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锋的突然出现以及强势表现,让众多武林豪杰再次领略了五绝风采……

    当林天平回家后,将武林大会上发生的事情告之,林沙还好奇了一阵子,不明白欧阳锋怎么会突然跑出来,其武功又是如何提升到那般程度。

    修炼了九阴真经总纲的洪七公,其实力绝对比黄药师和一灯大师要强!

    可是欧阳锋依旧能跟他打个不分上下两败俱伤,也就是说欧阳锋的实力也超越了黄药师和一灯大师。

    这事儿让林沙着实难以理解,因为他的插手射雕剧情完全变了味,欧阳锋刚一出手便碰了满头包,在桃花岛一战中被逼发誓离开中原,也就没发生射雕剧情中那些围绕桃花岛和郭靖,堪称狗屁倒灶的事儿。

    倒是郭靖返回大草原接母亲李萍回江南定居,参与了蒙古征西之战并担任右路军都元帅之职,为蒙古灭掉花剌子模立下大功,期间与欧阳锋发生了一些纠结,最后自然以郭靖平安返回江南告终。

    也就是说,欧阳锋并没有得到九阴真经,他的蛤蟆功早已经修炼到顶,想要更进一步几乎没有可能,那他的实力又是如何迅猛提升的呢?

    林沙对此虽然十分疑惑,但另有要事在身也没功夫亲自前往探察,只得临时放下继续自己的研究探索。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堂堂西毒欧阳锋竟然投靠了蒙古人,在之后蒙古大军攻打襄阳的战斗中,与金轮法王一样负责牵制中原武林好手。

    期间郭靖和李莫愁夫妇俩没少跟他打交道,时不时爆发一场震撼人心的高手对决,欧阳锋从刚开始占据绝对优势,到后来逐渐持平谁都奈何不了对方,而后一纠缠便是足足两年之久。

    ……

    知晓了儿子的下落,林沙也没多说什么,只是叮嘱黄蓉与丐帮多多联系,第一时间掌握住襄阳和儿子的动静。

    对身体脏腑的探索。历时五年终于琢磨出了一点头绪,此时的他完全可以主动控制身体爆发潜能,发出比之气血凝一也不差多少的强悍攻击。

    当然,这点成果对他本人战立的提升并没有多少帮助。只是让他了解到了身体内部更深层次的秘密,踏入了一扇神秘世界的大门。

    可惜的是,这条路并没有前例可循,摸索到了这里他也不知该如何继续下去。

    他没有隐瞒黄蓉,将自己花费五年时间琢磨出的成果详细道出。想要看看黄蓉能不能通过这种手段掌握一门拼命手段。

    这年头世道越发不稳,别看襄阳城顶住了蒙古大军的连番攻击,临安所在江南地区同样感受到了战争的紧张氛围,各路牛鬼蛇神纷纷粉墨登场。

    江湖上也是一片混乱,因为郭靖的号召,一些心有正义实力不俗的高手纷纷加入襄阳城的武林盟军之中,导致江南各地少了正道高手压制,一些之前隐藏或者潜伏的邪道高手纷纷趁机露头,搅风搅雨弄得江南武林一片乌烟瘴气。

    而且蒙古方面也未尝没有派出暗探潜伏江南,这些人在暗中煽风点火使得江南的秩序很是混乱。尽管丐帮出手清理了不少捣乱分子。但是江南地区丐帮弟子实力有限,能解决的只是少部分而已。

    黄蓉的实力倒是不错,可是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林沙这位隐藏于暗中的反蒙大怪迟早暴露身份,到时候面对蒙古方面的明墙暗箭各种攻击,一旦出现疏漏可是要命的事儿。

    能多上一手保命绝学,在?;赝繁愣嗌弦环萆姹U?!

    对于林沙研究出的爆发潜能手段,黄蓉自是十分感兴趣,在林沙的指点下好奇模仿一试,结果却根本没法运用。

    “这是怎么回事?”

    黄蓉很是不爽。尝试多次无果之后,银牙一咬便准备运使真气蛮干,被林沙及时发现阻止。

    “是我的问题,夫人你的真气操控能力还未达细致入微之境。没办法准备控制真气达到震荡心脏与肾脏,激发两处器官产生神秘波动……”

    林沙苦笑,稍一转念便想明白原因,一把拉住满脸不服的黄蓉无奈解释道。

    “那,相公你能不能演示一番,看一看这所谓潜能爆发的威力?”

