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消息真实可靠么?”

    襄阳城守府正堂,林沙一脸惊喜追问。

    心情太过激动的他没有察觉,之前一直琢磨的肾脏在他满脸惊喜情绪带动下,不由自主颤动了一下。

    “千真万确!”

    站在林沙跟前的是一位商人打扮满脸风尘的精干汉子,一脸兴奋激动道:“大草原已经乱起来了!”

    “机会,当真是大好机会,明公咱们不可放过!”

    立即有襄阳城防军将官跳了出来,满脸兴奋说道。

    “是啊明公,蒙古内乱正是咱们大有可为之时!”

    幕僚团也不甘落后,满脸欣喜说道。

    “这是自然,咱们被压着打了近十年,我要是不知道捉住机会反击的话,真就白活了这一遭!”

    林沙哈哈一笑,意气风发道。

    ……

    书房,暗室

    “明公,要不要把消息告之樊城那边?”

    “以咱们跟樊城的恶劣关系,有这个必要么?”

    林沙一脸不解,他当然不会认为身边核心幕僚改了心意。

    “这不正是……”

    昏暗的光线中,核心幕僚嘿嘿冷笑一声,做了个以手砍头的动作。

    “你的意思是……”

    林沙眼中喜色一闪,声音突然高了几分。

    “没错,以吕文涣那厮的心性,见到如此便宜岂有不心动之理?”

    核心幕僚嘿嘿一声冷笑,压低了声音不屑道。

    “不错,这主意当真不错!”

    林沙眼中闪过一丝狠光,轻轻点了点头:“这事最好不要以咱们的名义告之他,而是要让他‘无意’中知晓才好!”

    “明公放心,吕氏家族在军中势力不小,咱们身后的两淮军事全部总制便是他大哥,确实不宜和吕氏家族撕破脸!”

    核心幕僚点了点头一脸赞同,摇头晃脑道:“樊城如此关键位置,最好还是由咱们的人接掌。不然以后少不得一番麻烦!”

    林沙点头附和:“正和吾意!”

    ……

    “阿里不哥已接任汗位,忽必烈乃蒙古叛逆!”

    围困襄阳的蒙古大军之中,突然流言四起军心惶惶。

    刚开始时还没人相信,可是时间一长忽必烈不仅没有出面解释。反而加强了对攻城蒙古大军的监管力度,凡是敢传谣言者杀无赦!

    这下,不要说那些消息灵通的蒙古军中贵族,就是底层蒙古士兵心里都泛起嘀咕,一股子难言气氛开始在各大蒙古军营中弥漫。

    忽必烈反应极其迅速。在布置妥当后果断撤军,包围襄阳的数万蒙古军马缓缓拔营撤离。

    不料一直龟缩不出的襄阳宋军突然主动出击,返程路上不断受到襄阳宋军派出的‘游击队’袭扰,蒙古大军的撤离之路从一开始便十分不顺。

    宋军襄阳城守林沙亲冒矢石率领一千五百骑作为前锋,一日之内连破蒙古断后万人队,联合步军一举将断后万人队包围,大战三日将其彻底歼灭,取得了宋蒙之战开始后最大的一次胜利。

    反观宋军樊城守将吕文涣,眼见立功大好时机出现,不顾手下将领反对带兵出击。于鄂州一带与蒙古断后部队大战一场,不支战败损兵高大五千,返程途中受到吕文涣被一支突如其来的羽箭射中,当即身受重伤昏迷不醒。

    ……

    “哈哈哈,爽快爽快爽快,实在爽快!”

    接到消息后,林沙仰天哈哈大笑,没有理会樊城宋军将领请其‘主持大局’的陷阱,回到所居城守府后院再也压制不住心头畅快大笑出声。

    也就在这时,他只觉肾脏一阵剧烈颤动。在身体强大气血的来回冲刷下,迅速向着某个临界点靠拢,‘轰’的一声好似惊雷在耳边炸响。

    体内充沛气血竟在瞬间稀薄了十分之一还多,身体竟是不由自主进入了潜能爆发模式。气血巨量消耗给他带来的不适瞬间消失,身体上下充满了无穷力量,好似拳可穿天脚可裂地般。

    同时,心脏跳动速度受到影响,也跟着一阵剧烈翻腾,不过短短几个呼吸功夫。也跟着进入了爆发潜能模式。

    没有之前的浑身燥惹不适之感,心脏和肾脏全部进入潜能爆发模式后,散发的股股波动在身体内部相互结合,相成一股更加奇异特殊的波动,受其影响整个身体暖洋洋的十分舒服,好似泡在温泉中一般。

    也不知是否约好了一般,心脏和肾脏自主进入潜能爆发模式后,好似互相攀比一样‘大口大口’吞噬气血能量,尽管林沙浑身暖洋洋的舒服之极,可是体内气血能量的迅速消耗,也让他原本红润的脸色迅速变得苍白。

    “不行了,真是郁闷??!”

