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容世家四大家臣中的老四风波恶,被丐帮弟子在自家当铺打成重伤!

    慕容世家四大家臣中的老三包不同,被丐帮弟子在人流熙攘的大街上,一巴掌抽飞了好数丈之远颜面丢??!

    这两则爆炸性消息,在苏州街面上如风一样传了出去并迅速扩散。

    普通百姓只当这是个茶余饭后的谈资,无论慕容世家还是丐帮都是与他们基本没有交际的强大势力。

    苏州城里的大户才知晓慕容家势力到底有多大,可以说苏州几乎半城以上的商铺买卖都掌握在慕容氏手里,另外一半商铺买卖也与他们多有牵连。

    最让苏州城大户忌惮的是,苏州官府跟慕容家的关系太过密切,不说由朝廷直接任命的知州通判,那些衙门核心的吏员几乎被慕容氏包圆大半,这样的实力可就非常来哦不得了。

    没想到竟有丐帮弟子主动招惹,真不知道丐帮打算怎么收尾?

    而苏州武林势力更是震惊,包不同和风波恶在江湖上可谓大名鼎鼎。

    风波恶这厮最喜欢打架,几乎跟江南所有成名高手都打过,而且败少胜多实力极其强悍,公认的江湖一流高手。

    而包不同虽然嘴巴欠揍了点,但一身上乘武功真不是盖的,包三先生的大名在江南地界还是很吃得开的。

    没想到就是这么两位江湖一流高手,竟然同时败于丐帮一名三袋弟子手里,而且败得凄惨败得毫无脾气!

    丐帮果然不愧天下第一大帮之称,帮中藏龙卧虎让人敢生出丝毫小觑之心。

    不要说外头因为风波恶和包不同被打闹得沸沸扬扬,就是丐帮苏州分剁内部也是议论纷纷。

    不说别的,就是徐舵主本人,也没把握能胜得过慕容氏四大家臣中最弱的风波恶。

    因为苏州乃姑苏慕容老巢的缘故,丐帮苏州分舵受到明里暗里的打压可不在少数,徐舵主虽然没跟风波恶交过几次手,可是那少少几次交手经历就给他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

    更不要说还有一个实力更强的包不同。就算丐帮四大长老其中之一到来,也没敢打包票一定能够力压风波恶和包不同这两人。

    可林沙不仅全部做到了,而且还做得十分干脆利落。

    风波恶一个照面被秒,听闻身上肋骨断了三四根。脏腑受到极大震荡受伤极重,头破血流失血过多起码要在病榻上躺三个月以上。

    实力更强的包不同撞上林沙,依旧是被秒的份,林沙只是一巴掌就将他拍飞老远,听闻左小臂被直接拍断。想要彻底恢复起码得养个把月。

    两大一流高手,在林沙手里竟然都没走过一招,尽管有突然出手偷袭之嫌,可林沙的实力起码比那两大慕容氏家臣要强得多!

    更让徐舵主傻眼的是,林沙确实没有真气在身,这是他当初主持林沙的入帮仪式时,亲自出手探察的,这点分辨自信他还是有的。

    正是因为如此,徐舵主心中才更加震动。

    以纯粹的外功一招连秒两大一流高手,这外公得有多强悍???

    估计。也许,或者,可能自家乔帮主,也就这水平了吧?

    越想越觉得林沙的实力恐怖,要不是当初林沙入帮的全过程,都是由老乞丐周麻子和他一手操持的话,他真会认为林沙加入丐帮是别有所图。

    不过眼下他心中也存有疑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林沙的事态为好?

    待确定被揍的两人是风波恶和包不同后,徐舵主通过丐帮内部最高级别,也是速度最快的信息传递手段。将消息原原本本传到总舵洛阳。

    洛阳总舵反应也很及时,确认了林沙并非别有所图之后,便只有‘全力拉拢尽量留下’的指令。

    同时,洛阳总舵还暗示与慕容家交涉的事情总舵一力承担。不会波及到苏州分舵以及林沙本人。

    ……

    林沙依旧在城外破庙,过着悠闲而又滋润的小日子。

    他对于殴打风波恶和包不同的事儿,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有本事,让他们两个伤好了之后,再来干一架就是!

    至于老乞丐周麻子一直忧心忡忡的慕容家的报复,以他的实力哪会放在眼里。惹恼了他直接杀到燕子坞将慕容家这一支给灭了。

    别以为燕子坞在太湖深处他就找不到了,要论对太湖的熟悉了解,他自忖不比常年在太湖打渔的老渔民要差。

    别忘了,上一世他出身于苏州,跟着太湖群匪领袖归云庄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好,对于太湖的水文地理真的不要太熟悉。

    当然,上一世思及慕容氏的燕子坞,他也暗中示意陆乘风父子私下探察,最后没有任何结果,在北宋时代煊赫一时的慕容世家早已不复存在。

    “周麻子你放心就是,慕容家有什么手段我全部接下了,他们要是不识趣的话,我不介意再狠狠将他们修理一通!”

