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求月票推荐票

    ‘剑魔’二字化作的两柄利剑,势如破竹在紫色云团中来回切割。

    有形无质的紫色云团,在利剑的切割之下瞬间被切成数块。

    林沙瞬间如遭雷击,身子猛一摇晃脸色苍白如纸,嘴角溢出丝丝血迹。

    “爹怎么了?”

    林天平大惊失色,没想到在眼中犹如天神一般的父亲,莫名其妙就受伤吐血。

    “林伯伯?”“林伯伯这是怎么了?”“林伯伯?”

    杨过几小也是一脸惊骇,七嘴八舌一时慌了手脚。

    神雕回头,目光中竟露出缅怀之色,一个大步转身挡在几小身前,不让他们有靠近林沙的机会。

    “神雕你干什么?”

    林天平正要去碰父亲,谁料神雕突然挡在身前,顿时勃然大怒呵斥出声。

    呛呛呛……

    杨过和武氏兄弟见状,急忙扔掉手头菩曲斯蛇蛇尸,拔出长剑指向神雕。

    “不要动手,神雕这是有意为之!”

    郭芙平时没少跟家中两大雕玩耍,能够隐约猜出大雕心思,立刻大喊出声要师兄们不要冲动。

    神雕高昂着脑袋,连看都懒得多看林天平他们一眼,对于他的敌意更是没放在心上,一双锐利雕目看向一动不动的林沙。

    “哼,暂且放过你一马!”

    经由郭芙提醒,林天平似乎也想起什么,收回长间恨恨瞪了神雕一眼,感觉面子上过不去还放了句狠话。

    林沙没有丝毫反应,此时他的全部心神都放在识海之中。

    紫色云团受到两柄利剑攻击,被切割成好几块。

    他只觉一阵头晕眼花好不难受,同时也彻底从突然的变故中清醒过来,急忙控制被切割的紫色云团躲开利剑的继续攻击。

    那两柄利剑的速度快若闪电,林沙拼了吃乃了力气这才指挥数块紫色云团躲了开去。

    不过短暂瞬间,他便感觉精神萎靡疲惫欲死,脑子转动似乎都迟钝了不少。

    咝!

    一个不防。一小块紫色云团被两柄利剑追上,联合一搅在四下飞舞,竟将小片紫色云团给搅成紫色光点消散不见。

    林沙好似挨了一记闷锤,身子无意识一震。嘴角耳鼻还有眼睛之中溢出丝丝血迹,情状恐怖之极。

    “爹爹!”

    林天天看得心惊胆颤悲鸣出声,再也顾不得其它飞身而上,结果却被神雕一翅膀扇飞了出去。

    “林师兄你怎么样了,当心林伯伯不会有事的!”

    杨过等人大惊失色飞身跃过。七手八脚将晕头转向的林天平扶起,一脸担忧看向矗立于巨石前的林沙不放。

    这样下去可不成?

    林沙受此一击,头脑昏沉难受之极,却是不敢有丝毫大意,一边指挥剩余紫色云团躲避,一边急思解围之道。

    有了!

    最大的一块紫色云团滴溜溜一转,险之又险避过双剑的绞杀,紫色云团深处那一抹金光格外显眼。

    林沙顿时心头一动,想到了一个‘祸水东引’的计划。

    下一刻,最大一块紫色云团突然向两旁裂开。露出中间一点烛光大小却是耀眼之极的金色光点。

    将金色光点‘吐’出后,最大那块紫色云团迅速合龙向远处飞去,独留金色光点应对那两柄凶厉之极的利剑。

    别看金色光点渺小,却是极难对付,是他两世观想密宗佛陀凝聚的光辉。

    十年时间,他一直小心蕴养培育浩然之气,与之相对应的识海出现代表浩然之气的紫色云团,一点一点蚕食大片光明区域。

    十年时间代表浩然之气的紫色云团,基本一将观想佛陀而出的大片光明吞噬干净,只留下最后一道金光怎么也解决不了。

    识海中。那两柄突然出现的长剑放弃追逐逃离的紫色云团,一前一后快若闪电直取那一点耀眼之极的金光而去。

    前头一柄长剑先一步飞至,与金色光点悄无声息撞在一起。

    林沙脑袋又是一晕,好似被重锤砸中一般难受无比。不过他这次早有准备却是立即清醒过来,仔细观察碰撞长剑与金色光点。

    让他骇然色变的是,那点难缠金色光点果然厉害,竟然将刚才威风八面纵横驰骋的长剑瞬间消弭干净,自身光芒也减弱到近乎白色。

    嘿,没想到还真有些效果!

    强忍脑中不适。林沙心头惊喜急忙催使光芒暗淡的金色光点,毫不犹豫向后头一柄长剑撞击而去。

    又是一次无声无息的碰撞,光芒已暗淡到近乎白色的金色光点,在意料之中瞬间消失无踪,而剩余那柄长剑也变得虚幻不稳起来。

    给我合!合!合!

