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求月票

    跟着神雕进入幽暗的山洞……

    这洞其实甚浅,行不到三丈,已抵尽头,洞中除了一张石桌、一张石凳之外更无别物。

    神雕向洞角叫了几声,林沙见洞角有一堆乱石高起,极似一个坟墓,这就是一代奇人独孤求败的坟墓么,也真够孤独简陋的。

    若有所思一抬头,洞壁上果然写得有字,只是尘封苔蔽,黑暗中瞧不清楚。打火点燃了一根枯枝,伸手抹去洞壁上的青苔,果然现出三行字来,字迹笔划甚细,入石却是极深,显是用极锋利的兵刃划成??茨侨凶值溃?br />
    “纵横江湖三十余载,杀尽仇寇,败尽英雄,天下更无抗手,无可柰何,惟隐居深谷,以雕为友。呜呼,生平求一敌手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br />
    下面落款是:“剑魔独孤求败?!?br />
    咂了咂嘴,感觉独孤求败这逼装得确实牛。

    什么叫败尽英雄天下更无抗手?

    按说独孤求败所在时代,应该正是北宋末期。

    别的不说,那几位天龙时代遗留下的超级高手,独孤求败对手了不一定干得过。少林无明僧,天龙四绝中的慕容博和萧远山,还有段誉和虚竹和尚,哪一个不是惊天动地的超级高手?

    黄药师他们都基本活过百岁,千万不要怀疑天龙时代遗留下超级高手们的顽强生命力,斗酒僧都有可能是虚竹,其寿数之长难以想象。

    无名僧的境界可能比不上百岁之后的张三丰,却也不会差得太多,老张都足足活了一百五十来岁,无名僧就算不如也应该有百三四十岁的寿数。

    北宋末期正是天下风起云涌的时候,梁山水泊,道藏黄裳,还有道人林灵素等等,都是搅动一番风云的绿林豪强或者超级高手。独孤求败也不知道跟他们又没有过接触,就号称天下再无抗手?

    不要说什么绿林与江湖不是一个圈子的,到了朝代末期绿林跟江湖怎么可能脱得了关系?

    四大寇之一的方腊有明教作为后盾,与之齐名的田虎。王庆还有宋江手下,哪没有闻名江湖的绝顶高手存在?

    总之,他感觉独孤求败有些装,心态也很有些问题,尼玛在江湖上找不到对手了。就金盆洗手老老实实待家里颐养天年得了,当然带着神雕隐居山林也不是不成,没必要说这种天下无敌的大话。

    “咝,好霸气好威风??!”

    林天平跟杨过他们进了山洞,顺着林沙的目光和火把看到墙壁上霸气凛然的话,顿时一个个张大了嘴巴一脸不可思议。

    “剑魔独孤求败,怎么以前从没听过这个名字?”

    郭芙撅着小嘴嘀咕道,左右望了望看向武氏兄弟跟杨过。

    “别看我,我们哥列也从没听过这名号!”

    武氏兄弟连连摆手,作为大理段氏一脉出身。多少知道写江湖秘闻以及武林典故,怎么说他们父亲武三通以前都当过大理御林军统领一职,可谓位高权重能够知晓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我也从没听过!”

    杨过摇了摇头,他的出身也不差,杨康虽然很少跟他提什么金国要事,但一些武林趣闻却是没少听,也没听闻‘剑魔’大号。

    “爹,这位剑魔独孤求败什么来头???”

    林天平也没听过这号人物,很有些不爽的询问老爹林沙。

    “应该是徽宗时代绝顶高手,至于更多的爹也不清楚!”

    林沙轻笑着摇了摇头。目光凝视那三霸气侧漏的话,身子微微一震没有说话,感受到一股凌厉剑意扑面而至。

    还来?

    他心中那个怒啊,暗道还有完没完了?

    可不管如何。感受到那三排剑锋铭刻的大字,识海中的紫色云团猛然震动翻滚,好似受到了莫大刺激一般似乎要沸腾起来。

    所幸这次没有出现一柄柄利剑,只是感受到强烈的威胁自生反应。

    “爹,爹,爹你怎么了?”

    林天平第一时间发觉不对。父亲好似被施了定身法一般,一动不动站立于刻字墙壁前,就像进谷时那般顿时心头一沉急呼出声。

    “怎么啦怎么啦,林伯伯又进入之前那种状态了?”

    杨过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急忙拉住欲上前摇醒父亲的林天平,劝道:“林师兄不要乱动,让林伯伯自己醒来!”

    “对对对,杨师弟说得不错,还是等父亲自己醒来为好!”

