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骑兵当真凶悍.

    林沙表现出的实力,早已超出了他们的想象之外,如果放在平时都有可能被当作神明崇拜。

    可是现在身处血腥战场……

    一**箭雨连绵不绝将林沙笼罩,一位位蒙古骑兵满脸凶厉悍不畏死冲杀上前,雪亮的刀光如匹练般不断疯狂砍下。

    林沙被连绵不绝的密集箭雨震得双臂发麻,体内真气迅速流失,一支利矢的震荡力量不大,可架不住成百上千只利矢连绵不绝,体内真气遍布全身抵御震荡?;ど硖?,消耗之大实难想象。

    这时大批蒙古又已挥刀杀到,以他的实力以及花团锦绣般的枪法,连近身都难更不要说对他造成伤害了。

    “明公,弟兄们已经安全撤出,快快撤退!”

    林沙一杆长枪好似游龙飞腾,上下舞动不过短短时间周身便堆积大片羽箭和蒙古骑兵尸体,得到身后宋军将官提醒后长枪猛然横扫而出,巨大的身体力量加持先天真气,锋利枪尖突然冒出一道刺眼红芒,如砍瓜切菜般将周身近两丈范围内的所有蒙古骑兵全部扫落马下。

    咻咻咻……

    一招清理了靠得最近的蒙古骑兵后,林沙一抖缰绳座下军马长嘶出声,利落的在原地转了个身,可就在这时心头突然生起一丝强烈警兆,还没等他做出反应身后便来阵阵弓弦响动,数十点寒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激射而至。

    手弩!

    林沙脸色微变,多年的军旅生涯自然听得出弓弦跟弩弦的不同,而且蒙古弩手甚为阴险,竟然隐身于冲锋大军之中,直到林沙将周围同僚全部扫荡干净才动手,这时机抓得太准了点。

    感受到背后传来的凌厉劲风他不敢怠慢,急忙运功将真气密布于后背,猛然转身长枪如鞭子般弯曲成半圆,叮叮叮数道金铁交鸣声响起,林沙手掌一阵连连抖动。一边御去枪杆上传回的巨大反震之力,一边抖动长枪舞出道道凌厉梨花,将后方连续激射而至的劲矢全部拦截下来。

    哼!

    也就在这时,他身子一震后背一凉一痛。上身微微前倾终于百密一疏,被一支劲矢通过拦截钉在后背盔甲之上。

    噗!

    脸色一白不敢有丝毫怠慢,他急运体内所余不多真气全部调集至后背受伤处,同时附近肌肉筋骨一阵细微蠕动,卡在背心肌肉里的劲矢带着喷发鲜血被挤压离身。随着背心肌肉迅速蠕动伤口立即停止流血。

    “纳命来!”

    刚刚处理了背上伤势,在大军即将重围下林沙不敢多做停留,双腿猛一夹马腹就要驾马离开,岂钌这时从蒙古骑兵群中传来数声如雷咆哮。

    “真是麻烦啊,又有苍蝇上门了!”

    林沙心头那个郁闷啊,胸中火气腾的一下冲天而起,一边策马向后飞驰,同时猛然扭身回头长枪如毒蛇吐信闪电般刺出。

    铛!

    一声刺耳的金铁交鸣声响起,他这一枪竟然被身后那位蒙古猛将的长刀接下,一股霸道之极的反震巨力从枪杆传回。手掌一麻暗暗心惊好大的力气,手腕连连抖动枪杆如灵蛇乱舞上下左右弯曲,只一个呼吸功夫便将枪上的巨大反震直力抵消。

    呼!

    刚刚跟身后蒙古猛将硬拼一记,另一边一股猛恶劲风兜头砸来,林沙脸色阴沉头也不回手上长枪好似面条一般猛然弯曲成弓,锋利枪尖间不容发之际点在那杆凶猛之极的狼牙棒上。

    给我去死吧!

    手腕微微一腠掌心猛然握紧,一股隐晦之极的暗劲顺着枪杆直达枪尖,那手持狼牙棒身形魁梧之极的蒙古猛将,只觉握住狼牙棒的掌心一麻一股撕裂剧痛传来,手掌一松沉重的狼牙棒便脱手而飞。

    咻!

    也就在这时。林沙手中长枪借着狼牙棒上传回的巨大反震之力,在半空划过一道诡异弧线猛然绷直了枪杆,枪尖好死不死的直接扎入挥使狼牙棒的蒙古猛将喉间,那厮一双牛眼睁得老大嘴里发出渗人的呵呵声落马身亡。

    他才刚刚解决了一位蒙古猛将。另一位挥使长刀的猛将又杀了过来,林沙烦不胜烦满脸杀意,一手控马一手挥舞长枪化坐六朵美丽梨花,瞬间将那挥使长刀的蒙古猛将笼罩。

    那厮被晃花了眼心知不妙,眼中厉芒一闪不管不顾放开防御,双手握刀猛然朝林沙后背砍去。

    ‘嗤’的几声枪尖入体声响起。那使刀蒙古猛将步入同伴后尘,身上突然多了六处飚血伤口,这可这厮临死反扑的一刀也重重砍在林沙匆忙间扭曲而来的枪杆之上,‘砰’的一声闷响传出林沙根本就来不及御力,刀上所带磅礴力量一丝不漏全部反馈到林沙的手臂之上。

