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求月票

    酒楼大堂人声鼎沸……

    “齐兄弟,这边这边,没想到你也到了终南山!”

    大堂边角靠近楼梯处的一处酒桌上,一位身材雄壮满脸落腮胡的中年大汉猛然起身,冲着酒楼门口大声吆喝起来。

    “哟,是黄老哥??!”

    酒楼门口一位浑身精悍的瘦削汉子一愣,满脸喜色通过嘈杂喧闹人满为患的大堂中央,来到角落那桌也不客气找了个空位一屁股坐下。

    “齐兄弟,你不在燕山做买卖,怎么跑这儿来啦?”

    满脸落腮胡的‘黄老哥’好奇问道。

    “瞧这话说的,终南会武这么大一盛事,我能不来凑一凑热闹么?”

    那姓齐的瘦削汉子一口闷下一碗凉酒,随意擦了把湿润的嘴角豪爽道。

    “我几记得前几年邀请齐兄弟时,你不还看不上终南会武么?”

    那‘黄老哥’跟着干了一碗凉酒,似笑非笑问道。

    “哎,那时不正有事忙活着嘛,眼下得闲要是再不过来看看,以后跟同道之人说话都插不上嘴??!”

    那齐兄弟也不尴尬,笑呵呵坦言自家孤陋寡闻。

    “齐兄弟这次过来,是打算围观呢还是准备下场一试身手?”

    ‘黄老哥’也没兴趣在旁支末节上纠缠,直接岔开话题好奇问道。

    “不知黄老哥是何打算?”

    那位‘齐兄弟’没有急着挥发,而是斜眼反问道。

    “嘿嘿,不瞒兄弟,老哥我手痒痒得很,这次准备下场一试!”

    ‘黄老哥’先是有些不好意思,压低了声音自信满满道:“老哥最近感觉武功颇有进益,正打算找几个江湖同道试试深浅!”

    “哈哈黄老哥,咱俩可想到一块去啦!”

    那位齐兄弟哈哈一笑,敬了‘黄老哥’一碗酒,压低了声音得意道。

    “哦。齐兄弟这么有信心?”

    ‘黄老哥’一口闷下一碗酒,眼睛一亮把脑袋凑了过去好奇道。

    “嘿嘿,兄弟我家传的连环十三刀已练至大成,正好在会武期间与江湖同道好好切磋切磋!”

    ‘齐兄弟’一脸自得。夹了大块牛肉塞进嘴里,眼角含笑一脸自信:“兄弟我这次可是带着十足信心来的,就是不知道会武同道实力如何?”

    “齐兄弟可不要大意了,随着终南会武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前来与会下场高手可是不少。期间可不乏江湖一流高手??!”

    ‘黄老哥’却是神色凝重告诫,语气隐含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古怪意味。

    “真的有江湖一流好手参加?”

    ‘齐兄弟’吓了一跳,脸上的得意自信之色顿时消失无踪。

    “这是自然,难道齐兄弟没听过么?”

    ‘黄老哥’一脸疑惑,压低了声音神秘道:“去年‘中州拳霸’以及‘陕北双刀’都参加了会武还下场拼了一回,这可是老哥亲眼所见??!”

    ‘齐兄弟’一脸讪讪神色很有些不自然,郁闷道:“我还以为只是传闻,没想到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

    ‘黄老哥’一脸严肃,郑重告诫道:“齐兄弟可要当心了,估计今年与会的高手只多不少。真要是遇上了不可力敌的对手千万不要逞强!”

    “不会吧?”

    ‘齐兄弟’明显有些傻眼,语气中满是不可思议,惊问:“这是为何?”

    “嘿嘿……”

    ‘黄老哥’嘿嘿一笑,并不打算多言,却架不住‘齐兄弟’的软磨硬泡,只得装出一脸无奈,左右望了望见没人关注,这才状似松了口气的摸样,把嘴巴凑到‘齐兄弟’耳边低声道:“听说山上那两派都有出色弟子出师,准备在会武期间大打出手。两派十分重视请来不少名家高手!”

    “咝!”

    ‘齐兄弟’倒吸一口凉气,脸色几经变幻最后全是无奈,郁闷道:“看来兄弟找的时间不对,这时候下场不是自找不自在么?”

    “话也不能这么说!”

    ‘黄老哥’夹了块猪耳朵塞进嘴里。咀嚼得‘嘎巴’作响,待将嘴里的食物咽下肚子,他这才笑着说道:“像咱们这等江湖底层小角色,什么时候能够轻松见到江湖一流高手,这时候不趁机讨教一番更待何时?”

    ‘齐兄弟’眼睛一亮,连连点头说是。而后豪爽的一举酒碗,狠狠跟‘黄老哥’碰了一下,满脸豪气大声道:“黄老哥说的是,这次兄弟我豁出去了!”

    “哈哈哈,好好好,咱们兄弟一同努力!”

