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求月票

    八月十五中秋日

    终南山下的平民百姓欢欢喜喜过佳节,终南山上的重阳宫也是热闹非凡人声鼎沸。

    数百来自五湖四海的江湖好汉齐聚重阳宫前的大广场,三五成群聚在一起兴奋的议论着即将开始的江湖盛会。

    很快,住人全真七子出场,身后跟着一票全真核心弟子,个个做道士打扮看起来有摸有样起码很有那么点意思。

    全真七子跟一众江湖群豪施礼打完招呼,有实力最强的丘处机作为代表发言,首先感谢了一番前来捧场的江湖豪杰,而后便认认真真将终南会武的规矩讲述一通。

    无非就是以武会友点到为止那一套,每年都说却每年都要出事,不过这是必要的程序没法避免的,省得出了事后事主把责任扣到全真教头上。

    “快点开始吧!”

    “这些规矩我们都懂,直接步入正题就是!”

    “快点开始会武,没必要说这些有的没的!”

    人群之中也不知谁开了头,顿时议论嘈杂声不绝于耳。

    “好吧,既然诸位如此急切,那贫道也不多说废话,规矩大家都懂直接开始就是!”丘处机脸面有些挂不住,述说会武规矩的话头一顿,直接转入正题。

    “这才对嘛!”

    “咱们就是来参加会武的,本应如此!”

    “废话这么多干什么,直接开始就是!”

    丘处机话音刚落,人群之中又是一阵喧闹,全真弟子脸上个个露出难看神色,却又拿数百与会江湖豪杰无可奈何。

    “全真教,这么快就没落了!”

    混在人群之中,林沙和郭靖一行站在不起眼角落,看着眼前发生一幕,忍不住心生感叹开口道。

    话说全真教本就是全真七子独立支撑而来,在江湖上的名头也都是七子一手一脚打拼而得。

    神雕原著之中。全真教虽然只有七位一流高手坐镇,却也算是北方武林数一数二的强大势力,加上传教积极教徒广泛,在金国高层也很吃得开。这才有了天下第一大教的名头。

    可是眼下情况却很是不同,全真教旁边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崛起了一家全由女子组成的古墓派。

    所谓一山不容二虎,终南山地区的资源有限,能够支撑一家江湖一流势力已经不易。又来一家争食可不是开玩笑的。

    问题是古墓崛起太速,实力又太过强横。

    尼玛的其掌门竟然是江湖绝顶高手,而且门下弟子个个天资不凡,江湖超一流高手和一流高手纷纷涌现,一下子压得全真教有些喘不过气。

    多次明里暗里交锋,全真派都落于下风,这让他们在江湖上的声望一落千丈。

    说老实话,全真教之所以有偌大名头,其隆盛不衰的江湖声望占了很大便宜,眼下这个便宜一失现了原形。虽然依旧让底层江湖豪杰尊重,声势却是大不如前。

    从原著所述便可知一二,全真七子一老全真教立刻分崩离析分成七脉,在道门威望依旧隆盛,可在江湖上的名头却是迅速滑落。

    “……”

    郭靖默然点头,他毕竟与全真教有一份香火情缘,不管心中如何作想全真教的坏话他是说不出口的。

    “哼,全真教都是一群虚伪家伙,本应如此!”

    李莫愁冷笑连连,看向全真七子等人的目光满是不屑。

    “我说莫愁。你不应该跟古墓门人待一起么?”

    林沙好笑的扫了李莫愁一眼,向广场某个角落努了努嘴,那里有十来位清丽女子站立,为首是一位清丽脱俗不食人间烟火的妙龄少女。正是古墓派此次隆重推出的核心弟子小龙女。

    话说他们到了终南山后,并没有大张旗鼓拜访全真教,只是通过李莫愁的关系,从古墓外门手里借了一处小院安置。

    古墓林掌门也是极有性格之人,林沙一行不主动上门拜访,她就硬生生稳坐钓鱼台当作不知。这份牛气当真让人哭笑不得。

    有李莫愁的关系在这里,林沙等人也不好说什么。

    “今番有师妹出面主持,我这个外嫁师姐却是不要越俎代庖!”

    李莫愁怏怏不乐,撇嘴不满道。

    “嘻嘻,娘跟师祖为了这事,还好好争论了一番!”

    郭芙嘻嘻一笑,作为古墓四代弟子首席,她跟着母亲李莫愁第一时间就拜访了古墓派,见到了师祖林掌门依旧一干师叔,还在古墓住了两日消息灵通得很。

    “不要多说废话,会武开始了老实看着!”

    李莫愁脸上有些挂不住,没好气白了自家闺女一眼。

    “对对对,看热闹看热闹,你们谁想参与直接说一声!”

