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咻咻……

    漫天箭雨兜头而下,宋军骑兵措不及防之下倒下一片。

    “冲冲冲,跟我冲出去!”

    林沙目呲欲裂心头怒火熊熊,手上长枪挥舞于半空划了个大圆,直接将圆圈之内的箭雨全部引偏转向。

    嗖嗖嗖……

    身周两旁好似长了野草一般,地上插满尾杆颤抖的利矢,策马疾行冲到队列前头,顶着一**狂暴犀利的箭雨逆流而上。

    不过短短数百步距离,他拍马疾驰没有受到丝毫阻碍,密密麻麻的箭雨也不能阻挡他前进脚步,手中长舞得花团锦绣密不透风,将自身与座下骏马守护得严密之极。

    轰隆隆……

    有林沙带头冲锋,猛遭突袭损失不小的宋军骑兵迅速从慌乱中反应过来,一边挥舞刀枪格挡漫天攒射箭雨,一边保持完好阵形紧随林沙,向前方阻路蒙古骑兵发起悍然冲锋。

    数百步距离,在完全跑起来的骏马脚下,不过区区十来个呼吸功夫,也就只给蒙古骑兵射出三轮箭雨机会,而后两支相对而驰的骑兵部队,犹如火星撞地球般轰然相撞。

    长枪如毒蛇吐信瞬间舞出九朵耀眼梨花,迎面挥舞马刀呼喝呐喊满脸狰狞的九位蒙古骑兵,连哼都没哼一声翻身便倒,被身后如洪流滚滚的马蹄浪潮淹没,瞬间被踏成肉泥与松软大地混合为一。

    手腕轻抖长枪如鞭般横扫而出,左边三位蒙古骑兵惨叫着被扫飞出去,借着枪杆传回的反震之力,长枪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时向右边疾弹,又是两名蒙古骑兵骨断经折惨叫着横飞了出去。

    林沙这位襄阳地位最高的城守都这么生猛,跟在身边的亲兵以及宋军将士一个个士气大振,呼喝呐喊高举刀枪顺着林沙杀出的缺口,如浪潮般席卷而入。

    襄阳城外数十里的旷野上顿时马嘶人喊混做一团,两千襄阳骑兵以林沙为箭头,好似劈波斩浪般从阵形浑厚的蒙古骑兵队列中杀出一条血路。不过十来个呼吸功夫便硬生生打穿了蒙古骑兵的拦截军阵。

    一杆长枪舞得风车也似,犹如蛟龙出海又好象灵蛇乱舞,寒光点点梨花灿烂,挨着即亡碰着即死。林沙手下几乎没有一合之将。

    任你是军中勇武无比的猛士,还是狡诈多智的狡狼,在林沙手上一杆好似活过来般的长枪面前纷纷饮恨而亡,一路几乎所向披靡威风凛凛。

    “穿出来了穿出来了,副将快快在前头清点人马重新列阵。亲兵队跟我回去救援被陷弟兄!”

    狠狠擦了把脸上血污,掉转马头一边大声招呼穿过蒙古军阵的手下将士,一边马不停蹄重新杀回意欲合拢的蒙古军阵。

    “杀杀杀,跟我杀!”

    林沙脑中此时已完全被疯狂的杀戮填塞,眼中一片血红凝目四顾到处都是移动的血红身影,他根本就没看清对方身份面目,蒙着头手上长枪化作死神镰刀,凡是在枪势攻击范围之内的身影全被一枪撂翻。

    浑身浴血杀气实在太盛,每每他策马前冲身前丈余方圆的蒙古骑兵连反应都来不及做出,便觉身上要害一凉就此彻底失去意识。

    那铺天盖地的杀气。就是以嗜杀成性的蒙古骑兵将士的心理素质都承受不住纷纷避免,到了后来林沙冲到哪儿哪儿的蒙古骑兵就好似潮水褪去一般一轰而散,满脸恐惧根本就没人愿意送死。

    林沙表现得如此强悍,带着近百实力强劲的亲兵,直接将蒙古骑兵逐渐合拢的阵形搅得大乱,被生生凿穿了一个巨大口子。

    “明公接应你们来啦明公接应你们来啦!”

    几个亲兵队中的大嗓门一边奋力厮杀,一边朝着陷入蒙古骑兵包围圈中的袍泽大喊,顿时激起数百陷身重围的宋军将士士气大振,在各自将官的引领下奋力厮杀,前后夹击于杀得性起的林沙一行汇合。

    “冲冲冲。跟我冲出去!”

    此时的林沙心头升起熊熊烈焰,心脏跳动频率几乎达到他所能承受的极限,一股股热流冲胸口发出,顺着血管流遍全身甚至大脑部位?;肷砩舷乱黄锶壬砩虾盟朴涤惺共煌甑牧ζ话?。

    手腕猛然一抖,手上长枪发出凄厉破空之声,拦阻在身前的蒙古骑兵惨叫着横飞出去,他依旧冲在队伍最前头,好似一辆超高效率的推土机一般,一枪一大片根本就没有能够阻挡他前进步伐的存在。

    就是有那么几位打出了凶性。不管不顾以死相抗,使出以命搏命这等凶残招式的蒙古骑兵,都被他一枪抖出的九朵梨花挑飞连近身都不能!

