙兄弟还忘不要见怪??!”

    “时间已然不早,这酒就没必须继续喝下去了。我明天还得早起赶路,感谢马副帮主的饯行宴,兄弟就此告辞还请见谅!”

    林沙淡然一笑。伸手按在桌前的酒杯杯口上,微微点了点头也没理会马大元的尴尬脸色。跟乔峰还有几位九袋长老点头示意,而后起身不紧不慢离开。

    “这……”

    马大元手举在半空,脸色好不尴尬难看。

    几位九袋长老一脸面面相觑,知晓林沙性子淡然,但没想到竟然轻淡到了这个地步,连一点口头亏都不愿吃。

    “哎……”

    乔峰轻叹一声摇了摇头,眼中似欣赏又似惋惜,目光不经意间扫向之前林沙身前所留酒杯。顿时惊咦出声脸色微变。

    他伸手轻轻拿起精瓷小酒杯,红木所造桌面留下一道清晰浅坑。

    “好手段,真真好手段!”

    心中一时激动难抑,手上没控制住力道,手中精瓷小酒杯咔嚓一声碎成数片,他却不管不顾两眼放光望着那道小小浅坑连连赞叹。

    “果然厉害!”

    几位九袋长老见此,之前脸上的不悦之色顿时消失,和乔峰一样露出满脸惊叹之色。

    以他们的实力,想要做到却也不难,难的是悄无声息不动声色。

    如果没记错的话。刚才马大元敬酒之时,林沙只是伸手轻轻压在杯口之上,没有发出丝毫响动以及异动。这份对劲道的精微控制之能他们自问没有。

    “夫人呐……”

    马大元摇了摇头一脸苦笑,冲着一脸茫然不知所措的康敏郑重道:“像林沙兄弟这等高手自有尊严,可不是街头耍把式的!”

    “马老哥说得不错!”

    乔峰郑重点头,看向康敏的目光中前所未有的严厉,肃声道:“幸好林沙兄弟心胸宽广,不然此次可就要酿成大错了!”

    几位九袋长老一脸认同,心道高手就得有高手的气度。

    康敏一张艳光四射的俏脸阴云密布,红一阵白一阵好不难看,贝齿紧咬下唇甚至溢出丝丝红色血迹都没知觉。

    羞辱!

    这就是康敏此时心头唯一感受。林沙转身就走的潇洒行径,简直就像是在她脸上狠狠扇了一记响亮耳光似的。抽得她晕头转向半晌都会不过气。

    脸上表情木然,心中却是升起滔天怨恨。咬牙切齿暗暗怒吼:林沙你个混蛋,老娘记住你啦!

    ……

    林沙自然不会在意康敏的记恨,说得不客气点要不是有马大元的面子,谁知道你康敏是哪位???

    竟然开口要他跟几位九袋长老切磋,不说那几位被虐后会是什么心情,难道堂堂超级高手在你一不会武功的女人眼中,就是街头玩杂耍的?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林沙便收拾利索,便去总舵堂口所在跟早起的乔峰以及掌棒龙头告辞,请乔峰帮忙替他向其他长老道歉,婉拒了乔峰的早饭邀请大步流星离开了洛阳城。

    “林沙兄弟请留步!”

    就在繁忙的洛阳码头,林沙即将登上一艘货船之时,突然一道熟悉的招呼声从身后响起。

    “哦,原来是全舵主,不知全舵主有何贵干?”

    林沙回头一看,不远处的人流之中,装扮不伦不类的全冠清正向他挥手致意,身如游余在人群中绕来绕去很快便赶了过来。

    “林沙兄弟,你这是要返回苏州?”

    全冠清呵呵一笑很有士子派头,扫了眼林沙手上小包裹明知故问。

    “正是!”

    林沙淡然一笑,点点头轻声回答。

    “缘分啊,正好我要赶往山东一趟,咱们敲同行!”