    强忍头痛欲裂的不适,林沙没有放过如此大好良机,急忙指挥分成几块的紫色云团往虚幻长剑一合,瞬间将其包裹淹没看不出丝毫踪迹。

    转!转!转!

    感受到一股凌厉无匹的剑意似乎要冲出他的头颅,他心下大骇不敢怠慢急忙指挥合在一起的紫色云团疯狂旋转。

    咝!

    紫色云团与虚幻长剑激烈摩擦碰撞,他只觉脑袋好似要爆炸一般,思维似乎都被切割成好几段难受到了极点。

    林沙木呆呆站立于巨石前的身体,突然一颤脸色苍白若纸,大颗大颗汗珠从额头滚滚而落,脸上露出不加掩饰的痛苦之意。

    所幸几小的视线被神雕庞大身躯所阻,没有发现这一幕不然非得闹翻天不可。就是如此林天平也第一时间发现,父亲站立不动的身子不停颤抖。

    “爹爹你怎么了?”

    林天平顿时泪如泉涌,满脸担忧看向父亲高大身影却什么都做不了。

    这一刻,他为自己的无能感到深深无奈,嘴唇已被咬破都无知觉,心中只一个声音狂呼呐喊:要变强,一定要变强!

    杨过几个的神经也绷得紧紧的,握着剑把的手指用力过度微微泛白,四双焦急担忧的目光死死盯着巨石前的伟岸身影不放。

    给我彻底消散吧!

    识海之中,紫色云团飞速旋转只能看见一片朦胧紫光,被包裹在其中的虚幻长剑那种凌厉无匹的剑意迅速消散,而后长剑变得更加虚幻,直至被紫色云团彻底消磨干净。

    呼……

    一直站立于巨石之前的林沙猛然睁开眼睛,眼中透出深深疲惫,额头汗出如浆瞬间将视线变得模糊,强撑着转身朝儿子以及杨过几小露出一个勉强笑容。

    “爹爹爹,你没事吧?”林天平跳着脚大声问道。

    “爹爹没事,只是感觉有些疲惫而已!”

    林沙裂嘴露出一个苦涩笑容,回头深深扫了眼再无丝毫异状的巨石,轻轻摇了摇头一脸郁闷加后怕。

    “林伯伯,林伯伯,刚才是怎么回事?”

    杨过几小同时松了口气,满脸疑惑开口问道。

    “没什么,石上留下了剑魔的意念,刚才伯伯跟它交流了一番感情!”

    林沙轻笑着调侃,摇了摇头解释道。

    “什么是意念?”

    几小一脸迷糊,五双大眼看向林沙满是疑惑。

    “这个对你们来说太过遥远,不提也罢!”

    林沙大手一挥没有回答,扭头看了一眼神雕笑道:“神雕,进谷吧!”

    神雕发出几声人性化低鸣,好似询问林沙有没有事。

    “没事!”

    林沙轻轻摆了摆手,笑着说道:“只是被打了个措不及防而已,没问题的!”

    神雕点头不语,迈开大脚向山谷内部快速行走。

    “你们几个别愣着了,还不快点跟上?”

    林沙没好气扫了几小一眼,摆了摆手大步流星追了上去,以其达到丹劲的内家拳实力,刚才的一番心力消耗对他影响不大。

    一行又行良久,来到一个大山洞前,神雕在山洞前点了三下头叫了三声,回头望着林沙。

    “你是叫我进去?”林沙心头一动,轻笑着问道。

    神雕点了点头,而后又轻鸣出声。

    “哈哈,你这家伙当初死活不让我进去,现在怎么变得如此大方了?”

    林沙却是没急着进洞,反而停下脚步笑着调侃道。

    二十多年前,林沙初次拜访剑魔谷,想要进洞瞻仰一下剑魔独孤求败的遗骸,岂料神雕死活不肯,就是被他狠揍了一顿也不肯让步丝毫。

    他对独孤求败留下的遗骸没什么兴趣,既然神雕不让他也没有一定要进洞的想法,所以那次他在剑魔谷住了一个来月,却真的没有进过这处山洞。

    “爹,里头不会还有那什么意念吧?”

    林天平却是一脸担忧,小心翼翼开口问道。

    “这个还真不好说!”

    想起山洞墙壁上刻着的那天下无敌的表语,林沙神情一滞有些迟疑道。

    “那咱们就不进去了!”

    林天平吓了一跳,就连好似天神般的父亲都吃了亏,他可不乐意再来一次。

    “是啊林伯伯,咱们就不进去了吧?”

    “这里太过危险,还是算了吧!”

    “随便找个空阔地方休息就成!”

    杨过几小也纷纷开口表态,之前发生的诡异一幕把他们也给惊得不轻。

    唳!

    神雕突然发出一声不满雕鸣,一双锐利扫过杨过几小,其中的冷意和愤怒吓得他们连忙闭口不言。

    “好了好了神雕,我们这就进去!”

    林沙哭笑不得,之前是死活不让进,现在却是死活都要他们进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