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双倍期间,求个月票

    吼!

    襄阳城西的山林深处,一头身高过丈浑身凶戾的熊瞎子人立而起,一双粗壮有力的熊掌四下飞舞,顿时在茂密的山林之中掀起一片木屑烂叶。

    杨过,武氏兄弟,郭芙还有林天平四小,像是受惊的毯子般四下飞散,根本就没胆气跟暴怒的成年熊瞎子对撞。

    林沙站在不远处高大的树冠之上,笑吟吟看着脚下的混乱场景,没有丝毫出手帮忙的意思,任由胆大妄为的四小跟被激怒的熊瞎子游斗。

    山林多野怪!

    杨过一行经过外围山林的锻炼后,一个个实战经验不说丰富,外围山林的危险却也拿他们几个没什么办法。

    几个小子嫌多日不能洗澡身上脏乱,强烈要求加快行进速度向山林深处前进。林沙没有拂了几个小子的请求,真的带他们迅速深入山林深处。

    结果,杨过和儿子林天平几个小子斯巴达了。

    刚刚深入山林深处没多久,便踏入了一头熊瞎子的领地。

    对动物世界有些了解的都清楚,动物世界里的强者们,领地意识异常敏感,但凡胆敢触犯者只有死路一条,除非是领地动物们更高级别或者更厉害的存在,否则等来的只有领地动物疯狂的攻击。

    眼下情况就是如此!

    杨过几小保持战斗警戒队型快步前行,突然一头巨大黑熊瞎子从山林深处窜了出来,二话不说挥舞巨大熊掌发起暴烈攻击。

    确实不够暴烈……

    一掌下去,沿途粗壮树身木屑纷飞,块块沟渠密布犹如迟暮老人脸膛的树皮,还有黄生生坚固异常的树身,被巨大熊掌硬生生撕下大块,整颗巨大古树都跟着剧烈摇晃,枝叶横飞好似下了一场名为树叶的大雨般。

    一脚踩下,地上积累深厚的枯枝烂叶深深下陷直入一尺来深。伴随黑熊庞大身躯迟缓前行带起漫天腐朽枝叶烂泥,场面好不壮观。

    林天平那小子还自不量力跟狂暴黑熊拼了一掌,结果自然是吐血倒飞的下场,林沙虽然心疼却也没有出手援助。

    之前说过。无论是儿子林天平,还是杨过和武氏兄弟,又或者郭芙都出身富贵,基本上没吃过什么苦,说一声长在温室里的花朵毫不为过。

    尽管他们个个武艺不凡??擅磺咨砭O?,面对刀光剑影的江湖总保持一种过分乐观甚至自傲的态度。

    不能说这样的心态不好,但前提条件是得有足够实力!

    杨过他们的实力够吗?

    不后,远远不够!

    如果正面对战的话,遇到那些江湖经验丰富的老鸟,他们一身实力能够发挥几成还是问题。

    而且江湖险恶,那些明知实力不如的江湖老鸟,对上了杨过他们的话,会老老实实跟他们拼实力,而不会下阴手搞小动作么?

    不用多想。如果碰到了那些江湖老鸟,就算只是粗通武艺的小瘪三,同样可以轻松将杨过他们几个浓翻,江湖上诡异难防的手段实在太多。

    更关键的是,几个小子根本没经历过你死我活的惨烈撕杀,对敌人下不了狠手,这可是一个非常致命的缺点。

    林沙带他们几个进山,目的就是通过与山林中的野兽搏杀,让他们见见血身上凝聚杀气,免得到了终南会武之时。被某些江湖老鸟的气势一惊便吓得手脚发软没了主意。

    以林沙的眼力,自然看得出眼前黑熊瞎子虽然狂暴,但其危险性还不足以对杨过几小造成太大压力,儿子虽然被一掌拍飞可在关键时刻使了巧劲御去大半伤害??雌鹄囱现仄涫瞪耸撇淮?。

    “林师兄你没事吧?”

    杨过他们四下飞逃,嘴里还不忘大声询问。

    “没事,受了点小伤!”

    林天平身子倒翻双脚在背后大树树身轻轻一点,身子灵巧如燕翻卷而上,轻轻松松站在粗大的枝桠上,随手擦了把嘴角血迹满脸狠戾看向注下狂暴黑熊。

    “没事就好。两位武家师弟,咱们分散袭扰这头大家伙!”

    杨过大叫出声,瘦削单薄的身子疾掠而回,趁狂暴黑熊瞎子还未反应过来,手中三尺青锋毫不犹豫疾刺而出。

    噗!

    一把抽出刺入黑熊身体半尺有余的长剑,一块翻卷皮肉带着滚热血雨激射而出,杨过尽管避得及时身上脸上也被溅了不少。

    嗷!

    黑熊瞎子发出一声凄厉哀嚎,一双铜铃大小熊眼顿时血红一片,一双粗壮有力的巨大熊掌带着呼啸劲风,狠狠向杨过所在方向狠拍而去。

    咻!