    林沙身子微微一颤,主动恢复了心脏肾脏这两处进入潜能爆发模式,疯狂跳动不已的器官正常功能。

    “狗日的,一下子失去五分之一的气血能量,这要是再来几次不得被吸成人干???”苦笑着摇了摇头,急忙返回练功室找来大补之物恢复失去的气血。

    就此,林沙的心脏和肾脏两处器官已经完全达到要求,只需心念一动便可直接进入潜能爆发模式,可是每次进入所需消耗气血能量也是十分惊人的。

    这让他很有些摸不着头脑,之前他震荡脏腑达到这一目地之时,可是没有出现如此古怪情况,眼下两处器官倒是够主动的,可每次进入潜能爆发模式都需吞噬大量气血能量,这是什么鬼?

    不过不管如何,体内五脏的开发程度让他十分满意,心脏和肾脏齐齐发动之时,所散发的古怪波动让身体瞬间进入了颠峰状态,无论力量速度还是敏捷都达到了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之外,给他在身体方面的进步提供了一条明路。

    而且,心脏和肾脏两处器官,也在之后一段时间内出现了莫名变化,无论强度还是坚韧度都有大幅度提升。

    心脏起博更加强劲由力,体内气血的运行速度都不需要他刻意催使,竟然主动加快了近乎一倍!

    而肾脏的排毒功能也是大发神威,接下来几日以他强悍的身体素质,都拉了几回肚子体表结出一层腥臭难闻的黑红污泥。

    待到这种莫名的神奇变化结束之时,林沙的身体素质竟有了一次飞跃式的提高,短时间内效果还不算明显,可以他对身体的了解掌控程度,自然知晓时间一长身体会出现极为明显的变强症状。

    内家拳实力瞬间达到丹劲颠峰,更让他惊喜的是好象只需再努力一把,便能突破瓶颈更上一层楼!

    他不知道丹劲之后会是什么境界,不过以他的内家拳的熟练掌控程度,却是十分期待能够更进一步,就是不知道传说中的‘打破虚空可以见神’境界是否真的存在?

    同时,稳定了心脏和肾脏两处器官的变化之后,他发现经脉中的先天真气也出现了细微变化。

    不是真气的性质改变了,而是真气每每流经心脏和肾脏两处器官附近的经脉之时,每次都好象少了一丝丝。

    他对真气的掌控不如对身体的掌控,还没能达到细致入微之境,只能根据感觉确定。同时震荡心脏和肾脏却什么都没发现,好象那丝丝缕筚缕消失真气,真的跟这两处越发强壮的器官没有丝毫联系一般。

    糊鬼呢!

    林沙心中自是不信,可惜此时却是没有丝毫办法,内家拳与内功心法毕竟是两套不同武功体系,他还没想到任何的融合之法,也没办法做到齐头并进,只能以后花费时间慢慢研究琢磨。

    蒙古撤军,襄阳之围立解,满城欢腾直接自然是论功行赏的节奏。

    林沙自不必多说,头上多了一大堆什么团练使制置使之类的虚衔,以后坐镇襄阳防备蒙古大军南下。

    吕文涣那厮最后关头损兵折将,不仅没有受到朝廷苛责,反而更进一步升官发财,不管以他此时的身体状态却是无法继续坐镇樊城,正如林沙和幕僚他们之前密议的那般,樊城守将之位最后也落到林沙一系人马身上。

    最让林沙不爽的,却是他趁机向朝廷提出,蒙古内乱正好收复北方大好河山的建议,被朝廷毫不犹豫拒绝,说什么宋军疲惫不堪久战之类的屁话。

    “朝廷那帮家伙,真是舒心日子过得久了,以为蒙古退兵就此万事大吉,做梦去吧!”

    林沙冷笑,对朝廷再也不抱丝毫希望,既然朝廷不让他妄动,他也不会真的老实缩在襄樊不动分毫。

    “林相公,此举是不是有些太过冒险?”

    郭靖听了林沙的吩咐后,满脸震惊不可思议道。

    “有什么冒险不冒险,我说过只要他们有这本事,称王称公任由他们自选,只有一条绝对不能投降蒙古!”

    林沙大手一挥不以为然,轻笑着说道:“郭靖要不要你也拼上一把,给子孙后代弄个公侯之爵玩玩?”

    “不用不用,林相公你真是胆大妄为之极!”

    郭靖连连摆手苦笑道。

    “不如此,以后等蒙古内乱平息,又得襄樊硬抗其兵锋,连个可以相助的势力都没有,久守必失啊总要给蒙古大军的攻城之路制造些麻烦才是!”林沙冷笑,挥了挥手一脸不以为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