    全冠清眼睛一亮,装作惊喜状笑道。

    “确实很巧,全舵主要同行的话还得快点跟船老大说道说道,这船马上就要启程了!”林沙轻轻点头提醒了句。

    ……

    虽然不知道全冠清突然跟上来所谓何事,不过林沙也并不怎么在意,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不顶用,他有这份绝对自信!

    “林沙兄弟,你对目前的丐帮如何看法?”

    果然,上船离岸不足一日时间,全冠清基本上都跟林沙待在一起,说武功招式谈论江湖趣事,再不就是天南海北胡侃一通,全冠清这厮口才不错加之见多识广,林沙听着倒也不觉寂寞。

    可能自觉跟林沙的关系熟络了,第二天一大早吃过船上的粗糙早饭,两人并肩立于船头观看岸边无限风光,这厮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

    “一派蒸蒸日上之景,在乔帮主的带领下丐帮无论实力还是威望,都达到了前人无法企及的高度!”

    林沙微微一笑平静开口,这确实就是他的心理话。

    后世除了郭靖领导下的丐帮在威望上能和此时的丐帮有得一比之外,此时的丐帮实力绝对是有史以来最强悍的。

    “可惜,像林沙兄弟这样的大才,在偌大一个丐帮之中竟是不得大用!”

    全冠清脸上神色一滞,沉吟片刻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

    “呵呵,乔帮主和长老们倒是想给我加胆子,不过都被我给推拒了!”

    林沙淡然一笑,没有理会全冠清一脸的莫名其妙,双手一摊平静道:“我一向闲云野鹤惯了,不习惯被管束也没心情管束他人,所以全舵主你懂的……”

    “哈哈,我懂我懂,林沙兄弟高风亮节着实令人敬佩!”

    全冠清脸上神色僵硬,打了个哈哈没再深入这个尴尬话题,话风一转接上昨日没说完的风土人情继续大侃特侃。

    可能明白了林沙对权力没有想法,全冠清也就没继续在林沙身上浪费精力,只是每日谈天说地保持了一种比较良性的私人交情。

    待货船抵达徐州之时,全冠清迫不及待下船离开,林沙轻笑着目送这厮离去,心头却是涌起一丝莫名情绪。

    跟全冠清同行的几日,他也不是一无所获,从这厮口中他得知大理无量剑派于两月后将举行内部比武,广邀天下豪杰前去观礼。

    林沙不清楚这是不是天龙八部开篇那段,不过想到无量山里的数门绝世神功,他还是打算过去凑一凑热闹。

    又几日,船行至苏州林沙弃舟登岸。

    他先到城外破庙,几名小乞丐在老乞丐周麻子的督促下,正老老实实认认真真分捡药材做后续处理,老远就听到周麻子中气十足的吆喝呼喊。

    “林沙你回来了!”

    见到林沙高大魁伟的身形,周麻子满脸惊喜急忙小跑着迎了上来,一副亲人久别重逢的感人摸样。

    “别别别,你这老家伙别在我跟前装摸作样!”

    林沙手腕轻抖掌风呼啸,将一脸惊喜状的老乞丐吹得头发向后倒竖身形踉跄站立不稳。

    “说吧,出了什么事?”

    呵呵一笑满脸玩味,根本没理会周麻子故意装出的可怜样。

    “林沙你回来得正好,二狗子让曼佗山庄那帮疯女人抓走了!”

    见林沙识破了他的锌俩。老乞丐周麻子也不气恼,挥了挥手将那几位偷笑不已的小乞丐赶得远远的,这才一脸正经忧心道:“那帮疯女人手段狠辣得紧,得尽快把二狗子救出才成!”

    “什么,曼佗山庄干动丐帮的人?”

    林沙脸上笑容一僵,目光瞬间变得冷厉如刀,连珠炮般问道:“二狗子什么时候被抓走的,徐舵主有什么反应,曼佗山庄又是如何回复的,老乞丐你跟我说清楚,不许遗漏也不许有丝毫添油加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