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芙大眼睛滴溜溜一转,一拍巴掌建议道:“我爹今年收了三个徒弟,要不表叔跟他们过过招?”

    杨过跟武氏兄弟闻言,顿时挺起胸膛做昂首状。

    杨过从小习武,也是从打熬筋骨充盈气血开始,直到拜入郭靖门下才得已习练内功武功,而且修炼的又是九阴真经这等神功绝学,一上手便突飞猛进,短短三月时间便已打通十二正经中的三条经脉。

    这修炼速度要是传开了,铁定得在江湖上掀起一阵惊涛骇浪。

    这除了他所修武功高明,根基扎得十分牢固之外,也少不了他本身资质就很好,完全继承了杨康与穆念慈的武学天赋,不说举一反三田赋异秉,起码也在水准线之上。

    郭靖对他的进度十分满意,就连对李莫愁都难得的夸了一句可造之才,更不用说穆念慈这等见惯江湖风雨的人了,抱着儿子忍不住喜极而泣。

    至于武氏兄弟也是出身名门,父亲武三通乃南帝段智兴身边四大护卫之一,大里有段氏一脉的旁支传人。

    这一世李莫愁可跟什么陆展元没丝毫关系,自然也没有什么赤练仙子,更没有陆家灭门武三通夫妇惨死之事。

    不过事情也就是如此奇妙,郭靖与一灯大师的交情只是在第二次华山论剑期间那短短几日而已,可杨过入门没有多久,武三通便带着两个儿子亲自上门。

    郭靖是出了名的老好人,武三通怎么说都是一灯大师的弟子,人家亲自送儿子上门拜师实在不好拒绝,而且收了武氏兄弟入门后,他便跟大理段氏拉上关系,也就是丐帮间接的与大理段氏有了联系。

    于是,如原著中一般大小武拜入郭靖门下。

    和原著一样,因为郭芙的关系,大小武两兄弟跟杨过很不对付,暗地里没少各种互相贬损。

    与原著不一样的是。杨过出身以及童年经历一点都不比大小武差,可以说得上文武全才,跟郭芙也能聊到一起。

    而他的武功虽然不怎么样,但放在同龄人之中绝对属于佼佼者。与大笑武力私下的较量可一点亏都没吃,反而大小武两位吃亏不少。

    武三通虽然得传大理一阳指,可自己都练得一塌糊涂没个头绪,又怎么好轻易传授给自家儿子?

    从原著大小武的性情可知,这两个小子都不是啥好鸟。他们拜师郭靖之时已经十来岁了,放在古代算是该懂事的少年人了,可见从小的家庭教育并不是很成功,不然也不会养成那样的习性。

    当然,眼下杨过童年幸福,身边还有母亲陪伴,又接受过这时代最为优良的教育,跟郭芙,大小武都属同一类人,不像原著中那般格格不入。尽管暗地里没少大打出手,可表面上的关系还是很和谐融洽的。

    古代无论男女都成熟极早,无论杨过还是大小武,都对长相漂亮的郭芙抱有好感,之前就因为这事没少掐架。

    眼下一瞧,郭大小姐竟然对突然出现的陌生少年这么熟悉亲热,这心里的醋坛子立刻打翻了,一听有交手切磋机会顿时兴奋不已跃跃欲试。

    “这个,不好吧?”

    林天平眼珠子滴溜溜一转,心中已是千肯万肯脸上却露出迟疑之色。

    “有什么不好的?”

    郭芙嘟着小嘴一脸不满?;游枳判∈纸亢叩溃骸霸勖墙晕浠嵊严耙晕?,只要小心一点爹爹他们都不会说什么的!”

    “就是,表,表叔。你就露一两手吧!”

    武修文心中憋着一口怒气,别别扭扭跟着喊表叔鼓动道。

    “请表叔赐教!”杨过也跟着拱手正经道。

    “那好吧,既然你们如此咱们就切磋一番,不过话说在前头啊,咱们点到为止!”林天平嘴角一撇露出奸计得逞的微笑,小手一挥很有长辈派头道。

    “我先来我先来!”

    武修儒急忙跳出来叫嚷道。刚才没有丝毫表现,现在可得在芙没跟前好好表现一番了。

    让这小子抢先了!

    武修文跟杨过齐齐叹了口气,互视一眼暗哼出声将头扭到一边。

    “你们三个一起上吧!”

    林天平笑吟吟扫了眼跃跃欲试满脸兴奋的武修儒,眉头不可察觉的轻轻皱了皱,再扫了武修文跟杨过一眼突然开口道。

    “什么?”

    武修文和杨过闻言呆住了,而武修儒一张小脸涨得通红,不待别人说什么,怒吼咆哮道:“竟敢看不起我,看拳!”

    话音刚落,身形猛然前窜动若狡兔,动作迅猛脚下每一步都沉稳异常,瞬间窜到林天平身前,右拳带着呼啸劲风轰然而至。

    “这还不够!”

