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妹!”

    一声熟悉却又陌生的呼唤,让正与儿子小声交谈的穆念慈身子一颤,缓缓抬头朝着声音传来的门口方向望去。

    “义妹义妹,真的是你!”

    郭靖满脸激动走进了丐帮襄阳分舵的客厅,很是兴奋的蓦然回首的穆念慈。

    “义兄!”

    穆念慈豁然起身,看着多年不见早已脱去一身青涩,满脸成熟威武不凡的义兄,多年积累的委屈涌上心头不由红了眼圈。

    “义妹这么多年过得可好?”

    郭靖一时手足无措,尴尬的站在三尺开外呵呵笑问。

    “好好好,不知义兄过得可好?”

    穆念慈眼中含泪,轻笑着反问道。

    “我也过得很好!”

    郭靖重重点后,看向旁边一脸机灵的小少年,问道:“义妹,政治是你跟杨兄弟的孩子么?”

    “过儿,还不快来见过郭伯伯?”

    穆念慈尴尬点头,回头冲着儿子使了个眼色。

    “郭伯伯好!”

    小少年杨过好奇上前,冲着郭靖鞠躬问好。

    “好好好,好孩子!”

    郭靖摸了摸杨过的小脑袋,回头冲着穆念慈微笑道:“义妹快跟为兄回家,莫愁还在家里等着呢!”

    “回家……”

    闻得郭靖所言,穆念慈一时怅然若失满脸苦涩。

    ……

    不久后,穆念慈母子跟着郭靖回了郭府,与李莫愁相见又是一番热泪盈眶不提,母子俩就此住在郭府。

    第二日一早,按照习惯杨过早早醒来,看着陌生的房间还有陌生的环境,过了好一会才回神,母亲呼唤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他应了声急急忙忙穿好衣服走出了房门。

    跟着母亲到了郭府练武场,这里早已是热闹非凡。

    “杨过这边这边……”

    老远便听到郭芙的声音传来。杨过打眼望去,正见一帮年岁跟自己差不多的少年男女凑在一块,昨天刚刚认识的郭芙也在其中。

    “去吧去吧,老实点不要惹事!”

    回望母亲。穆念慈轻笑着摆了摆手,自己随便找了个地方来开架势缓缓锻炼起来。

    “芙妹起得好早??!”

    杨过一溜烟跑了过去,冲着小小年纪便展露美人胚子摸样的郭芙笑道。

    他的亲热称呼和举动,引来周围小子们好一阵侧目和敌视目光。

    “咳咳,噤声开始做早课了!”

    不等那帮心高气傲的小子们找杨过的麻烦。一声轻咳传来开始指导这帮少年男女练武习拳。

    杨过好奇的看着这一切,只觉眼前的一切什么都新奇,练武场上的热闹喧嚣更是将他牢牢吸引。跟着一起做了早课,虽然他使的逍遥拳跟郭府一干同龄少年不同,却也使得板正纯熟之极,挥拳时如行云流水潇洒漂亮,行走间身法灵活好似乘风而上,引来少年男女们好一阵好奇羡慕目光。

    待早课做完,不等杨过跟一帮同龄少年男女拉近关系,便被母亲招至郭府正堂。郭靖与李莫愁夫妇正端坐于堂前笑吟吟看了过来,他不敢怠慢急忙躬身施礼问好。

    正堂除了郭靖夫妇之下,两旁的客座椅子上,也稀稀落落坐了近十位郭府供奉,他们一个个太阳穴高高鼓起,正一脸好奇打量杨过母子。

    “义妹你真的决定了么?”

    待客套完毕,郭靖轻轻挥手认真看向穆念慈,严肃道:“真的不打断送过儿回江南,请林相公亲自教导么?”

    “义兄,义妹实在没脸见林相公!”

    闻言。穆念慈一脸苦涩轻轻摇头,回头望了眼满脸好奇的儿子,狠一咬牙郑重道:“还请义兄收过儿为徒!”

    “那好,既然义妹坚持义兄也不多说。只怕我笨嘴拙舌耽误了过儿的前程!”

    郭靖收敛脸上笑容,一脸严肃郑重道。

    “过儿还不快快跪下拜见师父?”

    穆念慈脸上露出毫不掩饰的欣喜之色,回头冲着懵懵懂懂的郭靖喝道。

    杨过也是机灵,在来的路上母亲不止一次跟他说过,到了襄阳后要他拜大英雄郭伯伯为师,此时闻得母亲吩咐当即跪倒在地大礼磕拜:“杨过见过师父!”

    “好好好。过儿快快请起!”

    郭靖一脸微笑,待杨过行完拜师礼,敬过拜师茶后他便急忙开口招呼道。

    “恭喜郭帮主收得佳徒!”

    “恭喜恭喜!”

    “郭帮主好福气!”

