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子老实锻炼,别到时候丢了你老子我的脸”

    郭府客院小练武场,林沙刚刚做完的晨练,扫了眼正无精打采打乾坤桩的儿子,没好气喝道。n

    这小子真不省心,到了襄阳开始几天还老实,等跟杨过和武氏兄弟混熟了,除了必须在郭府的锻炼以及吃睡之外,这小子完全放了养,整天跟着杨过和武氏兄几个出去玩耍。

    因为蒙古退兵,并且暂时没有战事的缘故,襄阳城逐渐放松了警戒级别,逐渐恢复往日的热闹和繁华,就连晚上的宵禁也都跟着取消。

    如此一来,这小子更是乐不思蜀,白天疯了一天还不够,晚上还要继续闹腾,黄蓉更是由着这小子折腾,他一开口苛责便忙不迭帮着说话,搞到后来林沙都懒得多管。

    这不,昨晚几个小子和郭芙一同出去玩闹,直到三更天才回来,早上起来就一副精神萎靡摸样,到现在还没缓过劲锻炼效果之差可想而知。

    这让林沙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黄蓉就在屋里,他真想抓住这小子狠狠痛打一顿,真是不让人省心。

    “放心吧爹,以孩儿此时的年龄和实力,到了终南山丢不了您的脸”

    林天平清醒了些,手脚动作不停打着哈哈道。

    “嘿,就你这摸样,还想不丢我脸”

    林沙一瞪眼睛满脸不屑,毫不客气打击道:“全真心法本就讲究心性淡薄厚积薄发,十几岁的小道士还在积累阶段呢,没有特殊奇遇的话确实比不得你小子”

    不待儿子露出得意笑容。他便话锋一转冷笑道:“可古墓派武功修炼起来速度非???,我可听说古墓门下有好几位天资卓绝的弟子。小小年纪内功修为便已快要突破江湖二流水准”

    “不会吧”

    林天平惊呼出声,就连手上乾坤桩的动作都乱了。

    “给我认真点”

    林沙忍不住呵斥出声。没好气道:“瞧你那熊样,听到点动静就惊成这样了,难道我还会骗你不成”

    他还真不是虚言恐吓,古墓派因为是女子门派有其极大局限性,也有它独特的优势所在。

    因为他的指点,古墓派不像原著那般避世不出,而是积极参与江湖事务,尽管门下弟子出山次数少之又少,但凭借林掌门这位江湖绝顶高手?;褂欣钅钫馕唤涣鞲呤?,古墓派的名头还是十分响亮的。

    古墓派只收女子入门,吸引不少豪商巨贾以及江湖世家,纷纷将自家女孩送到古墓学艺。

    就像全真七子清净散人孙不二一般,手下收了不少女弟子,最出名的程瑶迦出身宝应豪族,目前已嫁给归云庄庄主陆冠英,替全真教在江南扩充影响可是立功不小。

    古墓派的情况也差不多,因为门中全是女子的缘故。更得那些家风严谨的富商巨贾看重,还有不少的武林世家为了与古墓拉上关系,又或者看上了古墓传承武功,也都积极将家中适龄女孩送到古墓。

    这时代战乱频繁。南宋从立国之初便面临北方强邻威胁,先是金国而后又是更加强横的蒙古,战乱从来都没有停歇过。

    无论是北方豪族还是南方世族。大多都有一种朝不保夕的担心,生怕哪一天得罪当权者搞得家破人亡。

    所以这时代虽说理学理论已经彻底完善。却并没有大肆扩张的土壤和基础。

    而且为了延续家族血脉,各大豪族世家并不反对族中子弟学武。有时候家族甚至可以付出一定代价和资源,帮助族中优秀弟子加入江湖大势力之中。

    像苏州林氏这样纯粹的书香世族,不也同样出了林朝英这么一位江湖绝顶高手么

    也是因此,古墓虽然只收女子入门,但二十来年时光过去,门下弟子数量也成功突破五十之数。

    古墓林掌门可是跟着林朝英见过大世面的,自身武功也达到了江湖绝顶之列,眼光自然高得很择徒标准也高得吓人。

    就是如此,因为江湖上很少有出名的女子门派,想要拜入古墓派的女孩还是非常之多,林掌门择优挑选依旧数量不少。

    当然,为了保证古墓传承不出现被人窃取的风险,林掌门至今为止只收了两名关门弟子,就是李莫愁跟小她十几岁的小龙女。

    至于其她拜入门中的弟子,统统都是外门弟子,只有武功练至江湖二流才能挤身内门,成为古墓一派的核心弟子。

    女子练武多有不便之处,其中最大的不便就是嫁人生子,宋代女子嫁人年龄又非常小,就是江湖女子在十八岁左右也基本得嫁人,那些豪族世家出身女子嫁人年龄只会更小。

    如此一来,便剔除了大部分心思不纯的弟子,它们有背后家族支撑到了年龄一样得早早嫁人。而那些心无旁骛练功的弟子,达到了江湖二流水准进入内门,有寒玉床这等练功神器辅助修炼进度可以说一日千力。

