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杀杀……”

    襄阳城战火纷飞,震天的呐喊厮杀声从早到晚,殷红的血迹将高大巍峨的城墙染红,一具具残缺不全的尸体在城墙角下堆得老高。

    城墙上,郭靖率领一票武林高手四下奔走救火,哪里有危险就冲到哪里,刀剑并举寒芒闪烁,刚刚爬上墙头的蒙古悍卒来不及反应,便被砍翻在地失去生命。

    城门洞里,林沙顶盔贯甲紧靠洞壁瞌目养神,手边放着一杆近丈白蜡杆长枪,枪尖下的红缨早已被鲜血凝固成一块块难看的固体。

    身后一队精悍将士静静矗立,全身披挂整齐个个气势凛然,学着林沙的动作紧贴洞壁不声不响,气氛沉凝只听到一片粗重喘气声。

    城墙上的惊天喊杀声好似好似不存在一般,一行满身悍气的将士默然凝立,不知道为何聚集于襄阳城下的城门洞里。

    稍歇,郭靖满身血污大步流星跑了过来,大叫:“林相公,蒙古大军攻势已歇,是否现在就杀出城去?”

    “出城!”

    林沙猛然睁眼,抓起身边白蜡杆长枪一身甲胄哗哗作响,瞬间整个城门洞都好似活过来般,之前一直闭口不言默然静立的精悍将士纷纷抽出雪亮腰刀,迅速站成三排在城门洞里列好冲锋阵型。

    “开门,杀出去!”

    接过亲兵递来缰绳,林沙利索翻身上马,枪尖一指被麻袋封堵的城门命令道。

    守在城门边的十来位宋兵急忙活动起来,手脚麻利将堵在城门前的麻袋全部搬开,而后几个力壮之辈连汗水都来不及擦拭,便吆喝着将沉重之极好似房梁般粗壮的巨大门闩顶起放下,又使出了吃耐的力气用力将紧闭城门拉开一条缝隙。

    “跟我冲,杀!”

    不待沉重的城门完全打开,林沙便马冲出了仅供一骑出入的缝隙,手腕一抖长枪化作点点寒芒,分化无数梨花瞬间将围堵在城门附近的蒙古士兵全部击杀。

    攻城受挫正缓缓收兵的蒙古士兵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打了个措手不及。沉重的马蹄声踏着堆积在地的尸体,血水飞溅骨节劈啪作响,林沙策骑左冲右突将堵在城门附近的蒙古士兵全部斩杀当场。

    “杀杀杀……”

    也就在城门附近的数十蒙古士兵被扫荡一空,其他地域蒙古士兵反应过来。满脸狰狞冲杀而来之际,沉重的城门终于打开,三列全身披挂整齐的宋军开出城门,发出震天喊杀声与席卷而至的蒙古士兵纠缠在一起。

    林沙打马左右急驰,一杆长舞得好似游龙飞天。又如朵朵梨花争相斗艳,一路所遇蒙古战士无论多么勇猛,都是一触即倒再也没有起来过。

    在他的带领下,冲出了城门的宋军士兵如砍瓜切菜般,将堵在城门附近的近百蒙古士兵砍翻在地,不等蒙古大部队反应过来,忽哨一声如潮水般退了回去。

    咻咻咻……

    就在这时,一阵阵凄厉破空声响起,一蓬箭雨密密麻麻从天而降。

    “嘿,都给我留下来吧!”

    林沙手中长枪闪电般高举。在半空划出一个大大圆圈,一股强大的牵引之力从枪头蔓延而出,近百从而落的密集箭雨被引得偏转方向,箭杆一弯纷纷射入城门两侧的尸堆之中。

    “清点伤亡按照来规矩来,快快将城门堵上,不要给蒙古人以可趁之机!”

    待林沙返回城门洞,翻身下马把缰绳扔给亲兵,一边大步流星向城里走去一边随口叮嘱道。

    “杀杀杀,这帮蒙古蛮子还想上墙,做梦去吧!”

    就在这时。原本已经逐渐平息战端的城墙,又爆发一阵震耳欲聋的呐喊声,听那声音个个中气十足,显然刚才他带人出城冲杀一阵的效果立杆见影。

    “林相公。辛苦了!”

    郭靖等候在上城通道一角,见到林沙出来急忙迎了过来笑道。

    “没什么,能杀一杀蒙古人的锐气也好!”

    林沙摆了摆手没有多说什么,扭头看了眼不过四十出头却已两鬓斑白的郭靖,摇头感叹道:“倒是郭靖你,为了襄阳城的安危费心了!”

    “这没什么。作为宋人理应如此!”

    郭靖却是不以为然,摇了摇头郑重道。

    “好一个理应如此,要是朝堂衮衮诸公都有你这份觉悟,朝廷也不会落到如今只能偏安一隅的下??!”

