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怎么回事?”

    襄阳城城守府内院练功房,林沙满脸吃惊从深度入定中清醒过来,嘴唇哆嗦脸色十分难看。

    自从那次被刷损失惨重后,时间又缓缓过去半年。

    襄阳城依旧烽火不停,数万蒙古大军围住襄阳,吃了秤砣铁了心般非要攻下不可,三日一小打五日一大打残酷之极。

    作为襄阳城城守官面上的头牌人物,林沙自是丝毫不惧,将偌大一个襄阳雄城守得铁桶一般,数万宋军与郭靖率领的江湖豪杰密切配合,一次次将气势汹汹的蒙古大军击退。

    蒙古大军没有占到便宜,襄阳宋军方面的情况也有些糟糕。

    多年积攒的两千骑军,经过那次被樊城守将吕文涣狠刷一把后,损失接近一般伤了元气,短时间内根本无力再找蒙古大军的吗法,也就是不能主动出击扩大战果,每每都让蒙古攻城大军无功而返后没法继续扩大胜利果实。

    如此一来,襄阳上对樊城切齿痛恨也就不足为奇。

    被樊城守将吕文涣跟蒙古人联手阴了一把,林沙也不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暂时拿樊城吕文涣无可奈何,可是对付蒙古大军他却无所顾忌。

    随着襄阳保卫战越发惨烈,郭靖在江湖上的名望持续高涨,不要说他本就是江湖第一大帮丐帮帮主,此时他的个人名望早已超越同属江湖顶级势力全真教的全真七子,至于一直封闭山门的少林寺更是远远不及。

    说起少林,这次又再江湖上丢了大脸,本就不高的声望更是一落千丈。

    这是未何?

    原因出在欧阳锋身上!

    这厮已彻底投靠了蒙古,想想也可以理解,如今整个西域都是蒙古的势力范围。他要是不投奔蒙古的话,估计多年积累的家业白驼山庄将化为乌有。

    蒙古大军围攻襄阳近十年之久,作为蒙哥和忽必烈手上的头号江湖打手。这厮和亲生儿子欧阳克没少跟襄阳武林群豪作对。

    而他一身超强武功完全暴露在江湖人士眼中,有那见多识广的江湖前辈一眼看出欧阳锋所使武功又佛家影子。请来嵩山一代名宿高手一看顿时大吃一惊,尼玛欧阳锋竟然会使少林七十二绝学中排名极为靠前的金刚不坏神功!

    这情况当真了不得!

    襄阳群雄大怒,由丐帮帮主一代大侠郭靖亲自出面,偕同近十江湖成名一流高手跑去少林拜山,要求少林给一个说法。

    有郭靖这样的江湖绝顶高手出面,尽管少林自己培养的一流高手不少,甚至还有几位超一流高手的老僧,结果全都败在郭靖一手炉火纯青的降龙十八掌之下大失颜面。

    寺中绝学被外人所得。少林方面也是极为震惊。

    被郭靖带人在自家山门狠狠敲打一通后,少林顾不得继续封闭山林,派出数位武功极强的高僧,有达摩堂首座亲自率领来到襄阳一探究竟。

    结果自然闹得灰头土脸,在与欧阳锋交手过程中吃了大亏,甚至有两位实力都在一流以上的高手直接丧命于蛤蟆功掌下,他们用生命的代价证实了江湖群豪的猜测,欧阳锋所练果然乃少林绝学金刚不坏神功!

    尽管少林一再表示此门神功并非嵩山流出,可惜面对一众江湖豪杰的不满质问,只得灰头土脸将当年火工头陀的丑事道出。

    当然?;鸸ね吠硬换嵘倭帜诠π姆?,可当年的的罗汉堂首座苦慧禅师一怒之下脱离少林,在西域创立西域少林派说不定功法就是从那儿漏出。

    不管金刚不坏神功是否从西域少林传出。少林寺这次在江湖上可是狠狠丢了回大脸,好不容易大费一番唇舌得到襄阳群豪谅解,在众人嘲笑的目光中灰头土脸匆匆返回少林闭门不出。

    这些都是江湖层面的事儿,林沙全都交有郭靖处理,只有他实在解决不了的麻烦,他才会亲自出手解决。

    手头有了大把个人武力不俗的江湖好手,林沙自然不会傻到白白将他们圈在襄阳,经过一番简单培训大部分轻功好手全撒了出去。

    在蒙古大军后方,活跃着一队队有江湖好手领头的‘游击队’。专门骚扰偷袭蒙古大军的后方以及辎重运输部队,给蒙古大军制造了不少麻烦。

    甚至在暗地里。与郭靖闲谈之时他半开玩笑半认真表示,只要那帮撒出去的江湖好汉有本事。不投靠蒙古方面他们自立都无所谓,襄仰方面甚至能配合一二,还能提供部分军械粮草支援!