    林沙打了个哈哈,急忙开口转移了话题。

    而此时重阳宫前的大广场上,在一阵喧嚣之中今年的终南会武已经开始,上百全真教弟子手持长剑走了出来,在偌大广场上摆开了阵势。

    北斗大阵!

    这已经是每次终南会武开始时的保留节目了,全真教的用意也十分明显,就是为了显示肌肉震慑宵小,效果貌似还相当不错。

    “你们几个全都给我看仔细了,以后行走江湖少不得与人争斗,单对单的话你们几个的实力已经不弱,不过江湖险恶奇人异士多不胜数,阵法合击之术也是十分厉害的,千万不要小觑了江湖中人!”

    林沙眯缝着眼睛,一边仔细观看全真道士演练北斗大阵,一边不忘出声警告杨过几小。

    跟他有同样动作的还有不少,场中有不少江湖豪杰带着晚辈长见识,自然不忘趁机教训警告一通。

    刷刷刷……

    北斗大阵由九十八人布阵、每七人一组、布成十四个‘天罡北斗阵’,和每七个北斗阵又布成一个大北斗阵一正一奇,相生相克,互为犄角,更是威力无穷。

    此时只见上百全真道士长?;游?,寒芒闪烁有如天上星辰,踏罡步斗错落有致,一股子凌厉肃杀之气迅速弥漫,剑光闪闪人影翻飞浑然天成,近百全真道士功力贯通一气,远远看着便觉一股凌厉杀气扑面令人不寒而栗。

    “好阵法,好手段!”

    林沙忍不住大声喝彩,眼中精光闪烁神情莫名,心头战意突然熊熊而起,他感受到了眼前北斗大阵的凌厉肃杀,竟隐隐有威胁他安全的威力。

    当然,就眼前表演的全真道士还远远不够,要是全真七子和一干精英三代弟子主阵的话,北斗大阵所能发挥威力真有可能威胁到他的生命安全。

    电光火石间心中已迅速转动无数念头,最后还是满脸惋惜摇了摇头。

    他倒是有这个兴致,可惜估计全真教不会配合。

    北斗大阵可是全真教的镇派大阵,名头比北斗大阵要响亮得多,与少林的罗汉大阵,以及天山昆仑派的混沌剑阵并列江湖三大奇阵,还从未听说过三大奇阵有被破经历。

    全真教赌不起,万一要是北斗大阵被林沙给破了,全真教将颜面何存?

    待上百全真弟子将北斗大阵演练一番,尽管没有表现任何的攻击招式,可那磅礴气势依旧惊得一干江湖豪杰脸色大变倒吸凉气。

    “难怪全真教能矗立江湖号称天下第一大教,这底蕴当真没得说!”

    回过神来,林沙摇了摇头一脸感叹。

    郭靖认同点头,黄蓉与穆念慈满脸震惊还没回神,几小早看傻了眼,心思飘飞不知想到何处,至于李莫愁却是一脸愤愤不平却也无可奈何。

    要说王重阳没有得到道门嫡传,打死林沙都不会相信,从北斗七星阵到天罡北斗阵,再到北斗大阵完全就是一套由低到高的攻伐阵法,先天功又是直指先天本质的高深武功,随便哪一样都不是随便就能创出的东西。

    “哈哈哈,全真教果然不愧为天下第一大教,底蕴深厚实在让人敬佩!”

    就在上百全真弟子撤去北斗大阵,让出广场空地任由与会江湖豪杰使用演武之时,突然从山下方向传声一阵爽朗大笑,声浪滚滚犹如海潮汹涌,震得众人耳膜微颤气血翻涌。

    “好精湛的内功!”

    林沙轻笑出声,声音平缓无奇却有如轻风拂柳,轻松便将来人发出浩荡声浪隔绝在外,恰到好处将一行包围?;て鹄?,没有渗透丝毫引起外人关注。

    “何人如此大声喧哗?”

    丘处机大袖飘飘踏步上前,剑眉微扬轻喝出声。

    声音不大却有如惊雷炸响,将一干受声浪所慑的江湖豪杰惊醒,目光看向下山台阶方向一脸高手风范。

    “小王久闻全真教大名,今日随师兄特来拜访请教一二!”

    说话间一行人已出现在下山台阶上,为首一位锦衣华服满身贵气的英俊公子,身边跟着一位满脸木纳身形高大的年轻藏僧,身后还有大帮身形矫健的江湖好手,浩浩荡荡气势汹汹。

    咝!

    与会群雄见此情景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对方这明显就是来者不善啊。

    “阁下何人?”

    丘处机脸色难看之极,目光炯炯盯着那锦衣华服的年轻公子,怒喝发问。

    “蒙古霍都!”

    那锦衣华服公子刷的一下打开手中巨大折扇,旁若无人淡然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