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胆贼人,竟敢跑来李记当铺撒野,真真活得不耐烦了!”

    当铺里哗啦啦突然冲进来数名衙役,气势汹汹把门一堵满脸杀气,一位身着巡检官服的白面胖子大摇大摆走了进来。

    “滚!”

    林沙头也不抬,慢慢放下手头茶盏,只轻轻吐出一个字。

    可落在白面胖子巡检和堵门衙役耳中,好似惊雷炸响震得他们气血翻涌眼前发黑,耳中嗡嗡作响手脚发软浑身无力。

    尤其是首当其冲的白面胖子,更是腿一软直接瘫坐在地,裤裆前的布料以肉眼可见速度湿润并迅速扩大,竟是吓得失了禁。

    “你,你,你是何人?”

    白面胖子满脸惊慌,吃力抬起脑袋哑声惊道。

    “江湖恩怨,李记当铺竟敢吞没老子的活当之物,这不关你们的事不要随便插手,否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林沙微微抬头,目光平静扫了白面胖子一眼,无惊无喜波澜不兴。

    “你,你,你难道不知道李记当铺是……”

    白面胖子身子瑟瑟发抖,不过短短时间已吓得嘴唇发青。

    “不就是姑苏慕容氏么,我丐帮也不是好欺负的!”

    林沙淡然一笑,目光轻轻一扫白面胖子,冷声提醒道:“有些事情不该管的就不要多管闲事,别为了那么点小小利益就给自己招惹麻烦!”

    “什,什么,你,你是丐帮中人?”

    白面胖子打了个哆嗦,满脸震惊心中早已把当铺掌柜骂开了花:尼玛这不坑人么,无论姑苏慕容氏还是丐帮,都不是他可以得罪得起的势力。

    “好了,你要么立刻滚蛋要么老实待着!”

    林沙眼睛一翻没好气道,看都没看吓得缩在角落不敢哼声的当铺掌柜一眼,手中茶盏狠狠砸落。砰的一声碎瓷四射鲜血飞溅,风四惨叫着满头鲜血清醒过来,脑袋上血肉模糊好不凄惨。

    “风四,当铺掌柜可不老实啊。没去找来指环反而把官府里的衙役找了过来!”

    没有理会风四头破血流的凄惨摸样,林沙慢条斯理轻声开口:“看来风四你的小命,在当铺掌柜眼里不如一枚指环呐!”

    “李掌柜,你到底想做什么?”

    风四猛然抬头一脸狰狞,满头满脸的鲜血触目惊心。要不是身上伤势沉重断了好几根肋骨,脏腑也受到震荡难以起身的话,只怕他此时已恨不得抓住当铺掌柜狠狠修理一通了。

    “风四爷,你是风四爷?”

    不提当铺掌柜瞬间变得煞白的脸色,白面胖子巡检一脸见了鬼的摸样,指着满头满脸鲜血淋漓狼狈到了极点的风四惊呼出声。

    “没见过四爷狼狈的样子么?”

    风四此时脑袋昏昏沉沉的疼痛难忍,哪有心思跟一小小巡检客套,眼睛一横锐利如刀瞬间吓住了白面胖子。

    啊……

    刚刚还威风凛凛的风四,猛然发出声声凄厉惨叫,不知何时林沙的大脚丫子已蹬在他的右手手背上。轻轻一扭血肉模糊隐见白骨,只见他满脸冷然寒声道:“既然当铺掌柜这么不把风四你的小命放在心上,那老子也不用跟你客气了!”

    “不要!”

    当铺掌柜的再也不敢当隐身人,脸色煞白三步并作两步冲了出来,扑通一声跪倒在林沙身前哀声道:“大爷脚下留情,我这就去拿指环我这就去拿指环!”

    说着连滚带爬冲进了当铺后院,不过一会功夫手里拿出一个小锦盒,颤颤巍巍满脸惶恐双手奉上。

    “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

    林沙打开盒子,铺上蓝色锦缎的盒子里放着一枚青翠欲滴的碧玉指环,轻轻亮了亮让瘫软在地的白面巡检以及老乞丐周麻子看了个真切。这才关上盒子悠悠然起身道:“周麻子咱们走吧,对了把当票和铜钱留下,咱们是来赎当的,可不是某些人口中的强盗贼寇!”

    整个当铺大堂一片寂静。无论是当铺掌柜和伙计,还是疼得死去活来的风四,又或者瘫软在地屁都不敢放一个的白面胖子巡检,大气都不敢多喘一口满是畏惧的看着林沙和周麻子大步流星走向门口。

    至于当铺里几位典当的落魄百姓,早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努力装作小透明,根本就没人关注他们的存在。

    “哈哈。风四听说你被人打了,真是稀奇啊稀奇!”

    就在这时,当铺门外传来一声爽朗的调笑声,紧紧着一位相貌丑陋的昂藏大汉与林沙和周麻子打了个照面,稍稍抬了抬眼皮便错身而过。

    “包三给我报仇,拦住刚出去那两混蛋,他们是丐帮的!”

