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之前两章序号错了,只能等编辑上线后再改过来

    唳!

    雕鸣激越震耳欲聋!

    一双布满黑亮羽毛的短小翅膀,猛然扑扇狂风呼啸劲风凌厉。

    呼呼呼……

    刚刚进身挺剑欲刺的武氏兄弟还有郭芙,惊叫出声被突如其来的狂风卷得向后倒飞而起。

    砰!

    林天平脱手激而而出的连鞘长剑,逆风而上重重撞击在神雕胸口,发出一声刺耳的金铁交鸣之声。

    神雕大步前踏,瞬间冲至杨过跟前,短翅拍击劲风凌厉,好似高手出招不偏不倚正好拍在杨过手中长剑剑面之上。

    当啷!

    杨过只觉一股难以抗拒大力从手上传来,心道一声不好虎口剧震,手腕一麻长剑已脱手飞出。他本人也似狂风骇浪中的一叶孤舟,左摇右晃身形不稳好似喝醉了酒的醉汉般。

    “乾坤摩弄!”

    就在此时,林天平双掌上下飞舞,带着一股古怪强悍的凌厉气劲,掌心真气暗吐重重与神雕拍来断翅相击。

    无往不利的翅膀拍击竟然一偏,神雕只觉翅膀上一股古怪之极的旋转巨力传回,庞大的身躯不由自主向一侧偏移。

    唳!

    神雕的反应当真迅速之极,一双粗壮雕爪猛一使劲,庞大的身躯腾空而起,右爪带着凌厉劲风闪电般探出。

    ??!

    林天正只觉劲风扑面寒毛倒竖,心头涌起一股无力的绝望之感,眼睁睁看着闪烁锋利寒芒的雕爪电射而至,避无可避之下惊叫出声闭目等死。

    “林师兄!”武氏兄弟目呲欲裂惊呼。

    “林师兄小心!”郭芙急得眼眶发红泪珠儿打转。

    “该死!”杨过眼睛瞬间通红,咬牙切齿满脸狰狞挺剑而上。

    叮!

    一声刺耳金铁交鸣声突兀响起,神雕来势凶猛的一爪,竟硬生生被凌空拦截,庞大的身躯好似受了重锤猛烈重击一般,硬生生凌空倒飞半丈有余。

    “神雕,这些小子都是某家晚辈。你可不许下手太狠!”

    林沙轻飘飘的声音淡淡传出,不知何时他已站在不远处的金光蟒蛇尸身旁边,缓缓收回弹出食指。

    唳!

    神雕发出一声不满雕鸣,像是发泄心中不爽又或者跟林沙打招呼。声音激越震得近在咫尺的杨过几笑耳中轰鸣气血翻涌,一双短小翅膀展开身形快捷如风,瞬间便与几小激烈缠斗。

    神雕已不知活了多少岁月早已通灵,听懂了林沙的意思只以短小双翅挥击,每每卷起凌厉劲风刮得几小睁不开眼。身形摇晃如弱柳扶风叫苦不迭。

    “天平,出掌要果决不要有丝毫迟疑,要知战机稍纵即逝!”

    “杨过出剑要快准狠,不要浪费精力刷着好看!”

    “修文修儒要找准神雕的攻击薄弱处,不要一味蛮干硬拼!”

    “郭芙要发挥你的身法优势,不要像根木头桩子站立不动!”

    林沙身形疾如轻风,于战圈之外飘动游走,或指或掌不时发出道道或刚猛或巧妙的指劲以及掌劲,嘴里一刻不停指点杨过几小战斗临机技巧。

    受他点拨,刚开始连神雕雕身都难以靠近的几小。逐渐稳住阵形纵跃疾飞,围绕神雕庞大身躯一阵游走攻击,十招之中倒有一招能够击在神雕身上。

    林沙不时发出响亮呼啸提醒几小,或指点或在危急关头出手化解神雕凌厉拍击,一时身形如烟四下飘荡忙得不亦乐乎。

    神雕虽通灵毕竟不是人,双翅拍击声势不小有时难以收手,这时候就该轮到林沙出手,或弹指或掌击御去神雕大部分拍击力道,以此锻炼几小的实战能力。

    激烈且声势不小的游斗一直进行了足足一刻时间,先是武氏兄弟跟郭芙满头大汗几近虚弱。满脸无奈主动退出战圈。

    而杨过跟林天平多坚持了盏茶功夫,最后也是体内真气耗尽败下阵,浑身大汗淋漓好似从水中捞出一般,一股热气白雾冲天而起好似神仙中人。

    “哈哈。神雕多年不见,风采更甚往昔??!”

    等到战斗停歇,神雕傲然挺立一双锐利雕目在几小身上扫过,眼中透露出的鄙视和不屑,只看得几小满脸通红羞愧欲死,竟然被一头畜生被看不起了。

    林沙轻轻一笑踏步前行。悄无声息便出现在神雕跟前,微笑着招呼道。

    神雕扫了林沙一眼,雕首轻轻点了点头轻鸣出声,展开双翅在地上转了几圈状似欢愉。

    “看来你一直勤修当年留下的炼体之法??!”