    林沙闷哼出声,体内气血被震得好一阵翻涌乱窜,身子前倾趴在马鞍之上,随着疾驰骏马一起一伏快速撤离。

    可惜,刚才两位蒙古猛将的突袭,终究拖缓了他撤离的速度,等到解决了麻烦再次催动军马加速之时,不仅身后又有悍不畏死的蒙古骑兵追上,就连两翼都有两队蒙古骑兵赶了上来与他几乎齐头并进!

    咻咻咻……

    追赶上来的蒙古骑兵实在狡猾,除了跟在身后的家伙挥刀猛砍之外,两侧与林沙并驾齐驱的蒙古骑兵竟然取出长弓搭箭便射。

    尼玛,这是想以人多欺负人少不成?

    林沙心头怒火瞬间将胸膛点燃,心脏跳动速度在这一刻又往上加快频率,达到了某个临界点突然轰的一声好似突破了某个屏障一般,一股股波动从疯狂跳动的心脏猛然散播开来,身上的疲惫好似瞬间消失不见,全身上下充满了挥使不完的爆炸性力量,一股熟悉的力量感充斥心田。

    背上肌肉一紧,依靠着坚固背甲和筋骨硬抗了从后砍来的数刀,巨大的震荡力道对他根本就没产生多少影响,在通过背甲拦截御去大半伤害后,侵入皮膜根本就突破不了背上的筋骨防线。

    呼!

    而手中长枪被他抡圆了如鞭子般左荡右甩,发出‘呼’的一声凄厉气爆,呼啸劲风竟硬生生将从天而落的稀疏箭矢吹偏了方向,而长枪枪杆带着狂爆劲道震出两条肉眼可见清晰枪影波纹,如流水般迅速向两边荡漾,奔行于两翼的蒙古骑兵措不及防,惨叫着被高速震荡的空气波纹扫飞。

    这诡异的一幕惊呆了紧随而至的蒙古骑兵,嘴里发出下意识的惊呼呐喊,座下军马好似感受到了极大威胁般奔跑速度一慢,眼睁睁看着林沙耀武扬威扬尘而去,只得面面相觑收拾一地狼籍的战场。

    呼呼呼……

    直到身后没了震耳欲聋的马蹄声,林沙这才长松口气放缓马速,回头望了一眼果然没有蒙古骑兵跟上。

    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浑身上下满是血污却不见半分汗迹,这是他临时封闭了毛孔不让体内热量外泄缘故,不然他只怕早就大汗淋漓跟落汤鸡一般。

    此时身体依旧燥热,心脏的跳动频率也有些不正常,身体竟一直保持着潜能爆发状态,当真不可思议之极!

    不过眼下却不是仔细探究这些的时候,等座下军马稍微缓了口气,他便又催傲慢疾行与先走一步的宋军大部队汇合。

    这一仗打得莫名其妙,他们在城中准备之时做得十分隐秘,出城后更是第一时间冲破蒙古大军的包围圈,根本就没给蒙古人丝毫反应时间。

    可是两支蒙古精锐骑兵队伍好似知道他们要来一般,竟是早早守株待兔一举伏击成功,直接让襄阳最精锐的两千骑兵损失了近乎三分之一!

    林沙那个心痛就别提了,这可是他几乎攒了十年的家底啊,作为襄阳城守军部队中的机动人马,这些年可是战功赫赫给攻城蒙古大军制造了极大伤害。

    可是一次突如其来的救援行动,竟然被蒙古骑兵半路伏击不说还损失如此之惨,实在让人心情好不起来。

    不用说,这次问题一定出在樊城守军身上,不然很难解释如此之多的巧合之处。

    ……

    “姓吕的王八蛋,老子记住你了!”

    回头望了一眼风平浪静,根本就没有经历任何攻城大战的樊城高大城墙,满脸阴沉心中怒气勃发,咬牙切齿一不小心又进入了潜能爆发模式。

    “明公,吕文涣实在太过分了,这口鸟气末将实在难以咽下!”

    跟在身边的骑兵将领也是一脸狂怒,满眼凶光愤怒欲狂。

    “是啊明公,姓吕的这家伙不仅谎报军情,致使咱们襄阳骑军损失惨重,竟然还敢摆脸子使手段,不让咱们进城休整一二,实在太过分了!”

    另一名将领也跟着愤愤不平怒道:“而且咱们被伏一事也跟这家伙脱不了关系,我恨呐……”

    “先不要理会这厮,以后迟早有机会把这梁子找回来!”

    林沙面沉如水,语气低沉不爽道:“眼下咱们最重要的任务,却是如何把弟兄们安全带回襄阳城,蒙古人探知消息后一定会层层设下拦截的,至于咱们与吕文涣的梁子,先放一边再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