    林天平猛然惊醒,擦了把额头惊出的冷汗,连连点头称是一脸后怕。

    他可是知道,要是父亲在关键时刻被他突然打断,可能会出现意料之外的变故,要是父亲因此受创可就不美了。

    武氏兄弟和郭芙却是惊得半天都不敢出声,这情况实在太过诡异,在他们眼中实力强悍的林伯伯,自从进山这什么剑魔谷后,接连出现两次眼下情况。

    有古怪,一定有古怪!

    三个没有经历过什么风浪的少年男女,心头暗暗发寒,互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怯意和担忧。

    神雕却是没有理会这些,只低下脑袋看着那堆乱石堆就的坟墓,眼中露出浓浓的缅怀之意。

    ……

    凝!凝!凝!

    给我凝!

    林沙却顾不了那么多,心神全部沉浸于识海之中,指挥那团受了刺激不断翻滚沸腾的紫色云团,猛然向内紧紧收缩。

    尼玛的,之前在进谷之时出了岔子,还可以说措不及防,可是他明明知晓独孤求败在山洞里刻有字迹,心中早就做好了防备,却依旧没能防住受了影响,这情况就不能不引起他的高度警觉。

    同时他也发现了自身的漏洞,那就是观想出的浩荡紫气,实在太过分散,不说抵抗那几乎化作实质的利剑,就是如今山壁字迹散发的凌厉剑意,便能震得他识海一阵沸腾,这说明什么?

    说明识海中观想出的浩荡紫气太过分散,根本就敌不过独孤求败随手施为带上的凌厉剑意!

    既然知道了问题出在哪儿,他想要改进就十分简单了。

    识海中的紫色云团,在他的指挥向不断向内压缩凝聚,颜色越来越深,到了后来甚至都出现了一抹黑紫之色。

    紫色云团在凝聚压缩之时,也在不断做着剧烈旋转,一大块紫色云团到了最后,几乎凝聚成实质化的紫色薄纱,凝立于识海深处做无规则旋转运动。

    而就在紫色云团凝聚压缩到一定程度,山壁上字迹带给他的凌厉之感,竟突然消失不见!

    下一刻他缓缓睁开眼睛,眼中露出一丝掩饰不住的喜悦,他的尝试成功了!

    果然现代那句流行语说得好,浓缩才是精华??!

    这一刻他只觉精神前所未有的清明,一点都没有之前在谷口时,识海受震的难受感觉。

    脑子转动速度都快了许多,以前一些隐晦不清的念头这一瞬间全都明了于心,好似踏入一种十分奇妙的状态之中。

    没有理会旁边满脸担忧的儿子以及杨过几小,再次集中注意力将心神全部投入识海之中,混沌深处一团紫色物事好似橡皮泥一般,不断变幻成各种古怪的形状,却又不停旋转做着无规则运动。

    看着这一情景,林沙心头突然一动,想到了这些年一直苦苦追寻的观想之道,脑中灵光一闪冒出一个大胆想法,要是能够成功的话,说不定他以后的武道修炼之路将会是一片坦途。

    当然,精神领域的修炼可不是说着好玩的,一个弄不好后果严重。

    他自是不会再没做好完全准备之前乱来,再说他脑中也只有个模糊计划,能不能成另说,起码也得花费不断时间将计划完善,不然一头扎进去出了问题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下一刻,他已彻底清醒过来,回头冲着儿子以及杨过几小微微一笑以示安慰,而后指着那堆乱石垒起的坟墓,轻声道:“先不要说话,给前辈高人鞠个躬再说!”

    说着,对着独孤求败的乱石坟墓微微鞠了一躬。

    不管心中对独孤求败的武功师傅服气,起码修炼观想之法的前路,却是独孤求败所遗精神烙印刺激而来,鞠个躬没什么大不了的。

    林天平和杨过对视一眼,虽然心中有千言万语,此时却什么都说不出口,老老实实跟在林沙身后给乱石坟墓鞠了个躬。

    “好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还是先出去!”

    冲着神雕轻轻点头,林沙不待满腹疑惑的几小开口,大手一挥直接出了不算深的大洞。

    “有什么话等会再说,首先听我把话说完!”

    在山洞外头找了处空旷平地,挥了挥手示意神雕不要打扰,而后把几小招至身前,满脸严肃郑重道:“接下来一个月时间,咱们都会住在剑魔谷,我和神雕都会给你们展开特训,你们几个要有心理准备哈!”

    什么,特训?

    除了林天平之外,杨过,还有武氏兄弟以及郭芙都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好象听错了的表情。

    “你们那是什么表情?”

    林沙没好气笑骂出声:“想要在终南会武上大放光彩,之前的山林适应训练还远远不够啊,只是开胃菜而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