    杀!杀!杀!

    林沙浑身燥热难受之极,手中长枪连连挥舞每每发出凄厉音爆,混合蒙古骑兵临死前的凌厉惨叫说不出的诡异暴虐,他好似一头荒古凶兽一般,拼命发泄体内多余的力量。

    蒙古骑兵虽已凶悍著称,可遇上林沙这样的猛人实在抵挡不住,刚才被搅得一团混乱的军阵更加无序,根本就拦不住气势如虹的数百宋军骑兵。

    与此同时,之前跟着林沙杀出蒙古军阵拦截的上千襄阳骑兵,在副将的指挥调度下掉转马头,重新编练好攻击军阵,顺着杀出来的路径重新杀了回去。

    又是一波更加凶猛的前后夹击,拦在林沙一行身前的数千蒙古骑兵被杀得大败,惨叫声连绵起伏不绝于耳,宋军士气高昂的呐喊声直冲云霄,不过几个呼吸功夫蒙古军阵便已再次被凿穿,林沙率领最后数百襄阳骑兵杀出重围。

    咻咻咻……

    蒙古人的反应实在太快,就在林沙率领之前陷身重围的数百骑兵杀出,与前头接应的上千骑汇合之际,一直紧紧咬在身后的数千蒙古骑兵跟了上来,二话没说一波箭雨送上。

    “走走走,不要恋战都给往前冲!”

    听着身后襄阳将士们声声凄厉惨叫,林沙心如刀绞眼中一片狰狞,身边这两千骑兵可是他好不容易凑出来的,这要是伤亡太大以后襄阳城中的机动兵力将大打折扣,再想抽冷子给蒙古大军来一下可不容易!

    以他此时先天颠峰实力的功力,尽管战场人喊马厮嘈杂不堪,可他的命令依旧清晰传入每一位宋军骑兵耳中,瞬间便让他们从慌乱之中清醒过来。

    “亲兵队跟我来,替弟兄们断后!”

    林沙一拨马头,浑身浴血好似从地狱爬出的恶鬼,雄伟如山的身形就是宋军心中的定海神针,近百刚刚冲杀了一阵满身疲惫的亲兵闻言,好似打了鸡血般士气大振,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齐声呐喊豪气冲霄。

    “哈哈,大家一起冲回去!”

    林沙大笑声浪滚滚如雷,体内气血翻腾心脏跳动已达极限,浑身燥热皮肤泛红散发炽热之气,这一刻犹如战神附体杀意冲霄,自从鹿鼎世界后他已经很久没有杀得这么痛快过了,很是怀念这种熟悉的陌生感觉啊。

    战场形势瞬息万变,他根本就没有精力察探体内情况,并不知晓心脏在一次次的剧烈情绪波动下跳动频率越发迅速,向着他每次试验爆发潜能时的频率迅速接近,而沸腾的气血每每经过心脏之时,都会给本就剧烈跳动的心脏注入更加强劲的动力,一股股难言波动从心脏发出,混合沸腾澎湃的气血,以及如长江大河流转不休的先天真气,不断的强化改善身体机能。

    他更没发现,随着心脏跳动频率迅速向某个极限靠拢,从心脏位置散发出的神秘波动与气血和真气勾连越发严密,体内突然无端端生出一股火性,并随着气血跟真气传遍全身,这也是他感觉身体燥的缘故。

    只是此时事态紧张他也顾不了那么许多,策马疾冲长枪一?;龅赖狼RΦ兰康脑踩?,将一片片箭雨拦截引偏,近百人列成三队组成一道松散的防线,拦在数千气势汹汹的蒙古骑兵身前。

    嗖嗖嗖……

    见到林沙带人拦在路上,数千蒙古铁骑轰隆隆狂奔而至,人马还没有杀到一片密密麻麻几乎遮天蔽日的箭雨便飞了过来,其中近有六成以上箭雨特别照顾林沙一人!

    吼!吼!吼!

    林沙猛然挺身人立而起,发出声声野兽般咆哮,双眼瞬间充血凝视几乎遮蔽了天空的密集箭雨,手腕连连抖动长枪化作一条矫健游龙飞腾而起。

    叮叮?!?br />
    金铁交鸣之音不绝于耳,林沙手头长枪舞得风车也似,将周身上下以及座下战马护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枪尖几乎化作漫天寒芒遍布天空,将所有正面袭来的利矢全部拦截下来。

    林沙身子连连震动,座下身骏战马也是长嘶不已,尽管林沙实力高强没有一支利矢能够突破他的枪雨防御,可是箭杆传回的反震之力实在太过沉重,就是以他的丹劲御力技巧以及先天颠峰的防御之能,都被震得浑身骨骼连连颤抖双比肌肉更是酸痛难忍。

    可这里是战场,根本就没时间给他回复回缓,一波箭雨刚停,数千蒙古骑兵便已携无匹威势冲杀而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