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指环不见了?”

    老乞丐周麻子勃然大怒,瞪着跟前的当铺掌柜怒声大吼。

    周围几个准备典当物事的落魄男人好奇的望了过来,脸上神情非常古怪,看向当铺掌柜的目光很是莫名。

    “掌柜的怎么回事,这老家伙闹事?”

    听到响动从当铺内部走出几位浑身精悍的汉子,满脸不善瞪了眼大声嚷嚷的老乞丐周麻子,最后目光全部放在身材异??嗟牧稚成砩?。

    “朋友,李记当铺不是你们随便能撒野的地方,识相的话请速速离去!”

    “掌柜的,这就是你们李记当铺的行事作风?”

    不待林沙开口,老乞丐周麻子不乐意了,跳着脚指着当铺掌柜怒目而视,冷笑连连道:“不要玩恃强凌弱那套,老子可不是吓大的,苏州丐帮弟子又岂是你小小一家当铺能够欺负得了的?”

    “什,什么,你是丐帮,丐帮弟子?”

    一直表现得极为冷静的当铺掌柜此刻终于破功,额头瞬间密布冷汗一脸惊讶看向周麻子跟林沙。

    也不怪他如此,手里有了点闲钱的林沙,怎么可能还会留恋那套布条装?

    早在半个月前,便跑来城里量布找裁缝做了几身合适衣服,顺带老乞丐周麻子还有那十个小乞丐也鸟枪换炮,一个个都有了一套新衣裳撑门面。

    此时老乞丐周麻子身上干干净净,穿着一身土布青衫,虽然衣服是土麻布所制不怎么值钱,怎么看都不是邋里邋遢的丐帮中人嘛。

    至于林沙,身上的衣服也不怎么样,可满脸彪悍的架势一看就不是好惹之辈,怎么看都像是某个大户人家的护院打手,身上哪有半分丐帮弟子弟子的摸样?

    那几位冲出来的精悍汉子也面面相觑,一时僵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他们只是寻常的打手而已,为了口饭吃犯不着招惹堂堂的天下第一帮丐帮。

    “丐帮弟子又如何?”

    这时。一道中气十足的爽朗声音从当铺门外传来,语气却极不客气,哼道:“哼,这里是苏州。姑苏慕容家的势力范围,丐帮也得谦让三分!”

    说话间,一位身材雄壮的汉子大步流星走了进来,目光如电扫过老乞丐和林沙,最后目光也落在林沙身上眼中满是挑衅意味。

    “你是谁?”

    老乞丐差点没气炸了肺。指着刚刚进门的汉子没好气道:“明明是这狗屁当铺黑了我的东西,怎么在你口中就是丐帮无礼取闹了?”

    “哼,不管你们有理没理,这了可不是你们能随便撒野的地方!”

    身材雄壮的汉子不屑的撇了撇嘴,扭头看向当铺掌柜沉声问道:“李掌柜,这是怎么回事?”

    “这这这,风四爷……”

    当铺掌柜哭丧着脸,手指老乞丐周麻子苦笑道:“这位之前在铺子里活当了一枚指环,今日来赎回可是指环已经消失不见了……”

    “屁,什么消失不见了??隙ㄊ潜荒忝歉堂涣?!”

    老乞丐周麻子不干了,将手里的当票砰的一下拍在柜台上,满脸不爽怒道:“当票在这里,钱我也带来了,快点把指环拿出来!”

    “你这老乞丐好不晓事,既然李掌柜说指环消失了那就真是消失了,不就是一个指环吗,值多少钱当铺赔给你们就是!”

    刚刚进门的雄壮汉子一脸不爽怒喝出声,一脸我为你好的摸样。

    “你……”

    老乞丐周麻子气得额头青筋直跳,怒目圆瞪一脸愤然。

    “周麻子不用跟他废话!”

    林沙眉头一皱看不下去了。伸手拦下准备破口大骂的周麻子,目光一冷看向刚刚进门大言不惭的雄壮汉子,冷笑道:“赔,你们赔得起吗?”

    “笑话。这家当铺可是姑苏慕容家的产业,小子你报个数出来,就算你要金山银海慕容家也出得起!”

    那汉子目光一冷,撇了撇嘴一脸傲然道。

    “哦,那我要你这颗六阳魁首抵那指环,你愿是不愿?”

    林沙呵呵一声冷笑?;夯鹤叩侥呛鹤痈暗屯肺实?。

    “敢消遣你风四爷,小子你找死!”

    那汉子勃然大怒,出掌如风狠狠拍向林沙胸口。

    “就这点能耐也敢出来充老大,我很佩服你!”

    林沙目光凌厉如剑,一双蒲扇大手闪电般抓住风四双掌手腕,飞起一脚直接踹在这厮肚子上,只听嗷的一声惨叫风四上身翻转,下身向后倒飞了出去,整个身体凌空迎面朝下与地面保持平行姿态。

    两人都是出手如风,直到风四瞬间被秒才传来老乞丐周麻子的愤怒咆哮,还有当铺李掌柜的‘不可’之声。

    “有些人不是你一小小家奴能够轻易得罪的,给我躺下吧!”