    就在黑熊瞎子张开血盆大口,露出两排锋利獠牙之时,林天平已纵身而起,脚踩枝繁叶茂的树枝犹如飞鸟疾掠,只一个呼吸功夫便绕了半个大圈子正对狂暴惨嚎的黑熊瞎子,手腕一抖两枚松果不偏不倚射入黑熊血盆大嘴之中。

    噗!

    柔嫩的口腔以及舌头遭受重击,黑熊瞎子疯狂咆哮的声音噶然而止,噗的一声盆出大口带着碎裂舌肉的鲜血,人立而起的巨大身躯猛然一矮,四肢着地枯枝烂叶翻飞,犹如一辆高速前行的重型坦克,一头狠狠撞在林天平刚刚站立巨树树干之上。

    轰??!

    先是一声轰隆巨响传出,枝摇叶飞腰身有两个成年大汉合抱那般粗壮的巨树猛然一晃,周围地面都跟着晃动一下,被黑熊瞎子撞中之处更是出现一处近半米深的巨大坑洞,周围树皮硬木早已不知飞向何处。

    好强大的力量!

    几小看得目瞪口呆倒吸凉气,早已飞身纵跃远离此地的林天平更是小脸煞白连拍胸口,黑熊瞎子制造出的巨大声势把他个吓得不轻。

    “两位武家师弟还愣着干什么,上??!”

    要说几小中,还是见过了死人经历过千里逃难的杨过最为镇定,虽然也惊于黑熊瞎子制造出的惊人声势,却是第一个反应过来大声提醒道。

    “上!”“大哥咱们一起上!”

    武氏兄弟闻言脸色微红,怒吼出声给自己打气,而后飞身纵跃来到自己把自己撞得头晕眼花的黑熊瞎子身侧,两柄锋利长剑迅疾如风刺入黑熊瞎子两侧身体,入内几达半尺而后猛然斜拉而出。

    噗!噗!

    又是两块血肉带着皮毛飞出,黑熊瞎子两侧身体出现了两个血窟窿,嫣红鲜血犹如泉柱般喷溅而出,顿时将身下皮毛以及黑漆漆的松软泥地染成触目惊心的黑红之色。

    嗷……

    身体再受重创,以黑熊瞎子的强悍生命力自然不可能当即毙命,发出一声凄厉哀嚎之后,犹如失控的卡车四下乱蹦乱撞,顿时在茂密的山林深处,制造出一处处颇为惨烈的‘车祸现场’!

    几小个个机灵如鬼,运转身形疾掠如风,好似飞鸟一般在茂密树枝之上往来纵跃,以黑熊瞎子那拖拉机般的速度连他们的影子都摸不着。

    每每等到黑熊瞎子制造一出‘车祸现场’,自己将自己撞得头晕眼花晕头转向之际,便抽冷子刺上一剑,就连之前吓得花容失色的郭芙在镇定下来后,也不甘示弱给黑熊瞎子捅了两个血窟窿出来。

    不过一时半刻,原本威风凛凛狂暴咆哮的黑熊瞎子,身上就多出了十几个巨大血窟窿,变成了一头完完全全的‘血熊’。

    身上黑亮有光泽的皮毛,此时早已被鲜血染成了触目惊心的黑红之色,周身两侧密布大大小小十来处血窟窿,庞大的身躯摇摇晃晃就连嘶吼都变得有气无力,显然一连受了十来剑它也经受不住了。

    也是,任是黑熊瞎子生命力顽强,短短时间内流血不下一桶,也得犯那贫血之症气息迅速变得微弱。

    眼见黑熊瞎子快要支撑不住,几小顿时士气大壮个个脸泛光彩。

    “嘿,就由我来结束这头黑熊的生命吧!”

    不等杨过和武氏兄弟下手,林天平却是嘿嘿一声冷笑,抢先一步飞身跃下双手成掌一上一下,摆了一个抱太极的姿态直接落在黑熊瞎子头声。

    “去死吧!”

    他猛然长啸出声,双掌带着某种不可言说的意韵,真气贯通掌心一前一后狠狠拍在黑熊瞎子头盖骨之上。

    嗷!

    原本气息微弱看起来奄奄一息的黑熊瞎子,突然发出一声临死前的悲鸣哀嚎,声震四野吓了林天平一跳急忙借助手上反震之力高高跃起,双掌连连对空拍击劲气勃发,身子灵活如猿倒卷而回,稳稳落在刚才跃下大树粗壮树枝之上。

    轰??!

    也就在这时,生命力顽强之极的黑熊瞎子,一双铜铃般熊眼之中顿失光芒,庞大受创累累的身躯轰然倒地,溅起一片枯枝烂叶,不过一时半刻周围的坑洼地面已积起数个刺鼻小血泊。

    呼呼呼……

    杨过几小站在粗壮树枝之上,见到黑熊瞎子倒毙长松了口气,互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毫不掩饰的欣喜。

    “好好好,你们这次的表现都很不错!”

    杨过几小松了口气,就在这时林沙拍着巴掌走了出来,笑着鼓励道:“刚才你们的配合不错,都将自身实力发挥出来,扬长避短给予这头黑熊以重创,自身却是毫无损伤,不错不错非常不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