    看到神雕身上光亮的黑羽,以及其上透出的坚固之状,林沙微微一笑惊奇道。

    神雕将脑袋高高昂起,双翅一展刮起两道呼啸劲风,一身绵密黑亮羽毛完全展露在林沙眼中,发出一声兴奋雕鸣状似得意。

    “不错不错,看来神雕你真有修炼天赋??!”

    感应到神雕体内磅礴的气血能量,林沙满脸惊讶连连点头道。

    林沙十三岁时游历过一次江湖,那次从河南之地返回江南,路过襄阳之时他找到剑魔谷,与当时丑陋不堪的神雕一番大战。

    林沙没有动用体内真气,单纯凭借一身出神入化的内家拳功夫,以及气血运用之道便打得神雕苦不堪言悲愤落败。

    而后林沙便在剑魔谷停留了一月有余,期间根据神雕体型与体内经脉气血运行状态,又借鉴不同门派鹰爪功的气血运行之法,以神雕的实际情况教了它一套简单易学的桩功还有气血搬运之法。

    当时也是一时好奇尝试一番,只是游戏之作并没有抱太大希望。

    可没想到,按照神雕眼下气血如虹般的情况,它显然炼体有成甚至修出了明劲,刚才与几小的激斗中便表现得十分明显。

    而且根据神雕身上黑亮的羽毛所示,通过简单的气血搬运之术,显然其体内多年积累的毒素全被排出不说,身体还发生了某些莫名变化,重新长出羽毛不说,就连行动似乎都利索轻快了不少?

    尼玛这还是一头畜生,分明是修炼有成的精怪??!

    跟神雕寒暄一阵,林沙招呼儿子与杨过几小,将神雕介绍给他们,表示今后一段时间会与神雕为伍,让他们做好吃苦受累的心理准备。

    “好通灵的大雕啊,林伯伯您是怎么认识它的?”

    “这家伙好厉害的,刚才差点没把我拍飞!”

    “哎哟,今后的日子可不好过罗!”

    “……”

    尽管之前还跟神雕打生打死,眼下杨过几小却是满脸兴奋,围着神雕一阵唧唧喳喳说个不停,根本就没将林沙话中的警告放在心上。

    笑吧笑吧,等以后有你们的苦头吃!

    林沙呵呵一笑不以为意,等几小与神雕闹腾一阵便拍了拍巴掌,说道:“好了好了不要闹了,先把地上的蛇尸都收拾一下,咱们跟神雕进剑魔谷!”

    杨过和林天平,还有武氏兄弟嘻嘻哈哈收拾了地上金光闪闪的蛇尸,郭芙自然不用动手在旁边看着,不免好奇问道:“林伯伯,这些蛇都死了还收拾它们干什么?”

    注意到忙碌的小子们竖起了耳朵,林沙轻笑出声指点道:“菩曲斯蛇可是异兽,其全身是宝等我将他们炮制一番,你们就知道好处了!”

    这时神雕发出一声不满雕鸣,雕首摆了摆大步流星向山林深处的一处山谷走去,林沙笑着摇了摇头招呼几小快点跟上。

    神雕足步迅捷异常,在山石草丛之中行走疾如奔马,林沙跟在身后好似闲庭信步,无论神雕速度是快是慢都能轻松跟上。

    杨过几小就不行了,他们手上提着蛇尸,全力施展轻身功夫这才追上,心中不由暗自惊佩,果然不愧神雕之名。

    那雕愈行愈低,直走人一个深谷之中,几人急忙跟上顿时眼前一亮。

    这是一处地形开阔的深谷,乱石头杂放林木稀疏,四周山壁如立十分隐秘。

    谷口位置耸立一块两丈高下巨石,迎向谷口一面刻上龙飞凤舞的‘剑魔’二字,好似有魔力一般牢牢吸引了一行目光。

    咦!

    看到那苍劲有力的‘剑魔’二字时,林沙心头一动惊咦出声,忍不住停下脚步凝目细观。

    那‘剑魔’两字明显由利刃刻入,深入石壁半尺有余周围光滑如镜。

    这情况有些不正常了,尤其当他凝目细观之时,只觉一股凌厉之极的剑气扑面而至,苍劲有力的‘剑魔’二字竟是化作两柄利剑,一前一后携带无可匹敌之气势,浩浩荡荡直接刺入……识海之中。

    林沙大骇,想要做出什么反制措施已是来不及,只得任由那两柄利剑在混沌一片的识海中翻江倒海往来纵横。

    不过片刻功夫,识海已被两柄利剑搅得不成摸样,两剑似乎玩够了般齐齐轰鸣震响,而后在林沙惊骇欲绝的‘注视’下直奔识海深处而去。

    识海深处,一片蕴涵浩然之气的紫色云团上下翻滚,而在紫色云团深处却是有一点金色光华若隐若现。

    那两柄由‘剑魔’二字转化而来的利剑,好似颇有灵性一般直奔紫色云团而来,隔得老远便让紫色云团一阵颤栗,好似受到了极大震慑一般,林沙的心头一片冰凉感觉难受之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