    黄蓉泄气的摆了摆手?;赝妨成下呛闷嫠档?。

    林沙自无不允,练功房墙壁刚刚才被他轰出一个大洞,要是再来几下估计整间练功房非得垮掉不可。而是他带着黄蓉来到小练武场,取出练箭用的标靶放在数丈之外。

    再次模拟之前那种奇妙状态,心脏跳动有如鼓锤肾脏震动好似浪潮汹涌,全身上下瞬间充斥一股难言的力量,顺着感觉一拳轰出直接将跟前的标靶轰成四下飞溅的碎片。

    黄蓉惊得目瞪口呆,直呼了不得比父亲的弹指神通还要厉害。

    不料话音刚落便引来一声不满冷哼,黄药师瘦削矍铄的身影已出现在小院子的院墙角落阴影处。

    令林沙和黄蓉惊奇的是,黄药师身后还跟着一位面容秀美绝伦的年轻女子。

    见到父亲黄蓉自是好不欣喜,从黄药师口中得知,身后那秀美绝伦的年轻女子叫程英乃他新收小弟子。

    之后一番热闹寒暄不提,黄药师却是毫不客气找上林沙,表示对他刚才一拳十分惊奇不知是何武功?

    林沙呵呵一笑也没隐瞒,便将琢磨了五年之久,才摸索出的主动激发潜能之法,原原本本道出并请黄药师指点一二。

    黄药师来了兴趣,与林沙相隔数丈距离,以弹指神通于之隔空对战。

    一时小小练武场嗤嗤的劲气破空声不绝,黄药师手指连连弹动,一道接着一道凌厉之极的指劲激射,犹如东海之浪潮连绵起伏翻滚不休。

    林沙也不甘示弱,拳影翻飞道道几乎凝成实质的淡淡拳影连绵轰出,密密麻麻有如暴雨倾盆席卷而出。

    弹指神通尽管神异非常,却是在这轮对轰中败下阵来,被绵绵密密几乎形成一堵拳影组成的墙壁强行压制。

    试探过后两人便停手罢战,黄药师连连道好,对于林沙这一手十分感兴趣。待得知他只是发挥了纯粹的身体力量之时,更是连连惊叹震撼莫名。

    黄药师的武功自然远不是黄蓉可比,对体内真气的掌控已达到十分细致的程度,在林沙的指点下花费了数个时辰功夫,终于模拟出了林沙所言的那种状态。

    心脏与肾脏在真气的包裹下轻轻颤动,按照某种神秘频率齐相呼应。

    下一刻,黄药师矍铄的脸上闪过一团血色红晕,右脚猛然前踏一掌挥出,身前空气沸腾翻滚,犹如海潮般一波连着一波向前剧烈涌动,带起阵阵呼啸大风将地上枝叶尘土卷起带飞。

    可是等黄药师恢复正常,脚下却是一个踉跄差点摔倒,惊得黄蓉和程英连忙上前搀扶,直到黄药师摆手表示没有问题这才放心。

    林沙轻笑着解释,因为激发的是身体潜能,发挥出的也全是身体力量,泰山大人只是一时没有控制好力道脱力而已,没什么问题的。

    黄药师也让黄蓉跟程英不要大惊小怪,他对刚才爆发的纯粹力量十分满意,就是比之全力出掌也不差分毫甚至杀伤力要更甚一筹,而且这种纯粹的力量压缩空气形成的攻击,却是没法轻易用内功硬抗。

    之后数天时间,黄药师兴致勃勃拉住林沙不放,好好研究探讨了一番爆发潜能之法,多次尝试轻松掌握了爆发潜能瞬间的控力技巧,对于林沙脑洞大开琢磨出的这种奇异手段赞叹不已。

    而且他也提出了不少中肯看法,不要忘了黄药师也是一代医术名家,而且博闻强识是位不折不扣的学神级人物,又是实力超卓的江湖五绝之一,自然能够从其它方面给予客观意见。

    林沙琢磨出的爆发潜能之法好是好,就是不能与体内真气合二为一,而且运用起来也颇为麻烦,需要凝聚精神小心操控,在高手对决稍一不慎便有落败身亡之危的情况下,有些鸡肋。

    林沙苦笑摇头,表示他琢磨这事也才刚刚有了点头绪,至于如何将爆发潜能当作一种常态保持下去,以及与真气内力的完美融合,却是以后的努力方向。

    黄药师笑言,要是真能将这种爆发潜能的状态当作常态保持,估计最为兴奋的当属洪七公和郭靖这对师徒,起码他们的降龙十八掌威力便可更上一层楼。

    待将黄药师与程英师徒送走后,林沙没有继续闭门苦研,而是放松心情处理了一些积压的琐事,又跑去越发兴盛的烈阳书院看了看,直到家中仆役着急寻来,这才匆匆返回家中。

    “相公不好了,洪老帮主在襄被人重伤了!”

    刚进家门,黄蓉便一脸着急迎了出来,满脸担忧问道:“天平会不会有事,不行我实在放心不下,咱们尽快赶往襄阳!”

    “夫人不用着急,既然襄阳那边没有郭靖的急报,显然情况还不是很糟糕!”林沙一脸哭笑不得,将焦急难安的黄蓉拉回内院,好奇问道:“到底怎么回事说清楚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