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我去死!”

    霍都满脸狰狞,铁扇猛力一扫逼开难缠的林天平,怒吼出声扇头直指大发神威的林沙,拧笑出声猛然扣动扇上机关。

    咻!咻!咻!

    三声凄厉破空声同时响起,三道蓝汪汪寒芒一闪即逝,瞬间便已跨越十来丈距离来到林沙身前。

    “卑鄙!”“竟敢暗箭伤人!”“蒙古蛮子卑鄙无耻!”“……”

    霍都如此无耻行径,自然引来与会江湖豪杰一阵愤怒喝骂之声。他却是毫不理会,一脸狰狞得意万分。

    “你以为如此卑劣行径能伤我父,做梦去吧!”

    林天平眼睛一眯冷笑连连,飞身纵跃双掌一搓猛然前推,一股圆融饱满的古怪气劲顺掌而出,趁霍都没有反应过来之时轻柔按上其胸膛,砰的一声闷响伴随霍都的凄厉惨叫,鲜血狂飚霍都挺拔的身躯被震得倒飞出去。

    “师弟!”

    达尔达惊呼出声,手中沉重金杵猛然横扫,砰的一声杨过措不及防之下被抽飞了出去,他顾不得再接再厉急忙转身大步走到霍都身前,一把将其扶起满脸怒容嘶声咆哮:“敢伤我师弟,该死!”

    与此同时,林沙面对激射而至的毒钉面不改色心不跳,微微一笑口中‘呼’的一口长气吐出,硬生生将三枚激射而至的毒钉吹得倒卷而回掉落在地。

    继而抬头回身,身形瞬间闪动出现在达尔巴跟前,面对其来势汹汹的一杵,右手成掌一拨一引,达尔巴受不住劲高壮身形于原地滴溜溜打了几个转,晕头转向哇哇大叫一屁股坐倒在地。

    哄!

    群雄发出一声响亮哄笑,冲着两丑态毕露的两蒙古蛮子,露出丝毫不作掩饰的讥讽嘲笑。

    “回去吧,中原武林的水深得很,不是你们这两菜鸟可以轻易涉足的!”

    淡淡扫了眼满脸狰狞的霍都。林沙轻轻摆了摆手一脸平静,道:“你们师傅金轮法王还有些能耐,至于你们两个嘛还差了不少!”

    “你,你。你,你是怎么知道我师傅的!”

    林沙那一眼好似一座难以匹敌的大山,重重压下心头连呼吸都感觉困难,霍都满心惊恐额头瞬间冷汗密布,结结巴巴开口问道。

    “金刚宗护教法王金轮么。金刚宗难得一见的天才护法,不过也就是一高级点的看门狗罢了!”

    林沙淡然一笑,摆了摆手收住话头冷淡道:“你们走吧,如果金轮还不死心的话,要他到襄阳找郭靖!”

    “哼,大话谁不会说,我师金轮法王定会找阁下切磋高下的!”

    霍都嘴里说得硬气,手脚动作却是不满,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招呼了师兄达尔巴一声。踉踉跄跄转身就走毫不拖泥带水。

    “是个角色!”

    看到霍都经过躺了一地的邪道好手之时,连眼都没多抬一眼毫不犹豫擦身而过,根本就不理会这帮同伴的哀嚎求助,林沙忍不住眼神微闪摇了摇头。

    倒是达尔巴有些犹豫,随手拉起几位伤得不重的邪道高手,而后在霍都的连声催促下不得不大步流星离去。

    ……

    少了霍都和达尔巴这两蒙古蛮子搅局,此次终南会武终于可以正常进行。

    可是之前林沙与儿子林天平,还有杨过的表现实在太过惊人,使得与会豪杰有些心不在焉,尤其当他们看到林沙一行成员当中。竟有大名鼎鼎的大侠郭靖,这种无精打彩的心态更甚。

    全真七子十分无奈,可又不能责怪林沙林相公,只得草草结束了这日的会武。宣布休整一日明天重新开始。

    与会群雄一轰而散,等他们回神再想找林沙一行之时,哪里还能找得到他们的身影?

    “刚才跟蒙古蛮子大打出手的,到底是什么人???”

    这是大部分与会群雄心**同的疑惑,不说林天平和杨过小小年纪便是江湖一流高手的惊人事实,单单林沙表现出的非人实力。就让群雄侧目不已。

    “在山下小镇的时候,我就见到郭靖郭大侠了,只是郭大侠太过低调不想引人注意……”

    这时,与会群雄中有那见识广博又或者与郭靖在山下碰过面的,自然而然站了出来一脸自豪发表演讲,顿时吸引身边江湖豪杰好奇探究的目光。

    “郭靖郭大侠谁不认识啊,我想知道刚才出手那位的信息!”

