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

    停电伤不起啊,缺的两更会尽快补上,进入神雕剧情了,以家国天下为主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十年过去。

    按照现代流行说法,那就是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不以任何人的意志停滞或者偏转。

    当年强极一时的大金国,就在去年轰然覆灭,国都被破彻底亡国。

    蒙古铁骑南下,兵锋直指襄阳,大宋君臣震恐。

    所幸襄阳军民齐心,又有大侠郭靖率领数百江湖义士协助,死死顶住蒙古大帅拖雷,待得一代天骄成吉思汗去世蒙古退兵,襄阳得保宋蒙边境暂时稳定下来。

    而南宋与蒙古,也开始了长达数十年的拉锯战……

    淅淅沥沥的小雨下个没完,烟雨朦胧将青山绿水环绕的襄阳城,点缀得如梦似幻美不胜收。

    作为鄂北军事经济重镇,南北之间的交通要道,没有战火侵袭的襄阳十分繁华,路上行人络绎不绝周边商铺林立叫卖喧嚣之声甚嚣尘上。

    一粗布衣裳,姿容秀丽此时却满脸憔悴的花信少妇,手撑纸伞身背包裹,牵着一位十岁左右机灵少年混杂于喧嚣人群之中,不时引来路过男人们惊艳注目。

    “娘,娘,娘,郭伯伯家还有多远???”

    小少年一边好奇打量周围热闹场景,一边拉着花信少妇的手不住摇晃。

    “过儿乖,马上就到了!”

    少妇憔悴的脸上露出一丝母性温柔,抓紧了小少年的走继续在人群中缓步慢行,一双如水秀目不时在周围打量,不时透出怀念伤感之色。

    “哎哟,走路没长眼睛??!”

    就在母子俩顺着街道缓步前行,在一处十子街口准备拐弯另行之时,突然从路上行人中冲出一道矮小身影,不偏不倚撞在正好奇打量周围热闹场景的小少年身上,发出一声夸张惨叫翻身就倒。

    顿时热闹的人群一阵骚动,不过片刻就围成一个看热闹的圈子。

    “过儿你没事吧?”

    少妇一把将小少年拉到身边。满脸关怀急问。

    “没事,娘,过儿的下盘稳得很!”

    小少年抬头挺胸一脸骄傲,一双灵动大眼滴溜溜乱转。一看就不是个省油的家伙。

    “你们母子太过了点吧,撞了人怎么还一副没事人的样子?”

    这时,看热闹的人群中突然有人吆喝出声。

    “对对对,撞了人还这么嚣张!”

    “还不快将被撞的小兄弟送到附近医馆,真真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就是。那女人看起来端庄正派,没想到竟是这么个角色!”

    “……”

    一时间,人群议论纷纷对着母子两个指指点点难听得紧。

    “不许你们说我娘!”

    那小少年脸色瞬间涨得通红,一双灵动大眼满含煞气,冲着围观人群愤怒大喊,指着躺倒在地的瘦弱青年大怒道:“明明是他撞的我……”

    “哪里来的小子这么没教养?”

    人群之中不时何人怒喝出声,开口就给那小少年扣了顶帽子:“撞伤了人还这么嚣张,今日算是开了眼!”

    “哎哟哎哟我身上好疼啊……”

    躺倒在地的瘦削青年也不是善茬,捂着胸口在地上一阵翻滚哀嚎,不明真假的路人还真以为他伤得不轻。顿时一阵起哄指责。

    “你,你们……”

    小少年气得满脸通红,一双好看眼睛瞪得溜圆满脸气愤,浑身颤抖嘴唇哆嗦被气得不轻。

    “过儿不要胡闹,娘来处理!”

    那位长相秀丽满脸温和的花信少妇拉了拉小少年的手,回头头来眼中厉芒一山,看向地上哀嚎翻滚好似伤得不轻的瘦弱青年,声音沉稳冷淡道:“别装了,这等把戏骗骗不明真假的人还可以,装得太假了!”

    “臭女人你胡说八道什么呢!”

    不等地上翻滚哀嚎的瘦削青年出言反驳。人群中突然冲出三条昂藏大汉,满脸凶神恶煞怒道:“我家小弟被你儿子撞伤了,你不想着治病就算了,怎么还出口诬陷我家小弟诈伤?”

    “就是。今天你要是不给个说法,就别想离开!”

    旁边满脸痞相的大汉跟着附和出声,眼珠子一动不动色咪咪紧盯着少妇秀脸不放,喉咙轻轻蠕动一脸的不怀好意。

    “哎哟哎哟,我的胸口好痛啊,受不了啦受不了啦……”

    躺在地上那位也跟着来了劲。捂着胸口发出声声杀猪般惨叫,顿时又吸引来不少路过行人,一下子将十子街口堵得水泄不通拥挤异常。

    不过围在内圈的行人却是脸露不忍之色,傻子都看得出来地上躺着那位跟眼前三位满脸痞气的汉子不是啥好鸟。

    “那你们想要如何解决?”

