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瞬间交手数招……

    高大黑色身影拳指脚掌信手拈来无不随心所欲,招招蕴涵雄浑真气威力极其惊人,转瞬间飞沙走石狂风呼啸声势骇人。

    可让他郁闷的是,如此凌厉攻势竟占不得丝毫上风,同时感受到手上传回的巨大反震力道一阵气血翻涌真气动荡,心头却是对林沙的实力暗惊不已。

    林沙双掌连环飞舞,好似欲遮天蔽地一般掌影纷飞,道道或刚猛或刚中带柔或柔中带刚,又或者阴柔似水的劲道喷薄而出,骨节皮膜以及筋肉在激斗时还不断颤抖震荡,将高大黑衣人的凌厉攻势轻松化解。

    “嘿,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家伙,好好尝尝大爷的手段!”

    双脚落地瞬间,林沙嘿然长啸,踏步前行魁伟身形猛然前倾,一双沙锅大铁拳犹如流星坠地,一前一后带着凛然威势当胸砸落。

    在半空的短暂交手,已让他试出对方实力,高出慕容复一筹却还没到可以威胁自己的程度!

    心中有了计较,顿时失去了继续试探的心情,甫一出手便是石破天惊的凶猛大招!

    似乎感受到了林沙两拳的凶猛,高大黑衣人闷哼出声没有硬接,电光火石之间身形暴退。

    “你以为躲得了吗?”

    林沙脚踏禹步,身形似缓实疾紧贴身形暴退的高大黑衣人,一双铁拳猛然加速狠狠砸了过去。

    “恩,斗转星移?”

    可高大黑衣人接下来的动作让他吃了一惊,双掌一上一下跟当日慕容复运使斗转星移之法时十分相似,一双大掌间不容发之际迎向他轰出的两拳。

    砰!

    果然,下一刻拳掌相击发出砰然一声闷响,林沙只觉两股熟悉刚猛劲道顺着拳面反震而回,后面还跟上两道内力洪流。

    措不及防之下,林沙迅疾前行的高大身躯猛然一顿,被突如其来的四道磅礴劲力震得手臂一阵酸麻,体内气血都跟着紊乱翻涌。就连脏腑也受到波及好不难受。

    “你这手斗转星移,可比慕容复那小子厉害多了!”

    不过也就是短暂瞬间,林沙全身骨节一阵劈啪作响,手臂肌肉皮膜连连震颤。澎湃气血如浪潮汹涌游走一周,身上不适瞬间消失,林沙抬头冲着远处蹲在地上的高大黑衣人轻轻一笑,赞道。

    斗转星移又如何?

    在超出自身承受范围的纯粹力量面前,还不是一样不能完全转移伤害?

    高大黑衣人一手纯熟无比的斗转星移让林沙小吃一惊。而自己也承受不住林沙那恍若流星坠地般的两拳,高大身躯像断线风筝般倒飞出去数丈,一口逆血将蒙面黑巾打湿,双脚触地一连在夯实泥地上踏出十几道清晰脚印,最后是支撑不住膝盖一软跪倒在地。

    “小子,你这是什么武功?”

    见林沙没有穷追猛打,高大黑衣人心中暗松了口气,轻咳了一声逼出一口淤血,缓缓起身嗓门沙哑开口问道。

    “能赢你个宵小之徒的武功!”

    林沙哈哈一笑,脚下猛一点地身形如炮弹冲天而起。瞬间跨越两人间数丈距离,挎身扭腰脊椎一阵劈啪作响,然后右手肩膀猛然膨胀一圈,像是有一头荒古凶兽潜伏其中一般,顺着骨节顺势推进,先是上臂然后小臂,最后整条手臂甚至拳头都膨胀一圈惊人之极。

    一拳轰出!

    “不好!”

    高大黑衣人大惊失色,感受到一股浓郁死亡威胁笼罩心头,二话不说体内真气疯狂运转,高大身形如离弦利箭倒飞而出。在林沙惊人一拳轰出之前已飞出近丈距离。

    “跑得了吗,给我留下来吧!”

    林沙额头青筋根根爆跳满脸狰狞,发出一声似龙吟大泽又似虎啸山林般的惊人咆哮,身前空气如水波般荡漾起丝丝涟漪向外扩散。一道清晰可见的青色拳影脱手而飞,瞬间跨越数丈距离狠狠砸在高大黑衣人仓促间伸出的手臂上。

    轰??!

    气浪翻滚劲风四溢,飞沙走石扬尘冲天而起,瞬间将高大黑衣人的身影完全笼罩,只听滚滚扬尘之中一声凄厉惨叫传出,噗的一声一飚血箭激射丈余。飕飕几道破空声响起远处山林间高大黑影一闪而没,偌大的破庙前平地上再无声息。

    “呵呵,跑得倒是利索!”

    微微眯缝着眼睛,看向高大黑影消失的远方山林,林沙嘿嘿一笑摇了摇头,不等漫天扬尘落下便转身返回破庙。

    “慕容博么,不过如此!”