    看到周麻子脸上的忧愁,林沙笑着安慰道。

    “就怕他们明着不敢来,来暗的手段??!”

    老乞丐一边帮着翻捡新采摘的草药,一边嘀嘀咕咕说道。

    “咱们就这么几号人,有什么值得他们暗地里动手的?”

    林沙一手一个大簸箕,指挥跟在身边的小乞丐动手忙活,没好气翻了个白眼,道:“反倒是他们慕容氏家大业大,还得小心咱打击报复搞破坏呢!”

    老乞丐一想也是这个理,心头大石总算缓了缓,将刚才的担忧全部抛在脑后,望了望一老一大十个小乞丐居住的破庙,憧憬道:“林沙,你说等咱们手头赚够了钱,是不是该到苏州城里买侗好点的宅子?”

    一听这话,旁边正如辛勤小蜜蜂一般忙活不休的小乞丐,顿时眼睛一亮满脸希冀望了过来。

    “这地方不好么?”

    林沙手上动作不停,慢条斯理说道:“手头要是有了大笔闲钱,我打算把破庙推倒重建,至于城里就不去了!”

    “这样??!”

    老乞丐周麻子倒是无所谓,他在破庙住了十几年,倒也不觉得失望什么的。

    只是察觉到小乞丐眼中的失望,他忍不住说道:“住在城里毕竟方便些么,每次进城都要走上好几里,怎么说都是个麻烦不是?”

    “哼,别想这样的好事!”

    林沙没好气说道:“要是进了城,咱们不还得出城采药,要是没了这门赚钱活计看你们以后怎么吃得上饱饭?”

    得,这话威力太强,老乞丐和小乞丐们顿时低头不语,连屁都不敢都放一个。只有吃过苦挨过饿的人才知道,能吃上热气腾腾的饱饭,是件多么美妙的事儿,相比吃饭大计住在哪儿根本就不重要。

    ……

    林沙的日子过得悠闲又自在,随着时间推移体内经脉上的伤势恢复得极快。

    有体内气血能量的不断冲刷洗礼,他估计用不了半年时间便可彻底痊愈,就是心肾两处窍穴之中被雷电之力封锁的磅礴真气,他也已经想好了主意解决。

    距离上次在李记当铺的冲突已经过去半月时间,正如林沙所言那般,姑苏慕容氏方面并没有采取报复手段。

    倒是分舵那边传来好消息,由徐舵主亲自主持,说是按照总舵指令,又给林沙升了两袋,成为了苏州分舵颇有实权的核心成员。

    有乔峰掌舵的丐帮还是比较正规的,就算林沙表现出的实力再强,也不会出现游坦之一跃成为丐帮帮主的荒唐事儿。

    林沙倒也受之坦然,没有受宠若惊也没有推辞不就,然后依旧窝在城外的破庙,该干啥干啥并没有因为腰间多挂了两个小麻袋,就以为自己有多了不得。

    在这期间,由林沙指导十个小乞丐逐渐熟练的采药业务步入正轨,每日都有稳定的收入入帐,林沙手头积累的钱财逐渐丰裕起来。

    直到半个月后,手下小乞丐中年岁最大的那位,满脸惊惶冲进了破庙,顾不得擦拭额头滚滚热汗,急声道:“不好啦老大,同心堂拒收咱们的药材!”

    “怎么,同心堂有什么说法?”

    林沙轻轻捻起几乎插满了左手各处穴位的银针,漫不经心问道。

    “他们说……”

    见到林沙如此镇定神态,小乞丐受到感染松了口气,平缓了焦急心情正欲开口。

    “林沙兄弟在吗?”

    就在这时,庙外传来一声呼喊。

    “在!”

    林沙轻声答应,而后便见一名中年乞丐大步流星走了进来,冲着林沙恭敬说道:“林沙兄弟快去分舵,刚刚慕容世家的人送来拜贴!”

    “哦,终于来了么?”

    林沙呵呵一笑,依旧不紧不慢收拾插在穴位上的银针,平静问道:“在哪里赴约?”

    “苏州松鹤楼!”那中年乞丐闻言一呆,急忙说道。

    “慕容家有什么人出马?”林沙安然端坐一脸平静道。

    “听说四大家臣齐聚,还,还有慕容氏现任家主慕容复!”

    中年乞丐脸色难看,结结巴巴说道。

    “哈哈,南慕容啊,我倒是要好好见识见识一番!”

    出乎中年乞丐意料的是,林沙不仅没有丝毫担心害怕,反而满怀期待哈哈大笑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