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乃北宋哲宗年间……

    丐帮帮主乔峰……

    姑苏燕子坞南慕容……

    得,不用多说,这是天龙八部的世界!

    老乞丐周麻子很是健谈,显然很久都没有一个适当的听众,当林沙表现出了这种姿态后,只是稍稍引导这厮便唾沫横飞滔滔不绝,将林沙想知道的信息全都倒了出来,让他明白了自己此时的处境。

    当然,也少不得林沙拿出的那枚戒指,活当了半吊钱让老乞丐周麻子过了几日难得的舒心日子,这才对林沙毫不设防乱说一气。

    几天时间修养,林沙的身体状况大有好转,以他对身体了解和掌控程度,还有一身精湛的医术配合,从醒来第二天开始,体表肌肤和筋骨的伤势就以惊人的速度好转,短短几天时间便已与常人无异。

    老乞丐周麻子自是惊奇不已,当初他遇见昏迷不醒的林沙之时,单从外表来看就知道伤势绝对不轻,没想到林沙的身体如此之好,短短几天时间便恢复得跟常人无异。

    “有什么好奇怪的,我从小就学过一些医术!”

    林沙淡然一笑,借机给老乞丐把了把脉,别看周麻子一副邋遢摸样身体还瘦成竹竿,可体质却是相当不错,生活如此落魄潦倒身体十分健康,就是有些常见的营养不良。

    “小兄弟你还有这本事,真是了不得??!”

    老乞丐周麻子一脸惊异,本还有些不信可是活当那枚戒指的铜钱这几天大吃大喝几乎消耗一空,眼看着下顿没了着落他又急着进城乞讨。

    “小兄弟真记不得家人了么?”

    离去之前,周麻子再一次郑重确认。

    “自是如此!”

    林沙坦然点头,而后又加了句:“只是隐约觉得,我家人好象不在苏州,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莫非你家祖籍苏州,你是回来祭祖的?”

    周麻子立刻帮着脑补,不是他脑洞大开故意替林沙圆借口,过不了几日就是清明。这时候返乡祭祖的人真不要太多。

    “可能如此吧!”

    林沙哭笑不得,没有解释也没有顺着话应下,只是含糊道。

    “难怪这几天请帮中兄弟帮忙留意,竟然找不到丝毫蛛丝马迹!”

    周麻子摇了摇头??聪蛄稚车哪抗庵新强上?。

    “周麻子你费心了!”这个人情,林沙认下了。

    “没事没事,说起来这几天老乞丐还沾光了呢,整天不是热气腾腾的肉馒头,就是油水充足的大鱼大肉。老乞丐多少年都没吃得这么滋润了!”

    周麻子咧嘴露出那两排标志性黄中泛黑的老牙,一时笑得见眉不见眼。

    “好了好了时间也不早了,小兄弟你身体才刚刚好正是多休息的时候,老乞丐还得为下顿饭忙活,这就去城里做活去!”

    说着他摆了摆手,晃了晃手里的破陶碗笑嘻嘻道:“对了小兄弟想吃些什么,老乞丐会想办法替你留意一写,看有没有没被客人糟蹋的冷饭冷菜!”

    “我说周麻子,你这是信不过我这手医术???”

    林沙闻言苦笑不得,一把抓住想要离开的周麻子。摇了摇头道:“不用去乞讨,我有办法赚钱吃饭的!”

    “真的么?”

    周麻子浑浊老眼一亮,有些不敢确定道。

    “放心就是,身体虽然还没彻底恢复,但采摘药材却是没问题的!”

    林沙笑了笑一脸自信,摆了摆手让老乞丐跟上,大步流星出了破败的庙门。

    ……

    苏州南城,同心堂药铺

    “小兄弟真有你的,没想到那么几把不起眼的草药,竟然卖出了百多个铜板!”老乞丐掂了掂手里的钱袋。咧着黄黑相交的两排老牙,笑得见眉不见眼。

    “现在该相信我学过医术了吧?”

    林沙哈哈一笑,挥了挥手催促道:“走,忙活了一早上还没吃饭呢。咱们去好好享受一把!”

    “小兄弟还是你厉害,我周麻子服了!”