    林沙嘿嘿一笑身子猛然下蹲,抓住风四的大手狠狠拍在当铺的青石地板上,风四近两百斤的身躯就这么平行砸落在地,砰的一声巨响传到当铺一众人等耳中,咔嚓骨头裂响伴随风四凄厉的哀嚎响起。

    缓缓起身,没有理会脚下脸色煞白大口狂喷鲜血的风四,目光扫向一脸惊恐身子瑟瑟发抖的当铺掌柜,沉声道:“给你一个时辰时间,把指环原原本本取来,不然老子要了他的命!”

    说着脚下猛然一蹬,坚硬的青石地板在砰然闷响声中,尘土飞扬碎石飞溅,硬生生陷下一道寸长坑洞,周围地面跟着出现密密麻麻触目惊心的蛛丝龟裂。

    不要说只是普通人的当铺掌柜被吓得浑身发软冷汗淋漓,就是在林沙脚下不远处捂着身子哀嚎的风四,也被突然的巨响和溅到身上划出数道血口的碎石吓了一跳,凄厉的哀嚎声竟是噶然而止。

    “好好好,壮士还请手下留情,小老儿这就去取指环,这就去取指环!”

    当铺掌柜再也不敢玩任何花样,点头哈腰一脸讨好生怕林沙一个不满给来来上两下,他这身子骨可经不起折腾啊。

    在林沙冷冽目光注视下,当铺掌柜脚步虚浮踉踉跄跄出了门。

    “周麻子,咱们坐下慢慢等!”

    回头,林沙冲目瞪口呆的老乞丐招了招手,自顾自往柜台斜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拿起茶几上的温热茶壶利落倒了两杯茶,一脸悠然自得根本没有受到当铺正堂凝重气氛的影响。

    “厉害厉害,林沙小兄弟当真厉害!”

    老乞丐周麻子只是愣了下神,脸上乐开了花屁颠屁颠走了过来,坐在茶几对面的椅子上伸出大拇哥连道厉害。

    “小意思而已!”

    林沙淡然一笑,目光有意无意扫了躺在地上不住咳血的风四,还有柜台后面吓得面无血色的当铺伙计一眼,轻轻一笑冷然道:“有些人就是脑子不好使,明明被人当了枪使,还傻忽忽往前冲,真当姑苏慕容氏谁都不敢惹???”

    “就是,有些人就是脑子不清醒!”

    老乞丐周麻子嘿嘿一笑,说起阴损话来气死人不偿命:“江湖上的朋友都道‘北乔峰南慕容’,可见我丐帮乔帮主还在那南慕容之前,江湖上的好汉们还是很有眼光的嘛!”

    噗!

    周麻子话音刚落,躺地上不住抽搐的风四突然一口逆血喷出,眼皮一翻干脆昏死过去。

    “周麻子,你这张嘴可以充当十万兵,朝廷没有用你实在可惜了哈!”

    林沙心头一乐,没想到风四这么不经说,亏得他刚才还一口一个姑苏慕容,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就是慕容家的人呢。

    “林沙小兄弟,是不是有点过了!”

    周麻子脸上笑容十分勉强,见风四昏死过去周围没人靠近,便凑了过来压低声音轻声道:“要不,咱们悄悄离开?”

    “怕什么?”

    林沙眉头一挑没好气横了周麻子一眼,冷哼道:“就风四这样的货色,来多少我解决多少,那枚指环对我意义非凡,必须找回来!”

    他没有骗老乞丐周麻子,那枚用极品翠玉做成的指环,可是上一世黄蓉送给他的礼物,不说价值如何单就意义而言,就是拿金山银海跟他换,他也是不乐意的,这也是他刚才突然口出恶言直接动手的主要原因。

    “既然如此,那咱们就等着吧!”

    老乞丐周麻子脸上讪讪,这枚指环还是他送到李记当铺弄丢的,心中很有些过不去,只得强压心头担忧喝着没滋没味的茶水枯等。

    “要不林沙,咱们找附近的丐帮弟兄帮咱们递个信,给徐舵主他们怎么样?”周麻子哪经过这等阵仗,一碗茶还没喝完屁股就坐不住了,扭来扭去脸色极是纠结,磨蹭了许久还是忍不住开口说道。

    “好吧好吧,你要通知就去通知!”

    林沙拿这厮当真没法,只得摆了摆手任其自便。

    可就在这时,一阵杂乱脚步声由远及近清晰传入当铺众人耳中,还有当铺掌柜气喘吁吁的招呼声:“差官大哥就在前面,再快点再快点,我看慢了那两贼人溜走了!”

    “哈哈李掌柜放心就是,有我老周出马定然不会出了差池!”

    一道豪爽声音紧接着传了过来,然后只听他断然大喝:“弟兄们把当铺前后门都给老子堵上,不许放跑一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