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凌晨还有一更,思路清晰了

    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

    “小兄弟,这是我家帮主的严令,还请不要误会!”

    那丐帮五袋弟子还算大气,并没有因为小少年的伶牙俐齿便恼羞成怒,很认真的解释了句。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所谓‘侠以武犯禁’,当初襄阳危急郭靖率领数百江湖好手支援,确实在抵抗蒙古大军时出了大力立了大功。

    可是等蒙古大军一撤,滞留襄阳的诸多江湖好汉便不怎么安分,打架闹事寻衅殴斗还算寻常,有的甚至一言不合拔刀就砍,严重威及普通百姓的生命安全,以及襄阳社会治安。

    而这些人都是守护襄阳的有功之人,无论召集人郭靖还是襄阳官府都不好管得太过,否则寒了江湖好汉们的心,以后襄阳要是再出了事故,就不要指望江湖好汉们的支援了。

    不过放任自流也是不行的,一些江湖好汉的秉性不坏行事却太过肆意妄为,根本就不将朝廷律法放在眼里,郭靖这个召集人身上的压力也很大。

    最后无法之下,郭靖召集了守护襄阳的一干江湖好手,商量了一个约束城中江湖中人的协定,由城中丐帮弟子出面巡查,一旦发现有江湖中人与普通人发生矛盾,立即将双方带走严加盘查。

    尽管如此一来,丐帮得罪了不少江湖好汉,但襄阳城的治安秩序却是迅速好转,这样的事实让城中丐帮弟子巡查起来更加严格。

    “明明是他们几个想要讹诈我们,凭什么我就得跟你们走?”

    小少年却是不依不饶,瞪着一双好看秀目怒声道。

    “他们也会一起走,到了地方自有官府衙役处理!”

    那丐帮五袋弟子倒是好脾气,面对小少年的质问心头不气不恼,而是很认真回答道。

    “过儿休得不礼!”

    这时花信少妇开口,一把将斗鸡似的儿子拉开,缓步走出向面前三位丐帮弟子拱手施礼道:“小儿无状?;骨胴ぐ镏钗挥⑿鄄灰肿?!”

    “无事无事,这位夫人有礼了!”

    见少妇一派大家闺秀摸样,三名丐帮弟子不敢怠慢,由五袋弟子领头拱手回礼道。

    “我母子初来乍到不知城中规矩。既然几位英雄有言在先,我母子俩随三位英雄走一趟也不是不成!”

    花信少妇脸上露出一丝勉强笑容,顿时好似百花盛开夺人眼目,她不理会看待了的三位丐帮弟子,红唇轻启道:“正好我母子与贵帮颇有渊源。有些事情还想向几位英雄请教!”

    “不敢不敢,夫人请!”

    三名丐帮闻言松了口气,急忙侧身做了个‘请’的手势转身在前头带路。

    “几位英雄几位英雄,我哥几个都受了伤,要不就不去了吧?”

    就在这时,躺在地上哀嚎翻滚的地痞无赖老大,突然开口满脸可怜道。

    “哼,想得倒美!”

    那丐帮五袋弟子冷哼出声,目光冷厉扫了眼四名碰瓷的地痞,冷笑道:“有胆子出来做活。就得有进去的觉悟,不用废话跟我们走!”

    “不老实打断你们的狗腿!”

    跟来的两名丐帮弟子眼睛一瞪不客气道,对付这些地痞无赖他们的手段多得很,随便来两下就能要他们乖乖听话。

    “我们走,我们走,我们这就走!”

    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躺地上四名无赖不敢作死,呲牙裂嘴互相搀扶着起身,老老实实跟在丐帮弟子身后做俯首帖耳状。

    “娘……”

    小少年看向母亲,一脸担忧和惊疑。

    “过儿不要担心!”

    花信少妇温柔一笑。揉了揉儿子的脑袋安慰道。

    “哼,谁敢欺负娘我打得他满脸桃花开!”

    小少年心中担忧脸上却是故作凶狠,挥了挥小拳头‘恶狠狠’道。

    “不用担心,娘跟丐帮素有渊源。不会出什么乱子的!”

    花信少妇牵着小少年的手,在围观路人好奇不解的目光注视下,缓步跟上前面的丐帮弟子,轻轻安抚神色不安的儿子。

    她与丐帮的渊源,可不像嘴里所说那般简单。

    ……

    一行到了襄阳丐帮分舵,将情况弄了个清楚明白。那四位碰瓷的地痞无赖自然又被修理了一顿,而后被丐帮弟子送到官府衙门处理。

    “夫人,真是不好意思!”

    襄阳城的丐帮分舵舵主,一位丐帮七袋核心弟子满脸歉意冲着花信少妇道。

    心中也是啼笑皆非,这些时日他处理过太过的江湖纷争,从来只有江湖中人欺负普通人的,什么时候见过普通人欺负江湖中人?