    花信少妇紧了紧拉着儿子的手,神色平静淡然道。

    “十贯医药费,少一个铜子都不成!”

    三条昂藏大汉互视一眼,眼中都露出毫不掩饰的贪婪得逞之色,领头那位毫不客气大喝出声,瞪大了眼睛满脸凶恶盯着少妇。

    哗啦!

    大汉话音刚落,围观群众顿时一片哗啦。

    这下傻子都知道,这几位跟地上躺着那位,根本就是碰瓷儿的地痞无赖,这是见着那对母子是外乡人想要讹诈呢。

    “哥几个别做得太过,欺负女人和小孩算什么本事!”

    “就是,有本事参军打蒙古鞑子去,在街上横行霸道算什么英雄好汉!”

    “小心丐帮的英雄看见,把你们几个好好教训一通!”

    “……”

    有那心怀正义的围观群众,纷纷出声起哄挤兑那三地痞无赖,一时间声讨之音四起嘈杂喧闹好不混乱。

    “都给老子闭嘴,不想挨打就老实待一边,否则别怪我兄弟几个不客气!”

    那三条昂藏大汉闻言脸上变色,一个个瞪圆了铜铃大眼怒声咆哮,一副凶神恶煞的摸样当真吓住了起哄的围观群众。

    “小娘子,快点拿钱赔偿,负责我兄弟几个就不客气了!”

    就震慑住了围观路人,那三条昂藏大汉一脸得色,转头冲着那对母子不耐烦喝道:“没钱也行,小娘子你陪哥几个乐和乐和也成!”

    “找死!”

    花信少妇闻言变色,身边的小少年一把挣脱她的手掌,小小身形纵跃而起,双拳快若流星砸到两昂藏汉子脸上,一脚倒挂金勾踢在第三位昂藏大汉下巴位置,出手干净利落没有丝毫多余动作。

    “哎哟!”“哎哟!”“??!”

    在围观路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便听得三声凄厉惨叫传来,刚才还一脸凶神恶煞威风凛凛的无赖大汉,此时却是惨嚎着翻身倒地捂脸哀嚎翻滚,无论声音还是动作都比之前那瘦削青年真实得多。

    咝!

    围观路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不由自主向后连退数步,本来狭小的围观圈子一下子显得空旷起来,谁也没想到眼前长相秀气的小少年竟有如此手段。

    江湖好手!

    这是路人们心头共同想法,襄阳城不久前才经历宋蒙大战,大侠郭靖带领数百江湖好手赶来支援,他们对于江湖好手倒是不陌生。

    “怎么了怎么了,这是?”

    就在围观路人被小少年的手段震慑,几近失声之时突然几声响亮吆喝传来,几名身着百衲衣却浆洗得干干净净的汉子走了过来,轻松分开围观路人进了圈子内围,扫了眼躺地上哀嚎翻滚的几人,眉头轻皱大喝出声。

    “是丐帮的英雄!”

    “丐帮的英雄来啦!”

    “这下有好热闹看了,丐帮的英雄到了!”

    “……”

    围观路人顿时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有脸色激动想看热闹的,有一脸好奇探头探脑的,也有双眼默然事不关己的,一时间热闹非凡嘈杂得紧。

    “丐帮的英雄,地上这几位无赖想讹诈那对母子,不料却遇上了硬茬被那小少年打翻在地!”

    有路人热心的帮不明所以的丐帮弟子讲解道。

    “哦,真是这么回事么?”

    赶来的三位丐帮弟子个个精气完足,为首那位身后更是背了五个小麻袋,太阳穴高高鼓起一双精光四射的大眼扫了扫地上那四个无赖,又揪了眼花信少妇和小少年一眼,沉吟片刻紧紧盯着那对母子,皱眉道:“两位,难道你们不知道,襄阳城的江湖中人不许胡乱动手伤人么?”

    “你这什么话,他们都欺负到头上来了,还出言辱及我母亲,难道还不能出手教训他们么?”

    花信少妇看到三位丐帮,神情竟有些恍惚,身边的小少年却是个不肯吃亏的主,撇了撇嘴一脸不满道。

    “既然你们是江湖中人,报出名号难道这几个还有胆子讹诈不成?”

    那丐帮五袋弟子脸上露出一丝无奈,摇了摇头认真道。

    “我和母亲从未在江湖上行走过,报出名号又有什么用?”

    那小少年当真伶牙俐齿,随便几句便说得那丐帮五袋弟子哑口无言。

    “老大跟他们说什么废话,帮主可是有严令江湖中人不得出手对付普通人,否则严惩不怠,既然他们犯了错直接带走就是!”

    眼见带头大哥被一小少年说得哑口无言,跟着来的两名身背两个小麻袋的丐帮弟子满脸不岔。

    “我看你们谁敢!”

    小少年闻言勃然大不,身形灵活如猿挡在母亲身前,一脸愤然狠狠盯着那三位丐帮弟子……(未完待续。)