    当然,郭靖没把这话当真,撒出去专干偷袭骚扰之事的‘游击队’也基本上没有成气候的,全都是小打小闹没有混出大名堂来。

    不过就是如此,也足够蒙古方面头疼的了。

    蒙古入主北方也就数十年时间,而以他们一贯的行事手段,对待北地汉民百姓极端粗暴凶残,统治根基并不稳当。

    如果林沙大手一挥,撒出大把江湖好汉组织‘游击队’偷袭骚扰不说,还顺带发了疯般偷袭刺杀蒙古在北地任命的官员。

    那些身居高位者身边尽有高手护卫不好妄动,可是那些知府以下底层官员可就没这份待遇了,遇到了不管不顾专门偷袭刺杀的江湖高手,损失惨重人心惶惶,到了后来大批投降蒙古的北地豪族纷纷辞官而去,后方民生一片大乱让蒙古方面急得焦急烂额。

    要不是蒙古方面拥有欧阳锋这个用毒大行家,怕引起不好的反应,林沙甚至不吝啬给蒙古大军食用的水中投毒搞生化战,让他们好好尝试一下中原江湖各种大威力毒药的厉害。

    蒙古方面被搞得焦头烂额,当然也少不得耍些手段对付襄阳宋军。

    之后除了强力攻城之外,又使出老一套把戏‘引蛇出洞’,与樊城守将吕文涣大玩默契,以大军威逼樊城之势引诱林沙上当。

    面对吕文涣雪片一般传来的求援文书,鉴于大局考虑林沙不得不重视,可是他再也没有派出机动骑兵出城自投罗网,而是与郭靖杨过等超级高手一起,以超强的个人武力突击城外蒙古大军,只要不被上万大军重重围困,以他们几位的超强战力想要脱身不难。

    尤其是林沙,那次率领两千宋军被蒙古骑军偷袭,一番苦战突破身体极限,让心脏功能首先达到了自然爆发潜能的程度。

    一番血战返回襄阳后,他便立即闭关稳定修为,惊喜发现之前怎么都摸不着头脑的心脏功能,竟在强大压力的逼迫下自然而然达到自主爆发潜能的标准,只要体内气血足够旺盛心念一动心脏功能瞬间达到某个特殊频段,自动进入潜能爆发模式,不需要再像之前一般心神高度集中小心控制心脏和肾脏的跳动频率。

    有了如此手段打底,林沙的实力之恐怖可想而知。只要他愿意每一击都能达到内功全力出手的巨大杀伤力,在外的表现就是一枪横扫十几位蒙古士兵惨叫着倒飞,就算不死也是个骨折筋断的凄惨下场。

    每次樊城那边求援文书催促得急,他都不顾被蒙古大军包围的风险,与郭靖,杨过又或者自家儿子一起,杀出蒙古大军的重重堵截,直接飞奔至所谓战事紧急的樊城城下,冲着风平浪静的樊城一阵咆哮怒吼。

    林沙表现得如此彪悍,加之他又是文人大儒出身,吕文涣常常被骂得狗血淋头暴跳如雷,却又拿林沙无可奈何。

    樊城每次送去紧急求援襄阳都做出积极反应,尽管除了第一次有大军来援之外,以后每次几乎都是襄阳城守林沙或单人匹马,或身边跟着小猫三两只浴血厮杀而来,总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林沙没来吧?

    尽管吕文涣身后势力强大,在朝廷中更是与权相贾似道勾连,可林沙本人与苏州林氏都不是好惹的,就是贾似道无缘无故也不愿轻易招惹林沙。

    见‘求援’的目的伤不到林沙分毫,反而每次都被林沙当着满城军民的面一顿羞辱,吕文涣也消停了下来,不再动不动便给襄阳送求援信免得自取其辱。

    没了樊城守将‘配合’,蒙古攻城大军也是无奈,只能硬着头皮拿人命填襄阳这座坚城,结果自然碰得头破血流难以前进分毫。

    战事僵持下来,有郭靖和成长起来的杨过,还有一干骄兵悍将坐镇,林沙放松下来有更多时间琢磨实力的提升。

    所谓孤阳不生独阴不长,单单心脏能够达到自发爆发潜能的标准还不够,起码得把肾脏功能提升上去,不然每次爆发潜能他都好象身处火炉一般,气血能力更是消耗得厉害,对身体也是一种极大负担。

    可惜他多次试验调整,以精微高妙的内家拳操控之法,很容易就能使肾脏达到要求,与心脏一起‘水火共济’稳定爆发潜能,可是一旦没了内家拳的精微震荡操控,想以心脏与肾脏间的神秘联系让其受到心年控制自主达到要求,却是千难万难一不小心差点伤到自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