    林沙走出当铺没多远,以他敏锐的五感,自然清晰听到当铺里风四的低声嘶吼。

    真是不知死活!

    猛然顿步,老乞丐周麻子还沉浸于刚才林沙的威风霸气之中,见他停步不由好奇问道:“怎么了,咱们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嘿嘿,只怕来不及了!”

    林沙嘴角轻撇,淡然一笑指了指当铺方向。

    “你们两个给我站??!”

    话音刚落,当铺门口便闪出一道昂藏身影,正是刚才与他们错身而过的丑陋汉子,身形一闪飞身纵跃瞬间拦在林沙和周麻子身前。

    “阁下何意,想为那不自量力的风四报仇?”

    林沙呵呵一笑,脸上平静无波没有丝毫畏惧之色。

    “非也非也……”

    那丑陋汉子摇头晃脑连连摆手,笑嘻嘻一本正经道:“我是想看看揍得风四头破血流的是何等样人?”

    “现在看清楚了,是不是该让一让道?”

    林沙也不生气,居高临下淡然道。

    “非也非也……”

    丑陋汉子摆摆手,还想说些什么可惜已经没了机会。

    “非也你个锤子!”

    林沙大步前踏一巴掌拍了过去,包不同小吃一惊脚下一蹬便欲后撤,谁知林沙巴掌看起来平平无奇,却让他有无可躲避之感,危急关头急忙伸出胳膊拦在脸前。

    砰的一声闷响传出老远,包不同左手小臂挨了一巴掌,高大强健的身躯竟生生横飞了出去,一头撞进了对面的店铺之中,引来惊呼尖叫一片。

    “别看了走吧,一只讨厌的苍蝇而已!”

    林沙缓缓收回巴掌,扫了目瞪口呆的老乞丐周麻子一眼,大步流星顺着嘈杂人群向城门方向走去。

    “哎等等我,等等我!”

    老乞丐周麻子来不及消化心头震惊,眼见林沙的身影已混入街上人流之中,顾不得其它急忙大呼大叫追了上去。

    “林沙小兄弟,实在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身高强武艺!”

    气喘吁吁追上混入人流之中的林沙,周麻子一双浑浊老眼滴溜溜转个不停,在林沙身上来回打量啧啧称奇道。

    “有什么好奇怪的?”

    林沙淡然一笑不以为意,伸出右手做了个现代健美先生亮肌肉的动作,调侃道:“单看我这身量,就知道不是好惹之辈!”

    “也是!”

    比量了一下林沙的身材,几乎比自己高出两个脑袋,周麻子便忍不住一阵泄气没了继续探究的心思,尼玛这也太打击人了。

    两人脚程都不慢,不过半个时辰便已出得城门,却在半路上被紧急追赶而至的丐帮苏州分舵徐舵主和一干精干弟子喊住。

    “你们两个没事吧,听说你们跟姑苏慕容氏的人起了冲突?”

    在官道旁边找了个小树林,几人很有默契钻了进去,徐舵主仔细打量了林沙和周麻子一阵,满脸好奇担忧道。

    “没事!”

    林沙摆了摆手一脸淡然,随便找了棵大树树桩坐下默不做声。

    “到底怎么回事,周麻子你说!”

    林沙如此摸样,徐舵主也不好多问,只得转头看向周麻子。

    “嘿嘿,李记当铺的掌柜想要黑了林沙的活当,这不就闹了矛盾呢?”

    说起这事,周麻子便是一脸兴奋,手舞足蹈唾沫横飞将在李记当铺发生的事儿,捡要紧的绘声绘色说了一遍,不仅是他就连徐舵主还有一干苏州分舵精干弟子,也都听得满脸兴奋连声叫好。

    “打得好,咱们丐帮弟子也不是好欺负的!”

    “就是,姑苏慕容氏又如何,咱们丐帮也不是吃素的!”

    “嘿嘿,周麻子你们做得好,做人就该如此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

    徐舵主跟着乐呵一阵,待一干丐帮精英弟子笑闹过后,他这才收敛笑容提醒道:“林沙小兄弟,还有周麻子你们最近都要小心一点,姑苏慕容氏在苏州势力庞大,小心他们暗地里报复!”

    “他们敢?”

    不等林沙表态,老乞丐周麻子便瞪眼不屑道:“难道他们还嫌吃的苦头不够?”

    “徐舵主不用担心!”

    林沙摆了摆手淡然一笑,平静说道:“那风四和包三估计在慕容世家身份不低,起码在他们没有把握可以胜过我之前,基本不用担心他们会耍什么阴谋手段!”

    “什么,被你在当铺整得凄惨的那人叫风四?”

    徐舵主一脸震惊讶然问道:“还有在街道上被你一巴掌抽飞的家伙叫包三?”

    “是啊,有什么问题么?”

    林沙一脸疑惑,突然心中一动像是想到了什么,露出恍然之色:原来是他们两个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