    周麻子伸出大拇指一脸敬佩,跟着林沙混入熙熙攘攘的人流之中,对于周围路人嫌弃的眼神基本无动于衷。

    林沙坦然受之,他卖给同心堂药铺的药材十分寻常,可炮制手法却是不凡。不仅将药材经过粗加工,而且还将药材里的药性以及药力全部保留完好,但就这门手艺就值不少铜钱了。

    药铺掌柜也是个有眼力界的,一看就知道林沙是个内行,二话没说便按照行内价付了钱,为了保证林沙以后处理过的药材全不卖到同心堂,还陪了一会小脸多给了十几个铜板。

    要是没有经过他一番处理,直接卖药材的话基本上就是白菜价了。一大捆药材别说卖出上百铜板,就是有没有十个铜板都两说得很,人家还会嫌弃药材太过普通没个好脸。

    无论哪门行当,新人都不是那么好混的。

    两人的形象真的不怎么样,周麻子就不说了,标准的丐帮弟子加上为人有些邋遢,身上衣裳破烂脏乱不堪,老远就能闻到他身上那股混合了数种异味的古怪气味,绝对的生化大杀器。

    林沙身上的着装比老乞丐更加不如,完全的布条装,还特意用稻草粗粗将布条紧贴在身上,怎么看怎么落魄潦倒。

    当然他身上比周麻子可要干净得多,一张年轻脸孔不怒为威,加上高达六尺三寸以上的威猛身躯,看起来就不是善茬路上行人纷纷避免。

    “去去去,小本经营没多余的馒头打发叫花子!”

    这不,他俩一路畅行无阻,或着说人人避之唯恐不及来到一家烧饼铺前,还没开口便被老板挥舞着手像赶苍蝇一样向外驱赶。

    “喂喂喂,武大郎你是怎么做生意的,客人来了竟然还往外赶?”

    周麻子不愧生化大杀器之名,大大咧咧往烧饼铺门口一站,原本排队买烧饼的客人纷纷捏着鼻子急忙闪避,看这厮的架势还真有青皮地痞横行霸道的气势。

    “去去去,周麻子我警告你啊,不要影响我做生意!”

    那位叫做武大郎的烧饼铺老板,有些畏惧了扫了眼身材高大好似铁塔一般默不作声的林沙,从蒸笼起拿出两个白面大馒头塞到周麻子手里,而后用力狠推了他一把不满道。

    “我说武大郎你可别小瞧人??!”

    尽管此武大郎非彼武大郎,看上去也算孔武有力,可周麻子身为丐帮弟子粗通武艺,下盘扎得牢实动都不动分毫,一手抓住两只白面大馒头在上面印上几个清晰黑灰手印,一手掏出钱袋一甩哗啦啦作响。

    “周麻子哪那么多废话!”

    林沙在一边看得不耐烦了,被人当稀有动物观看的滋味很不爽,他可没充当街头行为艺术家的觉悟任由旁人在身边指指点点。

    见老乞丐周麻子一脸得瑟,还要继续罗里巴嗦调戏身材正常的武大郎,他没好气开口打断了周麻子的兴致,挥了挥手冲着武大郎道:“武大郎,来二十个肉陷馒头,放心不会少你一个子!”

    提着包好馒头的干净荷叶,林沙一边往嘴里塞着量大馅足的大馒头,一边跟着老乞丐周麻子在苏州城里四下晃荡。

    百年后的苏州城,与眼前的苏州几乎没多大边,依旧繁华热闹商铺淋漓,依旧人流如炽生活富足。

    穿梭于密集的人流车马之间,仿佛回了到射雕之世时候的童年,当真恍然似梦不觉生出庄周梦蝶的感叹来。

    “我说周麻子,你就不能稍微弄干净点,洗个手再吃也不迟??!”

    看着身边啃馒头啃得兴高采烈,好好的白面馒头在他手上没转几下便成了灰黑之色,林沙看着都觉得恶心没好气道。

    “老乞丐本就是丐帮弟子嘛,身上脏乱一点本就应该!”

    周麻子三口两口便吞下一个大馒头,顺便还将乌漆麻黑的手指伸入嘴里吸允两口,一副津津有味的摸样看得林沙脸都绿了。

    “你这家伙,别怪我没事先通知你啊,要是下午还是如此邋了邋遢的话,别怪我不带你一起出去享受,你继续拿着那破碗乞讨去吧!”

    林沙翻了翻白眼一脸不爽,脚下一错稍微跟周麻子拉开了点距离,调侃道:“乞讨本就是你这丐帮弟子的本分嘛!”

    “别啊别啊,我改我改还不成么?”

    周麻子闻言顿时脸色大变,好不容易巴着林沙这么个有本事赚钱的主,顿顿都能吃上好的只有傻子还会怀疑冷饭冷菜的滋味。

    说着为了表现诚意,他还将空着的手用力在衣服上擦了两把,可惜衣服上本就脏得狠不仅没有丝毫效果,那手上的颜色更加晦暗黝黑。

    “嘿嘿,嘿嘿,我回去后一定好好清洗一番……”

    周麻子一脸讪讪然,拍着胸脯向林沙保证道。

    林沙本还想说些什么,不过前方汹涌人流突然一阵骚乱,而后传来几道清脆的鞭子凌空甩动声,伴随着凄厉的中年女声传了过来:

    “曼佗山庄王夫人出行,闲杂人等速速避让……”

    前面的街道突然像是龙卷风侵袭过一般,顿时满地凌乱行人全部避让两旁,几位走得慢的小贩还挨了几鞭子连滚带爬让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