    “没关系的,什么地方都少不得这些不长眼的宵小之徒!”

    花信少妇淡然一笑,摆了摆手话题一转,郑重道:“小女子有个请求,还忘王舵主帮忙!”

    “哦,不知夫人有何事,只要王某能做到一定帮忙!”

    王舵主不敢怠慢,脸上神色一肃认真道。

    不说对方是位长相极为秀气的女人,单单刚才丐帮弟子拿人的举动,就让他很有些不好意思,再说江湖传言三种最不好招惹的人之中,眼前一下子出现了两位也由不得他不小心一些。

    随着新一代江湖高手纷纷崛起,以大侠郭靖为首的少壮派开始成为江湖主流,江湖又有一批年轻得过分的新生代青年甚至少年好手出现,不说他们本人的武功确实不弱,单单背后强大得令人咂舌的师门长辈就让人不敢轻易招惹。

    眼前这对母子看起来无害,可却给王舵主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

    那位花信少妇就不说了,别看她一副寻常女子摸样,可那高高鼓起的太阳穴,已经表明了其内功高手的身份,起码不比王舵主差。

    就是眼前这位浑身炸刺的小少年,行动间步伐沉稳呼吸有劲,一看就知道从小苦练根基扎实,以后说不定也是江湖上响当当的好汉。

    “王舵主客气了,小女子想请王舵主帮忙递个信!”

    花信少妇淡然一笑,好似对于王舵主话中之意没有听到般。

    “哦,不知夫人想要传信何人?”

    王舵主来了兴趣,丐帮本就有传信送信的买卖,只要不是太过为难的传信他们都做,就是不知道眼前少妇想要他帮忙传信给谁。

    “贵帮帮主,大侠郭靖!”

    花信少妇脸上闪过一丝黯然,摇了摇头轻声说道。

    “什,什么,夫人与我丐帮郭帮主是何关系?”

    花信少妇说得轻巧,可听到王舵主耳中好似惊雷炸响一般,不动声色上下打量少妇一番,脸上表情不动心中却是犯起嘀咕。

    不会是帮主之前犯的桃花债吧?

    也就在九年前的丐帮君上大会上,丐帮前任帮主北丐洪七公突然宣布,将帮主一职交有亲传弟子郭靖。

    这一事自然在丐帮内部掀起惊涛骇浪,跟原著一样丐帮内部出现巨大分歧,所幸郭靖比起黄蓉要的是他身为男子,只要武功能够得到丐帮核心成员的认可,接任帮主之位却是不算太难。

    郭靖自然不负众望,以一身精湛内功以及降龙十八掌尽败丐帮众好手,成功接任丐帮帮主之位。

    因为丐帮素有‘一人兴帮’的传统,尽管郭靖名头不甚响亮,之前也并非丐帮中人,但以他洪七公亲传弟子身份,还有一声不下当世五绝的强悍武功,很快便整合了丐帮所有力量,成为江湖第一大帮名副其实的帮主。

    尤其在第二次华山论剑时,郭靖大放异彩实力堪比老一辈五绝高手,一下子使得其本人与丐帮全都声势大振,‘一帮两绝顶’可不是开玩笑的,他的帮主之位坐得也越发牢固。

    而丐帮在郭靖的带领下,行侠仗义锄强扶弱,又时常出现在抗金抗蒙第一线,使得丐帮名声更甚从前,竟隐有力压天下第一大教全真教的趋势。

    加上之前郭靖率领数百丐帮高手以及江湖好手支援襄阳,力保襄阳在蒙古大军的猛攻下不失,其声望达到了一个让人难以企及的高度,‘大侠’郭靖之名响彻整个中原武林。

    眼下突然听得跟前秀美少妇,想请自己替她带信给郭帮住,不明其中原由之前,王舵主还真不好随便接下。

    要真是涉及了郭帮主早年的风流债,王舵主真不敢胡乱答应,他可没胆子参合进去,那位狠辣的帮主夫人可不是好招惹的啊。

    “王舵主不用担心,小女子与贵帮郭帮主还有帮主夫人都是熟识,只要把信交到他们随意一人手中就可!”

    花信少妇哪知王舵主脑子里转着桃花念头,转身从带着的小包袱里取出一封书信,信手递了过来信封上那‘小妹念慈拜上’的大字格外显眼。

    “那,那好吧,某就跑一趟替夫人你送信!”

    王舵主自然不知‘念慈’是何许人也,不过人家的信件都递到跟前了,他只好硬着头皮接下,苦笑着说道。

    “那就多谢王舵主了!”

    花信少妇也就是穆念慈,微微一笑感谢道。

    “不用客气,两位稍待片刻。王某去去就来!”

    王舵主也是个雷厉风行的性子,既然接下了送信的活计,他当下便起身拱手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