    与会群雄中不知是谁吆喝一声,顿时引来一片附和声。

    “这个……”

    刚才还滔滔不绝满脸得意的江湖者顿时卡壳,他们也根本不认识林沙好不?

    “某刚才离得全真七子不远,好象听到他们说什么苏州林什么的,就是不知是不是刚才那位的名号?”

    这时,与会群雄中一人突然开口道。

    “对对对,刚才我也看到了,全真七子满脸震惊,好象认识那位高手!”

    这时,人群中又有人大声说道。

    “走,咱们问问全真教弟子去!”

    这时,一位头须花白的老者大手一挥,吆喝道:“什么时候江湖上出了这么一位高手,咱们可得好好见识见识!”

    “刘翁说得对,咱们去找全真弟子问问去!”

    顿时,原本就要散去的与会群雄,突然又汇集一起找到全真三代弟子首席尹志平,七嘴八舌向其打探林沙的出身来历。

    全真七子迅速返回重阳宫之中,抓紧时间商量是否主动拜访林沙,怎么说人家都替全真教解了围不是。

    只是可惜还没等他们商量出结果来,便得知林沙一行已经下了山,明显不愿跟全真教多做接触的摸样,全真七子顿时暂息了拜访之意。

    另一边,古墓林掌门接到李莫愁的传信,他们将在山下小镇住到会武结束,期间不会上门拜访,免得给本就树大招风的古墓派吸引关注。

    与此同时,林沙一行已满身轻松下得终南山返回暂居小院。

    随手打发走了兴奋的五位少年男女,郭靖一脸凝重把林沙拉到正堂,好奇问道:“林相公,那位金刚宗金轮法王是怎么回事?”

    “青藏密宗高手,修习金刚宗护教神功《龙象般若功》有成,实力不在你和古墓林掌门之下,是个难缠对手!”

    林沙呵呵一笑,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轻描淡写道:“用不着担心什么,此时他的功夫还嫩了点!”

    “林相公,金轮法王比之十年前桃花岛一役的那位密宗高手如何?”

    郭靖眉头依旧皱得紧紧的,他可没林沙这份视敌人如无物的自信,十年前的桃花岛一役给他的印象实在太过深刻。

    “还差了点火候!”

    想起那一战林沙脸上的笑容收敛,摇了摇头宽慰道:“那位跟金刚宗没什么关系,应该是手印宗的高僧,眼下而论两者根本就没啥可比性!”

    “那也不能小觑了去,青藏密宗跟蒙古搅合到一起了不得不防!”

    郭靖满脸严肃郑重道:“蒙古军力之强实难想象,之前缺的就是个人实力高强的好手,眼下有青藏密宗投效恐怕是祸非福??!”

    “事情还没坏到那一步!”

    林沙轻笑着宽慰道:“青藏密宗实力高强不假,论整体实力不比南方或者北地武林差多少,在高端武力上甚至可能不差分毫!”

    郭靖闻言眉头越发紧皱,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啊。

    同时心中也震惊异常,没想到青藏密宗实力如此强悍,以前真真小觑了天下英雄,常言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果然如是。

    “不过你也用不着太过担心!”

    林沙话锋一转,轻笑着说出一番隐秘:“大草原一直都是萨满教的地盘,密宗喇嘛想要插手传教扩大影响力,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办到的事情!”

    事实也确实如此,虽说金轮法王一度贵为蒙古国师,可在神雕小说中总感觉有些名不副实,堂堂国师总跟着军队奋战与最前线,尼吗的这根本就是高级打手的待遇嘛,直到八思巴出道后密宗才彻底占据草原信仰主流。

    “怎么又出了个萨满教?”

    郭靖不仅没有放松心情,神色反而更加凝重紧张了。

    “洪七公没跟你说过么?”

    这下轮到林沙诧异了,按说那么重要的事儿,老洪应该早早跟郭靖通气才是。

    “这个,确实没听师傅说过这方面的事情!”

    林沙的反应让郭靖很有些尴尬,搔了搔头不好意思说道。

    “嘿嘿,估计洪七公感觉面子上不好看,这才不跟你说的吧!”

    林沙嘿嘿一笑不忘揭洪七公的老底,见郭靖一脸疑惑笑着说道:“这就是二十年前的事儿了,当时我正出外行医历练,走到华阴之时……”

    他也没客气,又不是不能对人言的隐秘之事,原原本本将当初金国狼子野心,洪七公夜探敌营不成陷入苦战,他俩联手杀出重围的事儿述说一通,当然着重买偶数了那几位萨满教狼神护卫的惊人实力。

    “果然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是郭某孤陋寡闻了!”

    郭靖听得目瞪口呆,实不知大草原还隐藏有如此一股强大势力,实在让人大感惊奇。

    “这没什么,凡是有点历史的宗族其底蕴都不是表面看起来那般简单!”林沙脸色一肃郑重告诫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