    ……

    “该死改死,这小子怎会如此厉害?”

    苏州郊外的密林中,察觉到林沙并未追赶而来,高大黑衣人悬着的心猛然一松,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随便找了处空地扫清落叶残枝,一屁股坐下大口大口喘着粗气,顺手拿掉贴在脸上早已被鲜血染成黑红色的面巾,在清冷稀疏的暗淡月光下,露出一张与慕容复有几分相似,却脸生皱纹苍老许多的中年帅哥脸。

    不过此时他的情况显然不容乐观,脸色煞白额头冷汗密布,嘴角挂上几丝残留殷红血迹,最惨的是右手小臂衣袖早被炸飞,整条小臂背面一片血肉模糊,软软的趴在身侧好象断了一般。

    此人正是慕容复那假死的父亲慕容博,本来一月前还在少林偷学武功,不料惊闻儿子并四大家臣竟败于一丐无名之辈手里,顿时马不停蹄从河南赶了回来,暗中观察了一阵今晚悍然发动突袭。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林沙这个目标人物好似早有准备,他刚一靠近其所居破庙数十丈便被发现,不得不改偷袭为强攻。

    谁料这小子的武功竟这般强横,明明没有内力在身却是实力超强,最后那一拳更是让他有了深深的死亡?;?!

    此人不可力敌,只能智??!

    粗粗处理了一下身上伤势,慕容博仔细回忆了一番与林沙的交手过程,最后只能无奈得出这样的结论。

    更让他郁闷的是,林沙出现在哪里不好,偏偏出现在苏州,这里可是姑苏慕容氏的老巢啊。有这么位超级高手坐镇当地丐帮分舵,以后儿子慕容复他们行事就得小心了。

    看来计划必须改变!

    ……

    心头那种莫名紧迫感消失,林沙回庙安心的睡了一场好觉。

    第二天天刚蒙蒙亮,他便早早起身洗嗽完毕,等到借宿在附近村庄的小乞丐赶来,一起打了趟拳吃了顿丰盛早饭。

    跟小乞丐交代几句,便背上小包袱和几贯铜钱直接来到苏州码头。

    感谢隋炀帝杨广当年劳民伤财修建的京杭大运河,把好好的一个大隋朝坑没了却便宜了后世之人。

    有丐帮的关系,林沙很容易就花了点钱,搭上一艘直往西京洛阳的货船。

    一路都走的大运河,几乎吃住都在船上,虽然船舱的条件差了点,不过比起辛苦赶路打尖住宿却要强得多。

    十天后,林沙跟随货船顺利抵达大宋西京洛阳,途中没有发生任何意外。

    到了码头上了岸,与已经混得极熟的船老大拱手告别,他直接找到码头上的丐帮弟子,亮明身份请其带路前往洛阳城中的总舵。

    “兄弟可是那位来自苏州分舵,连败慕容氏四大家臣中的老三包不同,以及老四风波恶的林沙兄弟?”

    丐帮果然不愧是天下间消息最为灵通的帮会组织,区区一名负责洛阳码头的五袋弟子,竟也知晓林沙在苏州的事迹。

    “如果没有同名同姓之辈做过此事的话,应该就是我了!”

    林沙呵呵一笑,随口开了个玩笑。

    “林沙兄弟果然威风,可是替我丐帮好好扬了次名!”

    那位负责码头事务的五袋弟子十分健谈,拉着林沙的手滔滔不绝说个没完。

    听了这厮一番罗里八嗦的赞叹,他才明白这厮为何如此兴奋。

    跟慕容家的人,包括慕容复在内都不服气乔峰的名头排在前头一样,丐帮弟子也很不爽慕容复竟跟自家英雄了得的帮主齐名。

    话说乔峰的威名,完全就是他一手一脚打出来的,无论是武林争锋还是宋辽边境,都常见乔峰的英武身姿。

    可慕容复呢,完全是依仗祖上威名,无论是慕容龙城还是慕容博,都是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慕容复自然也跟着受益还没出山便被人颂扬武功了得。

    老实盘算一番,慕容复真心没有多少亮眼战绩,‘南慕容’之名还是那两个不靠谱的家臣包不同跟风波恶打出来的,别人不清楚丐帮一干核心弟子哪不明白,所有对于林沙削慕容氏面子的事儿自然乐见其成。

    林沙轻笑,心道你要是知晓慕容氏四大家臣跟慕容复联手都被我修理了一顿,就连慕容博那老家伙都在我手上吃了大亏,还不得喜疯了?

    跟着话痨一般的五袋弟子进了洛阳城,在城中七拐八绕来到一处寻常的小院子,这里就是天下第一大帮丐帮的总舵了。

    “哈哈,苏州分舵的林沙兄弟来啦,早闻兄弟大名恨不能早早相见……”

    林沙刚刚通报了姓名,又拿出苏州分舵的信物没多久,一道豪爽大笑声便从正堂传了出来,紧接着一条昂藏大汉大步而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