    “……”

    两旁坐着的供奉见此,纷纷起身恭喜郭靖收得佳徒。

    “哈哈,同喜同喜……”

    郭靖依旧憨厚的脸上露出毫不掩饰的喜意,摆了摆手跟着供奉们客气了几句,脸上挂满了笑容好不神采飞扬。

    “帮主有事先忙,我等告退了!”

    供奉们也知晓规矩,知道接下来该是郭靖与新收弟子杨过的私人交流时间,于是纷纷拱手告辞离开。

    “诸位晚上郭某摆宴,还请诸位赏脸喝上一杯!”

    郭靖也没客气,亲自送供奉们离开正堂并约定了晚上喝酒热闹。

    等十来位郭府供奉离开后,偌大一个正堂显得空荡荡的,只有郭靖与李莫愁夫妇,还有穆念慈和杨过母子四人。

    “过儿,既然你已拜入郭伯伯门下,有些事情郭伯伯要跟你说清楚!”

    待仆役上过茶点退下后,郭靖摆了摆手示意杨过坐早他身边的椅子上,一脸郑重说道。

    “师父有话尽请直言!”

    杨过也是机灵,立即改口板着小脸严肃道。

    见杨过如此表现,郭靖满意点头,沉吟片刻便缓缓开口说道:“你郭伯伯师承比较复杂,所学技艺也十分庞杂,有你七位师祖江南七侠的武功,也有全真教掌教马钰所传全真心法,也有临安林相公所授九阴真经总纲,还有北丐洪七公所授降龙十八掌和打狗棒法……”

    杨过听得眼睛发亮,没想到师父竟然会这么多武功,,难不成他也能学到?

    与著不同,穆念慈此时的武功已达江湖一流,一身内功颇具火候,尽管同样为情所伤但身体却比原著同期强健得多,能够传授给杨过的武艺和江湖经验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他小小年纪便表现出非同一般的聪明机灵,穆念慈尽管十分疼爱却也监督严厉,从小便开始练拳扎根基,别看眼下只是区区十岁年纪,一身根基之牢固一点都不比名门大派弟子差。

    杨过小时候,穆念慈也没少跟他讲江湖上的故事,郭靖口中所言人物信息量庞大,一般的小少年还真不一定能够记住,可杨过不仅记住而且早就从母亲口中听过这些人的传奇故事。

    只听郭靖严肃讲道:“江南七侠是伯伯的授艺恩师,个个武艺非凡手段了得,郭伯伯能有今日之成就全赖七位师傅当年不辞辛苦之功!”

    他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缅怀感叹,脸上神色连连变幻,好象又回到了大草原上,被七位师傅严厉督促呵斥怒骂的幼年光景。

    杨过听得津津有味不疑有它,穆念慈也是一脸认真侧耳倾听,只有一边的李莫愁嘴角挂笑脸上满是不以为然之色。

    江南七怪是郭靖的授业恩师不假,可没郭靖话中那般厉害,到了现在除了飞天蝙蝠柯镇恶以及妙手书生朱聪习练内功后勉强踏入江湖一流之列,其余五位依旧还在江湖二流水准晃荡,实在算不得什么厉害角色。

    当然,因为郭靖的关系,江南七怪却是名声大振好好风光了一把,也不亏他们当年千里传艺的恩情。

    “当然,七位师傅传艺之时,也没少了林相公的指点教导!”

    说完了江南七怪的事迹以及武功路数后,郭靖脸色一严郑重道。

    不仅仅是他,听到‘林相公’三字,就连旁边端坐的李莫愁和穆念慈脸色都变得极其严肃认真。

    “师父,这位‘林相公’是谁???”

    感受到了突然变化的气氛,杨过小脸一板也跟着严肃起来,实在耐不住心头好奇问了出来。

    从母亲口中,他没少听闻‘林相公’这个名字,每次说到‘林相公’之时,母亲总是一脸感激崇敬之色,就连说起郭伯伯时都没这份神情,他早就对此好奇不已,可惜之前询问母亲却总是得不到回应。

    “‘林相公’啊,是位很了不起的人!”

    郭靖呵呵一笑,满脸崇敬说道。

    “难道他的武功比师父还厉害不成?”

    杨过却是有些不以为然,在他心中‘厉害’的含义只有‘武功’一词。

    来襄阳的路上,母亲可没少跟他提起郭伯伯,他不仅是天下第一大帮丐帮的帮主,同时也是天下间最绝顶的高手之一,第二次华山论剑之时大放异彩,与老一辈的绝顶高手相争丝毫不落下风!

    这样厉害的人物,在杨过心中已是顶顶厉害的了,以他此时的见识跟阅历,根本就想象不出比这更厉害的人物该有多强。

    “呵呵你这孩子不要胡说,相比起‘林相公’来,你郭伯伯还差得远呢!”

    郭靖呵呵一笑,摸了摸杨过的脑袋,轻笑着摇了摇头一脸坦然。

    “过儿不可胡言,‘林相公’好似神仙般的人物,无论见识学识还是武功都超凡脱俗极为厉害,还是你爷爷和娘的救命恩人……”穆念慈脸孔一板,没好气训斥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