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求推荐票

    “这个,林相公保险么?”

    郭靖听闻林沙的想法,顿时有些迟疑拿不定主意。

    林沙想带几个小少年出外历练他没意见,可要带他们去莽莽山林中历练却让他心中担忧,山林中的危险可不少啊。

    “放心,也就是襄阳周围的山林!”

    林沙呵呵一笑,摆了摆手一脸不以为然。

    “相公,我可是听闻周围山林,很有些厉害野物!”

    郭靖依旧难以安心,有些尴尬说道。

    “我心中自有计较!”

    林沙有些不耐烦了,凝声问道:“郭靖你到底是个什么想法,不愿意的话我带儿子出去溜达一圈,等终南会武时间快到再回来与你们汇合也成!”

    “这个,可否容郭某与夫人商量一下?”

    郭靖憨笑着说道。

    “可以,明天给我回信,我得提前做一些准备!”

    林沙点头,他不好把自己跟神雕的交情说明,至于郭靖愿不愿意冒一次险让弟子们占些便宜,他却是管不了那么许多。

    没错,他这次是准备去找神雕,多年不见也不知道这家伙如今是何摸样?

    按照他的计划,其实不想这么早就去剑魔谷的,起码也要等自家儿子到了十四五岁,实力也达到江湖一流水准,通过剑魔谷里的神雕,还有外围茂密山林里的普曲斯蛇磨砺,一举达到江湖超一流水准,为打通天地之桥接引天地灵气入体,做好最为稳妥的准备。

    可是眼下,不去剑魔谷真没地方可去。

    林沙怎么说都是南宋赫赫有名的国家级大儒,他身在襄阳的消息早就传开了,这一路返回临安的大城士林估计早就翘首以盼,做好了接待迎候准备。

    他真没一路吃吃喝喝,在热闹喧嚣中返回临安的想法。

    不说太过招摇惹人非议的话,一路上少不得跟那些各怀心思的士林名宿打机锋做辩论。实在是很费脑力和体力的活计,输了就成了别人成名的饿垫脚石,赢了可能还会引来不少暗中之敌。

    这样的活计,当真叫一个吃力不讨好。

    不然。他也不会从临安躲到襄阳来。

    在烈阳书院,每年上门拜访挑战的儒林中人,真的不要太多。

    所以,他一年中大部分时间,基本上都住在桃花岛。实在不堪红尘烦扰啊。

    机会给郭靖留下了,至于他愿不愿意接受,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

    眼下的剑魔谷,经过他当年的探访早已变了情状,就算杨过再有机缘入得其中,也不会受到神雕待见,有些事情变了就是变了,已经不可能再拿原著的情况相提并论。

    当然,以杨过位面猪脚的身份,估计没了剑魔谷的奇遇。也会有其它奇遇的。

    林沙的出现改变了射雕神雕剧情不假,却也带来了不少隐性好处。

    郭靖同样在短短几年时间内,从一个江湖二流都勉强的菜鸟,一举成为江湖公认的绝顶高手。

    他母亲李萍也没有挂,江南七怪同样没有损失一人,没有参与蒙古灭金作战,不用背负太大心理负担,总之他本人的际遇比之原著不差,周边亲人也没受到什么伤害,可以说得上人生赢家了。

    杨过的情况也差不多。因为林沙的存在,杨铁心并没有在十年前初见杨康不久便挂掉,穆念慈成为洪七公默认的外门弟子,武功达到江湖一流水准。

    他的童年过得衣食无忧。接受当世最为优良的教育,还有穆念慈手把手教导武艺,比之原著同期情况不知要好上多少。

    除非绝情绝性,否则这世上没谁愿意当孤苦伶仃饱受欺辱的孤儿。

    有娘和没娘的孩子,情况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如果不是有穆念慈在,以李莫愁的心性。说不定会跟原著中的黄蓉一样,只教杨过读书识字不会教他任何武功,人都是自私的自然而然会做出趋利避害的举动,毕竟俗话说有其父必有其子,心生防备是很自然的事情。

    要是没有穆念慈在,就算郭康愿意教授杨过武艺,也不会将他收为关门弟子,一开始就传授九阴真经练气法门。

    比之原著杨过颠沛流离的孤儿生活,还有学自欧阳锋的蛤蟆功,此时的杨过处境显然要好上不是一星半点。

    单凭他位面猪脚的身份,以及十分不错的武学天赋,还有道门绝学九阴真经,就算没有其它奇遇,只要按部就班成年后妥妥一个江湖超一流高手没跑。

    要是磨砺得当,心智经历足够的话,如同原著那般成为江湖绝顶高手也不是难事,只会更加轻松自然。

    原著中杨过所学武功太过驳杂,又是西毒欧阳锋的蛤蟆功,又是古墓派玉女子心经,又练过古墓密室里的残缺九阴真经,还有全真教的内功,总之完全就是一个大杂侩。

    本来以如此情况,他想要踏足江湖绝顶几乎没可能,但是后来有剑魔谷的奇遇,海边练功近十载领悟黯然意境,以强横的实力统合体内驳杂内功,最后达到江湖绝顶之列。

    以林沙的眼光见识来看,杨过的成就也就仅止于此。

    先天颠峰就是极限,想要踏足那妙不可言的金丹之境,几乎是不可能的。

    金者,不朽也,纯粹之精华!