    此时的古墓派完全可以用人才济济来形容,林掌门乃是堂堂的江湖绝顶高手,大师姐李莫愁是江湖超一流高手,二师姐小龙女也早早踏足江湖一流。

    核心弟子五名,其中三位晋升江湖一流,另外两位也在二流高段以及颠峰徘徊,只要时间充足踏入江湖一流完全不在话下。

    其后外门弟子中三流高手十来位,不入流弟子数十,形成了一个完整且牢固的金字塔结构,古墓派也彻底奠定了其江湖一流势力的名头。

    这么几乎独享天下学武女子资源的门派,其中自然不乏天资卓绝之辈,虽然没有寒玉床这等练功神器辅助,可古墓派传承武学除了基础之外,其余无一不是江湖一流武功,以此为基有那天分极佳者,小小年纪便有江湖三流水准也不算希奇,更别说古墓武功本就以剑走偏锋进度奇快见长。

    “那孩儿还真得好好努力了,不然去了终南山也不能独占熬头”

    林天平闻言精神一振,小脸认真严肃道。

    “你小子知道就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连你老子我都没把握打遍天下无敌手,就你那点微末伎俩也没啥好得意的”

    林沙翻了翻眼睛,郑重告戒道。

    “放心吧爹,我一定不会给您丢脸的”

    林天平郑重点头,难得的露出严肃表情,手上动作也根本变得板正规矩,不再像刚那般软趴趴有气无力。

    不仅林沙在告戒儿子,另一头郭靖所居正房小院前的小练武场,郭靖一边带着弟子早练也没忘了叮嘱告戒。

    “此次终南回武,你们几个都跟着一起去”

    郭靖打完一趟降龙十八掌,从练武场边的架子上拿起毛巾,随意擦了擦额头热汗,盯着三名弟子和女儿将早练任务完成,这才板着脸严肃道:“别高兴得太早,说不定到时你们也会受邀下场一试身手,要是功夫没练到家到时丢脸丢到外头去了”

    “放心吧师傅,我们一定会好好练武的”

    作为大师兄,杨过开口坚定说道,小脸上满是兴奋激动之色,完全没将郭靖语气中的告诫放在心上。

    武氏兄弟也差不多,双眼冒光信心十足,摩拳擦掌准备好好在终南会武时大放光彩。

    只有郭芙脸色微微一变,作为郭靖和李莫愁的女儿,古墓派天然的四代弟子之首,他可是参加了好几次终南会武,自然知晓到时群英绘粹,就连古墓派不少三代外门师叔都会参与,甚至与她年龄相当的也有好几位

    “你们知道就好,还有小半年时间准备,你们这段时间不许偷懒,平日里的放假休息全部取消”

    郭靖满意点头,大手一挥做出了让杨过和大小武哀嚎不已的决定。

    “另外,你们林伯伯手段高强胜过师父太多,有空闲时间多向其请教,自然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郭靖轻笑着点头,又说了番让弟子们大跌眼镜的话。

    谁说郭靖傻的,眼下看来一点都不傻嘛。

    李莫愁微笑不语,站在一旁静观郭靖训斥徒弟,她这点要比黄蓉要强,因为经历过杨康那档子糊糊事儿,一度身先危局知晓武功的重要性,只要郭靖不严苛过甚她都不会轻易插手杨过等人和女儿的练武之事。

    “先贤仰观天文、俯察地理,近取诸身、远取诸物,才有了八卦,周易还有归藏等等易学经典,乾坤就在其中要好好领悟其中道理,对你掌握乾坤掌法和心法都有不少好处”

    既然儿子有心上进,林沙自是不遗余力,待到吃过早饭后,派人跟郭靖打了声招呼,便把儿子拉到书房,拿出数本易学典籍,一脸认真教导道。

    “用不着这么麻烦吧”

    林天平看着高高一垒书籍,顿时苦起小脸嘀咕道。

    “你小子知道什么”

    林沙额头青筋暴跳吃喝出声,话音刚落便停声不语,让缩着脑袋准备接受一通教训的林天平惊奇不已。

    杨过和武氏兄弟的问好声,打消了林天平心中的疑惑,顿时露出满脸喜色急忙招呼小伙伴进来共同受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