    ……

    这边两粗豪汉子大喊大叫喝得热闹,另一头隔几张酒桌坐着一位头发花白的中年汉子,旁边两位粗布衣裳的半大小子正满心好奇问这问那。

    “师傅师傅,全真派为何要搞这么劳什子终南会武???”

    两半大小子中,一个看起来满脸机灵的小子,一边大口大口吃得满嘴流油,一边怪声怪调连连追问。

    “这个……”

    那人到中年却是头发花白的师傅被催问不过,眼角余光左右扫了扫,见没人关注这才压低了声音,一脸神秘道:“听过古墓派么?”

    “自然听过!”

    另一位长相憨厚,吃相却不比机灵少年差多少的半大小子瓮声道:“师傅你带我们行走江湖的时候就说过,听说都是女子组成的门派!”

    “那你们知道古墓派实力如何吗?”

    头发花白的师傅有些尴尬,没好气问道。

    “这还用说吗?”

    那位满脸机灵半大小子翻了翻白眼,没好气道:“古墓派掌门人可是堂堂的饿江湖绝顶高手啊,江湖上有几位绝顶高手?”

    “就是这个理??!”

    师傅轻拍巴掌,压低了声音神秘道:“全真七子是远远不如那位古墓掌门了,可两家门派又挨在一处,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人家古墓有位绝顶高手坐镇,而全真派却没有这多尴尬??!”

    “所以,全真派便想出了这个法子,想在弟子方面压过古墓一头?”

    那机灵小子眼睛一亮,一边往嘴里塞着油亮亮的大鸡腿,一边好奇道。

    “你小子还算机灵!”

    师傅满意一笑,压低了声音说道:“这就是终南会武的由来!”

    “哇,那怎么搞到现在,终南会武成了武林一大盛事呢?”

    那憨厚小子也不傻,好不同意咽下口中牛肉,又伸手向一只油光水亮的鸡腿抓去,还不忘提出心中疑惑。

    “你们两个饿死鬼投胎啊,都师傅我留点!”

    师傅一把拍掉了憨厚小子的贼手,急忙将还有小半熟牛肉和四五只鸡腿的盘子拉到身边,一边往嘴里塞着美味肉食一边嘿嘿轻笑,解释道:“还不是古墓派弟子更加厉害,之前终南会武只是两家内部的活动,后来不知怎么地就放开了,不仅邀请武林名宿旁观,还允许不满四十的江湖好手自由下场比斗!”

    “师傅你怎么知道这么多的?”

    机灵小子没跟师傅抢食,而后把目标放在另外几盘同样美味的素食之上。

    “嘿嘿,师傅我可是受邀武林名宿之一,自然知晓得多些!”

    师傅一手熟牛肉一手大鸡腿,满嘴油腻得意道。

    “师傅你就会骗人!”

    “臭小子你说什么呢,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尊师重道?”

    ……

    二楼食客无论身上衣裳还是气势做派,都不是一楼大堂嘈杂杂的江湖底层汉子可比,他们口中议论的内容也要丰富得多。

    距离林沙一行雅间不远处坐着一老一少,一边轻酌慢饮一边小声谈论此次终南会武。

    “爷爷,这次全真派又邀请您作为名宿嘉宾,不知您对这次终南会武有什么看法?”年轻人沉不住气,跟着老者吃喝一阵后便忍不住心头好奇问道。

    “估计全真派很悬??!”

    那老者倒也不刻板,放下筷子端起茶盏轻抿一口,摇了摇头淡然道。

    “全真派好象还从没赢过吧?”

    那少年一脸好奇,眼睛发亮满是熊熊八卦之火。

    “只能说古墓人才辈出,全真派被压一头也不冤枉!”

    老者摇了摇头轻轻感叹出声,回头郑重警告自家孙子:“你小子以后行走江湖之时可得小心,不要随便得罪那些行走江湖的女子!”

    “这我知道!”

    少年撇了撇嘴有些不耐,话锋一转好奇道:“爷爷,不知古墓派都有那些厉害弟子啊,我怎么从没听说过?”

    老者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压低声音道:“告诉你小子也不是不可以,不然你小子可不要胡乱说出去啊,否则祸从口出爷爷也不一定能护得住你!”

    “放心吧爷爷,我晓得啦!”

    那少年明显没将老者的警告放在心上,很是敷衍催促道。

    “你这小子,好好好我说我说……”

    老者拿自家孙子没法,只得细声慢语解说道:“古墓弟子以‘红拂仙子’李莫愁为首,武功也是以其最为高强……”

    ……

    “嘻嘻,没想到莫愁妹妹名头这么响亮啊,姐姐都有些嫉妒了!”

    林沙一行当中单单江湖一流高手便达七位以上,黄蓉更是早早便达到江湖超一流水准,外头说话声音虽小却是瞒不过她的耳朵,不由美目流转轻笑打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