    杨过要是不散功重修的话,体内驳杂真气怎么都不可能完美无缺融合一处,最后的结果无非自然老死,又或者在冲击更高一层关卡时,出现意外突然挂掉。

    而这世完全不同,杨过从小就接受了良好的武学基础培养,刚接触内功便是九阴真经这等道家绝学,估计以后不会再修习其它武功,这给他以后踏入绝顶之后,更进一步打下了坚实基础。

    当然,眼下说这些还太早,等杨过到了那个境界,自然会明白小时候他母亲所为,对他的影响和帮助是如何之大。

    ……

    这边林沙跟黄蓉打了声招呼,便开始准备出行已经野外生存必备的一应物事。

    以黄蓉的慈母心怀,自然叫嚷着要一起去,却被林沙好言劝住。

    开什么玩笑,剑魔谷那么幽静偏僻之地,正是闭关练功更进一步的极佳场所,要是黄蓉去了非得折腾个鸡飞狗跳不可,这就有违他入谷初衷,怎么可能答应?

    黄蓉见他坚持也不好太过纠缠,只能委委屈屈留下与李莫愁还有穆念慈为伴。所幸郭靖所养那两只大雕可以随时前往剑魔谷,替三女传递消息不然说什么也不会同意这次进山之旅。

    另一头,郭靖忙完了手头闲杂事情,便匆匆找到夫人李莫愁,将林沙的想法和要求老实道出。

    李莫愁与黄蓉完全不同,虽然同样溺爱孩子却更加看重孩子的未来,除了家人以外武功就是他最看重的东西了。

    听闻林沙准备带儿子到附近山林苦修,她立时便动了心思,吃过晚饭后找来黄蓉,问清楚了其中缘由后当机立断答应下来。

    郭靖一看夫人答应了让女儿跟随历练,他手下三个亲传弟子自然不能落下,当即大手一挥全部送了出去。

    郭靖虽然脑子转动不快却也不是傻子,他之前是关心则乱了,夫人说得很对,以林相公超凡脱俗的高强武功,在襄阳周边的茂密山林里,护住杨过他们几个的安全还是不成问题的。

    真要是遇到了连林相公都解决不了的麻烦,就算女儿身在襄阳大城之中,有他们夫妇俩?;び帜苋绾??

    于是,夫妇俩稍做商议便做下决定。

    穆念慈得到消息后,也第一时间找到黄蓉,拐弯抹角问明其中缘由后,这让放下心给即将出行的儿子做好出发前的准备。

    至于那帮小子,则是高兴坏了凑到一起没少商量到了外头如何玩耍之类的勾当,只是不知他们到了剑魔谷之后,还有没有这份闲心想东想西?

    待一切准备妥当后,第二天一大清早,林沙便带着儿子林天平,杨过以及武氏兄弟,还有郭芙包袱款款趁城门刚开之际离开了襄阳。

    神雕谷所在山高林密,没有道路前行困难。

    要不是几小都身具武功,而且功夫大多不弱的话,只怕早就伤在林子外头不得前进分毫。

    毒蛇,猛兽,复杂地形,险恶的环境,都让深入山林深处的几小失了玩闹之心,集中精神应对山林中的危险。

    林沙跟在一旁默然不语,只为几小指引正确方向,旁的时间却是不声不言当了个观众,只要紧要关头才会出手帮扶一下。

    咻!

    枝繁叶茂的山林之中,颗颗巨树顶如华盖,将头顶烈阳遮掩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

    盛夏时节,行走于山林之中凉风习习舒爽异常,可是杨过几小却不敢有丝毫大意,脸色凝重缓满前行,手中长剑出鞘寒光闪闪慑人心魄。

    突然,头顶一阵风声激荡,走在众小中央位置的林天平脸色一肃,看也没多看一眼挥?;坏郎亮梁?,一阵腥臭血水伴随两截斑斓毒蛇还在扭动挣扎的身躯从天而落。

    刷!

    杨过几小,包括爱美的郭芙在内,身形一闪不是外散而是聚拢一起,目光警惕盯周阴凉山林不敢有丝毫怠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