    林天平眼神微眯身子不动分毫,右掌一番一式拨弄乾坤使出,轻松接下武修儒的含怒一拳,掌心劲道暗吐震得武修儒小脸变色连连后退。

    “二弟不用着慌,大哥来帮你!”

    武修文一见弟弟一招落败,心头一凉再也不敢托大,身形一展飞腾而起,双脚连环迅疾踢出,对林天平展开潮水般迅猛腿击。

    “嘿,来得好!”

    林天平眼睛一亮,双掌上下翻飞好似穿花蝴蝶翩翩飞舞,掌心劲道一隐一吐一式‘掌定乾坤’使出,不仅轻松将武修文所有凶猛腿击全部接下,还震得他两腿阵阵酸麻,体内气血翻涌一张小脸憋得通红。

    好厉害??!

    在武修文眼中,林天平的一双手掌好象通天彻地一般,劲气喷薄带着一股古怪力道,放眼望去眼中几乎全是密密麻麻的凌厉掌影。

    “二弟,杨过快来帮忙,我要顶不住了!”

    武修文拳脚连环,在身周布下片片拳脚虚影,身子牢牢隐藏于拳脚影击之中,不过片刻已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急忙招呼道。

    “嘿,接我一掌!”

    杨过眼睛滴溜溜一转,武修文求救话音刚落,他便欺身而上一式凌厉掌法攻出,直取林天平上身要害而去。

    武修儒自然不必多说,飞身窜起拳打脚踢,与哥哥武修文默契配合围攻。

    “来得好!”

    面对三个同龄人的围攻,林天平却是怡然不惧大声呼喝,一双手掌连连挥舞带着阴阳两股劲道,掌法奇异明明只是两只手掌挥舞,给杨过他们三人的感觉却好象铺天盖地一般,无论他们如何攻击都会有掌影劲风拦截阻挡。

    四位少年在练武场上往来纵跃大打出手,拳影翻飞腿影连绵,掌风呼啸拳劲凌厉,一下子吸引了几乎所有在场之人的目光。

    “好好好,好武功好手段!”

    “不愧是帮主的徒弟,那三个小子小小年纪竟有这等实力!”

    “那少年是谁啊,竟然在杨过他们的围攻之下游刃有余?”

    “刚刚从临安过来的贵客之子,刚才还跟我凑热闹呢,没想到武功竟然如此之高!”

    “了不得了不得啊,自古英雄出少年,长江后浪推前浪??!”

    “……”

    原本在练武场打熬身体的江湖汉子,立刻围了个大圈一边观战一边评头论足议论纷纷,不时发出的惊叹赞叹之声引得四个少年心头大爽出招动作更加迅猛凌厉,各种精妙招式层出不穷看得围观武者眼花缭乱赞叹不已。

    无论杨过还是武氏兄弟全都是自小习武,尽管都没有学得内功搬运之法,但以两家的底蕴所学武功招式无不份属江湖一流。

    至于林天平那就更了不得了,林家可是有一个私人藏武阁的,里头收集了上百本各门派武功秘籍,他从小就被林沙教导习练特殊武功乾坤掌,体内不仅气血充盈而且十二正经足足被打通了六条之多,放在江湖上也算是三流颠峰好手,以一对但只守不攻却依旧气定神闲游刃有余。

    以他的实力,想要击败刚刚习练内功的杨过以及武家兄弟轻而易举,无论内功修为还是对招式的熟练程度,他都要远远朝过三人,不过这只是比武切磋么,没必要太过打击那三个小子的自信。

    ……

    “怎么回事?”

    前厅练武场的喝彩喧闹之声,一下子传入正堂之中,郭靖眉头微微一皱大声喝问。

    “帮主,贵客之子与杨过还有大小武他们正在切磋武艺!”

    立刻有身着劲装满脸精悍的青年进屋回禀。

    “嘿,那小子还真是不消停!”

    林沙闻言轻笑出声,回头冲着满脸诧异的郭靖说道:“要不咱们过去看看?”

    “走,看看去!”

    听着外头震天喝彩声,郭靖心头一动立刻起身,大步流星朝着正堂大门走去。都是相交十几年的老交情了,没必要太过客气反而显得生分了。

    “好厉害的掌法,天平兄弟的实力也很不错??!”

    以郭靖此时的实力,一眼扫去便看出了端倪,忍不住回头冲着林沙感叹道:“还是相公会教人,天平兄弟小小年纪便有三流颠峰实力,以后前程不可限量??!”

    “那小子还是太懒散了!”

    林沙却是不满意的摇了摇头,眯着眼睛看向打地不亦乐乎的四位少年,轻轻摇了摇头一脸无奈,对于儿子的表现并不怎么满意,淡然道:“这小子真要肯认真努力的话,眼下的实力嘿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