    林沙满脸感慨,而后话锋一转冷笑道。

    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

    对这话,他算是有了充分的认识和感受。

    坐镇襄阳足有五年时间,城中大半读书人早已举家搬离,剩余的不是舍不得离开故土,便是家中贫苦没有资财路费的,真心为了大宋又或者襄阳安危的,十中存一就算不错了。

    反倒是以郭靖为首的江湖豪杰,却是不畏危难源源不绝赶来赴援,在襄阳保卫战中做出卓绝贡献。

    如此鲜明对比,想不让他心生感慨都不可能。

    此时的林沙,也已过了知天命之年,自从几年前突闻洪七公在襄阳身受重伤,因为担心儿子林沙与黄蓉夫妇急急赶到襄阳,正好遭遇蒙古大军猛攻襄阳之战。

    他二话没说加入襄阳守军,从军中库房弄来一柄十石强弓,一手连珠箭法射杀攻城蒙古士兵数百,竟以一人之力护得一段城墙没有受到任何冲击。

    在襄阳城墙上连守三日,射杀蒙古士兵近千,不要说一干守城宋军将士,就是襄阳守将都被惊动打算将其招揽过去。

    结果林沙身边一亮,那守将屁都不敢在多放一个,无论是苏州林氏还是临安大儒的身份,都不是区区一个襄阳守将可以轻易招惹的。

    大宋几乎将文贵武贱这项传统发挥得淋漓尽致,尽管襄阳守将所在派系在朝堂势大,可林沙和身后的家族也不是吃素的,更何况林沙辞官之时位列馆阁学士,官衔品级比之襄阳守将还要高上几级。

    之后他便在城防营地安了家,被具体负责城防的军官当大爷一样供奉起来。

    有了他的存在,郭靖等一干江湖人士上下城墙变得十分简单容易,不然以襄阳守军对江湖中人既用且防的态度,单单花费在确认身份上的时间便不少。

    确定了儿子林天平安全无事后,又查看了一番洪七公的伤势,一粒以药蛇蛇血为引,许多珍贵药材搭配炼制的‘益气补血丸’下肚,洪七公沉重的伤势立即稳住并想好的方向发展,慢慢将养着只需花费数月时间便能恢复如初。

    放下心来,他便专心一致与郭靖配合,一起守护南宋北方屏障襄阳城。

    一连与蒙古大军在城墙上厮杀半月有余,单单被他射杀的蒙古将士便超过三千之数,一把十石强弓在手竟是以一人之力,压制蒙古攻城部队的弓手人马,给襄阳守军减轻了极大负担和压力。

    又是他,第一个发现了蒙古军中高层的行踪,身边竟只带着数支百人亲兵队,在战场四下活动查看。

    二话不说将城防重担交给性格稳重的郭靖,他则带着杨过和自家儿子,还有坚持要跟上的黄蓉,又召集了十位武功都在二流以上的江湖好手,悄悄下了城墙抢来几匹蒙古军马,趁那位蒙古高层带着手下从不远处路过时突然杀出。

    以他们一行的超强实力,简直就像砍瓜切菜般直接杀奔那蒙古高身边。

    也就在这时,联手围攻重伤洪七公的欧阳锋与金轮法王突然出现,出手立毙四位冲杀在最前的二流高手。

    林沙当即明白,这次铁定逮到了大鱼,一掌拍飞金轮法王,瞬间压制实力超绝的欧阳锋,并吩咐杨过和儿子诛杀那位慌乱奔逃的蒙古高层。

    林沙下了狠手,面对甘为蒙古鹰犬的欧阳锋直接放开先天颠峰修为,一连轰出十八掌直接将欧阳锋拍得重伤吐血,要不是附近蒙古大军救援及时,他铁定将这位江湖上赫赫有名的西毒弄死。

    等他掩护出城偷袭小队返回襄阳,城外蒙古大军却是一片大乱,没过多久竟然就此撤军离去,直到后来他才知晓那位被他们伏击的蒙古高层,竟然就是御驾亲征的蒙古大汗蒙哥!

    这厮雄心勃勃御驾亲征,结果却憋屈的死在杨过和林天平的联手施为之下,蒙古大军自是大乱无心再战迅速退去。

    亲自经历了蒙古大军攻城的惨烈,林沙心有触动又有儿子在耳边不断劝说,战场的血腥撕杀引起他的情绪剧烈波动,种种因素结合在一起他决定重新出山。

    以他的名望跟资历,当朝廷得知他愿意出山,又想直接参与抗蒙之战后,理宗皇帝便直接将他安排在襄阳城,成为襄阳守军中的高级文职官员。

    于是,林沙便坐镇襄阳负责处理襄阳府的内政事宜,同时暗中支持郭靖的抗蒙准备,给一干不受官府待见的江湖豪杰以照顾。

    过了几年安心日子,蒙古内部汗位之争已落下帷幕,忽必烈取得最后胜利,又亲率蒙古大军进逼激烈的襄阳城防大战又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